(一百三十二)信玄论东瀛局势,谦信家康与

    狂飙的本战国时代,年仅岁的少年英豪武田信玄,在家老和百姓的支持下,兵不血刃地放逐了暴虐无道的父亲。年轻的脉搏,充满**与野心。自立为甲斐国主的他,随即以雷霆万钧之势进攻信浓。他努力开疆阔土,往复争战。他的军旗上写着孙子的名言:疾如风,徐如林,侵略如火,不动如山。旌旗所指,战无不胜。

    平定信浓之后,信玄梦想着挥军西上,直入京都。但夙敌上杉谦信始终牵制着信玄,于是甲斐之虎只有在川中岛迎接与越后之龙的对决了。川中岛大会战获得胜利的武田信玄,一步步走向号令天下的大道,然而长子义信的想法却与信玄相左,信玄不得已幽了义信,继续追击强敌,进兵关东,迫近小田原城,攻陷骏河府中城。

    其用兵方略与为政之道在本战国史上留下颇具影响的一笔。所举风林火山——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之军旗,语出《孙子兵法》,成为了武田军的一种象征。

    武田信玄积极开发耕地,克服了甲州耕地不足的问题,尤其穷半生精力修筑的信玄堤至今仍在发挥作用。信玄利用甲州领内大量金矿,积极开采金矿的事业,引入先进的采金技术,发行全本最初的定额金币甲州金。信玄重视民政,其制定的《甲州法度》为战国时期著名的分国法之一。

    武田信玄入侵骏河后,积极招揽水军加入,当中包括了间宫武兵搜索卫、间宫造酒丞、小滨景隆、向井正胜、伊丹康直、间宫忠兵卫等人。

    先生当真是好武艺啊,武田佩服,佩服。除了上泉信纲,先生是我见到的武艺最为高强的人了。武田信玄的府邸之中,冷水易、烈火蓉、武田信玄、马场信房、真田幸隆等五人盘腿而坐。

    东瀛是一个小的岛国,不仅地小,人口也因为战争而不断的缩减。与中原大陆不同的是,在这里,武士的个人作用十分的重要,有时候一个厉害的武士甚至能够左右一场小型战斗的结果。

    上泉信纲!不知道他此刻在哪里?冷水易急忙问道。

    他离开甲斐,离开我武田家之后,听说去了大胡,又去了伊势,最后在奈良宝藏院打倒柳生宗严,后来就没有听到他的消息了,不过我想,他应该已经上洛了,估计现在正在和十三代将军足利义辉讲授新流兵法吧。他如果想要普及他的新流剑术的话,他是一定会上洛的,不然,凭他一个人的力量,他是完不成这个目标的,即使他天下无敌,没有将军的支持,他也寸步难行。

    哎,看来我们夫妇也要上洛去找他了。冷水易一声叹息,原本他还以为上泉信纲也在武田信玄的家中呢,如今看来,倒是他小瞧了上泉信纲普及新流的决心了。

    怎么,两位也要走吗?两位难道不在甲斐多呆一呆吗?武田信玄有点焦急地说道,对冷水易和烈火蓉两人,他十分的在意。

    武田大人,我们从中土来东瀛一为避难,二为寻找这上泉信纲,如今既然已经知道了他的消息,我们自然要前去找他了。这是我们兄弟的托付。冷水易看着焦急的武田信玄,心中一动,不过大人放心,我们是江湖中人,轻易不会参与你们大名之间的战争的。如果大人信得过在下的话,倒是可以跟我们说说如今这东瀛的局势。

    我将我那残暴不仁的父亲放逐之后,取得了武田家的家督之位。武田信玄开口说道,之后,我用了两三年的时间,保卫甲斐,信浓四大将联军的优势兵力,最终仍被我击溃,是我!武田信玄,带领甲斐度过最风雨飘摇的时期,开始了信浓的大攻略。

    不过可惜的是,由于我太心急了,在北信浓遭遇到了当地豪族猛将村上义清,我不顾家臣的反对,大雪中出兵信浓。最终,雪中行军而来的疲惫之师,被奋战的村上义清军急袭,伏兵杀得我武田军丢盔弃甲,武田军大败。我早期的辅弼重臣,号称二职的板垣信方、甘利虎泰双双战死;就连我本人也受伤,武田军回归甲斐。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后,我还是努力地攻占了信浓!并且促成了当时东部三大强国骏河今川,相模北条,和我甲斐武田之间的结盟。当时我以为大局已定,我可以开始我的征程了,没有想到啊,我万万没有想到,我遇到了他,我今生最大的对手——上杉谦信,我们算是一时瑜亮吧,谁也奈何不了谁。

    就这样,我们两人浪费了整整十几年的时间,在川中岛进行了五次大合战,基本上每一次都是以平局而收场。不过这样一来,我武田氏和上杉氏的力量消耗得十分的严重。就在这时,一个后起之秀出现了,他的出现,敲醒了我和上杉谦信,不过等到我们两人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们已经老了,不再年轻,而他却已经羽翼丰满了,不再受我们的威胁。

    他是谁?冷水易猛然插话。

    武田信玄没有立即说话,只是一声叹息,就连旁边的马场信房和真田幸隆也是一声叹息。

    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武田信玄给人一副英雄暮年的感觉,生不逢时啊,我生得太早,他生得太晚。

    他崛起的时候,在桶狭间战役中大破今川义元,并亲手将今川义元杀死。从那时起,骏河今川家开始衰败了。也就在那时,我也醒悟了。我果断地抛下上杉谦信,和今川氏断交。

    既然已和今川氏真断交,进攻骏河,随时可行,但是必须做好一切的事前安排。第一,三河的德川家康;第二,北条氏康、氏政父子;第三,上杉谦信。若不事先取得德川和北条的谅解,只怕会树立二个强敌。对上杉谦信若不以适当的方法将其止于越后,则背后的信浓恐有受袭之虞。

    早在一两年前,我必须同时考虑多方面的作战,子变得十分忙碌。对三河的德川家康,我是以织田信长的属将自居。我认为,牵制德川家康,不如先打通织田信长。德川家康是一个真正的忍者,织田信长不死之前,他会一直隐忍着。因此,我并不急于和德川家康深交,而将重点放在与织田信长之间的关系。

    最初,我强势的时候,是织田信长那个尾张的小呆瓜主动跟我示好,从年贡七次的礼物来看,宛若以小国之名行礼于大国诸侯。当时我也被他的糖衣炮弹迷惑住了,再加上当时我正在和上杉谦信打战,我也就没有顾得上那个小呆瓜了。

    织田信长收侄女雪姬为养女,将她许配给伊奈四郎胜赖,结为亲家。这是织田信长的远交近攻之略啊!他深恐我坐大,由信浓伸向美浓。我们两人建立友好关系后,织田信长那厮于永禄十年,拉拢美浓的稻叶一铁、氏家卜全和安东伊贺守等,并在八月进攻井口城,放逐斋藤龙兴,将稻叶山改为岐阜,完全平定美浓。

    这个时候,我终于醒悟了,对织田信长的凌厉攻势,我颇受威胁啊!想当初永禄三年,织田信长在桶狭间战役中大破今川义元时,还仅仅只是尾张半国的诸侯。仅仅七年的时间,他就掌握了尾张、美浓二国,怎能不令人吃惊。我一想到平定信浓一国要花二十年的时间,心里难免不平衡。

    有时候我总是在想,织田信长平定了尾张、美浓之后,下一个目标是什么?进京——今川义元无法做到的——也是我切期盼的,难道织田信长会没有这个念头。他织田信长比我有优势,他有地理的优势,又有时势的优势。临此多变局势,我怎能静得下来。

    曾经,我以叩石桥的艰难战法获胜,而今,年轻的织田信长也想入主京都,叫人怎生按捺得住。不过,我又不得不认清事实——尊重力量。以往,织田信长赠礼示好,今后,多半也会保持同等的交往。虽然我随时可出兵骏河,但是此时此刻,只得采取低姿态以讨织田信长的欢心。只要能稳定住织田信长,德川家康方面就没有问题。

    永禄十年秋,我派任秋山十郎兵卫为使者,前去与织田信长攀亲。于是,订下了织田信长长男奇妙丸和我女儿松御寮人之间的这门亲事。十一月,饭田城主秋山伯耆守信友以武田家使者的分,前往岐阜正式订约。

    现在,我已经和德川家康联手,灭掉了今川家,并平分了他的领地骏河。在由织田信长扶植的室町幕府将军足利义昭决意铲除织田信长后,足利义昭以外交结交近畿周边地区的有力大名组成了信长包围网。义昭将军多次要求我上洛,向织田军攻击。可是我却并没有实质行动,而是花了两年的时间部署外交,在北条氏康死后,与后继者北条氏政修补关系;此外为免北条出现异心,对常陆国大名佐竹义重发信文书;利用石山本愿寺的一向一揆牵制越中地区北陆大名上杉谦信;同时催促浅井长政、朝仓义景、三好三人众等大名出兵,准备攻击织田。

    现在,我终于腾出手来了,我要上洛了!一旦我上洛成功,我就拥有了统一全东瀛的实力和本领,到那个时候,东瀛就该结束它的纷争,进入一个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了。所以,我需要两位的帮助!武田信玄郑重其事,目光灼灼地说道。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