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少林六僧初入世,慧空和尚战强敌

    第二天清晨,天还没有完全的亮透,少林寺门前就人声鼎沸了。不少人原本对东瀛武士不屑一顾,嗤之以鼻,但是自从昨天亲眼看到上泉信纲翻手之间就轻易地打败了崆峒派的掌门人飞云子,一传十,十传百,上泉信纲这个东瀛武士的威名算是彻底地传开了,所以今天来到少林寺的人群更加的多了,江湖郎中、土豪劣绅,甚至是皇亲国戚,都纷纷赶到少林寺观看这一惊天的东西大战。洛阳城的城主伊国国王朱典楧也在侍卫的保护下来到了少林寺门前。

    这么多的人围在了少林寺的正门之前,摩肩接踵的,甚至有的人都只能踮起脚尖站着。虽然场上的人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在少林寺门前撒野,来到了这里,就算你是一条龙也得盘着。

    不一会儿,少林寺的大门就打开了,众人鱼贯而入,没有过于拥挤。

    一进入少林寺,视野就开阔了,众人终于可以活动一下筋骨了。少林寺的大之前是一个无比宽大的广场,同时容纳几万人也不是问题,整个广场可以看作是一个巨大的校场,而广场中央则是一个数丈宽的圆形擂台。

    昨天,上泉信纲并没有真正的进入少林寺,他和飞云子的比试仅仅只是在少林寺门前的前坪之上进行的而已。

    “咚……咚……咚……咚……咚……咚……咚……”七声钟响从少林寺之内传来,钟声悠扬悦耳,钟声洪亮庄严,钟声深沉纯厚。

    闻钟声,烦恼轻;智能长,菩提生;离地狱,出火炕;愿成佛,度众生。参不透的佛家箴言,听不完的暮鼓晨钟。

    钟声宏大低沉,没有任何的嘈杂之音,一听就让人烦躁不安的心彻底的沉静下来。这声音有打破黑暗无明、醒神、镇定的作用,很庄重很威严!佛门的钟声,具有强大的穿透力。钟声可以撞击人们的心灵,钟声可以呼唤人们的智慧,钟声可以破除人们的心障。

    滚滚红尘,人生转瞬几十载,能有几人看破红尘,真正明经懂语,闻钟而心静。滚滚红尘,碌碌人生;寺钟骤响,烦恼暂清;智慧不长,菩提不生;即来凡尘,复投凡尘。这正是平凡之人的真实写照。

    七声钟响之后,六个穿圣洁袈裟,白发白眉的老者从大之中缓缓地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地,似是振聋发聩的呼唤,又似是醍醐灌顶的传教,使那些如堕烟海的人如梦初醒,恍然大悟。

    在场的江湖人士顿时只觉得心轻松了很多,一阵清凉舒适。

    “六位世尊!”少林寺之内的众人纷纷小声惊呼,而后,众人纷纷跪倒在地,虔诚地膜拜祈祷。

    上万人一齐跪拜,那场面是何等的壮观,黑色的人头如同波浪一般,一波一波地不停地翻滚着,跳跃着。

    站在原地而不跪的人寥寥无几,上泉信纲、姬雪寒、紫衣少女、洛阳城城主,还有少数几个武林人士,不过他们虽然没有跪拜,但是也发自内心地低头问候了一声。

    这少林寺的六位得道高僧,他们已经有十几年没有出现在世人的面前了,但是江湖人士依旧对他们恭敬有加,因为他们六人是真正的世尊,明人间之疾苦,解百姓于水火,一生宣扬佛法,抚慰人们受伤的心,在武林之中拥有崇高的声望。

    “阿弥陀佛……”少林寺方丈明唵禅师一声低诉,然后他的双眼无悲无喜地向着下面的人群扫去,当他扫过姬雪寒等几个站立着的人时,心中突然一动,最后目光停留在姬雪寒上一两秒方才移开。

    被明唵禅师看了一眼,姬雪寒顿时像是置于一个浩瀚的空间之中,四周一片安详,没有人,没有物,只有空的气体和他沉静的心。

    方丈大师一声低诉之后,众人如饮醍醐,纷纷恭敬地站了起来。

    “今天是我少林寺与东瀛远道而来的上泉信纲施主切磋比试的子,承蒙各位武林同道不远千里赶过来观看,老衲感激不尽。”明唵低头伸手施了个礼,“慧空,今天就由你代表我们少林寺与东瀛而来的上泉信纲施主切磋切磋,切记点到为止,不可出手伤人。”

    “是,师父!”慧空和尚从下方的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对着台阶上面的少林寺方丈等六人双手并拢,低头施礼道,“上泉施主,请吧!”慧空陡然又昂起了头,炙的眼睛死死地盯着上泉信纲,然后飞跃上了擂台。

    “竟然是你!”上泉信纲也跃到了擂台之上,对慧空这个其貌不扬的和尚,他可是记忆犹新啊。昨天正是这个和尚带领着他游览了整个嵩山少林寺,天王、大雄宝、钟楼、鼓楼、法堂、方丈室、立雪亭、千佛、碑林、塔林、初祖阉、达摩洞、甘露台、武术馆、十方禅院、三皇寨,令他流连忘返;而慧空和尚那精美绝伦、气回肠的解说,滔滔不绝、口若悬河的演讲,令他如痴如醉。

    不过也好在第一个上台的是慧空和尚,上泉信纲尚且还能一战,如果首先上场的就是那六个白发白眉的老者,他都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提起上前一战的勇气,就算是让他同时对抗慧字辈的四位大师,凭借着他的压底杀手锏,他也能立于不败之地。

    刚刚六位老者出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面对的仿佛就是一片天地,而随着六人缓缓走来,他只觉得有一座通天的高山正在不停地镇压自己,而他竟然丝毫没有还手之力。最后明唵看他的那一眼,让他如坠冰窟,彻底地失去了挑战之心。“姬兄弟说得对啊,中原武林确实是藏龙卧虎、深不可测,我与这六位高僧之间还有很大的差距啊,不过好在我还年轻,再等个二三十年,我也能够到达他们的那种程度。”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并没有让上泉信纲彻底的绝望,反而激起了他好强的心。

    “慧空和尚,小心了。”上泉信纲呼喝一声,率先攻了过去,他要拿这个和尚来试试自己的真实本领。

    上泉信纲看似无意地抽出怀中的长剑,长剑仿佛不受力一样诡异地向着慧空的的手腕跃去,慧空和尚不由得心中一凉,这剑法他似乎未曾见过,不住心惊胆颤起来,他形一转,右手斜棍格挡,左手变爪向着上泉信纲的咽喉抓去。

    “铛……”的一声脆响,上泉信纲的长剑直接刺在了慧空和尚的木棍之上,长剑攻势不减,直接推着慧空和尚退后了几步。慧空和尚右脚向后一蹬,生生止住了后退的趋势,左手的攻击眼看就要抓在上泉信纲的脖子上了。正在这时,上泉信纲猛地将脖子往右边一偏,然后迅速用脖子向左边撞来。慧空和尚的手抓扑了一个空,不等他收回自己的左手,他猛然感觉左手一阵剧痛,缩回一瞥,竟然有点红肿了,上泉信纲这一撞击霸道如此!

    “好家伙,吃我一绞!”慧空不怒反喜,手中木棍的两端同时划圈,即在同一瞬间,棍的一端由前上向后下划,而另一端由后下向前上划,木棍右端直直地点向上泉信纲的左太阳,上泉信纲识得厉害,手中的长剑向左封挡,架住了击在其左太阳的棍端,慧空和尚立即用金童摇圈法进击,绞向对方的左手关节,同时左棍端已击向对方头部,上泉信纲被迫无奈,只得迅速低下头,形成屈就下蹲之势。

    木棍从上泉信纲的头上呼啸而过,转了一圈后又再次回到了慧空和尚的手中。

    “好棍法!”上泉信纲由衷的赞叹说,“中土有句古谚云:‘慢刀急棍杀手锏’,棍论一捣一劈,全着力。近善眉棍者说:‘棍长不过眉,步要相随,虎口对虎口,上下任番飞。’此话果然不假啊!”

    被上泉信纲接连的躲避,还被他这般的赞叹,脾气火爆的慧空和尚当即抡起衣袖,口中大喝一声:“再来,让你看看我少林棍法的厉害!”

    慧空和尚腾空而起,手中握住木棍的一端,用棍的另外一端自上而下向对方的头顶击下,“再吃我一盖!”

    上泉信纲自然是不敢轻易地接下慧空和尚这重如泰山的一盖,不过这一盖虽然有神速灵便之法,但是还是难不过法矫健的上泉信纲,被他轻易地躲避过去了。

    上泉信纲刚想趁着慧空和尚旧力已去,新力未成时打他一个措手不及,不料这慧空和尚也厉害,木棍刚刚“啪”的一下击在地上,他就立马用棍端将上泉信纲击来的长剑向自己的侧方一拨,上泉信纲用斜劈式对慧空和尚左右横击,而慧空和尚则是用棍的两端上下旋转,循环拨挡。慧空和尚手中的木棍拨出时,气势连贯,刚健有力,动若雷霆,疾如闪电,,沉着不乱,令上泉信纲诧异不已。

    慧空和尚打到兴起处,直接用棍端紧贴对方长剑,“刷”的一声用棍的左端贴其长剑猛然滑下,直滑向对方右手虎口。

    上泉信纲大吃一惊,他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样的攻击方式,奈何他的长剑比慧空和尚的木棍要短上不少,攻击不到对方,上泉信纲只好飞后退了几步,一脸郑重地看着慧空和尚。

    周围正在观看比试的江湖人士一见到慧空和尚取得了绝对的优势,当即欢呼起来。原本安静的广场,陡然出现了数万声喝彩,犹如千军万马一样浩的声势,瞬间震慑住了天地!那急促却又响亮异常的喝彩声、掌声,正如一柄直人心黑暗的锋利宝剑,让人心里的黑暗无处躲藏!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