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八)漫天飘香起灰尘,浩然正气现波澜

    (四八)漫天飘香起灰尘,浩然正气现波澜

    很久之后,大中央的灰尘终于缓缓散去,冷水易上前几步,走了进去。

    “恶婆娘,恶婆娘……”冷水易一眼就看见了场上的五个凄惨的人影,五人上都是血迹斑斑的,还好五人功力不错,都用内力尽可能的保护住了自己,这才没有被灼的气浪烧焦。不过五人都是这副人模鬼样,冷水易还真的不好分辨谁是烈火蓉。

    突然,冷水易感觉到有一只手抓在了自己的脚上,他赶紧低头并蹲下子看去,肌肤倒是白的,不过很多地方都破裂开来,鲜血缓缓地流淌出来,冷水易仔细地打量了一番,还好,并没有什么地方被烧焦,脸上除了有点黝黑之外,既没有血迹也没有裂缝和烧焦的地方,看来烈火蓉还是在意自己的这张脸的,不然也不会在那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还运功护住自己的脸蛋。

    “恶婆娘,是你吧?”冷水易扶起地上的人,小心地用手拭去她脸上的污垢,一张倾城倾国妖孽般的脸蛋出现在了冷水易的眼前,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看烈火蓉,冷水易发现她竟然是如此的冷艳。

    “咳咳……我,我怕是不行了……”烈火蓉一开口就说出了令冷水易难过心痛的话语,此刻烈火蓉的脸上,看不到一丝的血色,沉惨白的脸蛋,毫无生机的体,令冷水易一阵悲伤。曾几何时冷水易以为他找到了他要的幸福,可是当他历尽千辛的追寻之后,才发现原来这一切一直都是生离死别之前的梦幻。当孤单只剩下冷水易一个人的时候,他的心在默默地流泪,寂寞是所有人的悲伤,但是所有的悲伤却是要冷水易一个人来承担这痛苦。

    所有人都有自己不愿跟别人分享的伤痛,所以只有选择隐藏、选择一个人承受、一个人流泪,一个人悲伤,然后,一个人慢慢蜕变,渐渐遗忘、变成回忆,不再过问。但那终究只是一个人的感觉,除了冷水易的心跳、谁会明白他的故事里装了多少欢乐、又有多少悲伤?

    “不!你肯定是不会死的!”冷水易轻声地低吼,声音之中充满了无奈。

    突然,冷水易眼前一亮:“我有办法了!”说完,他伸出双手,抵住烈火蓉的后背,一股磅礴的气息从他的手上传入了烈火蓉的体之中。

    “这是……浩然正气元力!你疯了,这样会耗费你很多的生命力的,我不值得你这样做。”烈火蓉满脸的泪花,轻声抽噎。

    “为了你,没有什么不可以的。如果我能活到八十岁,但是你只能活到二十岁,那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我们都只能活到五十岁呢。你知道的,我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没有任何的亲人了,我想你来做我唯一的亲人。”

    烈火蓉默然无语,只是内心早已被冷水易深深感动。

    明教有两本至为高深的武功典籍,一本是每一代的教主修炼的漫天飘香,这本武功秘籍修炼到最后,能产生毁天灭地的能力,它完全是借用天地的能量来攻击自己的对手,从而使自己立于不败之地。这本武功秘籍修炼得越为深入,能借用的天地能量也越来越多,小草、小花、泥土、石头,这些都只是简单的天地能量,真正的天地能量,是风雨雷电等自然的能量,而烈火蓉在修炼漫天飘香这门绝世武学上已经初窥门径了。

    而明教的另外一本绝世武功秘籍,自然就是烈火蓉送给冷水易的浩然正气功了。修炼浩然正气功的人,体内会产生一种与内力不同的元力,这种元力就叫浩然正气元力,它可以通过修炼者的锤炼而变得越来越浓郁,最后更是可以化为一种攻击利器。这种攻击最简单的表达方式就是音波,利用音波来传递浩然正气的能量,从而防不胜防地攻击敌人。

    除此以外,浩然正气功最大的作用就是进行能量的嫁接,这种能量,并不是普通的能量,而是生命力!这是一种很逆天的能力,甚至能够起死回生,哪怕是受到致命的重伤,只要没有断气,就能用浩然正气元力救回来。不过明教建立几百年来,利用浩然正气元力进行嫁接的人不会超过一掌之数。

    第一,浩然正气功太难修炼,整整几百年,明教能修炼浩然正气功的也就那么几十个人,修炼浩然正气功的人,必须要有特殊的体质。

    第二,也是最致命的一点,进行浩然正气元力嫁接并不是无偿的,而是将修炼了浩然正气功的人的生命力转移到受功人的上,从而增加受功人的生命力。试想,谁会无缘无故的将自己的生命力给别人呢?失去生命力就代表着寿命的减少。

    此刻,冷水易正在利用浩然正气元力将自己的生命力嫁接到烈火蓉的上,仅仅几分钟,烈火蓉萎靡的气息就被磅礴的生机所取代,惨白的脸蛋也缓缓地开始浮现出红润,而她流血的伤口也慢慢地开始愈合,鲜血不再流出。

    就要死去的烈火蓉被冷水易用浩然正气功从鬼门关给拉了回来,看着烈火蓉慢慢地开始回复生机,冷水易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这是他第一次尝试使用浩然正气元力,不久后,他停止了元力的运送。

    此刻,大中央,四大老妪也慢慢地开始挪动,她们年纪比烈火蓉大上几轮,功力更是无比的深厚,又是四个人一起抵御、分担烈火蓉的漫天飘香,所以她们四个人虽然受到了漫天飘香的致命一击,但是并没有死去,仅仅只是受重伤,无法走动,更无法运功而已。

    四人看着冷水易给烈火蓉输送浩然正气元力,内心充满了震撼,不过她们好歹也是明教的元老级人物,见多识广,很快的她们就猜出了一点什么。

    是浩然正气功吗?可是?这小子是什么时候学会的呢?四个老妪内心充满了疑惑。

    “我知道了,你们还记得上次我们跟随圣女外出,圣女在京城的刑场救下了一个少年,然后圣女扔给了他一本书籍吗?如果我没有估计错的话,那本书,就是浩然正气功的修炼秘籍,而当初那个柔弱的男孩,就是现在我们眼前的少年。”大妪猛然想起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圣女如果恢复好了,绝对没有我们的好果子吃,要知道我们现在的行为相当于叛教。”二妪看着大妪无比焦急地说,四人一直都是以大妪为首。

    “不急,趁着现在那小女娃还没有恢复过来,我们派人去将他们给杀了,这样我们不就赢了吗?嘿嘿。”大妪笑着说:“再说了,实在不行的话,我们不是还有一个最终的手段吗?凭借这个手段,我们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了,害怕几个小娃干什么?不过最好是不要让我们动用那个最终的手段。”大妪的笑声当中透着一丝的担忧。

    “你们赶紧过去将圣女和那个小子给杀了,不然我们所有人都要死。”大妪对后的属下命令说。

    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这些黑衣人一起冲上前去,准备将冷水易两人乱剑砍死。

    “保护圣女和冷公子!”烈火蓉手下的八个侍女也不甘示弱,带领着黑衣人冲上前去,几个侍女带领着十几个黑衣人将冷水易两人保护起来,剩下的几个侍女则带领着剩下的黑衣人杀向四个老妪。双方又一次爆发大战。

    “统统给我住手!圣女有话要说。”双方才刚刚开始厮杀,冷水易就猛然一声大喝,场上正在厮杀的数百个黑衣人如遭雷击,体止不住地颤抖、抽搐,然后在其他人目瞪口呆之下莫名其妙地倒地不起。

    墙角的江湖人士和保护着两人的几个侍女纷纷侧目看向冷水易,他们都被冷水易这一惊世骇俗的吼声给震撼住了。

    “各位兄弟姐妹,我们都是圣教的子民,我们为什么要自相残杀?我们应该为圣教的繁荣昌盛贡献出自己的力量,而不是为了圣教的分裂瓦解贡献出自己的生命,你们这都是在干什么!”烈火蓉厉声质问,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隐隐有一股浓浓的威压。

    “现今,四大老妪为了自己的一己私利而犯上作乱,你们难道要跟随着她们一起祸乱圣教,一起摧毁圣教吗?你们难道想做圣教的千万罪人,世代受人唾弃吗?!”烈火蓉的话语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四大老妪后的黑衣人面面相觑,脸上一片疑惑和茫然。

    “各位兄弟姐妹,只要你们能回归圣教的怀抱,不再跟着四大老妪犯上作乱,我能以圣教圣女的份发誓,从今以后不再追究你们今天的犯错行为。我们圣教一律平等待人,根本就不存在四个老妪所说的那种抛弃元老功臣的行为,谁对圣教的功劳大,那他在圣教里面享受的待遇就好。”

    “各位,你们还是放下武器吧!圣女的伤势已经慢慢地恢复了,再加上还有我以及后的诸位兄弟,你们根本就不是对手,何必要白白的流血牺牲呢。”冷水易一声轻叹,声音在大里面回

    冷水易这么一说,对面的黑衣人不再犹豫,纷纷抛下手中的武器,抱头蹲下。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