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执牛耳嵩山少林,新阴流上泉信纲

    “具体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没有到现场去看过,不过这个东瀛武士既然能够打败昆仑、华山、峨眉三派的掌门人,他还是有点真材实料的。但是要说他能横扫整个中原的武林,我肯定不信,中原地区是一个人杰地灵,英雄辈出的地方,整个华夏的璀璨文化大都集中在了这里。论武功厉害的话,最顶尖的当属我师父那个层次的人,只不过那都是一些不出山的星宿老人,天下间估计也就那么三四个,寻常人一辈子都见不到。

    “不过除了我师父那个层次的高人,当今武林还有一个地方也很厉害,在武功之上甚至隐隐地超过了南武当北少林,武当这个江湖上响当当的大门派也只是那个地方的一个分支而已。”姬雪寒止住了话语,将目光投向了南方。

    “哦?现在江湖上还有这么一个地方吗?”紫衣少女的好奇完全地被姬雪寒的话语牵引了出来,“对了大哥哥,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我在家里面的藏书上面都没有看见过这些,你不是说你没有踏进过中原地区吗,那还还知道这么多。”

    “我有一个好师父啊!在我三岁的那年,我见到了那个模糊的影,仅仅只是瞟了他一眼,我的眼睛就像是被针刺了一样,什么东西都看不到了,过了好几天才恢复过来。”姬雪寒心有余悸地说。

    “哎呀,大哥哥,你就别在这里磨磨叽叽的了,你一口气将你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吧。”紫衣少女嘟着小嘴说。

    “呵呵,我听师父说,那个和他一样白发飘飘的老者真名叫赵真嵩,自称吴山老人。他是全真教的主教龙门派的第六代掌教方丈暨传戒大律师,而武当派仅仅只是这全镇教的一个支派而已,武当之所以会声名远扬,全赖创派宗师张三丰的绝世武功和大明朝永乐帝的极力推崇。这东瀛浪人虽然厉害,但是估计他也不是武当传人的对手,他的武功应该和少林的那四位大师不相上下,略胜于了色师傅。”姬雪寒具体分析说。

    “大哥哥,我们到时也赶到少林寺去看看吧,我想见识见识天下英豪。”紫衣少女满脸的期待。

    “好啊!我也正有此意,我要会一会天下豪杰。不过就是可惜了,我们还不曾知道那个东瀛武士的名字呢。”姬雪寒陡然叹息说。

    离东瀛武士挑战少林寺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姬雪寒和紫衣少女两人就算是走路也能赶到。

    嵩山,道教主流全真派圣地,古名为外方、嵩高、崇高,位于中原地区,属伏牛山系,由太室山与少室山组成,东依郑州,西临古都洛阳,南依颍水,北邻黄河。九州之地,十省通衢。嵩山地处中原,东西横卧,古称“外方”,夏商时称“嵩高”、“崇山”,西周时称岳山。公元前770年平王迁都洛阳后,以“嵩为中央、左岱、右华”,为“天地之中”,称中岳嵩山。嵩山北瞰黄河、洛水,南临颍水、箕山,东接五代京都汴梁,西连十三朝古都洛阳,素有“汴洛两京、畿内名山”之称。于奇异的峻峰,宫观林立,故为中原地区第一名山。嵩山曾有30多位皇帝、150多位著名文人所亲临,更是神仙相聚对话的洞天福地。《诗经》中更是有“嵩高惟岳,峻极于天”的千古名句。

    闻名天下的少林寺便坐落在少室山下。嵩山分为太室山和少室山两部分。太室山,主峰峻极峰为嵩山之东峰,主要建筑为中岳庙、嵩阳书院。相传,禹王的第一个妻子涂山氏生启于此,山下建有启母庙,故称之为“太室”。太室山共三十六峰,岩幛苍翠相间,峰壁环向攒耸,恍若芙蓉之姿;少室山,有三十六峰,山势陡峭峻拔,诸峰簇拥起伏,如旌旗环围,似剑戟罗列,颇为壮观。少室山山顶宽平如寨,分有上下两层,有四天门之险。据说,禹王的第二个妻子,涂山氏之妹栖于此。人于山下建少姨庙敬之,故山名谓“少室”。

    两人一路上走走停停,听风赏月,怡然自得。走了将近二十来,两人终于走到了河南境内。

    洛阳城位于洛水之北,水之北乃谓“阳”,故名洛阳,又称洛邑、神都。境内山川纵横,西靠秦岭,东临嵩岳,北依王屋山——太行山,又据黄河之险,南望伏牛山,自古便有“八关都邑,八面环山,五水绕洛城”的说法,因此得“河山拱戴,形胜甲于天下”之名,"天下之中、十省通衢”之称。

    现在的洛阳归伊王朱典楧统治。

    两人一进入洛阳就迫不及待地玩开了,等到落西山之时,两人才找到了一家客栈,不过可惜的是,客栈里面已经没有单独的座位了。

    “千年帝都,华夏圣城。文明之源,天下之中。

    丝路起点,运河中枢。牡丹花都,山水之城。

    三代创世,魏晋风流。汉唐雄风,宋家文气。”

    一个服饰怪异的武士正在客栈里面不停地感慨,“中原地区,果然不同凡响啊!”这中年武士一个人占着一个桌子,他的旁边还有几个空余的座位,但是周围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与他攀谈。

    “这位大叔,我们能坐在这里吗?”姬雪寒一步走上前去,指着旁边的空座位说。

    “你想坐就坐好了,我又不会阻拦你。”中年武士头也没有抬,淡然地说道。

    真是个怪人,姬雪寒十分不满这中年武士待人的态度,不过他毕竟有求于人家,这番话也仅仅只能在心里面说说而已。姬雪寒和紫衣少女两人都在空座位上坐下了。

    “小二,来一壶好酒,再来一斤牛,两碗面。”姬雪寒高声吩咐道。

    “好嘞!”小二乐呵乐呵地回答。

    “大哥哥,这个中年大叔好生的奇怪哦,你看周围的那些人,他们好像都很惧怕这个大叔一样。”刚刚落定没多久,紫衣少女就凑在姬雪寒的耳朵边上说道。

    “是吗?”姬雪寒小声喃喃,他抬头向四周看去。果然,周围的武林人士纷纷与这一桌隔开了距离,畏之如虎。

    这个中年武士有什么特别的吗?姬雪寒将目光向旁边的中年武士看去,百思不得其解。

    “小伙子,不用奇怪了,他们畏惧的是我上的剑气。”中年武士以一口并不流利的中原话说道,他第一次抬起了头,向姬雪寒看去。

    “咦?竟然是个年轻的小男娃。”中年武士诧异地说道,“小娃不错啊,竟然能够无视我上的剑气。”中年武士赞许地点头。

    “这位大叔,你的上有剑气吗?我怎么没有感觉到。”紫衣少女从姬雪寒的背后伸出了她的小脑袋,一双透明的眼睛灼灼地望着面前的这个中年武士。

    “咦?”中年武士突然站了起来,右手伸到了前的剑上,浑上下剑气磅礴。

    “哈哈哈,太好玩了!”紫衣少女将中年武士的反应瞧在了眼中,捧腹哈哈大笑说。

    “紫衣,别闹了。”姬雪寒低声呵斥说。

    这时,短暂的失神之后,中年武士也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这位姑娘的眼睛好生的奇特。”

    听到这怪异的中年武士如此说道,客栈内的江湖中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紫衣少女的眼睛。

    一看之下,众人纷纷缩头缩脑、胆颤心惊,如同惊弓之鸟一般。这哪里只是奇特啊,分明就是骇然啊!

    “呵呵。”紫衣少女咯咯笑道,“一群坏人,都不敢正视我的眼睛。”她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

    姬雪寒一把将紫衣少女拉了下来,他可不想犯众怒。

    “看前辈这样子,好像不是中原人士啊!”姬雪寒恭敬地试探说,他的心里已经隐隐有了一个猜测。

    “狡猾的小子,不要在我的面前耍什么花样。”这中年武士一眼就看穿了姬雪寒的意图,不过他也并没有生气,“你们是准备干什么去的啊!”

    “听说有一个狂妄无比的东瀛武士大放厥词,说是要在几天后挑战中原的武林星宿少林寺,我们想赶过去看看这个东瀛武士到底有几个脑袋,几条手臂。”

    “哦?”中年武士的体瞬间僵硬了起来,“你认为那个东瀛武士斗不过中原的少林寺吗?”

    “哈哈哈,中原武林,卧虎藏龙,岂是一个小小的岛国的浪人能够挑衅的,不说他能不能走上少林寺,就算他真的踏进了千古宝刹少林寺,等待他的也只有失败。”姬雪寒信誓旦旦地说道。

    “愿闻其详。”中年武士虚心请教说。

    “我们中原的武林人士十分的奇怪,平时打斗时,那些真正的高手都不屑于出山,完全是一盘散沙,有时候甚至到了宗派要被灭门的时候,那些真正的高手才会现一见,力挽狂浪,拯救自己的宗派于水深火之中。当然,这只是平时,只是我们中原武林内部争斗之时。一旦外敌挑衅或者是入侵,我们中原武林人士就会异常的团结,齐心协力,万众一心,同舟共济,直到将外敌打败或者是驱逐出去。我们中原人士的团结,可以撼天撼地。”

    “受教了,我知道了,我会留心的。”中年武士留下了一锭银子,大步走出了客栈。

    “还没有请教你的名字呢?”姬雪寒在后面问道。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