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二)尸山尸海尸百千,血水血池血无边

    姬雪寒背着紫衣少女紧随子天,上泉信纲紧随姬雪寒,几个江湖人士紧随上泉信纲,众人一路向洛阳城的一处庄园跑去。

    追赶了不到半个小时,姬雪寒率先停了下来,而后面的人也紧跟着停了下来。

    地面上的血迹到这里就消失了,血迹最终指向一栋大宅里面。

    “看来这里就是那狗贼的老巢了。”一个江湖人士上面走到姬雪寒和上泉信纲的面前,既兴奋又忐忑地说道,“终于找到他的老巢了,就是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埋伏啊!”

    姬雪寒站在原地感悟了片刻,不到两秒钟,他突然骇然地看向上泉信纲,眼神之中满是询问。

    “你也感受到了吗?好浓郁的煞气啊,好浓烈的血腥味啊,这到底是一处怎么样的凶地啊!”感受到姬雪寒的询问,上泉信纲那不苟言笑,浩气凛然的脸上也是突然变色,沉声说道。

    “这应该不是什么凶地,而是死气和鲜血弥漫而成的血腥之地。”姬雪寒肯定地说道,“我曾经上过战场,遇到过大规模的拼杀,但是就算是当时死了成百上千的人也没有产生如此浓烈的气息,看来这子天在这里干了不少的伤天害理的事啊!”

    话刚一说完,姬雪寒就大步踏进了这处宅院,子天已经受重伤,相信他也翻不出什么大风大浪了。

    一进入这座宅院,姬雪寒就后悔了,这根本就是一个人间地狱啊!姬雪寒快速地退了出来,而这时,外面的人还没有走进去。

    “几位,我想拜托你们一件事。”姬雪寒看了看后已经睡着的紫衣少女。

    “少侠尽管说,只要是我们能够办到的,我们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江湖人士大多豪迈,此话一点都不假。

    “我想把我的妹妹托付给诸位,希望诸位能够代为照顾,这宅院里面太森了,我不想让她受到惊吓。”姬雪寒诚恳地说道。

    “这……少侠不想让我们帮你对付里面的那个狗贼吗?”几人顿时犹豫了。

    “里面的那个老贼已经受重伤了,有我们两人足以应付了,我只是担心我的妹妹而已。”

    “好吧,既然少侠相求,我们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位紫衣少女的,少侠你们两人进去后一定要小心。”

    “拜托了!”姬雪寒和上泉信纲两人提着武器走了进去。

    “我总算是知道了你为什么不让那位紫衣少女跟进来了。”看着眼前恐惧的一幕,上泉信纲沉声警戒说。

    尸体堆积成山,鲜血流如大海,这是两人第一眼看到的景象。

    宅院内散落着七零八落的块,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的话,两人根本无法认为面前的这些沾满粘稠暗红色液体的物体原本是属于构成人体的部分,透过这些块,其中还可以看见残缺的体骸骨,其中还可以看见扯出来的各种内脏,然而,这并非最可怕的,而是,在那些团上残留下来的,仿佛是被四足犬型怪物蛮横撕咬下来的痕迹。

    断缺的惨白的骨头,撕破的内脏组织,露的肌纤维,鲜艳或是干涸的放状的血迹……一切的一切都显得如此的恐怖森。

    两人继续向着宅院深处走去,越是往后面,两人看到的景象就越是恶心。

    不消片刻,地上的尸体已经越来越少了,地上只看见一摊又一摊的黑血,看不见尸体,血迹的中央竖着一把又一把太刀。

    “这些都是东瀛异域人士的尸体!”上泉信纲一声惊呼,看到自己的同伴无辜惨死,他的内心有如火烧。

    “看来这里应该是子天的老巢了,他喜欢抓捕一些外国的武士,估计他在这里干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两人直接往前走,走了一会儿,两人竟然走到了一个山洞前面,这个山洞森恐怖,时不时的有一阵寒风从山洞之中刮出来。

    山洞的外面有一个怪物一样的尸体。这个尸体浑上下满是白色的蜘蛛网,显然已经死了不少的时间了。上这里那里,有好几个地方闪闪发光,就连他的脸庞也在漆黑的山洞之中反光。透过这些光芒,姬雪寒和上泉信纲两人驻足打量着这具尸体。

    尸体的嘴巴变成了洞,鼻子也变成了洞,眼睛也变成了洞。他的子好像被一根粗大的麻绳绑住了,尸体之外还裹着一层布,只不过这布早已经霉烂了,露出一只膝盖。粗布裂开的地方可以看见肋骨。有的地方还有,有的地方则只剩下骨头。脸上一片泥土之色,此刻正有一只蜗牛从上面爬过,留下了一些很清晰的银色痕迹。布贴着骨头,露出骨骼的轮廓,仿佛是用布蒙起来的雕像一样。头盖骨已经裂开了一条大缝,好像一个烂苹果。牙齿还跟平常一样,保留着灿烂的笑容,张开的嘴仿佛还在大声地叫喊着。腮颊上面还残留着几根胡须,他耷拉着头,好像是在倾听什么声音一样。这个尸体的上有一个明显的脚印,这一脚直接将这个尸体的膛踩得凹陷了下去,脚印之上还残留着血迹。

    “是子天!”两人往山洞之中看去,毫不犹豫的,两人同时踏了进去。

    在幽深暗黑的山洞里不时的传出泉水激石的叮咚声,“滴答……滴答”,原本清脆的水滴声,此刻是这麽的沉闷,令人无法克拒心中的惧意。山洞顶上密密麻麻的栖息着众多蝙蝠,叮咚声和着脚步声更在这山洞增添一分诡异。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心中不时的冒出一个声音“快到了,快到了”,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便郁闷地继续前行。快要到达山洞的尽头的时候两人却发现山洞周围空旷的石头上面雕刻着古怪符文,不由打了个寒颤。

    在刻满了符文石壁的空旷中间部位有着一个小池塘,两人小心翼翼地把头往前一探,发现小池塘中似乎像是有着一个人一样,两人再次向前了几步,终于看见了那人。

    “子天!”没错,泡在小池塘中的人确实就是子天,两人不由得一愣,这子天在玩什么鬼把戏。

    森而又精致的脸庞,嫣红而又嗜血的嘴唇。在他那惨白的脸庞上有一种复杂的黑色花纹印记,给子天增添了一种邪魅的气息。不知是不是两人的错觉,小池塘中的子天似乎动了动,想到这,两人丝毫不犹豫的向前走,就在此时,子天,他,醒了。

    水波潋滟的小池塘,尽管无波无浪,无风无雨,却再也无法掩饰那分悚然的气息,混着血的腥味,小池塘旁边的黑色的泥土开始渗透出一簇又一簇雪白色的蛆虫,缓缓地蠕动着,颤抖着,仍然无法唤醒已经老死的灵魂。子天躺在那水中里,浸在黑暗里,即使脸上的肌还没有被这黑暗吞噬殆尽,也让人无法辨别最开始的容颜,也许是鲜血的气息在黑暗中唤醒了错觉,以为那子天受了重伤的体在颤抖,姬雪寒又一步踏了上去再细细观察。八道凌厉的攻击也没能使他毙命,薄薄的水珠像黑色的丝绸,静静地躺在他的上。

    微弱的气息中,姬雪寒和上泉信纲两人只看到,子天的体已经被小池塘中的水一点一点地包围了,那流血的伤口以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地愈合着。嘴巴微张,子天的双眼陡然睁开,死死地盯着上泉信纲,盯着姬雪寒,深邃的黑洞,见不到底……

    “很好!你们,终于还是找来了吗?”子天嘴唇微张,怪异的声音从他的口中发出。

    “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上泉信纲陡然厉声喝道,“你为什么要杀害这些人,他们和你有什么冤仇。”轻易不会动怒的上泉信纲此时彻底的暴怒了。

    “呵呵,如果没有他们,刚才你的那道攻击足以要了我的小命了。也好,你们本来就是两个死人了,在你们死之前,我让你们彻彻底底的明白,我是有多么的强大!

    “十年前,我还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小家丁的时候,有幸结识了当时江湖上面的第一高手,魔教教主烈焰!这烈焰真的是个人物,一生只追求至强的力量,甚至不惜抛弃妻女,他当时和洛阳城主的女儿有一段露水之缘,后来,他为了绝世的武学,抛弃了自己的妻子,远走他乡,入魔教,大杀四方,纵横捭阖,终成教主。

    “不过可惜啊,这人追求至强的力量,却又将边的一本至强的武功秘籍撕毁丢弃,上天垂怜我子天啊!让我得到了这本武功秘籍,花了几天的时间,终于让我将这本武功秘籍拼凑出来了。血炼神功!将血脉差距很大的人的全鲜血放入一个容器内,运转功法加以熔炼,最终使自己万物不侵,断指重生。

    “你们现在所处的宅院可以看作是一个大的容器,这里面至少有上千的尸体,这都是我担任洛阳城城主府的管家以来,慢慢抓捕过来的各种各样的奇特的人,现在该是时候轮到你们了!”子天森地笑着,从小池塘之中站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