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八)风林火黑白冷烈,狼军倭寇健如

    黝黑的大刀之上,一只狰狞的狼头若隐若现,只见它张开血腥大口,一把将前面的十几个倭寇吞噬了。

    另外一边,白袍男子吴连天也挥舞着他的征天剑,精卫填海、夸父逐,征天剑式悍然出鞘,他的边瞬间空出来了一大片的地方,这攻击力太无敌了。

    周围的倭寇愣愣地看着黑白二子,一时之间都呆在原地不敢上前,这两人分明就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魔啊!

    倭寇不轻易上前,黑白二子也相视一眼,皆是拿着武器站在了原地,也没有进入倭寇群中,他们两人已经吸引了不下一百个倭寇,算是很不错了。

    狼军到底是人数太少了,冲入倭寇大本营的仅仅只有五百人,在数千的倭寇面前,根本就不够看的。虽然狼军一开始利用火器杀伤了不少的倭寇,又利用最佳的时机斩杀了不下千名倭寇,但是依旧还是源源不断的有倭寇从远处赶来,加入了围攻狼军的队伍。

    狼兵就算是再厉害,能够以一敌二,以一敌五,甚至是以一敌十,但是他们终究会有力竭的时候,终究会有失误的时候,一旦他们力竭、失误,等待他们的将是蜂拥而上的倭寇的乱刀砍死。

    “大哥、二哥,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我手下的轻骑兵已经全部被拽下马来了,差不多有二十多个兄弟死在了倭寇的刀下啊。这倭寇怎么越打越多啊,大哥你们赶紧想想办法吧,我可不想交代在这鬼地方啊!”火将一边屠戮着围攻上来的倭寇,一边对着不远处的风将和林将焦急的说道。现在足智多谋的山将不在,火将便把风将、林将当成了主心骨,救命的稻草。

    听闻火将的话语,正在埋头杀人的风将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向着周围看去。可不是吗,黑压压的一片,全部都是倭寇的人头,这黑色的海洋当中,时不时地有几艘小小的帆船惊鸿一现,瞬间又淹没在人潮之中。基本上每一个狼军都要面对数个甚至是十数个倭寇的围攻,幸好这些倭寇没有长矛等长武器,不然十几个倭寇一顿乱插,谁也逃不了;幸好这蛇山岛倭寇大本营里面不够宽敞,不能同时容纳下数千人的战斗,不然光是人挤人,这些倭寇就能挤得狼兵吐血。

    不过虽然这样,狼军的况还是不容乐观,基本上每一分钟都有一个甚至是几个狼兵被倭寇砍死,发狂的倭寇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狼兵顾前不顾后,顾上不顾下,一个又一个的惨死在倭寇的刀下,他们死亡的那一瞬间,基本上有十几把倭寇同时插进了他们的体当中,直接将他们捅成了一个刺猬。

    “杀,将这些该死的东西统统杀光!”健如郎躲在人群的后面,嚣张地叫吼道。这健如郎正是浙江倭寇的大首领,刚才的那一轮炮轰,直接将他吓傻了,到现在他还没有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明军的火器太可怕了,要是他们再来个十几波,估计我们就要全部报销在这蛇山岛上了,想起刚才火光冲天的一幕,他依旧心有余悸。

    风将目光一寒,看向了躲在人群之中的健如郎,一个想法浮上了他的心头:人先马,擒贼先擒王!

    一声怒吼,风将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将周围的倭寇尽数驱散开来,然后怒目圆睁,直接提剑向着健如郎走去。

    “拦住他!”对风将的勇猛,健如郎既敬畏又恐惧,他色厉内荏地命令旁的倭寇说。

    几个武士毫不犹豫地冲上前去,挡住了风将所向披靡的脚步。这些武士都是倭寇之中的精锐,风将虽然暂时占据了上风,但是并不能立即将这些武士斩杀。而每拖延一分钟,就有十几个狼兵惨死在倭寇的太刀之下,局势刻不容缓。

    “我来!”风将旁边的林将一见到健如郎的旁出现了空档,立即挥剑刺向健如郎,不过他还没有走动几步,旁边就围上来了几名手持太刀的武士,林将再次陷入战斗的泥潭当中。

    “滚开!”这时,仿若是晴空霹雳一般,一道响彻云霄的声音陡然从风将和林将的旁发出。洞彻了风将和林将的意图后,天地书生冷水易赶来支援了,浩然正气,君子吼悍然从他的体之中传出,近在咫尺的凌厉的音波攻击直接将围在风将和林将旁边的十几个武士掀翻在地,离得最近的几个武士首当其冲,耳朵之中流出了一丝又一丝的鲜血。

    眼中一亮!风将和林将怎能放过这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一步走上前去,一朵又一朵的剑花凭空出现了,天空之中喷出鲜红的血花。

    风将和林将还没有踏上前去,他们的前面又出现了十数个东瀛武士。

    “他们人太多了,我们根本就杀不到那个倭寇首领的面前。”这时,烈火蓉也跟了过来,站在了冷水易的旁,此刻冷水易呼吸有点急促,刚才的那一记音波攻击消耗了他不少的内力。

    “嗯?”风将突然目光一凝,看向了倭寇首领健如郎的后,那里,两道影一闪而过,一黑一白。

    “我们能行的!只要杀了那个倭寇首领,这群倭寇就是树倒猢狲散的,我们要加快速度,狼军支持不了多久了,倭寇太多了,现在这个岛上估计还有三四千的倭寇。”风将眼眸跳动,鼓励几人说。

    战斗打到现在,已经变成了狼军千方百计的想要杀死倭寇的首领,而倭寇则是想要尽可能的拖延时间,并保护好他们的首领。

    “给我死来!”正在四人犯愁的时候,一道火红的影陡然从倭寇之中飞了出来,一把染血的黝黑大砍刀直指倭寇首领健如郎。火将终于要发力了!

    见到空中那道染血的魁梧影,一众倭寇大惊失色,几十个握着太刀的武士横档在健如郎的前,一脸警惕和忌惮地望着腾空越过来的那道鲜红的影。

    “倭寇,受死吧!”火将惊天一击!

    只见他的大砍刀从背后向前划出一道清晰的圆弧,凌厉而又霸道的刀气从他一丈多长的大砍刀之上呼啸而出,刀气化为眼可见的巨大切片,直接向着健如郎竖切过去。

    十几个尽职尽责的东瀛武士腾空而起,横起手中的太刀,挡在火将的刀气之前。

    “咔嚓……”数声清脆的兵器断裂之声响起,这十几个东瀛武士头上的太刀尽是断裂,而他们自己也被火将的刀气竖直给劈成了两半,血雨从天空之中飘落下来。

    从空中跌落下来,火将来不及喘息,直接拼尽全力,趁着这难得的空档时间,将手中的大砍刀甩向健如郎。

    看着这如同猎豹一样奔向自己的大砍刀,健如郎只觉得不寒而栗,浑上下不听使唤地颤抖,毛骨悚然!

    不过还好,负责保护他的武士足足有上百人,此刻又有十几个武士冲上前去,准备以血之躯抵挡火将这最后的致命一击。

    他们显然是太小看火将了,天生神力的火将全力一击,这世间没有几人能够拦下。大砍刀呼啸而来,直接刺入了第一个倭寇的体之中,没有任何的停留,这把大砍刀噗哧噗哧地刺入了第二个倭寇的体之中,接二连三的,足足有七八个东瀛武士死在了火将这最后一击之下。

    幸存的东瀛武士和躲在人群后面的健如郎还没有来得及欢呼,一黑一白两道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从后面袭向了惊魂未定的健如郎。

    健如郎前的东瀛武士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能转过头,眼睁睁地看着黑白二子杀向健如郎。而健如郎竟然被吓得忘记了躲避,斜地里一左一右,一刀一剑从他的肋下穿过,直接将他刺穿了!

    浙江倭寇首领死!!!

    如同风将等人所说的那样,这倭寇首领健如郎一死,其他的倭寇纷纷大惊失色,再也不听其他倭寇头目的指挥了,数千的倭寇一声惊呼,有的直接丢下手中的武器转就跑,有的正在疯狂地砍杀着那些丢下武器的倭寇,有的依旧在和狼军作战,极少部分倭寇更是丢下了手中的武器,抱头躲在了一旁。

    场上一片混乱,自相残杀的倭寇十分的凶狠,他们的兽从倭寇首领健如郎死的那一刻被完全的激发出来了。慢慢地,原本还在拼杀的狼兵在风林火等人的指挥下退出了战场,退到了蛇山岛倭寇山寨之外。

    放眼看去,漫山遍野,尽是逃窜的倭寇。

    “嘭!”海边的火器之声再次响起,不绝于耳。

    “我们先退到海边的船上面去,这群发狂的倭寇六亲不认,兄弟相残,简直就是畜生,等到他们全部打完了,清醒过来了,我们再来收拾残局。”风将率领着残余的狼兵,和其他几人一起向着海边赶过去。

    等众人走到海边时,一眼就看见了严阵以待的两百火兵和一百的重甲骑兵,面对这突然的变故,山将已经将一百的重甲骑兵全部收缩到一起了。

    “你们两个真的很不错!”烈火蓉第一次开口赞扬黑白二子。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