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八)萍水相逢试步法,威王田忌比赛马

    “上泉信纲?这就是那个东瀛武士的名字吗?”姬雪寒低头喃喃说道,“紫衣,我们跟上去,我倒是想看看这个东瀛武士有什么厉害的地方,竟然敢口出狂言挑战武林泰斗嵩山少林寺。”

    来不及犹豫,姬雪寒直接丢下一锭银子,然后拉起紫衣少女,展开法追了上去。刚一出门,姬雪寒就只能远远地看见上泉信纲的背影了,脚下发力,姬雪寒带着紫衣少女腾空追了上去。

    刚出客栈大门的上泉信纲听得后的动静,嘴角露出了豪爽的笑容,当即也二话不说,加快了前进的速度。

    两人一前一后,一走一飞,一跑一追,从洛阳城中心一直比拼到了洛阳东城门,周围的百姓和江湖人士纷纷驻足诧异地看着他们,不过却没有什么人上前,对于这种况他们已经见怪不怪了。

    直接无视看守城门的几个士兵,上泉信纲大摇大摆地快步走了出去,不等这些士兵上前追赶盘问,后面的姬雪寒带着紫衣少女直接撞了过来。

    “哈哈哈,真过瘾,好久都没有这么酣畅淋漓地跑过了。”一出洛阳东城门,外面已经是一马平川了,看着面前开阔的土地,姬雪寒豪爽地大笑道。

    出了洛阳城之后,上泉信纲再也无所顾忌,展开功夫,很快就将姬雪寒远远地甩在了后头。

    “大哥哥,你将我放下来吧。你带着我是跑不过那个东瀛武士的。”姬雪寒的背上,紫衣少女轻声说道。

    “这……”姬雪寒不由得犹豫了,“不行,我不能将你放下来,这茫茫人海的,我上哪里找你去。”姬雪寒很快就坚定了下来,即使追不上前面的那个东瀛人,他也不能将紫衣少女丢下。

    “大哥哥,你放下吧,我不会走丢的,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我先自己下去玩玩,然后在刚才的那个客栈里面等你,你一会儿再来接我就可以了。”紫衣少女还是很贪玩。

    “这样啊……”姬雪寒看了看前面越来越远的背影,又低头看了看纯净的眼中满是央求的紫衣少女,最终一狠心,“好吧,你先去玩玩,最后在刚才的那个客栈里面等我,我最迟晚上回来找你。”

    “大哥哥真好。”激动的紫衣少女将小嘴凑到了姬雪寒的右脸,轻描淡写地亲了一口。

    “这丫头。”姬雪寒将紫衣少女放了下来,伸手在自己的右脸摸了摸,“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说完,姬雪寒的眼中陡然蹦出了炽的光芒,“上泉信纲,就让我第一个来会会你吧。”姬雪寒风驰电掣地向着前面踏步凌空飞跃而去。

    姬雪寒的陡然加速也让跑在前面的上泉信纲大吃一惊,“中原武林果然卧虎藏龙啊,倒是我小觑了天下的豪杰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竟然能有如此强悍的爆发力,等他将来长大了那还得了!”心中有些惊骇的上泉信纲再次加快了速度,他可不想输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上。

    不过令上泉信纲目瞪口呆的是,不管他怎么加速,后面的那个少年都能稳稳当当地跟在自己的后,不超过自己,也不落后自己。

    此刻,姬雪寒的心中满是澎湃的血,这种全力而为的感觉实在是太美妙了,前面的那个东瀛武士不停地加速,迫使他也不停地压榨自己,将自己的潜能发挥出来。

    “再来,再来,再加速,我感觉自己全满是强悍的力量。”姬雪寒一直期盼着,他渴望前面的上泉信纲能够不断地加速,迫他将自己的潜能完全地激发出来,这种感觉太美妙了,如同久旱逢甘露一般沁人心脾,姬雪寒只觉得自己飘飘仙了。

    不过,事与愿违,上泉信纲已经不愿意再比下去了,他在官道旁边的一个小茶棚前面停了下来。

    “小子,你真的很不错啊!”姬雪寒和上泉信纲两人在人员爆满的茶棚里面找了两个座位坐了下来,上泉信纲点了不少的酒,一声感慨,“想我上泉信纲,在东瀛的上野国赤木山麓的大胡城出生,一出生就是少城主。早年在鹿岛师事松本备前守修习香取神道流和鹿岛中古流,16岁时在冢原卜传的指点下完成了鹿岛家传的特殊修炼,三天三夜总计一千次的试合,成年后再拜流的洲移香斋为师修习流,在23岁的时候取得印可状,并且研究各种各样的刀法,创出新流。之后西渡中原,破昆仑于西域昆仑山,古山东临清昆仑大师从此不足为惧;败华山于陕西华山,广宁子郝大通后辈无人;欺峨眉于四川乐山,武师司徒玄空江郎才尽。多么意气风发的事啊,想不到我上泉信纲今天竟然折在了你的手上。”

    “前辈说笑了,我仅仅只是运气好而已。”姬雪寒讪讪地笑了笑。

    “运气好吗?我先前对你的话还不以为然,认为那是你在故弄玄虚,想让我知难而退,如今看来,中原武林人才辈出,倒是我先前过于狂妄了。”上泉信纲瞬间失落起来。

    “前辈,其实你也不用妄自菲薄的,论真实的实力,我肯定不会是你的对手的。我这是用我的长处和前辈你的短处在比,用我们中原话来说就是以长攻短,以碫投卵。”感受到了上泉信纲消沉的意志,姬雪寒开解说。

    “哦?这我倒是要听你具体说说了。”上泉信纲顿时来了兴趣。

    “我们中原历史上流转着这样的一个故事:

    齐国的大将田忌,很喜欢赛马,有一回,他和齐威王约定,要进行一场比赛。他们商量好,把各自的马分成上,中,下三等。比赛的时候,上马对上马,中马对中马,下马对下马。由于齐威王每个等级的马都比田忌的马强一些,所以比赛了几次,田忌都失败了。

    有一次,田忌又失败了,觉得很扫兴,比赛还没有结束,就垂头丧气地离开赛马场。

    这时,田忌抬头一看,人群中有个人,原来是自己的好朋友孙膑。孙膑招呼田忌过来,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刚才看了赛马,威王的马比你的马快不了多少呀。’

    孙膑还没有说完,田忌瞪了他一眼:‘想不到你也来挖苦我!’

    孙膑说:‘我不是挖苦你,我是说你再同他赛一次,我有办法准能让你赢了他。’

    田忌疑惑地看着孙膑:‘你是说另换一匹马来?’

    孙膑摇摇头说:‘连一匹马也不需要更换。’

    田忌毫无信心地说:‘那还不是照样得输!’

    孙膑有成竹地说:‘你就按照我的安排办事吧。’

    齐威王屡战屡胜,正在得意洋洋地夸耀自己马匹的时候,看见田忌陪着孙膑迎面走来,便站起来讥讽地说:‘怎么,莫非你还不服气?’

    田忌说:‘当然不服气,咱们再赛一次!’

    说着,“哗啦”一声,把一大堆银钱倒在桌子上,作为他下的赌钱。

    齐威王一看,心里暗暗好笑,于是吩咐手下,把前几次赢得的银钱全部抬来,另外又加了一千两黄金,也放在桌子上。齐威王轻蔑地说:‘那就开始吧!’

    一声锣响,比赛开始了。

    孙膑先以下等马对齐威王的上等马,第一局田忌输了。

    齐威王站起来说:‘想不到赫赫有名的孙膑先生,竟然想出这样拙劣的对策。’孙膑不去理他。

    接着进行第二场比赛。孙膑拿上等马对齐威王的中等马,获胜了一局。齐威王有点慌乱了。

    第三局比赛,孙膑拿中等马对齐威王的下等马,又战胜了一局。

    这下,齐威王目瞪口呆了。

    比赛的结果是三局两胜,田忌赢了齐威王。还是同样的马匹,由于调换一下比赛的出场顺序,就得到转败为胜的结果。”说完,姬雪寒抬头看了看上泉信纲,并不说话。

    上泉信纲仅仅只是沉思了片刻,“先生,受教了。”他诚挚地躬说道。

    “前辈,万万不敢当啊!我就是说了一个故事而已。”姬雪寒谦逊地说道。

    “中原文化博大精深,中华武术源远流长,远非我们小国寡民可以比并的啊!不过这一趟少林寺之旅,我势在必行。即使不能实现我横扫八方,天下无敌的夙愿,也要见识见识天下的豪杰,让自己的西行之旅得以圆满。”上泉信纲不再狂妄,但他问道的心依旧不变。

    “小兄弟,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还有你的那个奇特的同伴呢?我怎么没有看到她。”上泉信纲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问着。

    “晚辈姬雪寒,刚才的那个紫衣女孩是我的妹妹,白紫衣,我让她留在刚才的那个客栈里面了。不然的话,我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追得上前辈啊!”姬雪寒一一回答说。

    “姬兄弟,你说你的真实实力不如我,我很好奇,要不我们比试比试?”上泉信纲依旧坐在座位上,不过他将手放在了怀中的剑上,一副跃跃试的样子。

    “喂,两个小子,将你们的座位让给大爷。”正在这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陡然在两人的耳边响起,两人“刷”的望去。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