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五)渔翁得利上官云,生死未卜罗天猛

    “大将军,大将军!来人,快来人!”中军大帐当中陡然响起了胎记男子急切的呼喊。

    胎记男子的叫喊刚刚传出去,帐外剩下的两个侍卫对视一眼,纷纷闯进了中军大帐之中。看到眼前的这副景象,两个侍卫脑袋里面猛然“轰”了一声,威武神勇的大将军竟然死了!两个侍卫很难接受这个事实。

    “你们还在这里愣着干什么?!赶紧让外面的士兵将出营的路给封死了,那三个小子现在肯定还没有跑远。”胎记男子咬牙切齿地说道,太可恶了,竟然在他的眼皮子底下将他保护的人杀死了,这不是**地打他的脸吗?

    这时,另外两个侍卫正在因为姬雪寒等人的突然逃跑而惊讶着,突然听到胎记男子愤怒的叫喊,他们立马抛下了姬雪寒等人,返回了中军大帐。

    “那三个小子呢?他们将大将军杀死了,你们速速去派人将他们拦截下来。”两个侍卫刚一进入大帐,就听到了胎记男子对他们的命令。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看向倒在血泊当中的大将军时,脸上也满是震惊,就那三个小孩,竟然能够将经百战的大将军杀死。

    不到片刻,军队里面的一些其他的将军、参将、参谋等一众文武官员都闻风赶到了大将军的营帐里面。看着倒在地上的大将军,众人脸上皆是一阵抽搐,这是天要塌了的节奏啊。

    “司徒南,这是怎么回事啊,我这才刚走了没几分钟,怎么大将军就被人杀了啊,你这个护卫是干什么的!”上官云直接兴师问罪。

    “上官将军,这可完全不关我的事啊,大将军要我们都退出来,自己一个人在里面跟那个报信的小子交谈,不想那个小子竟然是一个厉害的角色,这才几个眨眼的功夫,他就将大将军给杀了,然后又利用大将军的令牌从容的离开了中军大帐。”胎记男子司徒南简单的将事的经过陈述了一遍。

    听完他的话语,中军大帐里面的人便议论纷纷,像炸开了锅一样。

    “诸位!现在我们有两件事需要立即去做,第一件事自然是将杀死大将军的凶手缉拿归案,替大将军报仇雪恨,这件事需要在场的各位将军的全力配合,我想凭这几个毛头小子,还不足以逃出我们西域联军的五指山。至于另外一件事,国不可一无君,家不可一无主,军队不可一无统帅,我们现在要选出一位能统领全军的将领。”

    听闻上官云的话语后,在场的一众将领又议论开来了。“上官将军,就你吧,你是大将军的左膀右臂,又在军队当中拥有极高的声望,由你来担任大将军这是众望所归啊!”

    营帐当中的将领大部分都支持上官云暂代大将军一职,那些心中不悦的将领一见到大帐之中上官云取得了压倒的优势,当即闭口不言了。

    司徒南目光闪烁地看着上官云,但是他什么话也没有说。刚才在中军大帐当中姬雪寒说给大将军听的那一句话他还清清楚楚地记得,不过他的任务是保护大将军,这些军队里面勾心斗角的事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只要其他人不来为难他就可以了。

    上官云等人正在讨论由谁来继任大将军的职位的时候,姬雪寒正带领着罗天猛和公子哥两人往营地外面跑去。

    这时,四个侍卫已经召集了不少的士兵堵在了营地的外面,因为大将军的突然死亡,所有的将领都集中到了中军大帐当中,大部分的士兵也在往中军大帐靠近,所以围堵姬雪寒等人的士兵并不是很多,仅仅只有数百个而已。

    正在西域联军的营地一片混乱的时候,不远处的几顶帐篷又突然着起火来,还不等西域联军的士兵过去救火,两匹快马陡然从火光之中冲了出来,一个浑煞气的黑脸小子正骑在其中一匹马上。

    这马上的人正是黑煞,他趁着辰逸引开营地守卫的这段时间偷偷地潜入到了西域联军的军营,并查探到了马厩的位置。在姬雪寒等人得手的同时,他放火将离马厩最近的几顶帐篷烧着了,然后他又从马厩当中牵出了两匹骏马,自己骑在一匹马上,风驰电掣般地向军营外面奔去。

    姬雪寒等三人很快的就和拦阻他们的士兵打到了一块,此刻三人的手中都有一把长枪,那是他们从围攻他们的士兵手中抢过来的。

    吃一堑长一智,吃过这些西域联军的亏之后的罗天猛并没有猛力地攻击周围的士兵,他只是不断地防御着,用手中的长枪拨开杀向他的那些武器。渐渐的,他也将这些士兵的具体况摸了个大概,这些士兵的总体实力并没有偷袭甘肃镇的那一百多个士兵的实力强,甚至还要差不少,这一发现让罗天猛心中稍微安定了一点。若是所有的士兵都有孙友志手下的那些士兵那么强悍,罗天猛估计他早就已经逃之夭夭了。

    和罗天猛一样,公子哥最开始也是在不断地躲避着,寻找着这些士兵的弱点。军营当中的能够战斗的地方并不是很多,视野也并不是很宽阔,所以围攻公子哥的士兵仅仅只有十几人,其他的士兵则是里三层外三层地将他包围了起来。

    要说战斗得最激烈的当属姬雪寒,他的综合能力本来就比罗天猛、公子哥等人强,此刻更是刺杀了西域联军的大将军,所以他斗志昂扬,浑然不惧地与西域士兵战在了一起。

    若是如此打下去,姬雪寒等人肯定会成为西域联军的瓮中之鳖,他们毕竟太年轻了,体力肯定会不足,而且围攻他们的士兵又数以百计,完全是一百个人打一个人啊!就算姬雪寒等人战力再逆天,落败也是迟早的事。

    不过好在他们并不是三个人在战斗。

    马蹄声突然从这些西域联军的后响起,两匹快马直接朝着这些西域联军撞了过来,措不及防的士兵纷纷被马撞倒在地,让出了一条道路。

    “快快上马!”黑煞直接骑着马来到了罗天猛的边。

    一枪退周围的敌人,罗天猛猛然将手中的长枪往地上一插,然后借助长枪的力量跃到了黑煞的后。

    与此同时,姬雪寒和公子哥也抓住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施展轻功跃到了另外一匹马上。

    姬雪寒心中总算是安定了一点。“驾!”姬雪寒猛地一掌拍在了马的股上,受痛的马发起力来,直接昂着头往营地外面冲去。

    外围正在持枪拦阻的士兵一见到烈马冲了过来,当即收起手中的长枪,撤到了一旁。没有人会拿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

    等到姬雪寒所乘的快马将要过去的时候,旁边的士兵齐齐出抢刺了过来,不过这烈马的速度何其的快,基本上没有一根长枪刺在了马的上。

    士兵们的长枪还没有收回来,紧紧地跟着姬雪寒的黑煞又骑着马撞了过来,十几根长枪尽数拦腰折断,周围的士兵也都人仰马翻,倒在了地上。

    “小子,别狂!我来会会你们。”姬雪寒等四人前脚刚刚踏出西域联军的营地,胎记男子就施展轻功从中军大帐之中追了出来。

    “该死的,是那个丑八怪,赶紧的,让马加速。”一见到司徒南离自己越来越近,罗天猛吓了一跳,急忙对黑煞喊道。

    黑煞也知道此时的况十分的危急,“抓紧了!”他一只手牵住马缰,另外一只手从怀中掏出了一把匕首,果断地刺向马股。

    骏马一阵痛嚎,剧烈地挣扎着飞速往前跑,马上的黑煞和罗天猛两人也一阵剧烈的摇晃,不过还好黑煞死死地抓住了手中的马缰,而罗天猛则死死地保住了黑煞。

    “该死的!”一见到自己与前面两匹马的距离越来越远,气急败坏的胎记男子当即从旁边的一个西域士兵手上抢过来一把弓和一支羽箭。

    “我要你死!”胎记男子司徒南含恨一

    羽箭的速度非常地快,还不等周围的士兵反应过来,胎记男子手中的羽箭就已经不见了踪影。

    马上,罗天猛直接一声“嗯!”的闷叫。

    “黑壮小胖子,你怎么啦!”正在前面骑着马的黑煞也感觉到了罗天猛的不正常,就在刚才的那一刹那,他猛然感觉到他和罗天猛连带着下的骏马同时颤抖了一下。

    罗天猛并没有立即回答黑煞的问话,“赶紧……走!”等了老半天,罗天猛终于断断续续地说出了一句话,而后就再也没有动静了。

    “小胖子,你可不要吓我啊!”黑煞驾驭着下疯狂的野马,根本就来不及转查看罗天猛的具体况。

    两匹快马一前一后地向远处跑去,等到西域士兵骑着马追出来时,只见到漫天的黄沙,再也见不到姬雪寒等人的踪迹。

    “追!他们肯定跑不远,就算是追到天涯海角,我们也要将杀死大将军的凶手绳之以法,以慰大将军在天之灵。”将所有的事宜全部都处理完毕的上官云从中军大帐之中走了出来,大义凛然地向西域联军的士兵下命令说。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