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风起云涌起硝烟,如火如荼上战场

    姬雪寒等人在甘肃镇苦苦训练了整整五年,这一年,他们终于真正地踏上了战场,这一年,姬雪寒整整十岁。

    五万西域联军妄想攻入甘肃镇,劫掠城中百姓的金银财宝,粮食牲畜。西域联军多处攻城,而甘肃镇的卫所兵兵力不够,不足以防守住绵延的城墙,所以刘大人带领着一百多的童子军担负了防守一小段城墙的任务。

    西域联军虽然是多处攻城,但是也有主次之分,有些的地方是他们主攻的方向,所以防守的士兵也相对多一点,而有些地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像是佯攻,但是城墙上面还是布置了不少的兵力,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佯攻会不会是真正的主攻,没有人敢冒这个险。

    而姬雪寒他们一百多个人防守的地方既不是西域联军主攻的方位,也不是西域联军佯攻的地方,这里仅仅只是一个比较偏僻的视野盲区。

    刘大人的上司杨博在巡查城墙上面的防务时巡视到了这里,发现这一段的城墙虽然比较偏僻,城墙外面的空间也不足以施展大军,甚至城墙外面有不少的地方都是山地森林,但是这一段的城墙相对外面的地势却有点低。这一段的城墙仅仅只比外面的地势高出了三四米,这可是一个相当危险的节奏啊!要知道其它地方的城墙普遍都是有七八米高,而这一段城墙由于城墙外面的山地地势,仅仅是比外面高出了三四米。

    若是西域联军探查到了这个地方,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偷偷潜入进来,甘肃镇就算不会失守,失去了地利,甘肃镇的卫所兵也会损失惨重。所以杨博才会派遣一百多的童子军来防守此处,这个地方虽然很重要,但是不适合大军的展开,有一百士兵防守足够了,而且这帮童子军也是时候见见硝烟,见见血了。

    此刻,刘大人正带领着一百多的童子军背靠着城墙坐在地上,“小子们,都打起点精神,这次是你们第一次上战场,想要活命的都听我的安排。如果这西域联军当中有足智多谋的人,那么他肯定已经发现了这处城墙的与众不同,一定会派人偷偷地潜入进来查看一番,为他们大部队的偷入做好准备。”

    “刘大人,你估计对方会有多少人来啊。”姬雪寒带头问道。

    “他们这次来的人马主要是为了查看这段城墙后面的具体虚实,所以派的人肯定不会少,但是也不会多,多了就会引起别人的注意,我估计他们大概也就会派个百来人左右前来查看况。”

    “这么多?我们也就一百多个人啊,这要怎么对付啊!”罗天猛这是第一次真正的上战场,难免有点紧张。

    “多吗?哈哈,给我二十个优秀的士兵,我能够将这段城墙防守得滴水不漏,一只苍蝇都别想钻进来。你也不想想,我们可是占据了绝对的地利。”刘大人解释说。

    “我们可都是一群童子兵。”罗天猛依旧很是担心。

    “有什么好担心的,你们都已经是十四五岁的人了,已经有资格独当一面了。想当初盛唐的时候,你们这个年纪已经是成年人了,都可以娶妻生子了。再说了,不经历战火,怎么能够算是真正的军人呢!你们迟早会要经历战火与硝烟的,这一天早一点晚一点都没有关系。放心吧,有我在,这段城墙肯定能守下来的,你们只要注意好好的保护自己就可以了。记住我之前跟你们说过的话,千万别轻易冒头。”

    “具体的我们应该怎么做?”罗天猛听得刘大人这么一说,内心渐渐地平稳下来。

    “这五年我对你们的训练可不是没有用的,看见面前的那些家伙了没有,一会儿具体的安排听我的命令。”刘大人兴奋地看着面前的这一大推装备器械。

    弓箭,滚木,石头,火油……都是一些防守时用的东西,而这些东西姬雪寒等人在这五年当中已经把玩了个遍。

    “好了,大家都靠在城墙上面好好闭目休息,千万别发出声音来,一会有况我再叫你们。”刘大人吩咐说。

    一群童子军无论如何也闭不上眼睛,不远处的城墙上面正在发生打斗,呐喊声,火器声,刀剑碰撞之声不绝如缕地传入众人的耳朵,这一群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童子军内心无比的紧张,不少人都死死地拽住手中的软弓,汗水不停地从皮肤上面冒出来。

    相比于众人的紧张,姬雪寒明显的要轻松很多。五岁之前,他曾单独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埋伏在雪地里面几个小时,为的就是等待猎物的到来,而后发起突然的致命一击,将猎物击毙。

    这种事他做过很多次,因为他的师父从他三岁多开始就不给他食物了,仅仅只是给了他一把锋利的小刀,所有的一切都要姬雪寒自己去猎取。

    第一次等到猎物到来时,姬雪寒没有奋力一击,放跑了唾手可得的雪鸡,而最终的结果是他只能饿着肚子等待第二只猎物的到来。

    第二只猎物是一只猞猁,姬雪寒没有再错失良机,等到那只猞猁路过他的边时,他奋力一击击中了猞猁的股,受伤的猞猁发起怒来,一把将姬雪寒扑倒在地,只待一口咬下去,姬雪寒就要血溅三尺了。

    当然,姬雪寒没有死,因为他的师父一直都在暗处默默地保护着他,一见到这样的况,姬雪寒的师父果断的出手将那只趴在姬雪寒上的猞猁击毙。

    事后,姬雪寒的师父告诉了他几条生存的原则,姬雪寒将这些话一直谨记到现在。

    有把握的事不要故意放跑,一旦错失良机,受苦的终究是自己;任何时候都不要过高的估计自己的实力,一旦高估了自己,有时候就会造成致命的伤害。

    姬雪寒靠在城墙上面不到半个小时,他的耳朵突然轻微地抖动了几下,有况!他突然将耳朵贴在了城墙上面,仔细地听着外面的动静。

    “大家小心了,敌人开始要潜入进来了,都别出声,听我的安排。”刘大人也很快地听到了外面的声响,他低着头,小声地对童子军说。

    城墙外面,一百多个西域联军的优秀士兵全穿着绿色的衣服,小心谨慎而又飞速地在丛林当中穿梭,轻微的“嗖嗖”声不停地响起。

    不消片刻,这群西域联军就来到了离城墙不到五十米的地方,不过现在他们已经不能够再凭借丛林的掩护了。当初甘肃镇的士兵为了防止敌人从这段城墙外面的丛林当中突然潜入到城内,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将这段城墙外面的丛林砍伐出了将近五十米的开阔地带。

    西域联军在丛林和开阔地中间踌躇观望了片刻,确定没有埋伏后,他们这才接着飞快地靠近城墙。

    城墙里面的刘大人听见外面的脚步之声再次响起,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敌人已经离他们不到五十米了!

    不过刘大人依然沉着气,没有冒然的现攻击,他要将这群西域联军放近一点再打,不让他们有逃进丛林的机会。

    一声轻响传入了众人的耳朵,敌人开始攀爬城墙了!

    “听我命令,放箭!”刘大人突然起,转面向城墙外面放箭。一百多的童子军纷纷起,转面向城墙外面放箭。

    一百多支箭虽然不是很多,但是这么突然一下也将城外的西域联军打蒙了,站在城墙下面的十几个士兵来不及躲闪就中数箭,倒地而亡。

    城外的西域联军此时已经没有了选择,他们只能不停地前进,如果他们此时后退的话,他们所有人都要成为童子军的活靶子。

    已经攀爬上两米多长的小云梯的西域联军并没人受伤,此刻,他们抓住机会,一鼓作气向城墙上面爬去。

    “第一总旗负责解决掉正在攀爬城墙的敌人,第二总旗负责放箭压制后面的敌人。”刘大人果断的分兵应付。

    姬雪寒带领着五个小旗,以及他们手下的士兵,抱起城墙旁边的滚木、垒石向城墙下面扔去,顿时,惨叫之声不停地响起。

    姬雪寒抬起一块滚木,将他往城墙下面扔去,不等他查看这次的战果,一把长刀突然从城墙下面砍向他,姬雪寒吃了一惊,闪躲过这并不是很快的一刀。这时,城墙外面又一支羽箭向了他的肩头,他挥起手中的小刀将这支羽箭截下。不过这一个耽搁,城墙下面的那个敌人已经正在翻越城墙了,此刻那个敌人正一半子在城墙内测一半子在城墙外侧,姬雪寒一阵火起,直接箭步冲了上去,一刀捅向敌人的口,直接将敌人捅下了城墙。

    姬雪寒低着头向四周看去,此刻第一总旗已经死了五六个士兵了,他们都是将头伸出城墙,准备去砍杀城墙上面的敌人时,或被城墙上面的敌人用随携带的长刀砍杀,或被后面的西域联军杀。就连罗天猛的肩头上面也中了一箭。

    “大家都好好保护自己,不要轻易将头伸出城墙。”姬雪寒沉声提醒说。

    战斗不到一刻钟,西域联军就支持不下去了,每当他们有人冲上城墙时,刘大人就会指挥姬雪寒或者是其他的小旗上前去将敌人灭杀掉。

    西域联军完全不占地势,所以战斗起来很是吃亏。后面不断放箭的西域联军一见胜利无望,急忙抛下正在攻城的同僚,转向丛林当中跑去。

    “第二总旗,赶紧将那些逃跑的敌人杀!第一总旗,你们趁着这个机会,快速将城墙上面的敌人消灭干净。”刘大人再次命令说。

    片刻后,城墙上面的敌人统统被杀死了,而逃跑的西域联军也大多都被第二总旗用弓箭杀,仅仅只有十来个敌人趁势逃进了丛林,而童子军也死伤了十来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