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二)东西南北三方心,八月初八横

    “大哥,谢谢你们了!”刚刚走出戚继光的军营,冷水易就真挚地说道。

    “这么客气干什么,怎么说我们也是兄弟啊,兄弟有难,怎么能袖手旁观呢?你再这么说就见外了啊!”风将故作不悦。

    “我说老七啊,你就别在这么婆婆妈妈了,不就是打个横屿岛吗?凭借着我们这八百的狼军,再加上戚将军的炮火支援,别说这横屿岛上只有三四千的倭寇,就算有个**千,我们一样能够将他们全歼了。要知道半年前的那场蛇山岛之战,我们只有五百人杀入到了倭寇的大本营里面,没有炮火的支援,没有友军的策应,还不是将那**千的倭寇打得落花流水吗?三四千的倭寇,小菜一碟。”火将满不在乎地说道。

    “四弟,怎么办?这横屿岛也不比蛇山岛啊,它三面环水一面与陆地相邻,但是无论是海战还是陆战,都很麻烦啊!”风将有点担心地看向山将,虽然他知道山将肯定已经有了主意了。

    “其实刚才戚将军问我话时,我就准备将我的想法告诉他了。不过现在也好,我们自己干自己的吧。几天后,八月初八这是大潮,到时候退潮的时间是一年之中最长的,我们八百狼军每人随携带一捆稻草和一块木板,等到潮水退去的时候,火速将稻草铺上,将木板盖在稻草之上,到时候这淤泥也就不足为惧了,有稻草和木板在,如履平地。”山将早已经有了主意。

    “好!那我们就坐等八月初八的到来,那天我们先支会戚将军一声,让他在我们登陆地的背面用炮火轰击倭寇的大本营和防御工事,我们登上横屿岛就轻松多了,一旦我们登上了横屿岛,那些倭寇的末就到了。”火将眉飞色舞地说道。

    “由我来担任开路先锋,攻下横屿岛,拿下这首战之功,我看到时候这戴冲霄怎么给我下跘子。”冷水易寒着脸,锋芒毕露。

    “七弟你就放心吧,这胡宗宪现在虽然无比的风光,但是他才望颇隆,气节小贬,侧严赵,卵翼成功。他能够因为严嵩一党而兴起,也会因为严嵩一党而落败。我已经看到他的结局了,历史是公平的,天行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应之以治则吉,应之以乱则凶。百年之后,严嵩一党必定败名裂,而依附他们的胡宗宪也不能免。”山将对吴山预言还是很有把握的。

    …………

    此刻,戚家军的中军大帐之中。

    “真是没有想到啊!这位冷将军竟然还有如此非凡的份和如此坎坷的经历。”参军汪道昆率先一声长叹。

    “是啊!有这样的份,那他刚才的所作所为也就完全可以理解了。哎,可惜了!”另外一位参军王泽也是一声叹息,也不知道他可惜的是谁。

    “哎!”戚继光也是一声长叹,言语之中满是不解与无奈,“胡大人是个文官,众所周知他应该算是个臣,因为阿附相严嵩的义子——我大明朝大臣之一的赵文华,并曾伙同赵文华参与陷害抗倭功臣兵部侍郎张经,冒领张经抗倭的战功,这成为他人生中的一个无可原谅的污点。”

    “我们两人虽然在福建,但是对于这位胡大人还是知道一点的,胡大人在主持东南御倭战争期间,发挥了一定作用。他推荐戚将军你任宁绍台参将,并许你招募新军,使戚家军成为浙江御倭的主力。又以剿抚兼行及反间计,先后捕通倭海盗首领王直、徐海、陈东等,这确实是不错。但他屡次虚报战功,为减轻浙江压力,甚至有意放走倭寇,放纵倭寇劫掠福建,并嫁祸于俞总兵等人,使他们蒙冤下狱。这人人格是有一定问题的。”见到戚继光也开口评论自己的上司,张岳和张汉两人也直言不讳地说道,他们在为他们的总兵俞大猷打抱不平。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一切的一切,还是留给后人去说吧。”戚继光止住了这个话题,“陈大成,你去联系八位将军,看他们准备什么时候对横屿岛发起总攻,到时我率领全部的戚家军水军前去为八位将军助阵。”

    …………

    “胡大人,太可恶了,戚继光的军中竟然有人敢藐视胡大人的威严!”戴冲霄快马加鞭,只用了两三天的时间就从福建赶回了浙江,面见胡宗宪。

    “哦?还有这样的事?”胡宗宪不威自怒,在这东南地区,可没有几个人敢于藐视自己的威严,“你具体说一说。”

    戴冲霄走上前一步,将他的见闻添油加醋地向胡宗宪说了一遍。

    “竟然有这样的事?他真的发下了那样的誓言吗?八百人还妄想平横屿岛的倭寇?”胡宗宪疑惑地看向了下方的戴冲霄。

    “真的,大人,千真万确!”戴冲霄重重地点了点头。

    “你看看这个!”胡宗宪从桌子之上取来一份战报,“或许你能看出一点什么来。”

    戴冲霄疑惑地从胡宗宪的手中接过那份战报,他很迷糊,他不知道这胡大人到底在搞些什么,不过虽然如此,他还是低下了头,仔细地看着手中的那份战报。

    越是往下看,戴冲霄就越是心惊,这太恐怖了,仅凭八百人,竟然能够将浙江的倭寇横扫一空,这战力,绝对是逆天啊!

    “大人的意思是?”戴冲霄心惊胆寒地抬起了头,他已经猜到了。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这八百人就是你看见的那八个武林人士率领的,他们确实恐怖啊,短短的几天时间,就将浙江倭寇的老巢覆灭了,比戚继光的戚家军还要勇猛无敌啊!”胡宗宪肯定了戴冲霄心中的想法。

    “那胡大人的意思是?”戴冲霄从胡宗宪的语气当中听出了赞叹的意思,这可不妙啊!

    “既然有如此神勇的狼军,为什么我们不加以利用呢?用他们来剿灭东南沿海的倭寇,再加上戚继光和俞大猷等人的军队,基本上可以肯定,几年之内,沿海地区的倭寇就将全部消失不见。”胡宗宪轻轻地抚了抚他的胡须,心中已经有了计策。

    “可是大人,这古话说得好,侠以武犯,这帮武林人士肆意妄为,如果不加以控制的话,他们迟早会生出乱子来。”戴冲霄可不想时时活在影之下,“照属下看来,还是尽快将这帮武林人士驱散或者是剿灭的好!”

    “冲霄啊!”胡宗宪意味深长地说道,“你如果要将一个人扼杀,必须先要将他完全的利用了,将他榨干了,这样才能做到资源的有效利用啊,我们当官的可千万不能暴殄天物啊!”

    戴冲霄心中一禀,顿时再次低下了头,胡宗宪这话意思可是真够深远的啊!可以将自己都包括进去。

    “放心吧,他们只能嚣张一时,嚣张不了一世,我在官场打磨这么多年了,这点见识还是有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一旦他们锋芒毕露,总会有人去收拾他们的。”胡宗宪给戴冲霄吃了一颗定心丸。

    一切准备就绪。

    八月初八,八百狼军在八位将军的带领下来到夺命岛对面的海滩,静静的等待。海边一面通红的大鼓,这就是行军的号令。

    黑白二子和风林火山等人对此次战斗已经做了详细规划和准备,但是到了这一刻,要将自己的狼兵兄弟亲手送到那见不得人的所在,他们还是无比的担心。海浪滔滔,只有这金鼓之声能传递战斗的命令了。

    随着夜色渐渐退去,海面变得隐约可见。耳畔听见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又过了片刻,面前的滔天大海突然退却,好像有神人指挥一般,海水倏忽不见,一条淤泥铺就的道路,直通远处的小岛。

    “所有狼兵准备,铺稻草,上木板,跟我一起冲上横屿岛!”冷水易先士卒,将一捆稻草和一块木板扔进了淤泥当中。

    只有半个小时!山将已经算出来了,半个小时之后,潮水又将来临,时间,就是生命!

    后面的狼兵鱼贯而上,将手中的稻草和木板铺到了淤泥之上,冷水易带领着自己的一百步兵长矛队作为先锋部队,不顾冰冷的海水,负草填泥。只是这海水浸透的淤泥实在是难以行走,过了半个时辰,刚铺到中途,即使狼兵体强悍,所有的人都人困马乏了。

    向着横屿岛上望去,依旧是一片雾气茫茫,不过岛上的建筑却若隐若现了,估计再走一会儿,倭寇就能看见他们了。

    正在这时,“轰!”炮声自横屿岛的另外一边响起,冷水易抬头看去,横屿岛上面的一切都能够隐约的看见了,炮火打在倭寇的主寨和舰队之上,顿时将这些木制的东西烧着了。

    戚继光抓住了最佳的时机,果断命令水师开炮,从后面打击倭寇,掩护狼军登陆。

    一时间火光满天。这下子倭寇的后院起火了,前面的狼兵他们是顾不了了,所有的倭寇都开始忙着救火,都变为消防队员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