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四一)妖女无故困人杰,腾武有心救花玉

    (四一)妖女无故困腾武有心救花玉

    “这死妖女对我做了什么!?我怎么感觉我的武功全都没有。”隐隐约冷水易听到耳旁有一个人在大声呼言语满是愤怒。

    “我说你就别叫活该我们中了人家的暗算还要笑呵呵地和她谈天说地。”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年你别指桑我们虽然中了那位姑娘的但是我们本来就是文弱没有防备也是很正但是你们不一你们都是**说句不好听整个江湖之中最顶尖的几个人物估计都在这里了。”这是一个老者的慢冷水易想起这是文人中的那个老儒周文石的声音。

    他们怎么吵起来了?冷水易幽幽醒来。

    入眼处一片冷水易感觉自己像是置于黑夜之中等了他的眼睛终于适应过来了。令冷水易相当诧异这是一间小的而他正一个人置其中。他的左右各有一间稍微大一点的此刻有二十双眼睛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我们这是在哪我们怎么会在这里?”冷水易小声嘀咕说。

    “要不是看你也被关了我一定会认为你和那个小妖女是一伙的。”石建功见得冷水易醒来后的第一如释“我们都被那个红衣少女一锅端了。”他自嘲说。

    “那恶婆娘把我们关起来的?”冷水易下意识地说。

    “你认识她!”石建功突然觉得事有所“难怪你们在滕王阁上眉来你死我原来是认那照这公子应该是知道这红衣少女的计划咯?”石建功虎视眈眈地注视着冷眼睛深处闪过如刀锋般冷冽的光芒。

    “我们就只是曾经见过一面我至今还不知道她的名不过她莫名其妙地扇了我一个耳光。”冷水易如实说道。

    听得冷水易前面的石建功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浑上下充满了无但是听到冷水易最后一句他的眼中又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你跟那妖女的关系应该非同你找个看能不能救我们出去。”石建功怂恿道。

    “我怎么……”

    “有人来了!”不知道谁叫唤众人瞬间安静了下来。

    来人是几个中他们的手中都提着一个竹笼里面放着什么众人看但是不少人闻到了饭菜的香味。

    竹笼里面盛放的的确是吃的不过仅仅是十数个馒头和几碟小菜而已。那几个中年人放下竹笼里面的东又特意来到了冷水易所在的牢从最后一个中年人携带的竹笼之中拿出了一碟和一碗米饭。

    为什么那小子的待遇和我们不一样?”石建功看到那几个中年人放下饭菜之后转急急忙忙地问道。不过遗憾没有人理睬他。

    我说那个恶婆娘把我们都抓来干什么啊!”冷水易也忍不疑惑地问道。

    “过几天等小姐有她会来找你们的。”一个中年人看了一眼冷淡淡不管众人怎么中年人再也没有回头了。

    看来我们只能慢慢地等不过这样整天在江湖上面打打杀难得有个空闲的时间可以放松一下。”腾武一点也不着急地说。

    “你倒一点也不当心那妖女将你给卖了。”石建功吓唬说。

    “急有什么现在人为刀俎我为我们只能任那位姑娘随意宰不过我想她既然费那么大的心思将我们肯定是因为我们对她所以我们都会平安无事的。”腾武乐呵乐呵地说。

    “你现在是逃过一劫你当然轻我听说最近由江南的一大群富家子弟组成了一个“伐武这讨伐的应该是你。”平时豪放不羁的云飞龙难得出现这副贼眉鼠眼的看来他对腾武的事还是知道不少的。

    “这位大哥给怎么回也让我们乐呵乐反正呆在这牢房里面一时半会也出不去。”一帮子文人好像嗅到了什么顿时围到了牢房边上。他们基本上没怎么出过自然是不知道江湖上面的这次出来倒是让他们看见了、听到了不少新鲜的事。就连冷水易也将耳朵凑了过来。

    “我说腾武小这事能不能说的啊!”云飞龙问道。江湖有江湖的一般不经过别人的同意是不能轻易将别人的信息透露给其他人的。

    “说这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也让这帮穷酸书生什么叫做江湖中人的潇洒不羁。”腾武的脸上满是得意。

    石建功等江湖人士并没有凑将对腾武的他们知道得一清所以也懒得起去听。真是一个幸福的不少知的人心头暗想。

    “要说这腾武小他也够厉年纪轻轻的就有如此雄厚的人长得帅也就武艺还那么关键是轻功也再加上他还会很多的小所以他的逃命功夫在当今武林算得上是一流的。”云飞龙先是做了一个铺垫。

    几个文人面面都是满腹这和“伐武联”有什么关系啊!倒是冷水易能够隐隐约约地猜出一点估计这腾武是利用他的那些本领犯了不少惹怒了很多的富家所以他们才会联合起来攻击腾武。

    事冷水易猜得也差不多了。

    “这腾既然我有如此的那么我就应该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啊!所以后面的他一直在江湖上面干着一件也正是这使得他声名在江湖上拥有了不小的地位。哈众位猜他都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云飞龙顿狭隘地一笑。

    “难道是他做了什么羞辱人家富家子弟所以他们才会群起而攻之?”一名书生唯唯诺诺地说道。

    “差不多了。”云飞龙无意地看了那个生赶紧低下不敢与之对视。

    “那他应该是劫富济偷了那些大富人家的金银然后救济所以那些富家子弟才会如此的愤怒。”吴桂芳猜在他的印江湖豪杰应该都是那种嫉恶浑上下充满着正气的人物。

    “嘿嘿……你们这帮子书生也将腾武这小子想得太好了。不过这个答案更加的接他确实是劫富不过劫的的确是但是救济的却是他自己。”

    “什么劫富根本就是采花大盗!”文人所在的那间牢房的一个传来一声愤愤不满的声音。

    “嗯?”腾武第一个将目光投向了出声云飞龙、石建功等一众武人也将目光投向了那个昏暗众多文人也将目光投向了后不“周文石?”

    出声的正是周一个威严的老儒。

    “湖广湘乡年少时父母少好年方戮杀一朝廷命官而后亡命天涯。岁重出劫掠湖广巡抚再掠山东富豪周判官入天子公然抢夺吴王世子从此声震名列天下十大寇朝廷的通缉要犯。我说得没腾武!”周文石一语激起千层lg。

    全场一片这腾武竟然有如此的背景。

    “老人家消息倒是蛮灵光既然不是江湖那应该是朝廷里面的人。不过也没有我腾武立志要抢光天下尝尽人间这个志愿我是不会改不过我抢的那些女孩都是苦命她们并不想嫁给他们的有的本来有相好之人但是却被家里面强行拆有的根本就没有见过他们的有的甚至是被迫的。我这是解救她们于水生火之中。”腾武振振有词地说。

    “我看是为了满足你自己的iyu。”周文石讽刺道。

    “古人都xing也!我这样做又有什么不对况且那些女孩都是心甘愿跟着只能说我个人的魅力太大了。”说起这腾武颇为得意。

    “也不知道你使了什么把那些女孩迷得神魂不管她们的家人怎么她们就是不肯透露一丝关于你的信息。”周文石也是不解。

    “本少的魅力我有什么办法。”腾武笑逐颜开地说。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