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校场小比首失利,擂台辰逸逞英雄

    “好了,大比结束了,各位表现得都很不错。小子,你也不错,你们这一总旗的士兵跑步时领先另外一个总旗的不少位啊!好好加油,你未来的成就不可限量。”刘大人对姬雪寒的喜溢于言表。

    “哈哈,都是刘大人教导有方。”姬雪寒也拍马说。

    仇易生看着场中的两人一唱一和,完全的将自己给无视了,不由得轻哼出来,然后目露凶光地看向了场中的两人,具体来说是看向了姬雪寒,“哼,一会儿的小比上有你好看。”说完,他又转过来,面无表地对后的一小旗士兵说,“一会儿小旗比斗的时候,给我死死地揍他们,听到了没有。”

    “嗯!”这队小旗的士兵仅仅是轻声沉重地回答了一下,然后就不再说话,似乎这仇易生也提不起他们多少的兴趣。这队士兵隐隐的和其它九队士兵分开了,他们似乎更加的特立独行。

    “大比结束了,先休息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在校场之上举行童子军小比。”刘大人抛下了这样一句话就走到了围观的士兵里面,和几个熟识的将领攀谈起来。他整天都面对着一大群的小孩,想不烦都不行。

    半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散开的童子军开始慢慢地聚拢,不消片刻就都到齐了,只等待刘大人一声令下。

    “好了,现在人都到齐了,规则我就不多说了,每个小旗队伍都会和另外九个小旗队伍遇上并打斗一番的,但是具体这十个人怎么对另外的十个人就要你们自己去分配了。不过总的规则只有一条,不能故意伤人!一旦对方认输,立马就要停止打斗,如果谁还穷追不舍,那就取消他的成绩。好了,废话不多说了,开始比赛吧。”刘大人在擂台上方的座位上坐了下来,他在这群小孩当中看到了不少优秀的苗子。

    “嘿嘿,凭我、黑煞、公子哥、辰逸四个人的小旗,对方要想赢估计很难咯。”罗天猛等几个小旗站在了姬雪寒的旁边。

    姬雪寒没有说话,他只是微微地眯着眼睛,看着场中已经开始了的比赛。一百个童子军,分成了五十对,现在正在成对成对的打斗着。

    最先分出胜负的是罗天猛的小旗和仇易生手下的一支小旗队伍,但是这结果……

    “这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强劲的队伍,按照他们这样打下去,这次小比的第一就不是我们了。”罗天猛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信。

    “他们那个小旗队伍确实很强,我手下的士兵也不是他们的对手。”黑煞没有多说什么,直接下了定论,“公子哥的队伍也不是他们的对手。”

    “呃……”公子哥瞬间无言以对。

    众人纷纷将目光看向了辰逸。

    “他们那队士兵上的血腥味和煞气都很重,但是这些味道又显然有些不那么真实,我想他们应该是专门练习过杀人的。我手下的士兵虽然也很不错,但是缺少了他们的那种杀伐之气,会输!”辰逸简简单单地陈述了一个事实,但是他的目光却没有丝毫的动摇。

    “嘶……”罗天猛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专门练习了杀人!我们这里的几个人都没有杀过人吧。”罗天猛直接将目光看向了姬雪寒,至于其他人,直接被他无视了,当然,辰逸除外。

    “我虽然也没有杀过人,但是从我三岁开始,我每天都在被别人杀。”姬雪寒的思绪又回到了天山之巅,那个白发老头,每天都在用棍棒抽打他,每一次抽打,姬雪寒都感觉自己的骨头像是全部破碎了一样,那种滋味不亚于被人杀了。

    “这次小比,第一名是和我们无缘了,就看第二名和第三名能不能拿下了。”罗天猛绪有点低落,本来以为能够拿下一二三名的,没想到半路杀出来一个程咬金,煮熟的鸭子又飞了,“刚才大比的时候我怎么没有看见这十个人。”

    “大比的五六七名都是那个小旗的人,你说他们强不强?”姬雪寒没好气的说。

    “啊!竟然比我和黑脸小子还要强悍,难怪我没有看见他们,原来有几个还在我们前面啊!”罗天猛乖乖地闭嘴了。大比时,有几个人超过了他和黑煞,两人也没有放心里去,没有想到这几个人竟然这么的强劲,跑完步后,罗天猛和黑煞两个人就躺在地上休息了,所以没有看见接下来赶到终点的人也就不足为奇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小比终于结束了,不出意外,仇易生手下的那个铁血小组拿下了小组比赛的第一名,第二名和第三名分别被辰逸和黑煞的小旗拿到。

    站在校场外围的罗天猛不经意地抬头看了旁边的黑煞一眼,嘴中喃喃地说着什么……

    姬雪寒这边虽然拿下了第二名和第三名,不过辰逸和黑煞手下的那些童子军却个个带伤,大部分人脸上都是一片红肿。

    这不是纯粹的打脸吗!罗天猛愤愤地看了一眼站在前面的姬雪寒,只见姬雪寒浑上下都透露着一股惊人的寒气,罗天猛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个人比赛时有好戏看了。

    “好了,去吃饭吧,吃完饭后进行最后的个人比武。”刘大人再次消失不见了,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他需要找人商量。

    “杨大人,刚才属下在监督童子军比试时发现了一个重大问题。”一座小巧而又精致的营帐内,刘大人正弯着腰向一个中年男子汇报。

    “哦?什么事?竟然要你亲自来汇报我。”中年男子放下了手中的书,凝视着刘大人,沉声说。

    “是这样的……”刘大人低声将问题说了一遍。

    “还有这样的事?!”中年男子猛然站了起来,而后,他又很快地坐下,“这件事肯定是仇鸾那厮在背后捣的鬼,就是不知道这些受害者是敌军的俘虏还是我朝的平民。这件事你先不要声张,我先和三边总督曾铣大人商量一下。”

    中年男子名叫杨博,是朝廷官吏。字惟约,蒲州人。嘉靖八年进士,初为兵部武库清吏司主事,又任兵部职方清吏司郎中。大学士翟銮巡视“九边”的守备部署时,以杨博随行。杨博对途中所经过的山川地势,民风俗,驻军人数和战斗力强弱,都作了详细的记录。

    嘉靖二十五年,朝廷破格升任杨博为右佥都御史,巡抚甘肃。到任后,杨博大兴屯田,请求朝廷招募民众垦田,永不征收用租。又利用农闲季节,修筑肃州、榆树泉、甘州和平川境外的大芦泉等地的墩台,开凿龙首等地的水渠。

    当初,罕东属人为了避免土鲁番人的扰乱,迁徙至肃州境内,经常与当地居民发生械斗。杨博为其修筑金白城等七座屯堡,并召集罕东属人的首长率领部属迁至堡内居住,于是肃州境内秩序井然。

    刘大人看着杨博正在沉思,便不动声色地退了出来。

    终于,最激动的时刻到来了!个人擂台赛。

    “寒哥,这次你不用出手了,我们几个人一定能将仇易生给打败的,你就坐在这里看好戏,直接将第一名收入囊中吧。”此时此刻的公子哥十分的兴奋。

    “除了仇易生,其他的所有人我都能打发,包括那个铁血小旗队伍和另外的五个小旗。”辰逸直接将除去仇易生之外的所有人都包揽了下来。

    “那个仇易生就交给我们三个人去对付吧,我和黑煞先上台去,将他的体力消耗掉,顺便看看能不能干他一票,然后公子哥你上,狠狠地揍他一顿。”罗天猛的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公子哥痛打仇易生的场景。

    “上次他趁人之危,这次我也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痛快地打他一顿,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公子哥笑着说,看他这模样,仿佛是吃定了仇易生一样。

    “你们可别沟里面翻船了。”看着正在得意的几个小旗,姬雪寒提醒说。

    “不会的,寒哥。”辰逸率先跳上了擂台,“除了仇易生,其他人统统可以上来挑战我。”辰逸已经变相的承认他的实力在仇易生之下了。

    “看来我是不能上了,你们几个先一个一个的上,就算不能将他打败也要将他耗死。”仇易生颐指气使地指挥说。

    仇易生手下的精英士兵纷纷上前挑战辰逸,辰逸也不拒绝,一一接下了,不过当辰逸一不小心把一个士兵击成重伤后,那些对自己的实力并没有太大的把握的小旗纷纷踌躇不前了,他们不傻,不会白白去送给人打的。

    “废物,真是一群废物,连个小小的小旗都打不过,太丢脸了。你们统统下来,我来会会他。”气急败坏的仇易生跃上了擂台,他准备亲手教训教训辰逸。

    “抱歉,我早就说过了,我不是你的对手,你的对手是他们。”辰逸一见仇易生上台,直接指着罗天猛等三人,认输下台。他已经打斗了很久了,他也累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