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一)童子明为国捐躯,陈大尹羞愧

    不消片刻,童子明防守的这几米城墙上面就爬上来了十几个倭寇小鬼子,童子明顾上不顾下,顾左不顾右,根本就防守不过来。而这附近的明军也一个个都被爬上来的倭寇迅速包围、分割,围攻致死。

    杀死一个冲上来的敌人,童子明放眼向四周看去,整个城墙上面已经是一种割据的局面了,倭寇冲上来,明军冲上去,双方的战线始终维持在城墙边上,不过随着越来越多的倭寇爬上城墙,局势对仙游城的守军越来越不利了。

    城墙之上到处可以看见一团一团的倭寇围着人数不多的明军,展开杀戮。最明显的莫过于童子明和王如龙两人了,他们的旁都有十几个倭寇,不过这些倭寇却郁闷的发现,不管他们怎么拼命,他们就是近不了两人的,两人的旁都躺下了几十具倭寇的尸体。

    相比于王如龙,童子明的位置更加的靠近城墙,因此他受到的攻击也越来越多,越来越凌厉。

    “加把劲,他已经快不行了!”围攻童子明的一个倭寇眼见童子明渐渐不支,高兴地说道。

    “杀你还是可以的!”童子明一声怒吼,手中的砍刀向着前方挥舞,直接刺出,然后再一个左右横拨,正前方的三四个倭寇如遭雷噬,体向着两边飞去,“不要小觑我们狼军的战斗力!”童子明愤怒地向前一戳,手中砍刀的刀尖直接抵在了那个倭寇的脖子上。

    最先喊话的这个倭寇呆呆地看着脖子下的刀锋,体突然一阵剧烈的颤抖,脸上一片乌黑,满是恐惧之色,瞳孔瞬间放大,然后呆滞在原地不动了。

    童子明压抑住心中的好奇,左手轻轻地握住刀柄,右手在刀柄末端用力一推,轻轻的噗哧一声,刀尖插入了倭寇的脖子之中。没有任何的颤抖,没有任何的抽搐,这个倭寇受到一股推力,直接向后倒地。他竟然已经被吓死了!

    “八嘎!”剩余的倭寇见到这一幕,并没有被吓倒,反而是挥舞着手中的太刀,生死不避地冲了上来,童子明瞬间就被淹没在了人潮当中。人堆里面,不停的有兵器碰撞的声音传出,不停的有鲜血飞溅而出,不停的有惨叫声响起。

    越战越勇的童子明渐渐势弱了,不仅体力消耗得差不多了,就连精神也开始疲倦了,他手中的那把黝黑而又锋利的砍刀上面已经满是缺口了,砍太久了,连刀也厌倦了,也乏力了,也钝了。

    手臂开始不停地抽搐,手中青筋一条一条地暴起,脸上一片水迹而又绯红,砍杀了将近半个小时,童子明已经力竭了。

    一刀砍在一个倭寇的上,童子明刚想转躲避后的攻击,奈何体不听使唤了,竟然开始莫名地颤抖起来。突然,童子明口中吐出了一团白沫,就连眼睛也开始犯迷糊了。

    周围的倭寇先是一愣,搞不清童子明的具体况,不过很快的,这些倭寇就反应过来了,趁他病要他命,几十把太刀同时发力,童子明尚未从抽搐之中反应过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将他惊醒了!

    “啊!”童子明一声凄惨的怒吼,手中软下去的砍刀瞬间**,向着前方横扫过去。正在兴头上面的倭寇大惊失色,躲闪不及,直接被童子明这疯狂的最后一刀砍中。一刀,倭寇一死三伤。

    手中的砍刀重重地插在地上,童子明满足于自己的最后一刀的威力,但是又不甘心就这样窝囊的死去,他还想杀敌,还想跟着戚继光,转战大江南北,还想跟着狼军,逍遥五湖四海,可惜这一切,他再也做不到了。

    怀着这种极度复杂的心,童子明低下了他高傲的头颅,一代名将,狼军偏将,童子明死在了仙游城墙之上。

    “他不行了,杀了他为同伴报仇!”还不知道童子明已经力竭受伤死去,周围的倭寇等了一会儿才将手中的太刀砍向童子明倚着砍刀跪拜在地上的尸体。

    近了,近了。近了!

    第一把太刀砍在了童子明的上,他毫无反应,接二连三的十几把太刀一齐砍在了童子明的上。

    倒地,流血,骨露,童子明的体四分五裂。

    “死了,死了。死了!这个恶魔终于死了。”围攻童子明的十几个倭寇一起欢呼,有的倭寇竟然还激动得流下了泪水。

    真心不容易啊!仅仅只是一个明军,一个狼军,竟然杀了我们整整几十个兄弟才心不甘不愿地力竭死去。要是明军都这么厉害,那我们也就不用攻打这仙游城了,幸好,幸好!

    “童子明!”不远处,王如龙见到童子明的惨状,大吼一声,提起全的真气,挥刀杀出重围,向着童子明尸体的方向赶了过来。

    就这么几盏茶的功夫,已经有成百上千的倭寇爬上了仙游城的城墙,城墙上面一千多的明军怎么也挡不住了,而且明军的伤亡也开始直线上升,再这么打下去,仙游城的明军就要全军败退,仙游城将要失守了。

    就在这最为关键的时刻,又有几百的明军登上了城楼,这群生力军的加入,使得城墙上面的明军士气暴涨,杀红了眼的明军完全不顾自己的生死,张开臂膀,一边抱着一边推着倭寇往城墙边上挤去。一个将要力竭的士兵抱着一个倭寇,推着两个倭寇,从城墙上面坠落下去,一路上又刮下来了四五个正在攀爬的倭寇。城墙上面顿时像是刮出了一层的泥土一样,一个又一个的明兵舍生忘死,拼尽自己的全力,和数个倭寇同时坠下城楼。

    明军这边是一片愤慨,士气大涨;反观倭寇,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明军,和明军突然的发难打得不知所措,等到他们稍微清醒一点时,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红眼的大明士兵,通红的双眼,迸发出仇恨的火花。倭寇丝毫不怀疑,如果此时将一个鸡蛋靠近这些明军的眼睛,那鸡蛋估计瞬间就熟了。仇恨的眼神太可怕了,即使被一匹饿狼盯上,也比被这些失去理智的士兵盯上要舒服。

    空气,躁动而又炙

    倭寇很快的就失去了斗志,纷纷转向着城墙跑去。不过刚刚冲上城楼的明军可不会这么轻易地让这群倭寇逃跑了,他们紧紧地跟在了倭寇的后,举起手中尚未饮血的刀剑,对着前方的倭寇挥去。

    心惊胆寒的倭寇什么也顾不上了,大部分倭寇被明军赶上,手起刀落,倭寇人头落地;小部分倭寇和还在攀爬城墙的倭寇一起坠落下去,还有小部分倭寇急迫难耐,直接从城墙上面跳了下去,摔了个粉碎骨。

    从明军生力军赶到,再到城墙上面的倭寇全部退走或死亡,仅仅只是那么几盏茶的功夫。

    陈大尹快步走上城楼,双眼不停地在城墙上面扫视着,太可怕了。斧钺加,肝脑涂地,整个城墙上面全部一片绯红,鲜血一滩又一滩,低平的地方甚至集聚成了一个小小的红色镜湖。将这些血液收集起来,估计会有一大桶吧,陈大尹心中暗暗想着。

    “童将军,王将军!”陈大尹大声地呼唤着,不过他没有留意到的是,此刻城墙上面的戚家军全部都泪流满面,泪水夹杂着血水,汗水,湿透了他们的衣服和盔甲。空气之中,血腥味,悲怆味,决绝味,交错在了一起。

    一个戚家军的士兵走了上来,靠近陈大尹小声说道:“陈县令,我家将军在那里!”士兵指了指一个半跪在地上,半躺在地上的血人说道,这个士兵极力的克制住了自己的感

    可不是吗?那个血人竟然还在抽搐、颤抖,如果不是这个士兵上前告诉陈大尹,陈大尹根本就不会想到远处那个像是死物一样的血人竟然是戚家军的将领。

    “难道受伤了?!”陈大尹的心中既是忐忑不安,又是焦急万分,“两位将军可千万不能出事啊,不然我陈大尹万死难辞其咎啊!”

    “将军,将军!”陈大尹小心地走上前去,用手触碰了一下眼前的这个血人,他已经分不清这是谁了,童子明,还是王如龙?此刻这个血人的周围,横七竖八地躺着不下百具尸体,大部分都是倭寇的,只有几具尸体是明军的,这些尸体堆积在一起,竟然隐隐地形成了一道掩体,将尸体正中间的那个血人围在了中间。血人的脚上,卧着一具血横飞的尸体,尸体的上还插着十几把明晃晃的太刀,银白色的铠甲虽然满是鲜血,但也掩盖不住它的锋芒,这时一个很有份的人!

    不会是?不会是?!陈大尹猛然开始了颤抖。

    一把黝黑的大刀架在了陈大尹的脖子之上:“你该死!”寒冷的声音冻彻心扉,仿佛天地也在飘雪一样。

    “王将军?”陈大尹颤颤抖抖地看着眼前这个突然站立起来的血人,他的全已经看不出其它的任何的痕迹了,只有血水,甚至他的那双眼睛,也被血水包围了,“童将军他?他……”陈大尹悲从中来,一个男子汉,竟然失声痛哭起来,完全不顾架在自己脖子上面的大刀。

    “哭什么哭,男子汉大丈夫的!”看到陈大尹的反应后,王如龙咬着牙,恨恨地说道,“仙游城还没有失守呢,别哭丧了,将这些尸体处理处理,估计今天倭寇是不会攻城了,不过明天将会是最为惨烈的一天。别将自己的命送给倭寇了,你的命得留着,得留着我替我的兄弟收取。”王如龙酿跄着抱起童子明惨不忍睹的尸体,一步一步地走下了城楼。

    陈大尹看着王如龙消失的背影,紧紧地咬着牙齿,什么话也没有说,只是指挥着手下的士兵收拾城墙上面的一切,并安排好了晚上巡逻的士兵。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