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两万倭寇连夜攻,童子明王如龙

    太刀霍霍,四处狼烟起,金戈铁马呼啸而来,扬起风沙阵阵,两军对阵,剑光寒泠,终是开始了,这场战争。

    仙游,熊烈战火升起的浓烟,滚滚着弥漫了整座城池。那风中猎猎招展的‘戚’字军旗,已然残破褴褛,似乎顷刻间就会坠落。城楼之上死尸伏地,垛口和垛子上面更是堆满了尸体,有倭寇小鬼子的,也有仙游城的军民的,更有戚家军的士兵的,城墙上面血流不止,却无人向前清理,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

    持续攻击了将近两个小时,这两万的倭寇才心不甘不愿地退下了,他们远道而来,并没有准备什么大型的攻城武器,而东道主显然是不可能给他们准备这些的,倭寇们仅仅只有自制的一些小的云梯,好在这仙游城并不算是很高大,最多也就三四米的样子,倭寇并不需要制备很高级的攻城武器。

    第一次的攻城,倭寇留下了将近两千具的尸体后终于大概的知道了仙游城的防御状况,勇猛有余而兵力不足;倭寇这一次试探的攻击,给仙游城带来了五百人的伤亡。

    战争,却依然持续。

    嘹亮的嘶喊惨叫,动人心弦。城下倭寇武士矮小而又黑瘦的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尖叫。这种尖叫,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空中箭矢狂飞,拖着长声的箭雨如蝗虫过境般纷纷划破晴空,只见不断的有倭寇中箭倒地。那倭寇往往还没有登上城墙,即刻被数支羽箭迎上,仙游城墙太小,而倭寇太多,一箭过去,像不中倭寇都难。

    “格老子的,滚下去!”王如龙一声暴吼,直接上前一刀横扫,两个刚刚爬上城墙的倭寇尚且来不及反应就直接被他这一刀拦腰切入了腹中,受到这巨大的冲力,这两个倭寇彻底地失去了意识,向着城墙下面飞去,沿途又刮落了三四个正在攀登城墙的倭寇。

    “……”凄厉的嘶喊,疯狂的杀戮,炽的烽火,使得两军兵士加地愤怒,战争越来激烈。这次仙游战役,也似乎成了城内的戚家军入闽以来的最为艰难的一战。

    残阳如血,落的余晖倾洒在了城楼之上。

    “陈县令啊,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的士兵人数要远远少于倭寇的攻城人数啊,总共才两三千人,刚才那一波就报废了将近五百人,这倭寇要是再来几波的话,估计却我们全部都要交代在这里了。”城墙之上,戚家军的统帅王如龙和童子明两人正无比焦急地看着仙游县令陈大尹。

    “哎呀,两位将军啊,现在就是不知道戚将军的援军什么时候能够到啊,不然我也没有把握能够守得住这仙游城啊!”陈大尹并没有透露什么,反而问起了戚家军的具体消息。

    “县令啊,我们跟你说实话啊,现在戚家军的援军最快也要三天后才能到达仙游,这几天只能靠我们自己了。倭寇已经发现了戚将军的扰意图了,慢慢地开始不再理会那些扰兵,而是集中兵力攻城了。”童子明将具体况说了出来,到了现在,已经没有任何隐瞒的必要了。

    “哎,我就知道会是这样,戚将军到底是兵力太少了啊!这仙游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够守住,但是我却有几样守城的利器。”陈县令虽然略感失望,但是他很快又振作起来了,“只要我们能够支撑到戚家军的援兵到来就可以了。”

    “哦?陈县令如此自信?”王如龙仿佛看到了希望。

    “半年前,为了抵挡倭寇的入侵,我们仙游城的商人自己出钱制备了两架弩。现在也该是它们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弩!”王如龙和童子明的眼中突然迸发出了骇人的光芒,“可惜了,竟然只有两架。”

    弩是一种安装在木架上的大型弩。将一张或几张大弓安装在架上,绞动其后的绞轴,张弓装箭,用大弓的合力来弹长箭,程可达五百米,是中国大明朝弩类程最远威力最大的,可谓弩中霸王。弩发的箭以木为杆,以铁枪头为镞,以铁片翎作尾翼,号称“一枪三剑箭”,其实它的实质是带翎的短矛,破坏力巨大,用来守城和攻城都是再合适不过的了,像轒辒车,云梯,木幔,巨盾之类的攻城器械,遇到弩,都要报废。

    这弩用来攻城也十分的厉害,能够直接入城垒之中;如果是遇到土城木寨,利用弩攻破那更是如同摧枯拉朽一样。

    不仅如此,弩还可发“踏蹶箭”,使之成排钉在夯土的城墙上,供攻城者攀缘登城,有如一部机动云梯。或者,在弓弦上装兜,一次盛箭数十支,同时发出有如疾风暴雨,名曰“寒鸦箭”,实为攻守之间不可多得的利器。

    “除了这弩,我们仙游城中还有十个万人敌!”陈大尹自豪地昂起了头。

    “万人敌!”童子明和王如龙两人彻底的惊呆了,“要是能够有一百颗万人敌,这两万的倭寇不在话下啊!”

    万人敌,大型爆炸燃烧武器,重四十公斤,外皮为泥制,重量四十公斤,产生于明末,用于守城,为了安全搬运一般带有木框箱,可以算是早期的烧夷弹。

    “其实最为重要的,还是仙游城中的武林人士,他们基本上个个都是好手,厉害的甚至能够以一敌十,最厉害的以一敌百也不是问题。”陈大尹的脸色十分怪异。

    “哦?还有如此人物,那他们刚才怎么没有出来守城啊!”童子明疑惑地看着县令陈大尹。

    “江湖人士啊,不服管教,他们喜欢独来独往,而且还喜欢保存实力,不到最后的紧要关头,他们是不会尽全力的。”

    童子明和王如龙对视一眼,他们都是江湖出,自然知道江湖人士的格。

    “太阳已经下山了,估计这帮倭寇不会再发起进攻了,我们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个晚上了,不过城墙上面晚上一定要布置足够的人手,万万不能让倭寇偷袭上来。不行,其他人我不放心,子明,我们两个人各自率领两百的戚家军,分批防守,上半夜我来,下半夜你来。”王如龙粗中有细。

    “好!”童子明刚刚答应下来,倭寇就重重地打了王如龙一巴掌。他们又开始攻城了!

    “该死,我以为这群倭寇不会攻城了,让几百仙游城中的士兵下去休息了!”正在这关键时刻,陈大尹脸色煞白,骇然地说道。

    “陈大尹!你在搞什么!现在是在打战,不是在玩游戏。赶紧的,将所有士兵统统招回来,倭寇没有退却之前,任何人都不能入城休息,要睡觉,统统给我睡在城墙之上!”王如龙顿时暴怒起来,这关键时刻,陈大尹来了这么一出。

    此刻城墙上面防守的士兵已经只有一千多人了。

    “是是是!我这就去!”面对王如龙的呵斥,陈大尹诚惶诚恐,迅速退入城中。

    骤然之间,倭寇后方鼓声号角大作,纛旗在风中猎猎招展。倭寇两翼的步兵率先扛着云梯出动,中军弓箭手则跨着整齐步伐,山岳城墙班向前推进,每跨三步大喊“杀”,竟是从容不迫地隆隆进

    与此同时,仙游城中凄厉的牛角号声震苍穹,无数弓箭手呼啸而出,步兵长枪兵和刀牌手亦是无可阻挡地傲慢阔步,一千多的士兵分为几排站立在城墙之上,恍如黑色海潮平地席卷而来。

    终于,排山倒海般的倭寇直直地撞了过来,轰隆隆沉雷响彻天地,又如万顷怒涛扑击群山。

    黑色的羽箭破空而起,如同一道黑色的夺命虹光。一轮箭下来,几百个倭寇倒在了前进的路上,永远的死在了异国他乡。

    两万的倭寇,一如既往地撞到了城墙之上,数不清的云梯出现在守军的面前。推到一把云梯,又一把云梯架了上来;毁坏一把云梯,再次有一把云梯扑了上来。露头的明军时不时地被倭寇后面的弓箭手杀。

    慢慢地,等到倭寇快爬上城墙时,倭寇阵营后面的弓箭手也停住了放箭。

    明军将头探出城墙,长剑与弯刀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狂掠,密集箭雨如蝗虫过境般铺天盖地的向着城墙下面去,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这是两支迥然不同的强大的铁军,都曾拥有常胜不败的煌煌战绩,都是有着慷慨赴死的猛士胆识。铁汉碰击,死不旋踵,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整个仙游城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所湮灭……

    “王如龙,抵挡不住了!”童子明一声叫喊,毕竟他们太缺人手了。此刻,已经有不少的倭寇陆陆续续地登上城墙了,局势,千钧一发,刻不容缓。

    “倭寇小崽子,死吧!”童子明一声狰狞地叫喊,再次挥舞着手中的砍刀,一刀将一个刚刚爬上城墙的倭寇砍了下去,鲜血溅了他一脸。

    “八嘎!死啦死啦的!”旁边的一个刚刚爬上城墙的倭寇见势一刀从侧面砍向了刚刚杀人的童子明。

    听得脑旁的风声,童子明不假思索,体向后一倾,躲开了倭寇攻击的同时右手划出一道弯弧,这一刀正从倭寇的脑袋中间划过,直接将这个倭寇的脑袋划成了两半,**四溅。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