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三)众兄弟伤亡殆尽,姬雪寒搏斗两狮

    围观的观众不由得一阵叹息,多好的一个斗牛士啊,却无辜地惨死在雄狮的獠牙之下了。

    叹息之后,观众纷纷将目光转向了斗兽场下的栅栏,那里面应该还有几个斗兽士,一想到这里,观众又沸腾起来了。

    又一道栅栏被缓缓地打开了。

    “出去吧,去见见外面的太阳,我们已经呆在这暗的角落里面太久了,我们的体已经十分渴望阳光了。那头狮子已经势弱了,你只要和它纠缠一会儿,它肯定会倒下的,狮子的耐力不如老虎。”姬雪寒鼓励黑煞,为他开解。

    “我能行吗?”黑煞疑惑着问。

    还不等姬雪寒回答黑煞的话语,黑煞的那间牢房的墙壁上面突然来了几支羽箭,黑煞一个激灵,想也不想的就地打了一个滚,出了牢房。

    观众诧异地看着以这种特殊的方式出场的黑煞,纷纷报以烈的掌声。

    斗兽场中那只饥饿的雄狮一见到有人从墙壁旁边出来,顿时一声咆哮,夹带着胜利的余威奔向黑煞,黑煞谨记姬雪寒的话语,并不与雄狮正面交战,只是拿着手中的利剑,不停地躲避着雄狮的攻击,也不还手。

    好在黑煞体灵敏,又全神贯注,雄狮频频发动攻击,都被他轻易地躲闪开了。黑煞弱小的子,如同大海上的小船,只要一刮狂风,一个不小心就会船毁人亡。

    谨慎、小心,黑煞一直遵循着这条原则。

    看台上面的观众越来越没有激了,这完全是黑煞在被动的防守啊,他们喜欢看斗兽士与野兽的正面交锋。

    坐在最高处的白胖子将观众的反应都看在了眼中,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你们几个,去告诉斗兽场的主管,这样下去不行,让他再加一点料。”白胖子得意地说道,一想到今天能够挣到不少的银币,他的心头一阵大喜。

    此刻,整个斗兽的过程已经持续几个小时了,该到收尾的时候了。

    正在黑煞因为即将胜利而沾沾自喜的时候,牢房对面的栅栏再一次被打开,又一只雄狮出来了!

    观众一片惊呼,大叫过瘾。

    “该死的东西,你们还把不把我们当人看啊!”牢房之中,姬雪寒一声冲天的怒吼,只不过他的声音全部都被观众闹的掌声掩盖了,“黑煞,赶紧躲开!”姬雪寒死死地摇晃着面前的铁栅栏,冲着黑煞怒不可遏地吼叫着,这声音像沉雷一样滚动着,传得很远很远,不过很快就被观众的欢呼之声掩盖了。他的牙齿咬得“咯咯”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他怒睁着眼,眼神像要出火花一般!额角的青筋随着呼呼的粗气一鼓一张,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

    当第二只狮子从栅栏后面走出来的时候,黑煞彻底的傻了,他呆呆地丢掉了手中的利剑,脸色刷白,毫无防备地看着刚刚从栅栏里面走出来的雄狮。

    黑煞恐惧地畏缩着,周围的一切仿佛都要把他吞噬掉,迎面是无尽的黑暗。他的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堵得他呼吸都觉得困难;心里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嘴巴不听的颤抖,脑子一片空白,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一个黑脸少年仿若一个披头散发的僵尸一般、颤颤巍巍地站在斗兽场上,双眼定定地茫然地望着远处的那头雄狮,两眼空洞活像僵尸,嘴唇微张,偶尔动一下像在说些什么,可是没有发出声音。手摆弄着衣角,时不时地用手抓头发。

    姬雪寒愤怒的吼叫传出之时,黑煞正是这副状态。而此时,那只疲惫不堪的狮子却和黑煞玩起了战术,他趁着黑煞失神的当头,从旁边迂回,向黑煞发起了奇袭冲锋。

    感觉到脸旁有飓风袭来,痴呆的黑煞转头看去,他的瞳孔无限地放大,黑暗开始弥漫他的双眼,刹那间,他眼前的世界一片漆黑。

    偷袭的狮子成功了!它直接一爪子扣在了黑煞的眼角,硬生生地将黑煞拍飞,而后,这只狮子得势不饶人,紧紧地跟在黑煞跌倒的子后面,不等黑煞落地,这只狮子直接兴奋地张开了它的血腥大口,四颗锋利的獠牙暴露在空气当中。

    血溅三尺!

    “啊!”姬雪寒泪流满面,仰头朝天大吼,直接从打开的栅栏后面冲了出来,一把奔向正在行凶的雄狮,抬手刷刷两剑,直接刺在了这只狮子的双眼上。

    正在享受美餐的雄狮根本就来不及躲闪姬雪寒这闪电般的两剑,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雄狮果断地闭上了它的双眼,然而,它闭上眼睛的速度终究没有姬雪寒势如破竹的剑快。一只眼睛直接被划瞎,另外一只眼睛也被划破了眼皮,这还是因为雄狮反应够快,而姬雪寒也只是侧砍而不是直刺的缘故。

    姬雪寒刚想上前给这只受伤的狮子再来一剑,他的旁陡然刮过来一阵寒风,姬雪寒在电光火石之间侧躲过了这道寒光,信手反一剑,戳在了这寒光之上。

    刚出栅栏的狮子股上面中了一剑,一声痛叫,子直接从半空中跌落,刚好落在了瞎眼的狮子旁边。

    两只狮子紧靠在一起,再也无暇去品尝它们美味的餐点,虎视眈眈,小心翼翼地看着姬雪寒。

    姬雪寒如同雕像一般一动不动,两只狮子自然也不动,场面顿时诡异了起来。观众们都屏息以待,谁也不敢轻易出声。

    这种对峙并没有持续多久,“嗖”的一声,一支羽箭不快不慢地向了姬雪寒的面门,全神贯注的姬雪寒掏出左手,一把将来的羽箭抓住,反手就往观众席上去,“你们还有完没完的!”

    正在这时,两只狮子抓住这难得的契机,一左一右地扑将过来,姬雪寒看得亲切,子往后一倒,直直地卧倒在地。两只狮子强健的体从姬雪寒的面门之前越过,说时迟那时快,姬雪寒猛然将右手的利剑往天空中一挥,利刃划过两只狮子的腹部,溅起鲜红的血珠。

    吃痛的狮子再也不敢轻易地发动攻击了,它们趴在地上,将自己的腹部紧紧地贴在了泥土里面。

    “哼!杀我兄弟,我还能让你们活!”姬雪寒发现了这两只狮子的意图。

    两只狮子一声大吼,兜将回来,咆哮地看着姬雪寒,眼中一片凶悍之色,再次奔跃着扑了过来,四只利爪同时往姬雪寒的面门上面挠去,姬雪寒杀得起,狠狠地将手中的利剑插在了地上,双手紧握拳头,整个手臂直接弯成了90度,前臂扛上去,径直抵住了两只狮子的四只前腿,狮子锋利的爪子离姬雪寒的面门仅仅只有几寸的距离。

    两只狮子的重量有一小半压在了姬雪寒的手臂上,不过姬雪寒并没有准备和这两只狮子硬拼。双手挡住狮子的利爪的同时,他的整个子飞速地向后退却,不等狮子全部扑落下来,他的双手猛然向下抽离,狮子扑了个空。

    姬雪寒后退的同时,抽离的双手举到下巴高度,左脚在前右脚在后一肩宽,双腿控制距离快速向两只扑在地上的狮子移动,而后他子躬下,左手刺拳快速强攻狮子几拳,左手打在一只狮子上的同时右手重拳也击了出去,姬雪寒出重拳时短促猛力吐气,节奏十分的迅速,看得观众眼花缭乱。

    受伤的狮子没有半点的反抗能力。

    姬雪寒上面拳法虚晃,撇开了眼睛受伤的那只狮子,集中注意力后突然下蹲,用双臂抱住另外一只狮子的脑袋,双手交握,手臂程环状,用力抱紧,迫使这只狮子前面后面的双腿都无法发力,姬雪寒用肩膀和自己的体重去顶狮子的脖子,猛烈地打击了几下后,姬雪寒突然放开双手,跳了出来。

    这只被戏弄的狮子张开了大口,不满地咆哮了起来。

    然而接下来的场面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不是狮子奔向姬雪寒,而是激怒了的姬雪寒突然发力,风驰电掣般地向对面的狮子们狂奔而去,狮子们都被姬雪寒排山倒海的气势吓住了,慌忙闪开,不敢接招,一只狮子被姬雪寒吓得摇摇晃晃地靠在了斗兽场的墙壁上,看台上面的观众纷纷向后躲避。姬雪寒见狮子只是不停地躲避,疯狂地跺着双脚,仰天长啸,兀地俯着子,朝另外一只狮子顶去。这只狮子还是不敢与姬雪寒硬拼,多路逃命,另外一只狮子也明哲保,战战兢兢的不敢上前助阵。

    姬雪寒提起插在地上的利剑,几分钟后,姬雪寒终于追上了那只雄健的狮子,手中的利剑悍然出手,“刷”的一声砍下了狮子的尾巴。狮子痛得跌倒在地,四脚朝天,狼狈不堪,姬雪寒又欺向前,这时,受伤的狮子一声怒嚎,一瘸一拐地拉开了与姬雪寒的距离。

    看台之上的观众目瞪口呆,一时间掌声响彻云霄。

    两头狮子抱头鼠窜,噤若寒蝉,直接成了缩头乌龟,就算是偶尔抵抗一下,也提不起任何的斗志,不堪一击,姬雪寒横冲直撞,所向披靡,大获全胜。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