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六)辰逸血诛仇易生,东瀛武士挑中原

    “你想听这个啊!”刘大人的脸色突然变得怪异了起来,他看了看姬雪寒旁的紫衣少女,久久不曾说话。

    “紫衣,你先出去一个人玩一玩吧,注意别跑远了,我一会儿就来接你。”姬雪寒吩咐说。

    “这事说来就话长了。”等到紫衣少女走后,刘大人方才开口一五一十的将他知道的况都说了出来。

    “当初曾铣大人曾经上奏给朝廷,弹劾这仇鸾阻扰军务,朝廷将仇鸾革职逮问,不过这仇鸾后来反而诬陷曾铣大人,因此得以出狱,赋闲在家。后来这仇鸾厚贿严世蕃,投靠严嵩,拜其为父,得到皇帝的重用,被封为太子太保,充总兵官镇守大同。

    “可叹曾铣大人啊!这样一代名将成为残酷政治斗争和当今皇帝损乖张脾气的无辜牺牲品。曾铣大人死后的几年间,边境从不宁静。

    “嘉靖二十九年俺答调集十余万众挥兵南下,仇鸾用重金贿赂使其东向蓟镇;又先期来到京师勤王;得皇帝信任拜平虏大将军,节制诸路人马文官三品以下,武官副总兵以下不用命者俱许以军法从事,得密奏进,权倾一时。仇鸾这人大肆抢掠,畏敌如虎,割死人头冒功,于古北口迎战鞑靼国俺答军时溃败仅仅他一个人逃了出来,敌军退走之后,他又讳败冒功,加至太子太保,深受皇帝宠信。统率三大营,设立戎政府,总督京军和边兵。力主开马市,不过后来与严嵩争宠失和,嘉靖三十一年八月被当朝第一侍卫陆炳揭其私密及不轨之事,革职忧惧而死。死后被嘉靖以“叛逆”的罪名开棺戮尸。”

    “这是刚发生没有多久的事啊!”姬雪寒惊呼说。

    “嗯,半年前的事吧。”刘大人点了点头。

    “既然这仇鸾已经死了,那仇易生呢?他一定也不好过吧。”姬雪寒眼眸之中闪出摄人心魂的寒光,既然仇鸾已经死了,那他要斩杀仇易生为死去的兄弟报仇就变得简单多了,毕竟仇易生在童子军里面不是很得人心。

    “你们和仇易生到底有什么解不开的仇恨啊,我看你好像很恨他的样子啊!”刘大人不解地问,这个问题困惑了他好长的一段时间。

    “仇恨?他杀了我不少的兄弟!”姬雪寒龇牙咧嘴地说道,“刘大人你难道没有发现吗?这次是我们五个人一起出去执行任务的,但是回来时却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罗天猛被西域联军里面坐镇的高手杀了,公子哥死于仇易生派出去的杀手和西域联军的争斗之中,黑煞在西域古城的斗兽场上死去了,这一切,大多与仇易生有着或多或少的关系。”

    “原来如此,我说你们几个怎么都对仇易生这么大的仇恨,竟然是这样啊!”

    “嗯?还有谁?”姬雪寒听出了刘大人话中的话。

    “辰、逸!”刘大人面露恐惧,纠结地说道。

    “他?他回来啦!”姬雪寒高兴地说道,想不到还能再遇见他。

    “三天前,他回来了,带着满腔的怒火回来的。他回来后,直接到了童子军的营地,将失魂落魄的仇易生从军营里面揪出来了。大庭广众之下,在童子军的校场上,辰逸掏出怀中的匕首,活生生地将仇易生的头颅割了下来。仇易生因为他父亲的突然死亡早已经失去了往的斗志,根本就不是满腔血的辰逸的对手,三下五除二就被辰逸斩杀了。杀完仇易生之后,辰逸没有半刻的停留,直接大步走出了童子军营地。等到他走了许久我们才回过神来,不过他早已经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当中。”刘大人心有余悸地说,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那么火的眼睛,即使他在战场上拼杀了几十年。

    “辰逸竟然回来了?仇易生也死了……”姬雪寒喃喃说道,“既然如此,我也该走了。”姬雪寒对童子军已经没有了半分的留恋。

    “等等,我拿一些东西给你。”看着踏步远去的姬雪寒,刘大人突然开口道。

    姬雪寒止住了步伐,回头看着眼前的这个长者,几年的时间没有见面,刘大人的鬓角已经添了白丝。

    刘大人转往营地里面走去,而姬雪寒也待在了原地,愣愣地看着眼前无比熟悉的营地,校场,回忆,如潮般浮现。

    “这些东西都是给你的,足够你这一辈子的开销了,你现在已经长大了,该去走自己的道路了。”刘大人将几张银票和一把长剑放到了姬雪寒的手中。

    姬雪寒低头看去,赫然发现手中竟然有不下千两的银票,“这些东西我不能要,这钱也太多了。”一千两银子,确实是足够姬雪寒吃喝一辈子了,不过他也知道无功不受禄。

    “拿着吧,这些都是你们五个人应该得到的东西,当初辰逸走得太匆忙了,我还没来得及将这些东西给他。这些银两和宝剑都是朝廷赐予你们的奖赏。”看着姬雪寒接过这些东西,刘大人如释重负,“你是我看着长大的,离开军营以后,万事小心,我会当你为国捐躯了。”

    一番寒暄之后,刘大人大步离开了,军营里面还有其它的事物等待着他来处理。

    “走吧,我的事都已经处理好了。”姬雪寒彻底地放松了,心中的一块石头也已经落地,姬雪寒整个人容光焕发,他如同重获了新生一般,他找到了在军营旁边玩耍的紫衣少女,“你想去哪里?现在大哥哥我是彻底的没有了羁绊,随时可以陪你浪迹天涯了。”

    “嗯,先去关内中原地区看看吧,听书上说中原地区十分的富饶,而且还有很多的有趣的事物。对了,大哥哥你去过中原地区没有。”紫衣少女好奇地问道,小脸之上满是期待。

    “中原啊,我也没有去过,不过现在我们可以好好的游历一番了。”

    “切,搞了半天,原来大哥哥你也没有去过中原地区啊,我还以为你很厉害呢。”紫衣少女嘟着小嘴说。

    “好了,别贫了,我们出发吧。”

    从甘肃镇一路向东,两人一边欣赏沿途的风景,一边进入沿途的城镇里面疯狂地玩耍几天,好在姬雪寒怀中的银两足够的多,倒也够两人肆意的吃喝玩乐。

    每到一个地方,姬雪寒就会进入当地最大的客栈,品尝一下当地的美味佳肴,见识一下当地风俗习惯,听一听江湖上面的奇闻异事。

    途径几个大的城镇,姬雪寒都听到了一个消息。现在倭寇正在逐步地蚕食东南沿海的居民,而有一个东瀛的武士竟然漂洋过海来中原求道。所谓的求道,说白了就是想要挑战中原武林人士。一石激起千层浪,听到这个消息的江湖人士纷纷愤怒地谴责这个东瀛武士太过于狂妄了。

    不过这个东瀛武士狂妄归狂妄,他还是有很强的实力的。一人一剑,挑昆仑,败华山,欺峨眉……整个江湖宗派,竟然只有执牛耳的少林和武当还没有被这个东瀛武士挑战。但是这个东瀛武士也放出话来了,要在一个月之后亲上少林,领教千古少林绝学。

    这个东瀛武士,似乎天生就是一个用剑的高手,昆仑、华山、峨眉的三个掌门人都败在了他的剑下,不过他也仅仅只是点到为止,并没有出手伤害任何一个人。

    “这是一个可怕的武士啊,为了求道,竟然不惜万里之遥,从动乱不堪的东瀛西渡中原,只求一败,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啊!”姬雪寒一边听着耳旁的话语,一边喝着手中的美酒,一边感叹着说。

    “哼,那个东瀛浪人真是不知死活啊,竟然敢去挑战少林寺的得道高僧,不说少林六老,唵嘛呢叭吽,单单他们的四个徒弟,慧贫、慧富、慧贵、慧,就不是这个口出妄言的东瀛浪人能够打得过的。”姬雪寒旁边一桌的一个满脸胡须的武林人士听到姬雪寒的话语后不满地嚷嚷道。

    “和贫富贵四位大师动手?那个浪人也配?我看啊,他也就能与慧贫大师的大弟子了色师傅斗个旗鼓相当摆了。”胡须武林人对面的一个白脸小子笑嘻嘻地嘲笑说,“这也不一定,说不定他还斗不过了色师傅呢,毕竟了色师傅的武功也十分的了得。”

    紫衣少女听得这两人在自吹自擂,好奇地将目光投了过去,“那了色师父的武功难道比昆仑、华山、峨眉三派的掌门人还厉害吗?”

    “一物降一物,你一个小女孩懂……”这两人听到紫衣少女的话语后,立马反驳,不过当他们看见紫衣少女的那双纯净的眼睛后,他们顿时产生了一种做贼心虚的感觉。

    “紫衣,我们走吧,不要跟这种夜郎自大的人一般见识。”姬雪寒放下手中空空如也的酒壶,拉起紫衣少女的手往外面走去。

    “大哥哥,那个东瀛的武士真的很厉害吗?我们中原的少林和武当有没有人能够打败他啊!”紫衣少女依旧纠缠在这个问题之上。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