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一)四千新兵练鸳鸯,一百轻骑露峥

    戚继光真正的开始了他的戎马生活!而此时,闲来无事的黑白二子和风林火山四将也来到了他的军营当中。

    在戚家军的选调、训练、作战方面,戚继光付出了许多的心血。

    他将精心招募的四千多个勇敢健壮的农民和矿工分为了四支队伍,每支队伍设立一个把总,陈大成、丁邦彦、叶大正、楼大有等四人出任把总之职;把总之下,从下到上,形成了“练束伍”:以十二人为一队,设队长一人;四队为一哨,设哨长一人;四哨为一官,设哨官统领;四官为一总,由把总率领。除了陈大成等四人外,其余的十六人分别为哨官统领,而那六十四个勇士则分别是哨长,每人都能统帅四十八人。可以毫无犹豫地说,戚家军的原型,正是由黑白二子和风林火山四将创建的狼军!

    倭寇的活动范围多在浙闽沿海一带,惯用重箭、长枪和倭刀作战。浙闽沿海多山陵沼泽,道路崎岖,大部队兵力不易展开,而倭寇又善于设伏,好短兵相接。戚继光针对这一特点,创造了一种新的战斗队形——“鸳鸯阵”。这种以十二人为一作战基本单位的阵形,长短兵器互助结合,可随地形和战斗需要而不断变化。

    鸳鸯阵阵形以12人为一队,最前为队长,次二人一执长牌、一执藤牌,长牌手执长盾牌遮挡倭寇的箭矢、长枪,藤牌手执轻便的藤盾并带有标枪、腰刀,长牌手和藤牌手主要掩护后队前进,藤牌手除了掩护还可与敌近战。

    再二人为狼筅手执狼筅,狼筅是利用南方生长的毛竹,选其老而坚实者,将竹端斜削成尖状,又留四周尖锐的枝枝丫,每支狼筅长3米左右,狼筅手利用狼筅前端的利刃刺杀敌人以掩护盾牌手的推进和后面长枪手的进击。接着是四名手执长枪的长枪手,左右各二人,分别照应前面左右两边的盾牌手和狼筅手。

    再跟进的是两个手持“镗钯”的士兵担任警戒、支援等工作。“镋钯”为山字形,铁制,长七八尺,顶端的凹下处放置火箭,即系有爆仗的箭,点燃后可以直冲敌阵。如敌人迂回攻击,短兵手即持短刀冲上前去劈杀敌人。各种兵器分工明确,每人只要精熟自己那一种的作,有效杀敌关键在于整体配合,令行止。最后一名是伙夫。

    “鸳鸯阵”不但使矛与盾、长与短紧密结合,充分发挥了各种兵器的效能,而且阵形变化灵活。可以根据况和作战需要变纵队为横队,变一阵为左右两小阵或左中右三小阵。当变成两小阵时称、“两才阵”,左右盾牌手分别随左右狼筅手、长枪手和短兵手,护卫其进攻;当变成三小阵时称“三才阵”,此时,狼筅手、长枪手和短兵手居中。盾牌手在左右两侧护卫。这种变化了的阵法又称“变鸳鸯阵”。此阵运用灵活机动,正好抑制住了倭寇优势的发挥。

    阵形确定之后,戚继光又带领着所有的士兵练,不断地熟悉着阵法,野战,山地战,埋伏战,撤退练习,士兵们对鸳鸯阵的认识越来越深刻,每一个士兵在鸳鸯阵中都有他们自己的位置和责任,这样,每一小队的十二个士兵就能团结起来了,小队之间再相互配合,就组成了杀敌的大阵。

    “戚将军真有本事啊,竟然能够创造出这样一个攻守兼备的阵法。”将所有的过程全都看在眼中的山将由衷地佩服说。

    “不知道我现在的这支队伍能不能够和你们以前的那支狼军抗衡啊!”戚继光自信满满地说道,这些子相处下来,他也知道了手下的那些骨干将领、士兵的来历。

    “我们以前的那支狼军,能够毫不费劲地打败你手下的任意一支把总队伍,就算是我们现在的这支五百人的狼军,也能够轻易地打败你手下的任意一支把总队伍。”山将丝毫不给面地打击说,“不过如果你的队伍再锻炼一二,让他们知道教号,熟悉武艺,我想他们会是另外一支狼军。”山将表示肯定说。

    “哦?竟然还打不过你们?”戚继光顿时来了脾气,“要不我们比试比试?”

    “既然戚将军要试的话,那我们就勉为其难吧,就是不知道将军能不能够接受住这个打击啊。”山将一脸笑意地看了看旁边的风林火等三人,“你们怎么看?”

    “直接开打吧,有什么好看的,戚将军肯定是输了的,我们四人训练的五百狼军,怎么可能打不过一千多的新兵蛋子呢!”火将也是信心十足,毕竟他们四人已经在江湖上面打摸了几个年头了。

    “陈大成,你过来!”戚继光朝着正在训练的把总陈大成喊道。

    正在训练士兵的陈大成听闻戚继光的呼唤之后,将队伍交给几个哨官统领练,自己跑步来到了戚继光等人的面前。

    “陈大成,风林火山四位将军想要以他们的五百本部人马对抗你的一千士兵,你有没有信心将他们拿下!”戚继光满脸期望地说道。

    “这……”陈大成顿时犹豫了起来,他是知道风林火山四人训练士兵的手段的,“我要看过四位将军的那五百士兵后才能下决定。”

    孬种!戚继光心头暗暗骂了一声,“四位将军,你们看?”

    “没问题,还是大成兄弟明事理啊!”风将一声轻笑,拍了拍陈大成的肩膀,再怎么说,他也是他曾经的部下啊!

    风将首先一声轻喝!

    校场外围突然刮来一阵狂风,然后漫天的黄沙飞舞,众人只听见黄沙当中不停地有马蹄之声传来,但是却看不到任何的人影。狂风在卷动,黄沙也在移动,而黄沙当中的马蹄之声也在移动。等到这狂风夹带着黄沙挪移到离风将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时,马蹄之声不约而同的戛然而止,黄沙之中再也没有任何的动静。良久之后,风停了,黄沙也落下,众人目不转睛地看向黄沙之中,就连周围正在训练的士兵也好奇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不管队长,哨长怎么催促,他们就是不动了。

    黄沙当中的东西慢慢地显现出来,那是整整一百人的轻骑兵,他们十个十个地排成了十列,浑上下着黝黑色的轻银甲,手中持着一把黝黑黝黑的大刀,脸上更是带着一个黝黑而又狰狞的黑色面具。每个人的下都有一匹黝黑色的骏马,此刻,人与马尽皆不动,如山!

    “围攻!”风将指着校场之上的四千多个正在训练的士兵,嘴中铿锵地说道。

    只听见一声清脆的马蹄之声,而后,狂风和黄沙又再次出现在众人的视野当中。一百个轻骑兵,围着宽大的校场,不停地狂奔着,一个巨大的黄沙圈出现了,黄沙当中,马蹄声响,“叮叮铮铮”大刀碰撞的声音铿锵有力。

    校场之上的四千多个新兵顿时如临大敌,好在他们还没有乱了手脚。在各自把总以及哨官统领的带领下,这些士兵很快地排成了鸳鸯大阵,也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圈,缓缓地向着黄沙当中进。

    若不是众人已经看到了那一百个轻骑兵,没有人会如此轻易地踏上前去,远远看去,黄沙弥漫成一个巨大的圆圈,当中不知藏了多少的军士。

    突然,交锋的声音响了起来,只听见兵器碰撞,士兵落地。

    “回!”这时,风将脱口说出了一个字,声音传遍整个校场。

    不消片刻,这一百个轻骑兵再次出现在风将的面前,他们的队列、动作一如既往,好似他们根本就没有出动过一样。

    戚继光看了一眼面前这一百个什么也没有改变的轻骑兵,然后再将骇然的目光看向场中的新兵。

    最前面,一圈的新兵七倒八歪,不成样子,一部分新兵呆立在原地,手中的盾牌被劈成了两半,刀锋擦着他们的面庞而过;还有一部分新兵的盾牌上面留下了一道触目惊心的裂痕;长枪手长枪震,虎口开裂;几个队长被轻骑兵手中的砍刀拍在上,一股跌坐在地。

    “戚将军,我看已经没有必要再比试下去了,结果已经不言而喻了。”陈大成满脸的苦涩,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但是他没有想到这群新兵会败得如此的凄惨。

    风将手下的一百个轻骑兵,从一开始就接受了风将为期三个月的魔鬼训练,他们骨子里已经充满了江湖中人的豪气与放,他们不再是正规的军人;而后的两年,他们不断的在戚继光的带领下与倭寇拼杀,能够留下来的,都是有些本领,个人武艺不错的士兵。

    而这群义乌的新兵虽然底子不错,但是毕竟缺乏系统的训练和磨练,还是不能与这些战火之中成长的铁血之士相比。

    “戚将军,你手下的这些新兵已经很不错了,不过他们毕竟缺少战火的磨练,再让他们成长成长,将鸳鸯阵磨合一下,他们又将是另外一支狼军。”风将笑吟吟地鼓励说,他很看好戚继光的这支队伍。

    “看来得加把劲啊,现在是山雨来风满楼啊!”戚继光小声地嘀咕。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