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九)圣教大殿黑衣团,天地书生手肘断

    (四九)圣教大黑衣团,天地书生手肘断

    “你们都疯了,你们都想死不成!”大妪艰难地转过来,疯狂地大吼,不过众人对她的吼声都置若惘然,武器落地的声音依旧不断地传来。

    几百个黑衣人丢下武器后呆呆地蹲在地上一动不动,静静地等候烈火蓉的处罚。

    “你们都蹲到另外一面墙角下去。”烈火蓉看了一眼蹲在墙角的江湖人士,指着另外一面墙角说。

    一干黑衣人等如蒙大赦,战战兢兢地诺移到墙角之下。

    大里面顿时空阔了起来,场中只剩下重伤倒地不起的四位老妪和冷水易、烈火蓉等六人。

    “怎么样,你们四个人还有什么话好说的吗?你们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让圣教上下蒙羞,你们这么做对得起教主辛辛苦苦的培养吗?对得起圣教上下数万的兄弟姐妹吗?”烈火蓉真是恨铁不成钢。

    “哈哈哈,你别说得那么大义凛然,这次是你们胜了,所以你们才这么说,如果是我们胜了的话,这话就轮到我们来说了。自古成王败寇,就是这个道理。”大妪对这些事看得很清楚,毕竟她已经是圣教元老级别的人物了,经历的事也很多了。

    烈火蓉被她反驳得哑口无言。

    “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你们说得对,自古成王败寇,你们率众犯上作乱,完全是作茧自缚,怨不得别人。”冷水易看着四位老人,淡淡地说。

    “哼,这一切都要怪这个女娃,自从她来了圣教以后,教主对她宠有加,甚至将我圣教的圣女之位也给了她,我们四个人不服啊!凭什么?我们四个人为圣教鞍前马后,出生入死,到头来也不过是换来了一个四大老妪的名声而已,论地位,我们四个人还在这个刚加入圣教不久的女娃之下,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教主要这么对待我们,我们不服!你们难道就服气吗!”大妪气急败坏地看向蹲在墙角的黑衣人,仿佛是无边无际的大洋里有一双一闪一闪的眼睛望着你,血淋淋的大头冒出海面,森可怕,让人毛骨悚然。

    被大妪那如狼似虎般的眼神盯住,蹲在墙角的黑衣人一个个都战战兢兢,如临深渊,如履薄冰。黑衣人纷纷把头低下,不敢与四位老妪对视。

    “哈哈哈,一群胆小鬼而已,难怪成不了什么大事啊!”大妪刷白的脸上满是狰狞之色,森的气息弥漫了她的整个脸庞,粗长的皱纹也紧紧地缩在了一起,看上去格外的恐怖:“小娃,你难道真的以为我们四个人就只有这些低级的手段吗?那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们四个人了。”

    冷水易看见大妪那异常恐怖的样子,心中突然咯噔了一下,抱着烈火蓉退后了几步,虎视眈眈地看着四位老妪。

    “好一个机灵的小子!你们可以出来了。”大妪先是一声赞叹,然后对着大里面说道。

    闻言,蹲在地上的江湖人士内心不由得一阵紧张,他们可是打算从大里面突围出去的啊!难道大里面还藏着什么东西不成?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蹲在墙角的江湖人士和明教教众纷纷站了起来,冷水易和烈火蓉也目光灼灼地看着从大里面走出来的人,八个侍女顿时一阵紧张,围在了烈火蓉和冷水易两人的旁。

    倭寇!

    来人不多,细细一数,也就五十三个而已。这些人外表看上去又黝黑又消廋又矮小,打扮得比较花哨,浓妆,穿着五颜六色的衣服,叮叮当当,拉拉塔塔的响个不停,眼睛大大的,牙齿都不好,参差不齐,眉毛修的很花哨,这群人给人的感觉整个就是不伦不类。

    这群人正是有着野猪一般的战斗力的五十三个倭寇。他们突犯会稽县,流劫杭州,突徽州歙县,至绩溪、旌德,屠掠过泾县,趋南陵,至芜湖。烧南岸,趋太平府,犯江宁镇,直趋南京。横行整个中国数千里,转战三个大省,数十县市,杀伤明兵四五千,而自己却无一个人死亡。

    他们个个能手接飞箭,这样的武艺简直可以在明朝的武举夺魁了。明朝的武举注重文事,写策略,对武艺的要求仅仅是能马步引弓中靶子。当时,地方武生通过乡试武举人,可以到京师参加会试,一共三场比赛。第一场试“马上箭”,三十五步远的靶子,十中三即合格;第二场试“步下箭”,八十步的靶子,同样十中三即可;第三场是笔试写策论。即使后来被人熟悉的戚继光和俞大猷都参加过这样的武举会试,不过猜想他们也达不到“手接飞矢”的地步吧!难怪四个县的正规军和地方民兵看到这样的神技后全部崩溃。

    “竟然是倭寇!该死的,你们竟然勾结了倭寇!”烈火蓉突然间只觉得义愤填膺,她咬牙切齿地看着四大老妪,气得说不出话来。

    “哼哼,这都是你我们的,我们也没有办法。”大妪的眼睛混浊而充满血丝,有时像死人般的停滞不动,她明显是打算破罐子破摔了:“杀了他们,我想办法让你们回国。”她指着烈火蓉等人对那些倭寇说。

    五十几个倭寇听得大妪的话语,呀呀几声,挥舞着手中犀利的如剃刀一般锋利的倭刀向冷水易和烈火蓉砍了过来。

    片刻之前倭寇离冷水易等人还有几十步的距离,几个眨眼的时间后,倭寇就来到了冷水易面前几步远的地方,举起手中的倭刀向冷水易、烈火蓉等人劈刺砍杀。

    “滚开!”冷水易抱着烈火蓉一声大喝,同时向后撤去,毕竟现在的烈火蓉还没有完全的恢复过来。

    几道扇形音波以眼可见的状态轰然撞上了倭寇砍过来的倭刀,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倭寇竖起手中的倭刀抵住了第一道音波,而他自己仅仅只是颤抖了几下而已,不等他再做其它的动作,后面几道音波也急速撞到了他的刀上,他的体剧烈的颤抖,而后终于坚持不住,往后倒飞了出去。冲在前面的十几个倭寇的况和他差不多,都被这霸道无比的音波掀翻在地。

    “八嘎!”倒在地上的倭寇一声怒吼,向前一个翻腾站了起来,紧握手中的倭刀,怒目圆睁,凶神恶煞地看着已经退入人群中的冷水易,恶毒的眼神让人直冒冷汗。

    怎么可能!冷水易无比惊讶地看着场中毫发无损的一众倭寇,对自己的浩然正气功,他还是相当的自信的,就算是江湖之中的名宿巨擘,如此近的距离内受了冷水易的几道音波,那他就算是不死也要受重伤。但是,面前的这几十个倭寇,竟然什么事也没有,这也太奇怪了。

    “是他们手中的倭刀!他们手中的倭刀无比的锋利坚硬,刚才你的那几道音波攻击,大部分的力量都被那几十把倭刀吸收了。”仿佛是看穿了冷水易内心的想法,烈火蓉在冷水易的怀中轻声说道:“下次直接攻击他们的体。”

    突然,冷水易面前的空气一阵剧烈的抖动,冷水易顿时毛骨悚然,下意识的将右手挡在了烈火蓉的前。他刚刚做完这个动作,前面的空气之中突然伸出来一把长刀,笔直地往烈火蓉的上砍去,长刀划过之后,空气又是一阵猛烈地抖动,而后回归平静。

    倭寇的最前方,一名倭寇突然从空气之中走了出来,手中的倭刀上还带着一滩的血迹。

    “啊!”冷水易一声凄惨无比的痛叫,他的整个右手都被倭寇生生地给砍了下来:“艹!老匹夫!”冷水易抱着烈火蓉瘫痪在地。

    冷水易横躺在地上,痛苦的**着,怀中的烈火蓉早已经蹲在了一旁,无比焦急而又束手无策,如同一个受伤的小女孩一般地看着冷水易。冷水易冷冷地望着面前的倭寇,没有说一句话,眼神冰冷到瞬间可以冰冻住对方,并且霎那间崩裂。他的心已如冰窟,心中已无半点犹豫与怜悯,让这些倭寇从眼前永远消失是他此刻最想做的事

    他的瞳孔微缩了一下,散发出深黑色的寒气,空气被冰封的不敢流动,风也不吹了,只剩下众人的呼吸声,有的快,有的慢。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倭寇的心脏嗵嗵嗵地大声跳动着,耳中有刺耳的声音开始响,他想躲,但眼睛就像是被冷水易的瞳深深抓住一般,不能离开半秒。

    “八嘎!死啦死啦的。”倭寇再也受不了冷水易的目光了,挥刀杀了过来。

    烈火蓉旁的八个侍女带领着众多的黑衣人迎了上去,蹲在墙角的黑衣人和江湖人士也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从地上捡起一把武器就往倭寇冲去。

    倭寇一杀进黑衣人群之中,就如同一颗巨大的石头砸进了河水之中一样,倭寇以v字型的阵容向前杀去,不断的有尸体被他们抛开,他们锐不可当,很快就将黑衣人和江湖人士杀得溃不成军,他们杀开一条血路,飞速地向冷水易靠近。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了,五十米,四十米,三十米,二十米,十米!

    就在这时,突生变故,从地下缓缓地升起了一个人,周围的泥土遇到他纷纷避让,很快他就上升到倭寇和冷水易之间。

    拔的姿丝毫不能掩饰他眼神中流露出的坚毅,那冰冷的目光足够把一切看穿,他就是冰山下的逝者来客,万物在他广阔的悲天悯人的视野里臣服。

    只见那人一扭头,微张的眼皮下冷峻的目光顺着刀光剑影直倭寇的心脏,场面异常的压抑。

    除了冷水易以外,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有害怕的,有激动的,有恐惧的,有敬畏的,有骇然的,千万种表只因为他的到来。

    他,是一个传奇!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