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高一筹败慧空,四象之势敌阴流

    见到周围的人在不停地为慧空和尚喝彩,上泉信纲也不由得有些怒火,这少林寺随随便便地派出一个人,自己就拿不下,这传扬出去岂不是弱了自己的名声,这以后还怎么宣传自己的新流剑术啊!

    不行,这样下去不行!上泉信纲很想现在就将他的杀手锏用上,只要用上自己创立的新流招式,上泉信纲很有信心能够在短时间内击败面前的这个慧空和尚,不过很快的,他就在心中否定了这个注意,这才是第一个少林子弟,如果此时将杀手锏用上了,那之后自己的优势就然无存了。

    看着对面满脸红光的慧空和尚,上泉信纲涣然大悟,是啊!我不能打败他,但是他也没有打败我啊,我们东瀛武士的常训练量是中土武林人士的数倍,他最后肯定耗不过我的。一这么想上泉信纲顿时又来了精神。

    “再来!”慧空和尚再次提着木棍冲了上来。

    “来就来,谁怕谁啊!”上泉信纲也是斗志昂扬,挽着剑花就冲了上去。

    慧空和尚时而挑、时而砸、时而抡、时而扫、时而劈,而上泉信纲从来不与他发生正面的冲突,只是一味地躲避着慧空和尚的攻击。少林棍法确实有它的独到之处,两人斗了百多回合,慧空和尚的棍法基本就没有重复过,他将少林寺的棍法演绎得淋漓尽致。

    或晃、或撩、或捋、或粘、或点、或缠,上泉信纲拿着一把长剑,当真是毫无还手之力。

    两人斗了两三百回合,慧空和尚渐渐力竭,而上泉信纲此时也不好过,满脸的汗水将他额前的黑发都尽数染湿了。浓密的睫毛之上,数滴汗水晶莹剔透,一滴一滴地吊在上泉信纲的睫毛之上,随着他挥舞着手中的长剑,这些汗水零零散散地飘落一地,在地上留下点点的汗斑。太阳光一照,地上的痕迹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细细看去,只留下如同细沙一般的白点,片刻之后,就连这些白点也消失不见了。擂台之上,只有挥汗如雨的上泉信纲和慧空和尚两人。

    眼见慧空和尚渐渐不支,而自己的力气也越来越小,上泉信纲于电光火石之间心生一计,只见他的动作越来越慢,到最后更是破绽百出。

    慧空和尚一见这局势,试探地用手中的木棍出其不意地捅向上泉信纲,后者躲闪不及,被慧空的木棍捅中口,狼狈地退后了几步,捂着口一副痛苦的样子。

    擂台周围的武林人士一见到东瀛武士上泉信纲受伤,纷纷鼓掌向慧空和尚祝贺,一时间,四处都是恭维之声,“慧空大师,打败他,打败这个东瀛浪人,让他再嚣张!”

    不过也有少数的武林人数皱起了眉头,他们想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生龙活虎的上泉信纲会如此的不堪一击。只有几个人明白这其中的缘故,不过碍于场中的两人正在进行比试,他们也不好意思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上泉兄肯定不会输的,有着那个杀手锏,他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这慧空大师肯定不会是他的对手,就是不知道少林寺接下来会让谁上场了。”姬雪寒眼光闪烁地看向台阶之上的慧贫等四人,“或许真的只有他们四人出手才能打败上泉兄了!”

    见一击得手,慧空和尚立马喜笑颜开,不再试探,直接一棍挑向上泉信纲,妄想一举定输赢。

    “等的就是你这一下!”见慧空和尚这么冒失地挥棍向自己挑来,上泉信纲的眼中陡然冒出精光。眼见慧空和尚的这一重挑就要落在上泉信纲的上,如果被这一木棍挑中,估计上泉信纲也没有再战之力了。说时迟,那时快,上泉信纲陡然一个侧,堪堪地躲过了慧空和尚的这一挑,只见寒光一闪,一把长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在了慧空和尚挑来的木棍之上,而后顺着木棍向下滑去,这一剑,足以将慧空和尚的几个手指斩下!

    识得厉害,二话不说,慧空和尚赶紧将手上的木棍撤去。

    “你输了!”上泉信纲右手持着长剑,用左脚一把将地上的木棍挑起,握在左手。

    “我确实输了,就算是你不用计策,我也支撑不了多久的,我的禅功还没有修炼到家啊!”慧空和尚双手合十,掌背微躬,掌心略弯,庄严地向上泉信纲施了一个礼,“施主武功高深,计谋过人,还请造福于民众,不要妄动杀念。”

    “大师严重了,理当如此!”上泉信纲也回了一个武士礼,然后将手中的木棍抛向慧空和尚。这慧空一把抓住木棍,头也不回地朝着少林寺内院走去。

    “这第一场比试我已经赢了,不知道接下来少林寺将要派哪位大师出战呢?!”上泉信纲一脸狂地看着大之前,台阶之上的明唵等六个得道高僧,其意不言而喻,他现在要挑战自己的极限。

    不过对于他的挑衅,明唵等六人都没有理会,在他们眼中,上泉信纲还不配他们出手,毕竟他们已经是半只脚踏入棺材的人了,他们的修为见识比上泉信纲这个后辈要高太多了。

    “慧贫、慧富、慧贵、慧,你们四人谁愿出战?”明唵直接点将说道。

    “达摩院首席大弟子慧贫愿代少林寺出战!”

    “般若堂首席大弟子慧富愿代少林寺出战!”

    “罗汉堂首席大弟子慧贵愿代少林寺出战!”

    “戒律堂首席大弟子慧愿代少林寺出战!”

    四位大师齐齐上前一步,斗志昂扬的请战。

    “好啊,有四位大师出战,这个东瀛蛮子是必败无疑了,四位大师禅功深厚,远非慧空大师可以比并的。”围观的人群一见到四位大师请战,顿时炸开了锅,就连洛阳城城主也是一脸的迁城与兴奋,贫富贵四人,是少林寺当代的传奇!

    “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其实慧空大师的武功还是可以的,只是他长年累月主持知客堂的工作,根本就不能静下心来修炼禅功,所以功法才会落后四位大师。”又一人辩解道。

    “何必那么麻烦呢,你们四个人一起上好了!”上泉信纲亢奋地说道,他已经准备动用他的杀手锏了。刚才他陡然向明唵禅师等人挑衅也是一时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现在他已经完全的冷静下来了,回想起先前明唵禅师的那一道令他如坠冰窖的目光,他就浑上下瑟瑟发抖,幸好明唵禅师没有跟他一般见识。

    围观的人群再次哗然,“这个东瀛蛮子上泉信纲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竟然敢一个人挑战少林寺四位大师!”

    “施主休得猖狂,老衲前来战你!”不等明唵吩咐,慧贫率先提着禅杖出战。

    这上泉信纲看见慧贫奔了过来,也不胆怯,直接持剑和他对峙起来。

    慧贫和上泉信纲斗了百来个回合,却始终战他不下,此刻慧贫已经使出了不少的少林绝技,但是却都被上泉信纲用新流剑术挡下,上泉信纲一边对抗着,一边口中叫嚣着:“少林寺的大师功夫也就一般般啊,打了这么久竟然还战我不下,你们赶紧一起上吧,省得我一会儿还要费力去一个个打败。”上泉信纲想要用自创的新流剑术以一敌四,彻底地释放新流剑术的威力。

    “那个东瀛施主,休要大放厥词,老衲慧富前来战你!”在明唵禅师等人的默许下,慧富也提着禅杖加入了战斗,没有人愿意看着一个外域之人在自家门口嚣张,就算是明唵禅师等人也不愿意见到。

    三个人丁字形厮杀在一起,慧贫和慧富两人虽然占据了优势,但是一时半会儿竟然也不能奈何上泉信纲分毫。

    战斗尤酣,擂台之上的上泉信纲再次狂妄地叫嚣:“外面的那两个大师也一起上吧,以一敌四这样才过瘾啊!”

    闻言,台阶之上的慧贵和慧两人也提着禅杖,加入了团战当中。

    随着两人的加入,上泉信纲顿时变得岌岌可危了,不到十个回合,他就被慧抓住空档,一禅杖打在了右肩,整整后退了十几步,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切……”场上的观众纷纷不屑地嘲笑道。

    “施主能够以一己之力战我们四人,虽败犹荣,施主已经很不错了!”慧贫长吁了一口气,如果合他们四人之力还站不下这个东瀛武士的话,那他们少林寺的颜面可就丢尽了。虽然他们四人平时不悲不喜,与世无争,不像他们的师弟慧空那样要天天与江湖中人打交道,但是对少林寺的名誉,他们看得比自己的姓名还要重要。

    “我还没有输呢!”上泉信纲艰难而又执着地抬起了头,他刚才已经知道自己的底限在哪里了,“我还有一招杀手锏没有用,如果四位大师能够接下我的这一招的话,那我就拱手认输了。”

    上泉信纲的话语刚刚落下,他前方的天空之上陡然闪出了四道寒光,寒光之中各自包裹着一把利剑,只见这四把利剑缓缓地在天空之中合四为一,然后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变成了一把硕大的寒光围绕的太刀。

    天空之中顿时被这把霸道的数丈长的太刀霸据了,“接我一击!活人刀!”

    慧贫等四人早已严阵以待,只见他们一个个闭目凝神,将手中的禅杖倒提在手中,口中念念有词,一片庄严肃穆之色。

    “东宫苍龙!”“北宫玄武!”“西宫白虎!”“南宫朱雀!”

    四象之势赫然出手,四根禅杖在空中交织成一片白光。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