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姬雪寒霸气夺旗,仇易生阴冷升将

    接下来的第二场总旗争夺战打拼得十分的激烈。先是一些普通的童子军士兵上台守擂,然后另外一些士兵上去挑擂,战斗平淡无奇地进行着,周围围观的士兵散去了不少,这样的比斗在他们看来毫无意义,直到罗天猛的上台。

    一个守擂的童子军直接被他一拳打了下去,然后,他又一一将上台挑衅的士兵打下擂台,连接着胜利了二十几场。最后黑煞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冲上了擂台,将两人未完结的战斗继续了下去。

    结果不言而喻,两人依旧是平手,谁也不能将谁打下擂台,两人就是两只猛虎,继续打斗下去,只会两败俱伤。

    “嘿,两个黑小子,我来挑战你们。”公子哥也看不下去了,直接悠然地走上了擂台,笑呵呵地说道,“你们两个一起上吧,打完了这个总旗就是我的了。”

    “找死!”黑煞最看不得别人小觑自己了,他丢下罗天猛,率先攻向公子哥。

    不过公子哥依旧不和他硬拼,只是不停地躲避着黑煞凌厉的拳头,偶尔挥手防御几下,他可没有姬雪寒那么变态的防御,能够将黑煞强劲的拳头视为无物。

    攻击了一刻钟,黑煞就后劲不足了,“我说白脸小子,你总是躲躲闪闪的是什么意思啊!”黑煞不满地吼道,总是不能攻击到公子哥,黑煞也很气馁。

    “嘿嘿,攻击不到我那是你的实力不行啊。罗天猛那个小子都已经跟你说过了,我很难缠的。”公子哥依旧展开法,不停地躲避着黑煞的攻击。

    突然,黑煞的前露出了巨大的破绽,公子哥不假思索的一拳打向了黑煞露在外的前

    不等公子哥得意,一只异常凌厉的拳头呼啸着砸向他的后背,躲闪不及的公子哥眼中闪烁着犹豫的光芒,不过这光芒仅仅是一闪而逝,公子哥的目光瞬间又变得坚定起来,手中拳头的劲道更加的强大了。

    公子哥的拳头不偏不倚地砸在了黑煞的前,受此强力,黑煞直接被击出了擂台,而公子哥的体在反推力的作用下也撞到了背后袭来的拳头之上。

    “砰!”公子哥的体也尾随着黑煞的体向擂台下面飞去,不过还好,在离擂台边缘还有两米的地方,公子哥死死地止住了后退的趋势,最终在擂台边缘停了下来,并没有出局。

    “咦?你竟然没有被我轰出擂台。”罗天猛对此很是奇怪,自己的拳头有多大的力气他还是知道的,将一个十岁大小的孩子轰退几米还是可以的。

    “该死的黑壮小胖子,你竟然敢偷袭我,哼,不要以为我就没有防御手段了,虽然我没有那个死变态那样逆天的防御力,但是对付你们这些小喽啰还是足够了。”公子哥心有余悸地说,要不是在刚才的那一瞬间他将全的力道都用到了后背的防御上面,他肯定会被罗天猛这突然的一拳直接击出擂台。此刻,公子哥的后背火辣辣的一片,虽然没有血模糊,但是肌撕裂的痛感还是有的。

    “我认输,我认输,别打我,我自己下台。”一见到自己的攻击没有奏效,再看见公子哥那如狼似虎般的眼神,罗天猛心中生不出一丝的战斗**,直接下台投降,他可不想大庭广众之下再被公子哥戏耍。

    “还有没有人上台来挑战。”公子哥忍着后背的伤痛问道。

    台下一片沉默。

    正当公子哥要松口气的时候,一个脸色惨白,面目沉的少年儒生走上了擂台,“在下仇易生,请多多指教。”

    公子哥的心里将罗天猛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一个遍,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坏事都让他给遇上了。

    “我的名字你已经知道了,那就开始吧。”公子哥没好气地说,刚才上台之前他就已经自报了名字。

    公子哥和仇易生的比试一开始也是平平淡淡,公子哥由于受伤,实力发挥不出来,而仇易生也一直在试探公子哥的具体况。

    试探着攻击了片刻,仇易生差不多摸清楚了公子哥的虚实,下手开始凌厉了起来,连拳头上面也带着呼啸而过的劲风。

    “公子哥的况不容乐观啊!”罗天猛突然担忧地说,虽然他刚才也出手偷袭了公子哥,但是如果要他在仇易生和公子哥当中选择一个人的话,他肯定会选择公子哥,毕竟两人是来自同一个地方的。

    “呵呵,刚才是谁直接下台认输的啊,说不定那时候你还能赢他呢,现在可好了,让别人白白捡了一个便宜。”黑色的脸上有点泛白的黑煞嘲笑说。

    “呃……谁知道他装得那么像啊!我都被他骗过去了。”罗天猛不满地哼哼。

    场上的局势对公子哥越来越不利,这仇易生一直隐藏了实力,他的真正本领只怕还在罗天猛和黑煞之上,就算比起公子哥来也不遑多让。

    打着打着,公子哥越发的心急了,照这样下去,他迟早会输的。

    拼了!公子哥用尽全的力道,一拳击出,前不留痕迹地留下了一丝的破绽。

    仇易生的目光突然变得闪烁起来,他森地盯住公子哥袭来的拳头,竟然敢在我的面前耍手段,真是不知死活。只见仇易生一扭头,轻松地躲过了公子哥击来的拳头,而后他伸出两根手指头,直直地插向公子哥毫无保障的双眼。

    公子哥大吃一惊,储力的左手赶紧伸到眼前,试图挡住仇易生蛮横的双指。不想这仇易生技高一筹,他的这两个手指也仅仅只是虚招,为的就是将公子哥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的左手出。

    仇易生和公子哥擦而过,不过公子哥的双手都已经挥了出去,来不及回手变招,被仇易生一掌击在了受伤的后背。

    公子哥伤上加伤,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以抛物线的轨迹飞了出去。罗天猛和黑煞两个人赶紧上前,一把接住了公子哥虚弱的体。

    “小子,你强的!”罗天猛的话听不出是褒还是贬。出奇的是,对罗天猛这句话,黑煞竟然没有反驳,算是默认了。

    “还有没有人上台来挑战?”仇易生扫视全场,他的目光沉,被他盯着的人直冒冷汗,仿佛是灵魂被人抽打了一样。

    “既然没有人挑战的话,那我现在宣布,童子军第二个总旗的位置归仇易生所有。”刘大人大有深意地看了一眼仇易生,而仇易生也仿佛是背后长了一双眼睛一样,转过来看向刘大人,目光灼灼而露有凶光,不避不闪,眼神深处充满了挑衅与血腥。

    接下来的小旗争夺擂台上,并没有童子军的士兵上前来挑战黑煞、罗天猛、公子哥三人,所以三人很快就轻松地拿下了小旗的位置。

    半个小时之后,其它的小旗也角逐出来了,总共两个总旗十个小旗。

    “好的,今天的擂台赛就到这里结束了,你们先回军营吃饭吧。下午准时到军营外面的童子军专用校场集合,下午进行人员的分派,从明天开始,童子军正式进行训练。”刘大人站了起来,中气十足地说。

    一群童子军轰然散开了。

    “下午你们三个和我一起吧,跟我一起要好一点,毕竟我们几个人稍微熟一点,我总感觉那个仇易生不像是个好惹的料,你们去了他那里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回军营的途中,姬雪寒沉思着开口说。

    “放心吧,大哥,就算是你不说,我也会争取调到你这个组来的,我对那个沉可怕的家伙可没有什么好的感觉。”公子哥率先开口说,现在的他还很虚弱,需要由罗天猛和黑煞两个人扶着才能走路。

    中午去吃饭时,姬雪寒也带领着罗天猛和黑煞两个人去了,远远的,几人就看见了仇易生和他后的几十个童子军士兵,两拨人马泾渭分明地各吃各的,谁也没有去惹谁。吃完饭后,姬雪寒又带着一份饭回到了营帐里面。

    下午,校场。

    “这次我们总共选出来了两个总旗十个小旗,现在我先分配一下,十个小旗你们先自己挑选总旗,分配不均的话我再重新分配过。”刘大人简单地说了一下。

    公子哥、罗天猛、黑煞三人自然是跟着姬雪寒一起,而剩下的七个小旗也有五个小旗选择了跟随姬雪寒,没办法,姬雪寒的擂台比试深深地震撼了他们,他们对姬雪寒是彻底的佩服。

    刘大人不由得多看了姬雪寒几眼,他也没有想到,拥有强大背景的仇易生竟然只有两个小旗选择跟随他。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在军队里面,只要你能有绝对的实力,总会有人选择跟随你的,背景很重要,但是实力才是王道!

    接下来,刘大人从姬雪寒那边挑了三个小旗并入了仇易生的队伍,然后各个小旗开始选士兵,这个也是双向选择的。最后刘大人又重新分配了一番才将选将分兵的事结束了。

    正式的训练也将开始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