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七)上泉信纲败黄衫,慧空和尚读少林

    “好个狂妄的东瀛浪人,让我关东魔头先来会一会你!”上泉信纲刚刚踏上少林寺的前坪,关东魔头就一声大喝,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一样,赤手空拳地奔向上泉信纲,“这第一战就让我来吧。”

    围观的武林人士纷纷向后避退,生怕战火殃及到自己。

    关东魔头有他自己的打算,他刚才已经在武林同道面前丢了一次面子,这次一定要拿下这首战之功,他的心中也没想自己能够打败这个东瀛武士,只要在他的手上撑过几招,最后全而退就可以了。

    事实有一半正如他心中所想的那样,他确实是全而退了,不过他却没有和上泉信纲走上个一招半式。刚一上山就遇到了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上泉信纲自然不会跟他客气,浑剑气磅礴,就准备一击打败关东魔头。不料这关东魔头一见到上泉信纲那弥漫全的剑气,吓得当即转后退,徒留下笑柄。

    “这就是中原少林寺的待客之道吗?”上泉信纲皱着眉头凝声问道,这和姬雪寒跟他说的少林寺待客友好不符啊。

    刚刚上泉信纲踏上少林寺的前坪之时,慧贫等四人正准备率领一众弟子迎接上去,不料这关东魔头抢先了一步,等到几人来到上泉信纲的面前时,关东魔头早已经抱头远去。

    “施主,真是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慧贫不卑不亢地说道,“我们四人奉方丈之命,特地前来迎接施主,请施主移步大,暂作休息后再行商量切磋事宜。”

    “不必了,我不远千里西渡中原,为的就是求得一败,既然这比武切磋已经开始了,那我们就接着将它继续下去吧,等我将所有人都打败了再行休息也不迟。”上泉信纲放不羁地说道。

    “好个狂妄的东瀛小子,听说你打败了昆仑、华山、峨眉的掌门人,在下不才,恳求赐教一二。”一个穿黄衫的中年男子昂首走了出来,手中的一根拂尘,簌簌飞扬,猛烈地和空气撞击着。拂尘在道门中有拂去尘缘超凡脱俗之意,也是道门中人们外出云游随携带的武器。

    “你是谁?无名之辈不配让我拔剑。”上泉信纲注视着黄衫客,高昂着头。

    人群之中的关东魔头一听到上泉信纲这话,脸上顿时白一阵红一阵。

    “崆峒派掌门人,飞云子!”

    上泉信纲注视着飞云子,缓缓地自怀中拔出了一把剑,“你和那昆仑、华山、峨眉的掌门是一个级别的,有资格让我拔剑了,不过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他们三个人都没有在我的手中走过一百招。”上泉信纲有他的傲气。

    全场一片哗然,三派的掌门人竟然没有在这个东瀛浪人的手中坚持一百招就落败了,这让他们感觉太不可思议了。在场的武林人士纷纷交头接耳,一片嘈杂之声。

    人山人海的少林寺,熙熙攘攘的,如同闹市一般,站在高处向下看去,只见黑压压的片,全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的人头有如万马奔腾一般,大有黑云压城城摧之势,蔚为壮观。

    “光说不练假把式,开始吧。”飞云子陡然提高了声音,持着拂尘冲向了上泉信纲。

    上泉信纲所言非虚,他果然有着击败昆仑、峨眉、华山掌门人的能力。飞云子不断地变幻着位攻击上泉信纲,但是上泉信纲仅仅只是站在原地,剑花不停地抖动,封死了飞云子袭来的攻击。飞云子拼尽全力地想要攻破上泉信纲的防御,但是始终不得其门。

    就在飞云子恍惚的那一刹那,上泉信纲陡然出剑攻击,“撒手!”上泉信纲的剑击在了飞云子攻来的拂尘之上,剑花一挽,飞云子吃力不住,手中的拂尘脱手飞了出去。

    “承让了!”上泉信纲丝毫没有在打下去的**了,“我此次前来少林寺,是想要与少林寺的得道高僧切磋一二,希望武林中的各位江湖豪杰不要再做阻拦。若是想和我比试比试的,我从少林出去之后一定奉陪。”

    被上泉信纲这么一说,那些跃跃试的武林人士纷纷停下了脚步。他们本来就没有把握能够在上泉信纲的手中撑过几招,之所以上前是因为他们想要维护中原武林的声望,不让外域之人觉得中原武林无人。现在上泉信纲这么一说,他们还再上前挑战的话就弱了中原武林的名头了,于是,他们纷纷借坡下驴。

    “上泉施主,远来是客,不如今天先到少林寺中休息一天,游览一下中原少林寺,也算是你来过中原的一个见证吧。暂时养精蓄锐一番,待到今晚我们四人跟方丈师伯他们商量过后,再决定明天上台与你切磋之人,不知上泉施主意下如何?”慧在三位师兄的点头示意下,开口说道。

    在场的武林人士无不心中一声暗骂,好个狡猾的慧,明明是还没有摸清上泉信纲的底细,不敢轻易派人上场,却说得如此的大义凛然,让人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为了少林寺的千百年的声誉,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六位师伯不理少林寺俗事,时常入世修行,这些江湖中的恩怨仇统统要我们四人来处理,一个不好,我们败名裂不说,如果连累到少林寺的声誉,那我们四人万死难辞其咎了!明的比试,我们先让慧空师弟出阵,他若是失败了的话,我们四人再出阵,如果我们也失败了,为了少林寺千百年的声望,我们只能让六位师伯出手了!可惜啊,若是让了色再成长十几年,他一定能够和这个东瀛武士抗衡的。”四位大师传言交流说道,对自己的这个大弟子,慧贫很是看重。

    “好吧,我也正想看看千古少林有着怎样的风范与底蕴。”对慧的提议,上泉信纲没有拒绝,从姬雪寒的口中,他得知了很多关于少林寺的传说与故事,对这个中土武林的巨擘,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少林寺前的武林人士都是敢怒不敢言,心中暗暗骂着,不消片刻就尽皆散去。

    慧空和尚在四位师兄的吩咐下,带领着上泉信纲游览整个少林寺。

    明天,我就要和他比武了吗?也不知道这一仗是胜是负,他已经从慧贫那里得知了自己明天将第一个对阵上泉信纲。本来他对自己的武功是十分的自信的,但是看过上泉信纲和飞云子的比试之后,他的心中就没有底了。

    “真正的剑客,就应该勇往直前,不要顾虑那么多!”看着旁边微微发呆的慧空,上泉信纲开口说道。

    “可惜我是一个和尚,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剑客。”

    “你能做到的!”

    嵩山五峰中峰的上部,离峰顶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天然石洞,这个石洞高约3米,深约有5米。方方的洞门,正好向阳敞开,冬暖夏凉,空气清爽。洞前有一块紧凑的小草坪,周围浓荫蔽,不见天空。真是:“此地无盛夏,空山听鸟鸣”。洞外边建立了一座双柱单孔的石碑坊,前额刻“默玄处”,后额刻“东来肇迹”。石牌之上还刻着一首诗:

    溶洞一块石,都道是个人。

    分明是个人,分明是个石。

    石何石?面壁石。

    人何人?面壁佛。

    王孙面壁九年经,

    九年面壁祖佛成。

    祖佛成,空全

    全精入石,灵石肖全形。

    一石独亭亭,中藏初祖形。

    千年神气在,何用著丹青。

    “这是什么地方?”走到山洞之前,上泉信纲好奇地问道。

    “这是达摩祖师的坐禅之地。当初达摩祖师于南朝梁武帝时期航海到广州。梁武帝信佛,达摩至南朝都城建业会梁武帝,面谈不契,遂一苇渡江,北上北魏都城洛阳,后卓锡嵩山少林寺,面壁九年,传衣钵于慧可。

    “而这里,就是达摩的面壁之地,是为禅宗圣地。达摩来到这里,就把这个天然石洞作为他修坐禅的地方。相传:达摩在这个石洞里,整面对石壁,盘膝静坐。不说法,不持律,默然终面壁,双眼闭目,五心朝天,在“明心见”上下工夫,在思想深处“苦心练魔”。入定后,洞内静若无人,飞鸟竟要在达摩的肩膀上筑起巢来。什么叫做“入定”呢?“入定”是指坐禅到一定程度,思想高度集中,排除了一切恶念、邪念、难念,外界的一切,对他都没有干扰,这是形容高僧修禅的高度造诣。“开定”后,他就站起来,活动一下四肢,锻炼一下体,待倦怠恢复后继续坐禅。那时达摩的生活内容是:“上班坐禅,困倦打拳,饥饿吃饭”。就这样,入定,开定,复一,年复一年,整整面壁了九年,后来成为佛教史上的美谈。达摩在石洞里面壁九年,当他离开石洞的时候,坐禅对面的那块石头上,竟留下了他面壁姿态的形象,衣褶皱纹,隐约可见,宛如一幅淡色的水墨画像。人们把这块石头称为“达摩面壁影石”,把这个天然石洞称为“达摩面壁洞”。始至今,遗址犹存。达摩面壁九年的事迹,为历代人民所敬佩。寺僧们将影石开凿下来,放在寺内,瞻礼供养。”

    “达摩祖师啊……我在东瀛也曾听说过他的事迹,不想今有幸能够见到他的坐禅之地,应该拜一拜的。”说完,他双手附在口,朝着山洞鞠了一躬。

    在慧空的带领下,上泉信纲将嵩山少林寺游览了个遍,最后,他一声感慨:“中原文化,果然博大精深啊!”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