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九)公子哥败仇易生,甘肃镇突风云变

    “哈哈,仇易生,就让我来会会你吧。”罗天猛直接走上了擂台。

    “就凭你?你能打得过我吗?叫姬雪寒那小子下来,我要和他打。”仇易生并没有将罗天猛放在眼中,整个童子军,能让他忌惮的人仅仅只有姬雪寒一个,就算是公子哥也仅仅只是和他势均力敌而己。

    “嘿嘿,想见寒哥啊,那你要先过我这一关,刚才你的战术不错哈,现在轮到我们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真爽啊!”罗天猛呵呵地笑着。

    “既然如此!”仇易生也不废话,直接伸出了拳头,“那我就将你打趴下。”

    面对咄咄人的仇易生,罗天猛也不废话,他战意昂扬,直接伸出了拳头,跟仇易生来了个对轰。

    对轰的结果是两人都退后了几步,不过罗天猛退后了七八步,而仇易生仅仅只退后了一步,其中差距可见一斑。

    他竟然这么厉害,看来不能和他硬碰硬啊!罗天猛冷静的分析道,他的任务仅仅只是多牵制仇易生一会而已。

    换了一个策略的罗天猛不再和仇易生硬碰硬了,每当仇易生凶猛无比的拳头揍过来的时候,罗天猛就会事先准备好,避开仇易生的拳头,而罗天猛有时也会全力挥拳硬碰,搞得仇易生异常的心惊,他根本就不知道罗天猛什么时候会应战,所以每次挥拳都是全力以赴。

    虽然罗天猛并不和仇易生硬碰,但是他也没有很轻易地就摆脱了仇易生呼啸的拳头,有几次他都躲闪不及,被仇易生的拳头生生砸中,退后了好几米,上也是疼痛异常。

    越是这样打下去,罗天猛就越是吃亏。仇易生越斗越猛,大有不将罗天猛击败不罢休的趋势,“砰”的一声,罗天猛再次躲闪不及,被仇易生抓住了机会,一拳击在了右肩。这一次仇易生用了十足的劲道,罗天猛被他这一拳直接砸出了擂台,就连嘴角也溢出了鲜血。

    “他妈的,真猛!我的手脱臼了。”罗天猛浑颤抖着,汗水不停地从他的额头上面冒了出来。

    听闻此话,姬雪寒一步跨上前去,抓着罗天猛的右手臂一阵摸捏,然后按住他的手臂猛然旋转,罗天猛顿时惨叫了一声。

    “寒哥,看不出来啊,你还是一个兽医。”黑煞难得的哈哈一笑,“黑壮小胖子,你的仇我来替你报。”黑煞继罗天猛之后走上了擂台。

    “小子,你们都当我是病猫吗?你是想要一只手废掉呢,还是想两只手都废掉。”仇易生目光森地看着上台来的黑煞,仿佛是看着自己碗里面的一样。

    “我可不像那个小子一样的傻啊,我只要拖住你一时半刻,消耗一点你的体力就可以了,收拾你的事还是等公子哥来做吧。”

    “大言不惭,我先将你打下去,然后再将公子哥击败,最后,嘿嘿……”仇易生的意思不言而喻。

    仇易生不断地发动攻势,而黑煞只是不停地躲避着,两人虽然在擂台上面大打出手,但是却没有什么真正的看点。

    “我说黑脸小子,你就这么水的啊,都不敢跟那个家伙硬拼一记。”台下的罗天猛一直在看着台上的比试,一见到黑煞从不还手,忍不住起哄道。

    罗天猛的话语刚说出来不久,黑煞突然目光一凝,冲天的煞气从他的体内爆发出来,他的脸被这煞气渲染得乌黑一片。

    刚好这时,仇易生的拳头击了过来,黑煞大喝一声,乌黑的拳头迎风撞了上去。

    “砰!”沉闷的撞击声从擂台中央传来出来,黑煞仰天大啸一声,完全放开了手脚,酣畅淋漓地用力将仇易生向擂台下面去。

    黑煞越走越快,仇易生的双脚不断地在地上摩擦着,发出阵阵刺耳的怪声,擂台的地面被他的脚划出了一条眼可见的痕迹。

    黑煞一见到这压倒的局势,顿时什么也不顾了,双手推着仇易生向擂台边缘跑去。

    眼看这仇易生就要被黑煞推出擂台了,黑煞猛然感觉到不对劲,因为从始至终,仇易生都没有丝毫的还手。被我这样压迫着后退,他不能还手也是很正常的,黑煞心中这样想到。

    不过很显然,他想错了。等到仇易生离擂台边缘仅仅只有半米的距离的时候,他突然加速向后退去,然后撤开了他的拳头,并向左边躲闪了过去。

    黑煞的视线一直被仇易生挡住了,因此当仇易生撤开时,他已经停不下脚步了。更悲催的是,就在这时,仇易生一拳打在了他的后背。

    黑煞也飞出了擂台,脸部朝地,吃了一嘴巴的灰尘。

    “匹夫之勇,难成大事!公子哥,轮到你上了。”仇易生很轻松地搓了搓自己的手。

    公子哥二话不说,跳上了擂台:“我们的恩怨也该了结了。”

    “你应该知道,刚才的那两个货色并没有给我带来多大的麻烦,我现在差不多还有九成的力量,你,我的手下败将,行吗?”仇易生以一副高傲的样子地藐视着公子哥说。

    “十成力量对十成,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更何况你现在只有不到九成的力量了呢。上次你能胜我,那是因为我已经筋疲力尽,只有不到半成的力量了。”公子哥有成竹地说。

    “你混蛋!”仇易生勃然大怒,直接挥拳冲了过来。

    既然仇易生选择了硬来,那公子哥也没有理由怕他。

    结果果真如公子哥所说的那样,仇易生不是他的对手,不管是硬拼还是在擂台之上游斗,仇易生都落在了下风,只看得台下的罗天猛和黑煞都拍手叫好,姬雪寒的脸上也带着微笑,他看得出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公子哥是赢定了,仇易生的真实实力跟公子哥相比还是有一定的差距的。

    擂台上面的局势仇易生显然也是知道的,他目光闪烁地看着公子哥,心里在盘算着应该怎么样打败公子哥。

    一看见仇易生那诡异的目光,公子哥顿时谨慎了起来,仇易生无从下手,心里酝酿好的主意只好作罢。

    仇易生装作不小心掉落到擂台外面的样子输了这场比赛,不过在场的人大多都知道这仇易生远远不是公子哥的对手,只是仇易生要面子,不肯开口认输摆了。

    “哼,就让你们几个人好好得意一阵时间,在这甘肃镇,还没有谁敢和我对着干,我就不信你们还永远不出军营了。”仇易生看着欢呼着的罗天猛等人,心中定下了一个计划。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公子哥直接承认自己不是姬雪寒的对手,被迫无奈的姬雪寒只好起上擂台守擂。只不过在见识了姬雪寒的变态防御之后,再也没有一个童子军的士兵敢上去挑战他了。

    第一名,姬雪寒;第二名,公子哥;第三名,仇易生;第四名,黑煞;第五名,罗天猛。一人挑落一群人的辰逸则是第六名,无缘奖金了,不过若是他全力拼命起来的话,估计公子哥也不是他的对手了,毕竟辰逸曾经是斗兽场中的长胜奴隶,实力可见一斑。

    最后,由刘大人宣布了比赛结果,并且将所有的银两亲手发给了获胜的人。得到奖赏的姬雪寒当即拿出银子,请手下的士兵大吃大喝了一顿。

    自从童子军大比之后,姬雪寒就带领着手下的士兵投入到了艰苦的训练当中,因为他明白,处乱世,没有绝对的实力是什么事都干不了的。

    时间一晃就是五年,这五年,姬雪寒也从一个消瘦的小孩长成了一个强壮刚毅的小少年,而罗天猛、黑煞、公子哥等人也都已经十四五岁了,已经到了可以正式的带兵打战的年龄了。

    这五年总共举行了三次童子军大比,每次大比,姬雪寒都拿下了个人的冠军,倒也积攒下来了不少的银子。随着年龄的增长,姬雪寒的实力也飞速地飙升着,众人越来越难以望其项背了。

    不过奇怪的是,这三次的童子军大比仇易生都没有参加,他似乎是突然消失了一样。

    这五年,甘肃镇发生了不少的事,刘大人的直属上司杨博因为指挥部下守边有功,被升任为右副都御史。

    而仇鸾因为镇守甘肃时多有劣迹,贪赃枉法,乱杀百姓,恃强凌弱,被陕西三关总督曾铣弹劾,杨博也跟着揭露其三十多件贪赃枉法之事。朝廷以罪将仇鸾逮捕入京后,仇鸾趁势依附上了当红的严嵩一党,反而诬告曾铣与内廷大臣当朝首辅夏言相互勾结。

    手握兵权的边关将领与内廷大臣私下交接犯封建朝廷的大忌。相严嵩深谙此道,为罗织罪名置首辅夏言于死地,从曾铣着手。被曾铣劾奏下狱的甘肃总兵仇鸾是严嵩的同党。严嵩知道曾铣与同乡苏纲关系密切,而苏纲的女儿是夏言的继妻。严嵩代仇鸾于狱中草疏,诬陷曾铣掩盖败绩不报,克扣军饷巨万,派遣其子曾淳通过苏纲贿赂首辅夏言,“交关为利”。仇鸾之上疏完全是无中生有,史称“其言绝无左验”。

    但是嘉靖帝却完全相信仇鸾的诬陷之词,立即下诏逮捕了曾淳和苏纲。等到曾铣被逮捕入京后,嘉靖皇帝亲拟“当铣交接近侍律斩,妻子流两千里,即行刑。”

    不过这些都和姬雪寒等人没有关系,就算是有关系那也是以后的事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