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烈焰怒大杀四方,大妪毒父女换血

    (五十)烈焰怒大杀四方,大妪毒父女换血

    四个老妪一看见来人,即使是受重伤也立马跪下了,双脚颤颤抖抖的,浑上下不停地在流汗。

    所有的黑衣人在看见这个人之后,都毫不犹豫地单膝跪地,以一种无比恭敬的语气大声喊道:“恭迎教主!”

    没错,这个从地底下上升的中年男人正是明教教主烈焰。他淡然的眼神有一种无形的王霸之气,众人在他的眼神底下升不起一丝的抵抗之心。

    “你们的那么糊涂账一会再跟你们算。”烈焰看了四位老妪一眼,而在烈焰这一眼之下,四位老妪纷纷瘫软在地,唯唯诺诺的不敢有半丝半毫的其它想法。她们甚至不想去看那几十个武功高强的倭寇了,在她们看来,如果不出什么意外的话,这五十三个倭寇将要客死他乡了。

    “你们是自尽还是要我来动手,什么玩意,又丑又黑的,还敢到我圣教大里面来撒野。”烈焰无比骄傲自豪地看着面前的五十几个倭寇,在他的眼中,这一个个都是江湖高手的倭寇简直就是不堪一击。

    “八嘎!混蛋!”倭寇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别人小视,特别是他们五十三个人竟然被一个人小视看轻了。

    五十三个倭寇一齐冲向站在大中央不动的烈焰,有的是直接冲杀过来的,有的是利用忍术漂移过来的,还有的是瞬间移动,直接从空气当中走出来杀向烈焰的。

    “小国的竖子,不堪一击。”烈焰紧握拳头:“漫天飘香!”

    整个大剧烈地抖动,房顶的砖块纷纷掉落下来,众人丝毫不怀疑,如果照这样下去的话,没几分钟这明教的大就将要坍塌了。

    好在烈焰也知道这一点,稍微的控制了一下。不过对面的倭寇就惨了,他们周围的空气竟然能突然的爆炸,将措手不及的他们都炸飞了。

    仅仅是第一招漫天飘香,倭寇就没有一个还能站立的了,大部分的倭寇都用手中的倭刀抵挡住了空气爆炸所形成的攻击,不过他们手中无比锋利坚韧的倭刀却都不幸地碎裂了;还有小部分的倭寇措手不及,没能在第一时间内用倭刀挡住漫天飘香的攻击,都被空气碎片轰的浑是血。

    “八嘎,退,撤退!”一个倭寇挥手说道,没有受伤的倭寇瞬移到受伤的倭寇旁边,架起他们就往大外面冲去,很显然,大外面的冲天铁柱也拦不住他们。

    烈焰又是一声冷哼,就待再来一招将这些倭寇统统杀死,不过还没有等他的漫天飘香释放出来,倭寇撤退时丢下的迷雾弹就炸开了,大里面一片烟雾,什么都看不到了。

    烈焰将准备击杀倭寇的漫天飘香用来了驱散大里面的烟雾,片刻之后,大里面就没有了一丝的烟雾。烈焰率先向烈火蓉走去。

    还没等烈焰走到烈火蓉的边,烈火蓉就吐出了一口鲜血,血色暗红且带有一丝腥味。

    “蓉儿!”烈焰焦急万分地走了过去,先是看见了躺在烈火蓉边的依旧在留着血的冷水易,他一指点了过去,冷水易的手上顿时不再流血。

    冷水易忍着伤痛,看向旁边的烈火蓉:“前辈赶紧救救她,她好像是中毒了。”

    烈焰别有深意地看了冷水易一眼,不再说什么?他将手随意地搭在了烈火蓉的手脉上,不一会儿他的脸色越来越凝重,脸上开始出现丝丝黑线。

    他抬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四个老妪,伸手就将大妪吸了过来,一把掐住她的脖子:“你对她做了什么!”烈焰的声音很冷,冷到令人发颤。

    “没,教主,我没对圣女做什么。”大妪缩头缩脑,根本不敢正视烈焰的眼睛。

    “还敢说谎!你当我真的不敢杀你吗?”烈焰的手渐渐的用力。

    大妪满脸的通红,不断地用手抓住自己的脖子:“我……我……我说。”

    烈焰松开了手。

    “哈哈哈,我偷袭她的时候掌上带上了毒物,现在这毒物已经渗入了她的筋脉血液里面,就算是大罗神仙下凡也救不了她了。”大妪满是病态地笑着。

    “该死的,你就是这样保护圣女的吗!难道你把我的命令都当作耳旁风了吗!你以为我真的不敢杀人吗!”烈焰睚眦裂,右手对着跪在地上的另外三个老妪轰去,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三个老妪生生地爆裂开来,血横飞。

    “你杀啊!你杀啊!你就算是将我们统统地杀光了,你也救不回她了,哈哈哈。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就该我们四个人跟在她的后拼命的保护她,她凭什么享有这个权利。如果是要我们拼命保护教主,我们即使马革裹尸也无怨无悔,但是这个小女娃,她还不配!”大妪彻底的疯狂了。

    “她配!因为她是我的女儿,她是我圣教的下一任教主!”烈焰再也没有保留,斩钉截铁地说道。

    大妪呆呆地看着烈焰,又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烈火蓉,嘴角不停地抽搐:“教主,我对不起你!”说完,大妪自断筋脉,轰然倒地。

    “八侍女,你们将圣教大清扫干净,让这些江湖人士统统滚蛋,另外,你们再派人好好的照顾这位冷公子。传我命令,以后烈火蓉就是我圣教的教主,你们要像对待我一样对待她。”烈焰冷静地下命令说。

    “是!”八侍女开始差遣黑衣人进行善后的工作。

    几盏茶的功夫后,圣教大就清扫干净了,大里面的江湖人士都被赶了出去,烈焰没有将他们统统杀死已经算是很仁慈的了;昏迷的冷水易也被黑衣人扶下去好好照顾。

    “好了,现在你们都出去,将圣教大保护起来,我要开始运功将圣女救回来了。”烈焰下了最后一道命令。

    八个侍女带着黑衣人退了出去,大里面瞬间安静了下来,空旷的大,仅仅只剩下烈焰和烈火蓉两个人。

    “孩子啊!想不到刚一见到你,我们就要生离死别了。”烈焰的言语之中充满了无奈,不过很快的,他又变得郑重起来:“我这一生,从来没有为你做过什么事,今天,就让我用我的命救你一次吧。”

    话一说完,烈焰不再犹豫,伸出双手和烈火蓉的双手抵在了一起,雄厚的内力源源不断地输送到烈火蓉的体内,不过令烈焰失望的是,承受了自己这么多的内力,烈火蓉也丝毫没有要清醒的痕迹。

    “看来只能用这一招了。”烈焰很无奈,但是他也没有其它的办法,毕竟毒素已经流入了烈火蓉的血液当中。

    明教当中有一门很是歹毒的功法,在江湖上算是被止使用的功法,这门功法叫做“换血**”。顾名思义,所谓的“换血**”,就是彼此两个人交换血液的功法,但是换血的两个人要求血液之间不排斥。不过除了换血之外:“换血**”还能单纯地抽取别人体当中的血液,或注入他人的体内,或仅仅只是抽取血液而已。明教的这门功法,仅仅只是掌握在教主的手中,抽取受罚之人的血液,作为惩罚教众的一样工具而已。

    “如此歹毒的功法,的确是该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之中。”烈焰一声长叹,语气当中有放松也有无可奈何。

    说干就干,烈焰也不想再耽误时间。

    两人手上的筋脉之中鲜血滚滚地流动着,两人的鲜血以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交换着,两条血线在烈焰和烈火蓉的上浮现。

    一个多小时之后,血液终于交换完毕,而烈焰和烈火蓉的样子也发生了惊人的改变,烈火蓉不再是一副脸色乌黑怏怏的样子,而烈焰原本红润的脸上也是一片乌黑。

    “丫头,赶紧醒醒啊!”烈焰越来越焦急了,他的生命力正在缓缓地流逝,而烈火蓉虽然状态越来越好,但是却没有半分要清醒的痕迹。

    看来是不能再见你一面了,烈焰体内的毒素十分的霸道,凭借着他强悍的内力也压制不住,他越来越虚弱了。

    就当烈焰要晕倒的时候,烈火蓉终于悠悠地醒了过来。

    “教主,你怎么了?你不是在闭关吗?”烈火蓉无比惊讶地看着躺在自己旁的烈焰,心中略微有些焦急。

    看见烈火蓉终于醒了过来,烈焰脸上泛起了动人的红润。他挣扎起来,将事的前因后果都向烈火蓉说了一遍。

    “教主你说什么?你……是我的爹?”烈火蓉显然是接受不了这个消息,自己最敬的教主,竟然是自己的爹。

    “孩子,我愧对你啊!你一定要将圣教发扬光大,还有,那逃跑的五十几个倭寇,你一定要将他们全歼,他们对东南沿海的居民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烈焰说了很多的话,即将断气。

    烈火蓉没有想到,她在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亲人,而且还是她最敬的教主。不过刚刚经历幸福,她又经历了失去父亲的痛苦。

    “爹!”烈火蓉一声悲呼:“放心,我会的。”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