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四)冲入军营说练兵,惨不忍睹新兵怒

    “让开,让开,我们来应召入伍的!”火将大大咧咧地冲进了新军营地,后背黑白二子等五个人相视一眼,无奈地跟了上去,这个火将啊,还是这么的直率。

    新军营地外面的四个守卫抵挡不得,纷纷倒地,“有人闯营,有人闯营!”即使跌倒在地,这几个守卫也尽职尽责地呐喊道。紧随而来的五人诧异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几个守卫,“还蛮有责任感的哈。”山将呵呵一笑,最后一个走进了军营。

    “什么人,竟敢在军营撒野,不想活了!”听闻消息的胡守仁丢下正在训练的士兵,随手拿起旁边的武器赶了过来,而他后的那几千个新兵也是满脸的好奇,相互之间贼眉鼠眼地看了看,而后轰然一声握紧手中的兵器,跟在胡守仁的后向着营地外面跑去。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闯我军营!”胡守仁站在六人前面不远处,一脸警戒地说道,能够闯军营的人,基本上没有一个是孬种。

    “你又是谁啊!快叫戚继光那个小子出来,就说他的老朋友来了。”火将一脸笑意地看着胡守仁,脸上一片玩笑之色。

    “好胆!相见戚将军,先过了我这一关再说。”不由分说,胡守仁一枪刺向火将的门面,这一枪突如其来,快如闪电。他平生最敬重的人就是戚继光了,他不能容忍任何人对戚继光不敬。

    “还不错,出枪的速度还可以,勉勉强强赶得上我手下的那几个偏将了。”面对胡守仁的这霹雳一枪,火将闲庭信步地一个偏头,然后化掌为刀,一记手刀砍在了眼前的长枪之上。

    “唰”的一声,胡守仁只觉得虎口一震,丝丝血迹蔓延开来,手中的长枪不由得脱手而出。

    “哇!”围观的几千个新兵一阵惊呼,这个脸庞刚毅而又黝黑的中年男子竟然能够一记手刀击飞他们教官的长枪!饱受胡守仁摧残的新兵一阵欢呼。

    “你们到底是谁?难道你们想和朝廷过不去吗?”胡守仁知道对方的厉害,不再莽撞地冲上前去,而是威严吓唬。

    “这位小兄弟,我看你这训练新兵的方法不行啊,你看看,这些新兵对你可是没有半点的好感啊!”山将走出来打趣地说,“给我们几人半年的时间,我能够将这些人训练成一帮虎狼之士。”

    “哦?四位壮士就这么有信心吗?”新军的后传来一个铿锵有力的声音,众人让开了一条道,一个年轻的将领走了出来。

    “我说戚兄弟,看不出来啊,你还有如此的将帅之才!”一看见从军营走出来的戚继光,风将笑呵呵地说道。

    “四位壮士说笑了,我并不是存心要隐瞒我的份的,只是当时的局势,我实在是不好表明我的份。”戚继光拱手说道,“刚才听你们的意思,你们似乎很有把握能够将我手中的新兵训练成真正的虎狼之士啊!”戚继光对这个最感兴趣。

    “别的不敢多说,将他们变成个个都能以一敌二甚至是以一敌三的勇士还是可以的。”山将留有了很大的余地。

    “几位,我们入营详谈吧。”戚继光对新兵的训练十分的重视。

    “我们不加入军队,我们只负责训练新兵和击杀倭寇,其它的一切都好说。”白袍少年提出了一个总则。

    “不加入军队吗?”戚继光沉吟了一会儿,“多久,我多久能够拥有一支雄狮,还有,你们拿什么保证你们说的话都是真的,而不是你们信口开河。”虽然和六人有过一面之缘,但是戚继光心中还是没有底。

    “保证吗?”黑袍少年蒙着的脸上森一笑,“这三年,我们转战江南各地,击杀倭寇不下八千人,而我们自己仅仅伤亡数百人,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保证!”黑袍少年掩盖不了的得意。

    “你们是……!”戚继光一声惊呼,猛然从座位之上跳了起来,连翻倒在地的座位也不顾了,“你们就是那支神秘的队伍?”

    “如假包换,我们是那支队伍的首领。”白袍少年接着说道。来之前,他们六人已经商量好了,该是狼军出击的时候了。

    “我对你们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按照兵书《六韬》上面的就行了,要让士兵明确指挥的信号和方法,掌握“金、鼓之节”,保证行动一致,步伐整齐;三令五申,强调训练纪律,使士卒养成遵纪守法的习惯;教会兵士起居、持兵器以及不同的阵法。关于训练方法,应遵循循序渐进、由简到繁的原则,先单兵后合成,由点到面,逐步推广。这样训练出来的军队,就‘能成其大兵,立威于天下’。”戚继光也说了他的要求。

    “啧啧……这还要求不高啊,我们只能训练出勇敢的,能够以一敌几的士兵,至于其它的方面我们就不能够保证了。”火将直接将他的想法说了出来。

    “这样啊!”戚继光顿时又犹豫了起来,“一支军队如果只有勇敢是远远不够的,它还必须有一些其它方面的素质,比如令行止,比如遵纪守法,这样吧,我给你们六人三个月的时间,你们只要能够训练出一支勇敢的,不怕牺牲的队伍就可以了,至于其它的,我接着来训练。”戚继光对狼军的战斗力很是垂涎,所以他也只能退而求其次了,希望这支军队不会让自己失望吧。

    不过令戚继光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正是因为他的放纵,才使得这支队伍越来越失去控制,最后更是变成了脱缰的野马,完全地拉不回来了。虽然这支队伍训练出来后打了几次胜仗,但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几年后的岑港之战,这只队伍彻底的暴露出了它的弱势,最终折戟沉沙,一哄而散。

    凡是统率三军,必须用金鼓来指挥。这是为了使全军的行动整齐划一。将帅必须首先明确告诉官兵应该怎样练,并且要反复申明讲解清楚,然后再训练他们作兵器,熟悉战斗动作,以及根据各种旗帜指挥信号的变化而行动的方法。所以,训练军队时,要先进行单兵教练,单兵教练完成后,再十人合练;十人学习战法,教练完成后,再百人合练;百人学习战法,教练完成后,再千人合练;千人学习战法,教练完成后,再万人合练;万人学习战法,教练完成后,再全军合练;全军教练作战的方法,教练完成后,再进行百万大军的合练。这样,就能组成强大的军队,立威无敌于天下。

    这些,远不是现在的黑白二子和风林火山四将可以做到的!

    风林火山四人训练士兵的方法十分的简单,每天让新兵穿着厚厚的铠甲,背负着沙袋在校场上面狂跑一个上午,有谁不听指令的就用鞭子鞭笞。火将的力气十分的大,往往能够一鞭子将一个士兵抽飞,打得他浑上下都是血痕,惨不忍睹。

    自从见识了火将的犀利手段之后,一众新兵再也不敢违抗号令了,跑一上午顶多也就很累,但是如果被火将抽一鞭子的话,残废都有可能,众人可不想以试法。

    上午训练之后,吃过午饭,休息一个小时,新兵又开始了训练。穿着厚厚的铠甲,背负着沙袋,往山峰上面冲锋!先到的有奖,后到的要接受惩罚。至于怎么惩罚,风林火山四人想了老半天。因为时间很短,四人没有对这帮新兵进行其它的如阵法、行军、号令等方面的训练,仅仅只是训练了他们的体素质和一颗坚强的心。

    “我们不如给他们一点金钱上面的奖励吧。”火将出主意说,“反正我们也就是训练他们玩玩的,又没有真正的花心思。”

    “不行!虽然我们只是一时兴起,想要在军营里面见识见识,锻炼锻炼,但是我们也不能毁了人家戚兄弟的军队啊!这坚决不可以!”白袍少年知道这样做的危害,“要不这样?到的早的人能够打你几拳,反正你也皮糙厚的,而且还停不下来。”白袍少年双眼冒出了精光。

    “好啊!”火将顿时兴奋起来,“第一名能够赤手空拳地打我一百下,第二名打我九十九下,一直到第一百名打我一拳。呵呵,这帮小子这些子可受了我的不少苦啊,估计他们现在对我是恨之入骨啊,这样也好,让他们将心中的戾气都发泄出来,这对他们以后的成长很有好处。不过吗,这跑在最后的几个人也要挨我几拳,不然这样就没有意思了。”

    “你个变态,现在新兵里面有谁能够接下你的一拳啊,这个恐怕是不行的!”白袍少年想也不想地拒绝了火将最后的那个提议。跑在最后的那一百个人就让他们在校场上多跑十圈吧,这样对他们总是有好处的。”

    等到六人将冲锋登山的奖励和惩罚说给这帮新兵听后,新兵一阵欢呼,跃跃试,跑在最后面的那些惩罚他们不在乎,可是前面一百名的奖励令他们垂涎不已。

    “嘿嘿,小伙子们,我就站在山顶之上等着你们,首先上来的一百个人,你们直接来打我吧。”火将高兴地一声大笑,如同一阵风一般,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率先飞向了山顶。

    “跑啊!打死这个恶毒的教官!”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