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三)惊天一刀开血池,裂地一剑斩铁臂

    “哗”的一声,随着子天站了起来,他上的伤疤、水珠尽数的脱落,而他下的小池塘也彻底地沸腾起来了。

    站在池塘不远处的姬雪寒和上泉信纲惊骇的发现,原本白花花的池水,现在竟然变成了一片鲜红,小池塘中流淌着的,是鲜血,是成百上千的不同的人的鲜血。

    “该死的!你到底造了多少的杀孽。”姬雪寒提着剑,踌躇着不敢上前。

    “嘿嘿,傻小子,现在知道害怕了啊!在这宅院之中,在这山洞之中,在这血池之中,我,就是天,就是地,就是这一方巨擘!现在,就让你们感受一下恐惧吧……”

    子天的话语刚刚落下,这山洞陡然黑了起来,伸手不见五指。

    一道泛着白光的血腥水波从小池塘之中飞出来,向着姬雪寒和上泉信纲两人泼去,两声清脆的铿锵之音不约而同地响起。面对诡异的子天,面对诡异的水波攻击,两人纷纷拔剑,严正以待。

    两道耀眼的寒光骤然出现在这漆黑的山洞之中,寒光之下,见得那子天狰狞的面孔,“吱吱”两声,水花溅到了两人的剑上,仿佛是将烧红的金属工件放入冷水中一般,水很快就会沸腾并且看见所谓的“白烟”。这就是水的蒸发,水受而汽化,由液体水变成水蒸汽。水蒸气是无色无味的,看到的白烟只是一些小水珠。

    但是现在的况却刚刚相反,小池塘中的血水仿佛是有魔力一般,竟然在慢慢地腐蚀着两人的宝剑,水花溅在刀剑之上,似一块磨刀石一般,不停地在摩擦、碰撞着金属,两人的宝剑上缓缓地出现了凹凸不平的痕迹。

    “这子天太过于诡异了,他的这个水波攻击竟然能够腐蚀我们的宝剑,小心了,别让那些水珠近,我们最好别太靠近那个小池塘。”上泉信纲忧心忡忡地说道,空有强横的实力,却始终打不到人上,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是一种痛苦的煎熬。

    “我们远程攻击他,看他在水中怎么躲避。”姬雪寒突然出主意说。

    上泉信纲眼前一亮,一道亮彻天地的光芒缓缓地从他的怀中升起,光芒之中,包裹着一把太刀,这把太刀与同属刀剑类的打刀稍有不同,其区别之一在于刀鞘,太刀刀鞘上有两个称为“足金物”的金属环:靠近鞘口的一个称“一足”,另一个称“二足),用缎带相互穿插编织成型,使之便于携带。缎带与足金物之间又用一小块称为“革先金物”的金属连接。刀鞘头部由称为“石突金物”的金属包裹。

    上泉信纲伸出右手将太刀握在了手中,掌中不留一丝的空隙,无名指和小指紧握剑柄,拇指和食指轻捏,而中指则不繁不松地搭于柄上。

    光芒依旧笼罩在太刀之上,他一刀砍向了血池之中被照得清清楚楚的正浑警戒着的子天,这一刀砍向子天时,他保持太刀的握法不变,右手没有一丝一毫的抖动,也没有丝毫迟疑犹豫。在他出手攻击之时,仅仅使拇指和食指的握法稍作改变;但是,无论怎么样,他手中的太刀都没有离手。

    子天站在血水当中,双眼满是怨恨,双手紧握拳头,脸上的肌不停地抽搐颤抖着,“以为这样就能轻易地击败我吗?你们两个还太嫩了一点。”面对上泉信纲这无比闪耀的一刀,他没有丝毫的害怕与恐惧,拥有血炼神功的他,有着足够的自信。

    上泉信纲这一惊天动地的一刀夹带着凌厉的攻势隔空劈向小池塘,劈向池塘当中的子天。这气贯长虹的一刀划破了天空,在空中留下了一条眼可见的巨大白色裂缝,飓风鼓鼓地从裂缝之中喷涌而出。

    这一刀直接劈在了血池之中,血池当中的血水如避豺狼一般向着两边涌去,中间裂开了一条通天大路,这条大陆不断地向着两边和下面延伸过去,不过,仅仅运动了一米多的距离,这一刀的威力就突然戛然而止,像是弹簧伸张到了极限一样。“哗哗”,周围的血水迅速地涌入裂缝之中,很快,血池就平静了,子天再次冒出了头。

    “桀桀……怎么样,奈何不了我吧。”子天疯狂地笑着,脸上的皮肤也随着他的狂笑而像水波一样上下波动着。

    “真怪!他躲在水中,我的攻击根本就打不到他。”上泉信纲一脸的失落,自从他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这么的无力过,“我现在算是见识了,你们中原武林人士,一个个的都是怪胎。”

    “呃……”姬雪寒哑口无言,说不出一句话来,“其实吧,你现在遇到的都是一些特殊的人物,我因为我的师父而特殊,而子天则是因为魔教教主烈焰而特殊,你已经很强了。”

    “算了,不说这些了,我们先退出去吧,再另外想办法,这狗贼躲在血池当中,根本就是一个怎么也打不死的小强啊!”上泉信纲建议说。

    “好吧,也只能这样。”上泉信纲那么凌厉的一刀都没能把子天从血池当中出来,姬雪寒也没有半点的办法。

    “想跑?!门都没有!”见到姬雪寒和上泉信纲两个人正在小心翼翼地后退,子天当即从血池当中钻了出来,“不要以为只有在血池当中我才厉害,在这山洞之中,我一样的能够将你们两个灭杀!”

    “哦?你竟然舍得出来了?你有这么的厉害吗?”姬雪寒陡然提起手中的利剑,一道剑气斩向子天的同时,自己也飞速地靠近,他可不敢再让子天逃到血池当中恢复生机了。

    面对姬雪寒的剑气攻击,子天丝毫不惧,只见他抬起右手,竟然要以血之手去硬抗姬雪寒的剑气,同时,他左手握拳轰出,想要直接和姬雪寒攻来的利剑撞在一起。

    一道剑气砍在了子天的右手之上,不过这道剑气仅仅只是在他的手上留下了一道痕迹而已,就连他的皮肤都没有划破。

    一旁观战的上泉信纲大吃一惊,竟然能够硬抗那个小子的剑气,这可是连我都做不到的事啊!

    没有丝毫的停顿,姬雪寒尾随而来的利剑攻击直接砍在了子天探出来的左手之上。三人同时目光一凝,集中在了子天左手的拳头之上。

    “哈哈哈,我看你怎么打败我!”此刻,子天的左手上鲜血一滴一滴地挤了出来,姬雪寒这一石破天惊的一击竟然仅仅只是割伤了子天的皮肤!多么变态的防御啊!

    趁着姬雪寒发愣的当中,子天再次探出右手,拳头旋转着轰向微微发愣的姬雪寒。

    “小子,躲开啊!”观战的上泉信纲陡然喝道,浑上下剑气澎湃。

    子天一拳攻向了姬雪寒,不过姬雪寒仅仅只是眼中闪耀着嗜血的光芒,并没有躲避。

    “嘭!”这一拳直接砸在了姬雪寒的口之上。

    “不要以为只有你拥有变态的防御,跟我比,你还嫩了一点。”姬雪寒口,昂首说道,刚才的那一刹那,他也仅仅只是退后了几步,但是他毫发无损。

    “你!……”子天微微吃了一惊,刚想上前再和姬雪寒大战一场,突然,他的毛发尽皆竖立起来,毛骨悚然的感觉再次笼罩了他的全

    子天当机立断,如潮水般“哗哗”退后了几步,一道幽冷无比的寒光从他的额前闪过,几根头发从他的眼前飘飘然落下,“滴答,滴答……”鲜血落地的声音在这漆黑而又空旷的山洞之中清晰可闻。

    “咦啊……”子天一声尖叫,趁着姬雪寒和上泉信纲旧力已去新力未成之时,转跳进了血池之中,姬雪寒一个人他都没有把握能够击杀,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无比犀利的上泉信纲。

    姬雪寒抱怨地看了一眼上泉信纲。

    “我以为你接不住他的那一拳的,忘记你也是个小变态了。”上泉信纲讪讪说道。

    两人再次向着山洞外面走去,不过令两人失望的是,子天再也没有出来阻拦他们了,血池平静如镜,他已经被打怕了。

    “怎么办?”站在山洞外面,上泉信纲摊手问道,要他对付一个敌人还可以,但是要他出谋划策他就不行了。

    姬雪寒的眼珠不停地在眼眶之中转悠,“你先在这里看着,我到外面去找些柴火过来,我们放火进去火烧山洞!”

    “这个主意好!”上泉信纲也是眼中一亮。

    不敢再过多的耽搁,姬雪寒飞快地向着宅院外面赶去。

    几盏茶的功夫后,姬雪寒就抱着大堆的柴火赶了回来,“上泉兄一会儿在山洞的旁边埋伏起来,等到子天从山洞之中逃出来时,上泉兄给他致命一击,一定要一击毙命,不然让他逃出去了,后患无穷啊!”

    “嗯,我知道!”上泉信纲严正以待,他也知道事的严重,这子天根本就是一个从地狱而来的魔鬼。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