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六)戚继光新军无敌,胡宗宪巧施离间

    将新兵训练完毕之后,黑白二子和风林火山四将检阅了一番,对他们的战斗力还是比较满意的。很快,三个月的时间就到了。

    六人带着这三千多的新兵回到了军营的校场,此时,戚继光和胡守仁等将领已经在那里恭候多时了,毕竟是自己的队伍,说不关心是假的。

    “六位,不知这新兵训练得怎么样了?”戚继光一见到众人的影子就大声询问道。

    “三个千户,你们去将胡大人打败!”火将直接下命令说,“以前他可是总欺负你们啊,现在轮到你们报仇的时候了。”

    三个千户闻言眼中一亮,他们已经离开军营足足有三个月了,早就已经忘记了军营里面的规矩,唯一让他们有点畏惧的就是火将等六人了,他们现在只崇尚暴力。

    胡守仁一听见火将的话语,当即站了出来,太不将他放在眼中了,虽然他的的确确打不过火将,但是对付三个新兵的千户,在他想来是一件手到擒来,异常轻松的事

    不过事可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见到胡守仁走出来后,三个新兵千户不再犹豫,也从阵中走了出来,疾步奔向胡守仁。三人的拳头呼呼作响,凌厉无比,胡守仁在三人的攻击下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一味的躲避,三人得理不饶人,欺上前,贴着胡守仁,手中的拳头一拳一拳地砸下去。仅仅只是坚持了一刻钟,胡守仁就被三个千户砸翻在地。

    “真变态,一个个都想野狼一般!”倒在地上的胡守仁啐口吐了一口痰。

    “好!六位真不愧是英雄人物,仅仅三个月的时间,竟然就能训练出一支如此勇猛的队伍,以一敌二,完全不是问题啊!”管窥蠡测,戚继光知道这些新兵的实力都很强劲,“再训练训练一番,让他们掌握分兵合击、阵法步法、相互配合,这就是一支真正的虎狼之师了!”

    此时的戚继光还没有意识到,他面前的这支队伍已经完全的变了一个样子了,他们已经不再是军人了,而像是游侠,像是独行的浪人。

    不顾戚继光的极力挽留,六人踏出了军营,去和他们的狼军队伍汇合。

    “戚将军,后会有期,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这支新兵队伍估计是不怎么好训练,要麻烦戚将军了。”走在最后的山将好心的提醒说。

    “戚将军,给我半年的时间,我有信心将这群狼一样的新兵训练得规规矩矩的。”等到六人走后,胡守仁坚定地说道。

    “只怕就是没有时间了啊!我天朝的沿海,自宋朝以后就有倭寇出没,倭寇成了朝廷的心头大患。而现在倭寇更是泛滥成灾啊!虽然我大明朝廷多次派兵进剿,但往往都是大败而回。由于官军屡战屡败,朝廷不得不调集武艺高强的少林僧兵和勇猛剽悍的土司兵与倭寇作战,但也无济于事。现在想要彻底解决倭寇对中国沿海的扰,只能成立一支忠勇的新军,在战火中不断地进步与成长,最后变为一支无敌于天下的军队。希望这支新兵不会让我失望。”

    事与愿违,这支新兵的表现实在是让人不敢恭维。胡守仁接手这支新兵后,整整训练了三个多月,但是这支新兵还是痞气不改,不服管教,违抗军令,胡守仁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但是却丝毫没有作用,这支新兵依旧是我行我素,个人主义十分的浓郁。

    “大人,这支队伍估计是难成气候了,我们当初就不应该将他们交给那几个武林人士来训练,现在好了,这些士兵一个个的都是勇猛无比,但是却不听号令,完全一盘散沙,在野外遇到小股敌人还好说,若是让他们去攻城夺地,估计都是炮灰的料,他们根本就不会配合,只知道一味的蛮干,冲击。”胡守仁对这支队伍也没有了脾气。

    “哎,都怪我啊,当初一见到他们几个人的勇猛和战绩之后,我就没有往更加深远的地方考虑,这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啊!毕竟他们那些人和军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不过经过这件事,我也有很大的收获,以后再训练新兵时,我一定能够将他们训练出来,算是吃一堑长一智吧。”戚继光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毕竟那些新兵的观念已经很难再改过来了,“这些新兵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潜移默化地受了当地的风气的影响,所以他们才会有现在的观念和表现啊!以后再招兵的时候,我一定要小心仔细地观察一番,然后再从长计议。”

    “那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啊!先用着再说吧。”

    在军队训练成型后,戚继光决定带着这群新兵出去逛逛,其主要目的自然不是作战,不过是锻炼实战技术,见见世面,而他们的第一个目的地是台州。不幸的是,就在台州附近的椒江,这帮新兵们第一次遇上了真正的敌人——倭寇,这是一件让戚继光始料未及的突发事件,毕竟都是新兵,指望他们打胜仗是不靠谱的。

    然而事的发展远远地超出了戚继光的预料,由于长期以来新兵们饱受风林火山等几个老师的摧残,累积了满腔怒火,心态已经接近失控的边缘,再加上他们跟着风林火山几人学习了不错的武技,更是学会了火将交给他们的拳法,于是当敌人出现在面前的时候,他们突然意识到,发泄愤怒的时机到来了。饥饿而又暴怒的野狼如果遇到了猎物,那后果是十分严重的,这三千新兵如同野兽一般,黄河千里大决堤,一朝泛滥,不可收拾!这三千个新兵蛋子瞬间便击溃了眼前的敌人,并穷追猛打,不听戚继光等人的号令,一直追出上百里外,把倭寇们赶下了海,这才算了事。

    戚继光此时的心中无比的震惊!这是怎样的一股战斗力啊,野外遇到一千倭寇,歼灭八百人,将其他的两百人尽数赶下海去,而自己却无一伤亡,这真是一个奇迹,一个旷世的奇迹啊!

    “戚将军,那几个武林人士果然够厉害的,看来他们以前说的话并不是大放厥词啊,而是他们有这真材实料啊!”犹豫了一番,胡守仁接着说道,“这帮士兵勇猛是勇猛,但是他们完全的不听号令啊!就像刚才,戚将军已经鸣金收兵了,但是他们却还穷追不舍,虽然他们最后还是胜利了,但是照这样下去,后患无穷啊!”胡守仁对目前的局势很是担心。

    “野难驯啊!我们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戚继光无奈地摇头说。

    两年的时间过去了,这两年的时光,戚继光不断地成长着,他带领着手下的三千新兵,转战浙江各地。在胡宗宪的手下,他和俞大猷、刘显并称三个将军。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经验越来越丰富,他知道自己手下的这三千新兵并不是真正的无敌的军队,他们有着太大的弱点,而最大的弱点就是他们不听号令,自以为是!

    而这两年,狼军的称号彻底的响彻了整个浙江大地,甚至是整个东南地区。白袍少年不死战神吴连天;黑袍少年天魔吴法吴天;风林火山四大将军;二十偏将;六十四勇士!狼军,真正的无敌之师!

    两年的时间,他们和戚继光不一样,戚继光仅仅只是在浙江地区抗倭,但是狼军队伍却是转战东南各地,他们神出鬼没,他们英勇无敌,一旦被他们盯上了,没有一个倭寇能够逃脱。不过可惜的是,至今为止,他们所对付的倭寇都是一千人以下的队伍,所以他们的存在并没有彻底的改变东南地区的局势。

    反而是戚继光带领的新军,在第一次取得胜利之后,这支新军一发不可收拾,沿路高歌猛进,于台州、温岭等地连续四次遭遇倭寇,四战而四胜,将倭寇打得落花流水,狼狈而逃。戚继光心满意足了,在他看来,自己的目标已经达到,他已拥有了一支足够强大的军队。

    然而事实证明,他错了。嘉靖三十七年,戚继光的美梦被无地打破了。

    岑港,这个毫不起眼的弹丸之地,盘踞着缺兵少粮的倭寇——仅仅一千人而已。

    原来,自从戚继光到任浙江后,浙江总督胡宗宪也采取了军事打击和政治降的方式,企图解决王直集团的倭寇。

    胡宗宪虽然和赵文华一起陷害了姬雪寒的父亲,使其无辜惨死,但是胡宗宪并不是尸位素餐的统帅,虽然他的一些所作所为让后人鄙视,但是他大权到手后,立即就开始施展令后世叹为观止的抗倭手段。

    擒贼擒王,胡宗宪上任后决计剿、抚并施,并把目标首先对准了最大的倭寇首领王直:“海上贼惟(王)直机警难制,其余皆鼠辈,毋足虑。”

    王直、徐海长期以来在海上“南面称孤”,坐遣倭寇侵扰我东南沿海,为倭寇巨魁。胡宗宪不顾一些朝臣反对,决计剿、抚并施,铲除王、徐。他一面令戚继光、俞大猷痛击倭寇,一面派人到本五岛招抚王直。

    王直和胡宗宪是老乡,都是徽州人。凭借这层关系,对王直的招抚,胡宗宪采取的是攻心战。第一,把关在监狱的王直老母妻儿释放了,拣好房子安置,厚加赡养。第二,派特使蒋洲、陈可愿远赴本,当面许以免罪,招降王直。

    王直被老乡总督的诚意打动了,他派自己的养子王敖跟随使者回国,向胡宗宪提出了投降条件:“乞通贡互市,愿杀贼自效。”胡宗宪当然满口答应。

    从最大的倭寇首领松口的这一刻起,倭寇集团全面瓦解的命运已无可避免。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