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一)比轻功醍醐灌顶,道往昔举世无敌

    第二天一大早,当少林寺的山门打开时,一众和尚惊呆了:如同潮水一般源源不断的人流,如同蚂蚁一样黑黑点点的队伍。开门的和尚心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赶紧将山门重新关上,不过显然是来不及了,拥挤的人流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凶悍地冲进了少林寺,只为占得一席之地。

    来不及关门的守山和尚只得将寺外的况告知了慧空,听得此消息的慧空赶忙出去查看状况,却发现少林寺前坪之上的况比守寺和尚说的更加的严重。此刻,少林寺大前的广场上面已经挤满了人,而外面却还有近半的人没有进来,看这局势,估计这个广场是容纳不下这么多的人了。

    慧空满脸的着急,不过他却没有半点的办法。

    不消片刻,上泉信纲就从禅院里面走了出来,一看见广场上面的局势,顿时呆住了,“中原武林人士真多啊,每人一口唾沫,估计也能将我们东瀛给淹没了。”

    上泉信纲是震惊于中原武林人士的数量,而和他差不多同时走出来的大鞋僧则是眉头一皱,然后他看见了正焦急万分的慧空,心中一动,“东瀛蛮子,这里人太多了,放不开手脚,我们出去打吧,有胆的就跟我来。”大鞋僧率先展开轻功,从广场上众人的头顶飞跃而去,不甘落后的上泉信纲也施展法,紧随其后,两人一前一后,向着少室山最高的山峰连天峰飞去。

    少林寺之中的江湖人士一见到两人飞走了,当即恨恨地骂了一声,而后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纷纷施展功法追了上去。

    大鞋僧和上泉信纲两人在前面远远地将众人甩开了。

    “我说东瀛蛮子,我们速战速决吧,不然一会儿后面的人都跟过来了,看到了你惨败的样子就不好了。竟然你再怎么说也是东瀛的第一剑客啊,我也不好意思让你太没面子,你说是吧。”大鞋僧玩世不恭地调笑说。

    “大脚和尚,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谋,你就是怕你输得太惨了,无颜面对武林同道,所以才会找借口离开少林寺而选择其它没有人的地方比试,还说什么要速战速决。”上泉信纲也争锋相对。

    “哈哈,真好笑,我大鞋僧纵横天下无数年,什么时候骗过小孩啊,你也就只能在你们东瀛的那块小地方嚣张一二而已,到了中原,就算你是龙也得给我盘着,就算你是虎也得给我握住,在我们中原,还轮不到你这个外域蛮子嚣张。”

    被大鞋僧这么一说,上泉信纲顿时火冒三丈,“秃头,休要放肆,吃我一剑。”手中的长剑赫然出鞘,一把袭向前的大鞋僧。

    “哈哈哈,恼羞成怒了吧,忍耐能力太不行了,就你这样,怎么能够成就大的事业啊!中原有句古话,叫作‘锲而舍之,朽木不折;锲而不舍,金石可镂。’说得就是要有耐心,有恒心,能忍耐!”大鞋僧放佛背后长了一双眼睛一样,轻松地避过了上泉信纲攻来的快剑,嘴中依旧在打击不停,“我说东瀛蛮子啊,看见最前面那座最高的山峰没有,那叫作连天峰,我们各显神通,看谁先飞到山顶,算是,怎么样?”嘴上是这么说,但是大鞋僧脚下一点儿也没有客气,直接一个疾步加速向着山顶飞跃而去。

    “好狡猾的一个和尚啊,不过他说的也很有道理,若是我连他这小小的讽刺、调侃都不能够忍受,我又怎么能够有大的成就呢?斧头虽小,但经多次劈砍,终能将一棵最坚硬的橡树砍倒;再长的路,一步步也能走完,再短的路,不迈开双脚也无法到达。看来我还是不够坚忍啊!”短短的几分钟,上泉信纲感觉自己像是成长了很多一样,“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和尚啊!一言一语就能让我茅塞顿开,真是一个智者。”

    上泉信纲和大鞋僧两人一路上快步疾飞,后的人被他们越甩越远。赶路之中,上泉信纲不断地想要超过前面领先他一两个位的大鞋僧,不过不管他如何地努力,他始终不能超过大鞋僧,每次他在一瞬间突然加速时,大鞋僧也心有感悟,提前加速,再次领先他两个位。不服输的上泉信纲持续地爆发,但是依旧追不上前面优哉游哉的大鞋僧。就这样,大鞋僧带领着上泉信纲往连天峰方向飞去。

    一路上,上泉信纲想了很多,他不傻,他知道这大鞋僧一直在不断地引领着自己,锻炼着自己。不过这样,却都是他梦寐以求的,他万万没有想到,幸福竟然来得如此的突然,在不经意间,关顾了自己。上泉信纲终于明白了,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不过庆幸的是,现在有人在给他指路了!

    人生是一条很长很曲折的路,在这条漫长的人生路上留下了我的脚印,我一步,一步,再一步,脚踏实地踏上去的脚印。人生是一场无休、无歇、无的战斗,凡是要做个够得上称为人的人,都得时时刻刻向无形的敌人作战。本能中那些致人死命的力量,乱人心意的**,暧昧的念头,使你堕落使你自行毁灭的念头,都是这一类的顽敌。

    “大师,我不行了,我认输了,我不是你的对手。”花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两人终于飞跃到了连天峰之上,此时的上泉信纲已经累得满脸是汗,浑疲惫了。明白了大鞋僧的意思后,他彻底地放弃了再次拔剑的念头,这个大鞋和尚,不是他能够战胜的。

    “怎么,现在就放弃了吗?给你一刻钟的时间,好好休息调养,一刻钟之后,用你最强的招式攻击我。我亲自试一次的话,你始终不会心领神会的,这对你今后的修炼,今后的成长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上泉信纲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大鞋僧,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盘腿坐下了。

    两三分钟之后,上泉信纲陡然一惊,竟然有一道暖流从他的背后进入了他的体之中,而向来机警的他竟然没有发现任何的征兆,“你恢复的速度太慢了,那些武林人士就要上来了,我帮你一把。”大鞋僧的声音在他的耳旁响起。

    片刻之后,上泉信纲彻底的恢复了,不过此时他已经没有半点的斗志了,这是一场根本就不能赢的战斗。

    “拿出你的真本事来!你可是东瀛的第一剑客,你代表的是整个东瀛!你知道今天我们的交战为什么会吸引那么多的武林人士前来吗?那是因为他们都是中原人士,他们都不能许一个外域之人在我中土撒野,所以才会齐聚少林,给我中原武林壮威!”

    上泉信纲陡然一个激灵,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了。

    “新流!毁天灭地!绝世一击!”

    磅礴的剑气呼啸而过,连天峰上一圈又一圈的震波以山顶为圆心,向着四面八方飞速地波动跳跃而去,如同一圈圈的水波。连天峰上巨石飞溅,天轰地裂、月无光,宛如火山喷发一般,直冲云霄的滚滚山灰,奔腾而出的浩浩岩流,天空之中升起了一朵巨大的黑色的蘑菇,遮天蔽

    连天峰一分为二!

    “走吧,回东瀛再修行几十年……”大鞋僧飘然离去。

    “真的世尊,真的行者!”上泉信纲小声喃喃,而后,他迈着忧伤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向着东边走去……

    …………

    “这位少侠,不知你师承何处啊!”少林寺内,此刻已经人去楼空了,了色将姬雪寒和紫衣少女两人请到了方丈大师明唵的禅房。

    “嗯?大师为何会这样问?”姬雪寒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个面目慈祥的少林寺方丈,“莫非大师认识我的师父不成!”

    “哈哈哈,像我们这样的老不死,有谁不认识天山老人啊!他老人家可是天下第一忠义之士啊!”明唵一脸的崇拜,“你师父现在应该还在天山雪宫里面吧。”

    “呃……”姬雪寒顿时语塞了,他可不知道他的师父的过去,“师父早在几年前就病逝了。”

    “哎,纵你武功绝世,终究还是逃不过一死啊!”明唵无限的缅怀。

    “一百多年前,明宣宗去世,九岁的明英宗即位,年号正统。此时太监王振开始干政,后来限制王振权势的张太皇太后去世,当时明英宗仅十五岁,王振更加揽权。元老重臣“三杨”死后,王振专横跋扈,将明太祖留下的止宦官干政的敕命铁牌撤下,举朝称其为“翁父”,明英宗对他信任有加。

    “当时,瓦剌首领也先率军南下伐明。王振耸使明英宗领兵五十万御驾亲征。大军离燕京后,兵士乏粮劳顿。八月初大军才至大同。王振得报前线各路溃败,惧不敢战,又令返回。回师至土木堡,被瓦剌军追上,士兵死伤过半,随从大臣有五十余人阵亡。明英宗突围不成被俘,王振为将军樊忠所怒杀,史称土木堡之变,也是我朝由盛转衰的一个转折点。

    “明英宗被俘后,朝廷上下一片惶恐,一片震惊,当时,你的师父年方十六,他一人一剑,直接杀入瓦剌首领也先的大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所向披靡!举世无敌!他仅仅只是一个人,却将也先大军杀得丢盔弃甲,溃不成军,最后更是迫使也先释放了明英宗。不过可惜了,当时朝廷已经另立新主,你师父的努力都白费了。

    “也正是那一战,成就了你师父天下第一人的威名!以一敌万!问世间谁人可以做到!”

    姬雪寒完全没有回过神来,那个对自己万分残忍的家伙竟然这么厉害!?

    “少侠,你接下来准备去哪儿啊,你的师父那么厉害,你可不能弱了他的名头啊!”

    “去东南沿海击杀倭寇吧,怎么说我也是明朝的一份子,国家有难,我当出征,马革裹尸,壮我大明!”

    “这样啊,我推荐你去找一个人,他现在正在东南沿海抗倭,不少的武林人士都投入了他的帐下,我们嵩山少林寺也准备组织一直僧兵队伍前往东南沿海投入他的帐下抗倭。”

    “他是谁!?”

    “宁绍台参将,戚继光!”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