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九)自相残杀穷寇灭,幸不辱命八将

    失去心智的倭寇仅仅只是自相残杀了片刻就恢复了过来,不过就是这几个眨眼的时间,原本还有三四千的倭寇此刻仅仅只剩下几百人。一干清醒过来的倭寇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而后,他们又一齐向着山寨外面跑去。

    等在沙滩上面的狼军乍一见到蜂拥而至的倭寇,不由得一阵诧异,这帮倭寇怎么还有这么多人?不过等到所有的倭寇全部都从蛇山岛倭寇山寨里面出来后,众人又释怀了,幸存的倭寇看上去很多,实际上,他们现在的人数也就和岸边的狼军不相上下。

    蛇山岛比较小,从山寨当中一冲出来,倭寇就看见了岸边的狼军。原本**千的倭寇,此刻仅仅只剩下六七百人,虽然大部分的倭寇都死在了自相残杀当中,但是这也掩盖不了这群倭寇对眼前这支残破的狼军的滔天恨意。

    一个倭寇高举太刀,以一种大无畏的方式冲向了狼军,又一个倭寇高举太刀冲向了狼军……几乎所有的倭寇都举起他们手中的武士刀,奋不顾地冲向岸边严阵以待的狼军。

    一束绚丽的火花从最前面的狼兵手中喷出,又一束绚丽的火花喷出……一束又一束的火花接二连三的从狼兵的手中喷出,他们的手上,拿着鸟铳、火铳、三眼铳等单兵火器。

    只一个瞬间,就有五六十个倭寇应声倒下。

    一轮发完毕后,这两百个狼兵当即开始了再次的准备——先是倒药,将火药从药罐中倒入药管中,每管药发1发弹;然后是装药,将火药从铳口倒入铳膛;接着是压火,用随枪的仗装膛内火药压实压紧;再接下来装弹,取出弹丸装入铳膛,然后用仗将弹丸压入火药中;又经过装门药,将发药罐中的火药倒入药室的火门内,把药室填满,使之与铳膛内的火药相连,而后将火门盖盖上,以防潮湿;最后是装火绳,将火绳装入扳机的龙头式夹钳内,准备点火。

    六百多的倭寇已经从三百步的距离冲到了一百五十步的距离。“嘭!”“嘭!”“嘭!”“嘭!………两百只火枪再次吐出了火舌,由于距离较近,这一轮有将近一百个倭寇死在了火枪之下。

    完成任务的火兵转退下,进入后方,将火器放下,抽出随携带的武器,静静地等待着。

    “轰隆,轰隆……”火兵一退后,一百个重甲骑兵便暴露出来了,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一百个重甲骑兵在山将的指挥下开始了冲锋,这是一片比较开阔的沙滩地,还算是适合骑兵的冲锋。

    “是重甲骑兵,竟然是重甲骑兵!该死的,赶紧撤退!赶紧撤退!”冲在最前面的倭寇一见到火器兵转入后阵,本来是很高兴的,但是当他看见那明晃晃的铠甲之后,他肝胆裂地呼喊着往后退。

    可惜,后面的倭寇根本就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他们只是以武士道的精神不停地向前冲刺着。后退的倭寇很快就和前进的倭寇撞在了一起,顿时人仰马翻,来不及扭打,当后面的倭寇看见了奔突过来的重甲骑兵之后,直接展开法,撒腿就跑。

    重甲骑兵的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怎么着他们也是骑兵,好歹要比两条腿的倭寇跑得快一点,特别是倭寇还浪费了一点时间,更是给了重甲骑兵加速的最好时机。

    一个倭寇被战马踩在了下,两个倭寇被战马踩在了下……重甲骑兵从后面追了上来,一边践踏,一边横起他们手中的长矛,一矛刺出,往往都能杀死三四个倭寇,战马的冲击力太大了,战马的惯太大了。

    五百多个倭寇被一百个重甲骑兵追杀,不到片刻,这些倭寇就不到两百人了,而重甲骑兵也停下了他们的冲锋,地上的死尸太多了,严重地阻碍了他们的冲锋,而经过这长距离的缓冲,他们的战马已经没有气势了。

    “这帮倭寇真是天真了,以为这样就能打败我们吗?我们的火兵和重甲骑兵也不是吃素的。”火将得意地哼了哼,很是满足的样子,“糟了,这群倭寇肯定会乘船离开蛇山岛的,早知道这样,我们就应该先将他们的船只破坏了,断他们的后路,来个一网打尽,真是可惜了。”没能将所有的倭寇全部杀尽,火将很是遗憾。

    “放心吧,我们不是还有戚将军派给我们的那五百水军吗?我刚才已经布置好了,让他们去拦截那些逃跑的倭寇了。”到底是山将老谋深算啊!

    听闻山将的话语后,火将立马回头向后的海面上看去,果然,二十几艘船一艘都没有看见了。

    不久后,炮火的声音从蛇山岛的另外一边传入了众人的耳朵,“有这些福船和哨船,倭寇的小船根本就不堪一击,佛朗机释放几轮,那群倭寇基本上就死绝绝了。”火将眉飞色舞地说道。

    “你呀,你真以为那些炮弹是白捡的啊,不用烧钱的啊!”风将笑骂说,“好了,我们带领一些没有受伤的狼兵前往蛇山岛的倭寇大寨,将里面清扫清扫。”

    入眼处是一片烧焦了的尸体,大火已经蔓延开了,将这里的一切都烧了个干干净净。

    “这火势也太凶猛了吧,我们才离开不到一个小时啊,这里竟然就被烧成这样了?”火将捂住嘴巴,一脸的惊讶。

    “今天的风很大,火借风势,自然蔓延得快了。”山将抬头看了看天空,一脸惬意地说道,“三哥,我就说了今天会有很好的风吧,怎么样,我没有说错吧。”

    “确实啊!”火将也是一脸的得意,他毫不犹豫地打击说,“来的时候没有看见这么大的风,反而是起了很大的雾,现在起了这么大的风了,你说我们要怎么回去呢?”

    “这……”山将支支吾吾地说道,“这确实是我没有料到的,天意无常啊!”

    “好了,好了,你们两人别再谤嘴皮子了,我们分散开,将这里收拾收拾,倭寇在这里经营了几年了,肯定留下了不少的宝贝东西。”风将打断了两人没有任何意义的争论。

    一道火红的人影直接从人群当中窜了出去,一把跳进了断壁残垣之中,正是心急的火将。

    一番清理之后,众人从山寨的一个小山洞之中挖出了十几箱的金银珠宝,看得众人目瞪口呆。

    “大哥,你是老大,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面对如此多的财富,平时大大咧咧的火将也慎重起来。

    “两位少主,你们说怎么办?”风将将这个问题扔给了黑白二子。

    “我们每个人各自拿一点吧,记住,别太贪婪了,我们的财富已经有不少了,要再多也没有用。”白袍男子并没有止狼军的行为,他们是江湖人士,他们有自己的准则,他们并不是军人,“之后我们让戚将军的那五百个水兵上来,将这十几箱金银珠宝统统搬走,让戚将军去处理这些财富吧,他是一个明事理的人,他应该知道怎么做的。”

    …………

    “八位将军,这次真的要多谢你们了,我替浙江的父老乡亲,浙江的流浪百姓谢谢你们了!”校场旁,中军大帐外,戚继光亲自迎了出来,已经有提前回来的水兵将蛇山岛上的具体况告诉了戚继光,听说狼军全部歼灭盘踞在蛇山岛上的浙江倭寇后,他喜出望外,带着一干偏将、把总、哨官快步跑了出来。

    “戚将军!我们幸不辱命啊!”虽然在海上漂泊了不少的时,众人都已经疲惫不堪了,但是他们还是强打起精神,不在这些军人面前示弱,风将走在最前面,代表八人说道,“戚将军,这一战,我们全歼蛇山岛上面八千多的倭寇,自己死伤一百三十五人,缴获了倭寇的金银珠宝十八大箱,武器几千件,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我都让那五百个水兵搬到了军营里面。”

    “好好好!”戚继光一连说了三个好字,足以见得他此刻是有多么的高兴,“天佑我大明啊,竟然得此勇士!”戚继光抬头一声大喝,隐隐的竟然有泪水流了下来。

    “戚将军!”风将动地喊道。

    戚继光冲着风将摆了摆手,“浙江的倭寇算是全部平定了啊!从嘉靖三十四年我调往浙江抗倭,到现在嘉靖四十年,整整六年的浙江抗倭战争,我们终于胜利了!此战,八位将军当记大功,我准备奏请朝廷,为八位将军请功!”

    “戚将军,我们相处也有几个年头了,你应该知道我们江湖中人的规矩的,我们是不会入朝为官的,我们只希望尽自己的努力,为百姓做一点事,少让百姓受一点苦。真男儿,大丈夫,生于天地之间,自当头顶破天,脚踏入地,立一番不朽之功业!而此刻,正是我们男儿洒血疆场的时候,抗击倭寇,乃是我们江湖人士义不容辞的责任。”

    “好吧!”戚继光无奈地摇了摇头,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这群江湖人士就是不肯入朝为官呢,“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强求你们了。不过现在浙江的倭寇已经平了,接下来我估计要奉命入福建平倭了,还希望八位将军能够再次相助。”

    “还希望戚将军能够将我们死伤的狼兵补齐!”山将突然提出了一个请求。

    “本来就该如此!”戚继光点了点头,“狼军啊!真正的狼!”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