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八)戚元敬离间破敌,风大将轻骑屠寇

    戚继光取得了军队的控制权后,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全军停止进攻,改为派投降的敌人去劝降岑港的倭寇。

    明军一片哗然,这个初出茅庐的将领到底是太年轻了啊!结果可想而知,派去劝降的使者被毛海峰枭首示众!

    得知结果后,戚继光勃然大怒,命令士兵一波又一波地轮流攻击,而戚继光自己也不顾胡守仁等部下的劝阻,亲自到阵前去劝降敌军。

    倭寇营中的毛海峰一见明军派出了一个将领,顿时疑惑了起来。这场战斗已经打了整整半年了,倭寇说不累那是假的,他们也想快点结束战斗,他们也想过安稳一点的生活。

    “王青山,你去阵前看看,看那明军将领到底玩的是什么把戏,如果可能的话,将他生擒过来。”毛海峰吩咐一个头目说。

    见到倭寇派人出来与自己详谈了,戚继光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了诡异的笑容。他并没有和王青山大声说话,而是让他附到自己的嘴巴,跟他一阵嘀咕。

    毛海峰看着阵前不断窃窃私语的两人,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脸上也满是疑惑。

    戚继光一脸的笑容,而王青山则是一脸的疑惑不解,诡异非常。

    “他跟你说了什么?”等到王青山回营后,毛海峰疑惑着问。

    “没,没说什么,他没有跟我说什么。”王青山躲避着毛海峰的目光,唯唯诺诺地回答。不过这样,毛海峰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深了。

    接下来的子,戚继光不断地驱使着士兵轮番攻击岑港的敌人,攻势一次比一次凶猛,时间间隔也越来越短,从一天一次变为一天两次,再到一天数次,最后到一两个小时一次。

    岑港的敌人叫苦不迭,他们根本就得不到有效的休息,等他们稍微眯一下眼睛时,明军又攻上来了,而他们又不知道明军的虚实,只能严阵以待,每一战都异常的拼命。

    “毛大人,这样下去不行啊,下面的兄弟们根本就撑不住了啊,要不了多久,我们都得交代在这里。我看明军的那个将领深谙用兵之道,我们还是暂时撤退吧,没必要做无谓的牺牲。”这样的况持续了足足二十几天,战场最前方的王青山突然向毛海峰建议道。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我和几位首领商量商量。”毛海峰沉着脸命令说。

    王青山只得无奈地退下。

    “毛大人,我看这王青山是已经投靠了戚继光他们了,不然他也不会在这个关键时候说要撤军啊。而且他每次和戚继光交手都没有用心,甚至几次让戚继光手下的士兵攻上了岑港,要不是我们这几个首领带兵过去支援了,估计这岑港早就失守了。”等到王青山走后,几个首领议论纷纷。

    “这样,如果下次和戚继光交手,这王青山还是畏畏缩缩,你们就……”毛海峰伸出手掌,做了一个砍的动作。众人心领神会。

    “戚将军,你这什么时候能够发起总攻啊,你再不进攻的话,这一个月的时间可就过去了,到时不但是你,我们所有人都要受到处罚啊!”中军大帐之中,一个披银色铠甲的将军站在了戚继光的前。

    “谭大人尽管放心,我明天就下令发起总攻,一定能够将这岑港拿下。如若不然,我戚继光的人头可就要不保了啊!”戚继光拍着前的铠甲,有成竹地说。

    “元敬啊,我是真的为你受到不平的处分而叹息啊,这次的岑港之战,你根本就没有参加,却莫名其妙地丢了官职,现在还要仰仗你来收拾残局啊!”谭纶和戚继光亦师亦友。

    “子理兄,我现在初出茅庐,功业无法与宋朝的抗金名将岳飞、韩世忠相比,而处分却远远地要比他们二人轻,所以我也没有感到有什么委屈的。只要能够将倭寇驱逐出去,就算要我马上血洒疆场我也心甘愿。”

    “哎!要是倭寇的将士都有你这份决心就好了。”谭纶一声叹息,久久不语。

    第二天一大早,明军又开始了进攻,只不过这次和以往不同,不仅所有的明军一齐上阵,就连戚继光、俞大猷、谭纶等人也提起武器站在了大军的前方。

    “呜呜呜……”进攻的号角吹响了!

    “杀!”戚继光一马当先,一杆银枪在他的手中飞舞。

    面对如潮的明军,岑港的倭寇不断地后退着,他们已经筋疲力尽了。

    “撤!全军撤退!”王青山一声令下,率先带着自己的队伍往后面撤去。

    刚走了没几步,一根羽箭突然从暗的角落了出来,王青山措手不及,直接被这羽箭穿了口。

    “首领死了,首领死了!”一见到王青山被冷箭死,他手下的倭寇顿时一阵惊呼,纷纷舍命地向着后面窜去,场面顿时混乱了起来。

    抓住机会,戚继光直接指挥着手下的三千士兵攻上了岑港,将岑港的防御撕开了。激动万分的新军一哄而上,如同饿狼一般,逢倭就杀,遇寇便砍。

    刚刚一箭死擅自撤退的王青山,毛海峰的目光顿时沉起来了,明军竟然攻下了岑港,攻下了他的老巢。

    “撤!”毛海峰倒也是一个果断的人,知道打不过人多势众的明军,当机立断,撤退。

    戚继光站在岑港的最高处,看着远方不断后退着的倭寇,心中既有高兴又有无奈:“哎,想要全歼这群倭寇真的是太难了啊!”

    “大人不必忧心,这群倭寇已经被我们打败了,不足为惧。现在王直已经下狱了,不久后,无数失去控制的倭寇将蜂拥而至,并发动疯狂的攻击,和平的侥幸与妥协将不复存在,要战胜这群暴徒,平息战乱,唯一的方法是:拥有更强的暴力,以暴制暴。但是我们现在所拥有的军队实在是不堪一击啊,一万人的队伍对付一千多的假倭还如此的费力,要是真的遇到了真倭,那还了得!”胡守仁忧心忡忡地说道,“这次的岑港之战,我们虽然取得了最后的胜利,但是我们也牺牲了三千多的忠义之士,光是大人的部下就牺牲了将近一千。”

    “那群新兵吗?”戚继光陡然一惊,“竟然牺牲了一千人?”

    “嗯,他们只适合打野战,并不适合攻城略地,主要是他们不听指挥,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

    “看来我要跟谭大人、胡大人商量一下了,解散这支队伍,另招新军。这次,我要亲自训练他们,我要训练出一支真正的虎狼之师。”虽然击溃了岑港的倭寇,但残酷的现实仍然震醒了戚继光,他终于意识到,要实现自己的梦想,要完成抗倭的大业,他还缺少极为重要的一环。

    一直以来,戚继光都坚信,自己已经具备了胜利的所有要素:优良的武器装备,合理的战略战术,优秀的指挥将领——他自己,严酷的训练方法。然而他仍然失败了,他苦心练就的新军仍然不堪一击,他隐约感觉到,自己似乎还忽略了一个关键的因素。而就在这时,他终于找到了这把最后的钥匙——士兵。

    对于自己的能力,戚继光还是有信心的,但提起手下那帮人的素质,戚继光就只能无语对苍天了。

    “戚将军,你快看那儿!”胡守仁一声惊呼,打断了戚继光的沉思。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二十一个!只见二十一个浑上下罩着黝黑的铠甲的轻骑兵突然出现在戚继光等人的视野当中。当先一人手持锋利的大砍刀,看不出任何的表,他的后紧跟着四个轻骑将,四个轻骑将的后又紧紧地各自跟着四个轻骑兵。众人都是手持锋利的大砍刀,脸上被黝黑发亮的头盔罩着,看不出任何的表

    戚继光屏息以待,胡守仁屏息以待,刚刚冲上岑港的俞大猷、谭纶屏息以待,成百上千的士兵屏息以待!

    这支轻骑兵以v字队形向着前方逃跑的倭寇冲去,清风在他们的边飘过陡然就变成了狂风。

    血飞溅,尸横遍野!这二十一个轻骑兵就如同地狱而来的索命魂一样,不说话,不声张,只杀人!

    只一个冲锋,这支轻骑兵就将倭寇的队伍横穿了,留下了一条血路和遍地的尸体。勒马回头,这支轻骑兵队伍再次展开了冲锋。

    两次冲锋之后,逃跑的这群倭寇已经十去**了,沙滩之上还能站立的倭寇已经不足三十人了。

    骑兵首领一挥手,二十一个轻骑兵统统下马,持着大砍刀,飞快地奔向沙滩上面残留着的毛骨悚然的倭寇,手起刀落,砍瓜切菜,兵器交割之声仅仅只是持续了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场上所有的倭寇全部枭首!

    确认没有留下活口之后,这群轻骑兵再次上马。为首的一个骑兵在马上朝着岑港的方向拱了拱手,然后带领着一众轻骑兵消失在了明军的视野之中。

    “可怕!真可怕!”俞大猷和谭纶心有余悸地说道。

    “给我一千个这样的士兵,我能横扫整个东南沿海地区的倭寇!“戚继光豪万丈。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