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一)冷水易怒发冲冠,再现东南第

    “山将军,你认为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呢?”军营当中,戚继光再次见到了八位将军。

    到达福建之后,戚继光先是与朝廷派来的监军副使汪道昆汇合,这汪道昆目光炯炯,没有什么官架子,行为举止倒是一副书生意气。戚继光刚要寒暄几句,一探究竟,忽然一直跟随他的监军赵大河赶来行礼,戚继光心中十分不解,心想这赵大河怎么今如此多礼啊。一番问询之后戚继光才知道,原来这汪大人以前还做过义乌县令呢!在义乌颇有清名,所以赵大河才赶紧来拜见。这下戚继光明白了,自己的监军赵大河以前也是义乌县令,而自己的戚家军不全都是义乌人吗!原来是父母官驾到啊!人生四大喜事之一老乡见老乡啊!

    一番寒暄后,戚继光大概的了解了一下福建的具体况。

    “我们首先应该大贴告示,采取政治攻势,宣布凡是依附倭寇的人,只要诚心诚意改过,可以得到宽大处理并赦免他们的过错,我想这样做了之后,肯定会有不少人回归的。”戚继光率先开口说道。

    “何止是不少人啊,我看怎么着也有数千名依附倭寇的人回归啊!”对戚继光的建议,汪道昆很是赞同。

    “接下来,我们还要尽快想办法克服横屿岛的地理劣势啊!不知道几位有什么主意?”在场的除了戚继光、赵大河、汪道昆等三人外,尚且还有浙江的戴冲霄,福建的张岳、张汉,以及另外一个参军王泽等人。当然了,场上还有戚继光自己的部下十几人。

    听闻戚继光这话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闭嘴了。开什么玩笑,福建的官军不下十次攻打这横屿岛都铩羽而归,他们这些人能有什么办法。

    “哎哟,戚大将军,真是好久不见了啊!”正在这时,营帐被人掀开,八个形态各异的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这八个的穿着很是随意,甚至可以说是五花八门。当先的两个男子,一黑一白,浑上下皆是笼罩在长袍之下,隐隐地露出了两只眼睛;他们的后是四个魁梧而又硬朗的汉子,一个面目红润,另外一个面目白皙,还有一个面目刚毅,最后一个面目冷俊;这六人的后跟着一对男女,男的气宇轩昂,浑正气,不过可惜的是断了一只臂膀,更显残缺之美,女的则是一袭的红衣,偎依在断臂男子的肩上。他们六人的上却隐隐约约地露出了一股傲气,这股傲气是天生的,并不能轻易的磨灭。

    看到戚继光,八人都很高兴,山将更是踏上前几步,拉近了和众人的距离。

    “什么人!站住!这中军大帐也是你们这等村野匹夫能够随意进来的吗?赶紧滚出去!”戴冲霄一见到这八个不伦不类的武林人士,当即气上心头,大步走了上去,叫嚣说道,“卫兵,你们干什么吃的,怎么将这八个来历不明的人放进来了,还想不想在军营当中混了,来人啊!将这八个人拉出去,痛打一顿,擅闯军营,不把你们打死就已经是很不错了。”

    猛然见到军营当中闯进来八个陌生的江湖游侠,汪道昆和张岳等福建人士皆是一惊,不过他们并没有像戴冲霄那么鲁莽,他们悍然起,拔剑护在了主将戚继光的前。

    不过很快,他们就放下了手中的兵器,因为他们的主将戚继光大人并没有丝毫的不悦,反而是喜笑颜开,而赵大河等戚继光的部下更是喜出望外,隐隐的竟然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戚将军认识这八个人,这八个人很重要!这是众人得到的第一个结论。

    “什么阿猫阿狗的玩意,竟然也敢拦我火大将军的路!”火将一见到斜地里闪出来的戴冲霄,直接撞了过去。

    “三弟,不得鲁莽!”“山将军,快快住手!”风将和戚继光同时喊道,他们在为戴冲霄担心啊!若是火将使出了全力,这戴冲霄就算是不死也得落个残废,这是众人最不想看到的。

    “哼!”不过好歹火将鲁莽归鲁莽,平时大大咧咧的他还是知道一些分寸的。

    被火将这一撞,戴冲霄顿时不由已地后退了几步。“戚将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这八个人到底是谁!”戴冲霄也不傻,从众人的反应当中,他知道这八人肯定来头不小,不然他们也不敢在军营里面如此的放肆。

    “来来来,八位将军,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戴冲霄戴大人,戴大人乃是浙江总督胡宗宪胡大人的得意门生,心腹将,年轻有为而又前途无量啊!”戚继光言简意赅地介绍了一下戴冲霄,他希望黑白二子等八人能够收敛一下刚才的嚣张态度。

    不料事与愿违啊,他的话语刚刚落下,一声冷哼陡然从八人之中传来:“什么心腹将,根本就是走狗,一个尸位素餐的家伙而已。”

    一语既出,全场哗然,就连黑白二子和风林火山等六人都诧异地看了一下后的冷水易,不过一想到他的世,想到他多舛的命运,六人就释怀了,甚至为他打抱不平。江湖中人就是这样,大大咧咧而又豪放不羁。

    “小子,你说什么!”戴冲霄勃然大怒,说他也就算了,竟然还敢说他最崇敬的胡宗宪,这不是找死吗?

    “哼!”冷水易满脸的狰狞,厉声喝道,“不是尸位素餐又是什么,给你几千人马,你能够平盘踞在横屿岛上面的倭寇吗?”

    “你!你!小子,不要太嚣张,难道你们能平横屿岛上面的倭寇吗?”戴冲霄反问道。

    “你以为呢?不然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喝茶聊天吗?”冷水易这一句话将在场的所有人都牵扯进去了,“我们八人愿意率领着我们自己的人马登上横屿岛,只要戚将军能够给予我们一点支援就可以了。”

    “哼,说得轻巧,我跟在戚家军里面,一样的可以大破横屿岛的倭寇。”戴冲霄将戚继光的戚家军全部拉下了水,也的确,戚继光带领着戚家军从浙江赶来福建,就是为了歼灭福建的倭寇的。

    “我们只需要戚将军水师的支援,我们八百狼军凭自己的实力就能够全歼横屿岛上面的倭寇!你能行吗!给你八百的士兵,你能够登上横屿岛吗!你敢与倭寇拼杀吗!敢不敢跟我赌一上场,我们各自带领八百个人,看谁能够歼灭横屿岛上面的倭寇,输的人自己砍下自己的脑袋,你敢不敢!”冷水易将烈火蓉推开,两步走到了戴冲霄的面前,言语越来越激动。他的旁边,竟然刮起了凌厉的寒风,隐隐看去,冷水易竟然有天地之势!

    戴冲霄被冷水易的气势吓得连连后退,一股坐在了地上:“小子,你给我等着!戚继光,这件事你好自为之吧,我会将这里的况一五一十地告诉胡大人的!”戴冲霄半爬半跑,弓着子逃出了戚家军的军营,再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被冷水易疯的。

    军营当中的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怒发冲冠的冷水易,这个断臂的男子,他到底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七弟,放心吧,这个戴冲霄不敢把你怎么样的,他若是真的敢有所行动,我们狼军不会坐视不管的,你的事就是我们狼军的事,即使与全世界为敌,在所不惜!”白袍男子一步走到了冷水易的旁,郑重其事地说道。

    这时,烈火蓉也走了过来,轻轻地拍了拍冷水易的肩膀,安慰着他。

    “七弟放心吧,我们八人生死与共,要是那戴冲霄真的敢耍什么花样的话,我火大将军必定第一个杀了他!反了就反了,脑袋掉了不过是碗大的一个疤!”火将肆无忌惮地说道。

    奇怪的是,即使他说出了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黑白二子和风林山等人也没有任何的拦阻。大丈夫行走于天地之间,只求无愧于心。

    “冷将军,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虽然震惊,虽然有些不满,但是戚继光还是心平气和地问道。

    “戚将军,刚才真是对不起了,我失态了,让你难堪了。只不过我实在是无法忍受这个戴冲霄,无法忍受!”冷水易双手握拳,指甲陷入到了中,鲜血一滴又一滴地流了下来。

    戚继光更加疑惑地看着冷水易,等待着他的下文。

    “我的父亲,正是被胡宗宪陷害致死的!”冷水易咬牙切齿地说道,他现在也很无奈,内心也很犹豫,要是这胡宗宪是一个碌碌无为,尸位素餐的官员那还好说,他会直接潜入胡宗宪的府邸,将他诛杀,为父报仇!可是,偏偏这胡宗宪是一个大有作为的抗倭将领。他在东南沿海建立防御体系,蠲免租赋,领军有方,重用抗倭将领,剿灭倭寇巨魁。

    “胡大人害死了你的父亲?”这怎么可能啊!戚继光内心自然是不信了,“据我多年的了解,胡大人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啊!除非……”除非你的父亲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胡大人不得不将他诛杀,以正法纪。当然了,这话戚继光也就在心里面说说,并没有当着冷水易的面说出来。

    “我的父亲,正是胡宗宪的前任,浙直总督!”冷水易也不傻,他知道戚继光话中的话。

    “啊!?”举座皆惊!

    “我的父亲,东南战功第一人,东南抗倭第一人!”

    全场起立!肃然起敬!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