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二)白雪山脉有冰莲,天山传人入碧天

    “师傅,你怎么就抛下寒儿自己走了啊!”天山山顶的一间小房子内,一个上赤膊着的小孩正在嗷嗷大哭着,在他的面前有一个石椅,椅子上面正端坐着一个威严的老人,而此时,这个老人已经死去多时了。

    “放心吧,师父,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我一定会好好的活下去的。”姬雪寒稚嫩的小脸上满是坚毅。

    “该去哪里呢?”姬雪寒又觉得迷惑了,“对了,我可以去东南沿海看看。”他的脑海之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两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以及四个高大威猛的卫士的影,就去找他们,姬雪寒是这样决定的。

    不过说到底姬雪寒还是一个童心未眠的小孩,一走出天山的范围,他就被外面的美景给迷惑住了。绿绿悠悠的大树不再有那么多的冰雪笼盖,湛蓝的天空变得那么的遥不可及,温暖的晓风给人带来无限的惬意,万物蓬勃生机,不再是寒气弥漫。

    “外面的风景真好啊!也不知道中原的风景是怎么样的。”姬雪寒对未来的道路满是憧憬。

    走了将近半天的路,姬雪寒终于快走出了天山的范围,他已经能够隐隐约约地看见远方的城市了。也许是渴了、饿了,姬雪寒停下了脚步,他回头向后的天山看去,太阳底下,天山悄然无声,充满了神秘的色彩。

    “哎,我这一走,估计以后是再也不会回来了。”姬雪寒感叹着说,毕竟他的整个童年时光都是在天山当中度过的,过天山的感不可谓不深。

    “咦……”他突然惊讶地叫了一声,只见太阳底下的一处山坡上正有点点的光芒反到他的眼睛当中,姬雪寒朝着光芒走了过去。

    散发出耀眼的光芒的正是野生的雪莲,新鲜的野生雪莲由于长期生长的地处于寒冷的高山之上,所以叶子是白亮的有淡淡的光泽。

    雪莲有着适应高山环境的生物特。它的叶极密,状如白色长绵毛,宛若绵球,绵毛交织,形式了无数‘小室’。室中的气体难以与外界交换,白天在阳光的直接照下,它比周围的土壤和空气所吸收的量要大;到了夜间,它的温度又降低得很慢,所以能保暖御寒和防止水分强烈火蒸发,而绵毛层又可使机体免遭强烈辐的伤害。

    “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何不为人之所赏兮,深山穷谷委严霜?这算是天山在送别我吗?”姬雪寒将这朵雪莲花当作了天山给自己的馈赠。

    “谢了,我亲的天山,生我养我的地方。”姬雪寒一把将雪莲从石头缝里面小心地捧了出来,将整个雪莲放在嘴边慢慢地咀嚼了起来,“嗯,还带有甜味,这应该是一朵雌雪莲。”

    将这朵雪莲连根带茎还有叶子一起吃下去后,姬雪寒不再犹豫,迈开步子向着关内的城镇走去。

    城池旁边有四个守卫,不过他们并没有留意姬雪寒这个小孩,姬雪寒顺利地进入了这座城池。

    “真的好大,真繁荣啊!”姬雪寒用手掩着小嘴,满脸的惊讶和欣喜。

    “这个东西多少钱?”姬雪寒连奔带跑来到了一个小贩的摊位面前,小手指着一串人的东西说。

    “小娃娃,你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小贩疑惑地问,这么简单的常识应该每个人都知道才对。

    “我从关外天山来的。”仿佛是看出了小贩的心思,姬雪寒解释道,不过他的目光却灼灼地盯着那一串散发着人的香味的红色糖果。

    “小娃,这叫冰糖葫芦,它制作起来可不容易啊!制作冰糖葫芦既简单又不简单,关键技术是熬糖。冰糖其实是砂糖,放在红铜或黄铜的大勺里熬。熬的时候一要注意火候,火候不到容易发粘,吃时会沾牙;而火候太大,不仅颜色重且吃起来发苦。二要把握稠度,稠了蘸不起来,稀了挂不住。另外要将山楂去核,去核不能将山楂一切两半,要用小刀在山楂的中间一转。将核取出后用竹签穿上,然后放到熬好的糖里滚一下。糖冷却后,便成为晶莹透明的糖葫芦了。由于糖的品质、熬的技术和山楂的品质等有高下之分,糖葫芦的品质自然也就有高下之分。而我这冰糖葫芦,不论是从外观上评价,还是从口味方面评价,都是最好的。”小贩一脸的自豪。

    看着小贩在那里侃侃而谈,姬雪寒实在是不忍心打断他的演讲,好不容易等到小贩介绍完了,姬雪寒赶紧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一串啊!”

    小贩一抬头就看见了姬雪寒流口水的样子,他知道,他刚才的解说又是白白忙活一场了,“一串冰糖葫芦铜钱五文。”小贩有点泄气了。

    “好的老板,给你五文钱。”姬雪寒从天山下来时,上带了几两银子和几十个铜钱,当下,他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五个铜钱,又从糖葫芦架上抽出了一串红艳的冰糖葫芦,高兴地离开了。

    这一路,姬雪寒见识了很多的稀奇古怪的东西,也品尝了很多各带特色的风味小吃,一直到太阳快要下山时,他还在城市的大街上面逛游着。

    “哎,太阳快要下山了,要去找个地方住一晚了。”姬雪寒明显还没有玩够。

    姬雪寒在大街旁边找了一家客栈,一打听,最便宜的一间房子都要一两银子三天,他顿时觉得囊中羞涩了,不过低头看看自己强健的体,姬雪寒还是一脚踏进了房间,“挣钱对我来说应该还是比较容易的吧。”姬雪寒在房间里面喃喃说道。

    接下来的几天,姬雪寒彻底的疯狂了一把,他将这个最靠近天山的城池逛了一个遍,除了一些官员的府邸等不能去的地方外,其它能去的地方他都去了,甚至包括一些风花雪月的场所。不过结果是可想而知的,他还没有踏进这些地方的大门,就让里面的姑娘给赶了出来。

    “这位大叔,这里面是什么地方啊,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姬雪寒拉住一个就要进去的中年人,开口问道。

    “小孩滚开,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毛还没有长齐呢就学大人逛窑子,真晦气,别挡住大爷的路。”中年人满脸的不悦,一把推开姬雪寒,眉飞色舞地走了进去。

    被中年人这么一折腾,姬雪寒更是满肚子的疑惑了。他又故技重施,拉住了几个要进去的中年人,终于,他搞明白了这个所谓的窑子是干什么的。

    “关内的人真是奇怪!”他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这座城市里面玩了四五天,姬雪寒就逐渐的觉得无聊了,很多新鲜的事物已经不能再吸引他的好奇心了。不过这几天在客栈里面,姬雪寒总算是见识到了中原文化的博大精深,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职业,各种各样的人物关系,看得姬雪寒眼花缭乱,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慨:真是一个纷繁复杂的世界啊!

    没过几天,姬雪寒就纠结了,因为他发现他的银子全部都用光了,不得已之下,他只好外出去找事做了。

    不过事远远地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他先是想要到客栈里面当小二,不过店家说他年纪太小了不要他,但是姬雪寒也没有往心里面去,因为他想要找一份比较挣钱的,而且还能四处走动的工作,他可不想一辈子呆在一个地方坐等老死,现在找事做纯属无奈,谁让他早几天那么大手大脚的花钱呢。

    这一天,姬雪寒去了很多的地方,包括客栈、米店、布庄等,他甚至去过一些官员的府邸,想在里面当个家丁,但是这些地方的人一看见姬雪寒还这么小,当场就拒绝了他。

    整整找了一天的工作,姬雪寒什么事也没有找到,无奈之下,他只好返回客栈,准备明天再去找事做,不过俗话说得好,福无双至,祸不单行,等到姬雪寒回到客栈时,他的房间已经被别人给占用了。

    仔细一问他才知道,原来他的房租已经全部用完了。“哎,看来今天只能露宿街头了。”姬雪寒的小脸上没有一丝的不快,虽然夜晚的大街上面寒气人,但是在天山待了几年的他显然是不再畏惧这些寒冷。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姬雪寒就被街上嘈杂的脚步声给吵醒了。他微微地睁开了眼睛,诧异地看着大街上面往同一个方向赶去的老百姓,心中满是疑惑。

    闲来无事的姬雪寒跟了上去,很快的,他就跟随着城中的老百姓来到了城池中心的城主府前面的广场上。

    此刻的广场上面已经是人山人海了,广场的中央,摆着四个硕大的擂台,而擂台的正对面,十数个容貌各异的人都是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坐在了擂台的上首,场面显得十分的郑重。

    “好期待啊!这一年一度的擂台比赛又开始了,只是不知道今年的四位冠军花落谁家了。”姬雪寒旁的两个百姓小声地交谈着,而姬雪寒也抓住了这个机会,侧着耳朵小心地听着。

    原来,这座城池每一年都要举行一次大的擂台比试,总共分为四个大的擂台,分别由十岁以下,十岁到二十岁,二十岁到三十岁,三十岁到四十岁的人上台守擂挑战,而最后的赢家将获得城主府的赏赐,分别是白银一百两、二百两、五百两、一千两。不仅如此,最后的赢家还可以报名参军,而且一进军队就是士官。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