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九)红衣少女中三元,清秀儒生首一抱

    (三九)红衣少女中清秀儒生首一抱

    “承让了!”滕王红衣少女亭亭施礼道。

    “姑娘真乃奇人啊!竟然能够驾驭着马匹在房屋上面左突这一点我们这些江湖草莽可做不到。”云飞龙赞叹道。

    “一些小伎俩不足为奇。”红衣少女也不骄傲。

    十一个参加比试有六人完整地提着糕点回到了六红衣少女拔得了她正悠闲地坐在椅子上面吃着腾武算是众人当中最狼狈的回到阁他几乎已经是虚脱了。六人最轻松的当属红衣但是还有一个人并没有落后她此人就是石他不仅轻功而且内功还比较关键是他骑马的技术也出类十一人如果只说是纯粹的骑马那此人当属第一。除六个人之外的其余五个人一见胜利当即选择了往倒也没有落后红衣少女多少。

    “这第一场的比试已经结那我们就开始shè箭的比试。科举里面有个连中那本姑娘今天也来个连中三元。”红衣少女傲然说道。

    “大言也不怕闪刚才你也不过是凭借着旁门左道侥幸取胜而已。”冷水易又泼了一盆“这次的shè箭比试要凭真本事说话。”

    “你想怎么样!?”红衣少女双手气呼呼地说。

    “很你们十哦,是十一个人。”冷水易暗暗怎么老是将这个恶婆娘给忘记了呢?他继“你们十一个人都站在阁楼外面的栏杆天空中会飞过很多什么蚊只要你们能shè中并将它们给shè就算你们一个小时看你们谁的分数高。”冷水易得意地说。

    听着他慢慢地将话说不仅是在场的一众就连后的十个文人儒士也是脸sè有黑着有白着还有绿着红着脸的。

    “苍蝇和你shè下来给我看看!”红衣女孩鼓着脸说。

    “我以为你很厉害的……算了当我是开玩笑的。”一触碰到红衣女孩那想要杀人的冷水易顿时示弱了。

    “那如果两个人同时shè中了一只鸟该怎么办?”问题又这次提问的是石建功。

    “很简单啊!每一个算不过事先可说shè中了但是在我们的视野之中没有shè下来可不算分的。”冷水易提前预防说。

    “这个可比刚才的那个骑马好玩多了。”腾武站了他已经恢复得差不“有弓箭没?”

    红衣少女将目光投向后的四个老妪们瞬间跳下眨眼间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众人还没有说上几只见不远处的空气急速地一众人等如临不过在看到来人是老妪腾武等人松开了握住兵器的手。

    “圣弓箭来了。”不到四个老妪就都出她们每一人的手中都紧握着三手里面还提着三桶羽箭。

    “这一把弓和这一桶箭就给我想看看你是怎么样shè下苍蝇和蚊子的。”红衣少女冷漠地看着冷蒙面的丝巾闪过一抹得意之sè。

    “我就算我们都这么你还不了解我可不会shè箭的。”冷水易暧昧惹得红衣少女直跺脚。

    “你若再敢轻薄我家小姐信不信我割下你的撕烂你的嘴巴。”大妪鬼魅般地出现在冷水易的冰冷的犀利的令得冷水易毛骨悚然。

    “我我闭嘴!你们赶紧开始比我可要计时了。”冷水易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第二项shè箭正式开始!

    最先飞过来的是一只不过却离滕王阁有个五六众人都没有信心能将其便谁也没有放箭。一支羽箭突然出现在众人的视线还不等众人这支羽箭就摇摇晃晃地坠坠地点离滕王阁仅仅五六米的距离。

    “你别胡闹好我们这是在比试shè的不是比试shè人!”**的讽刺。

    冷水易放下了手中的他算是彻底的明他不适合shè箭。不过红衣少女的话语令他十分的不爽。

    一只白鹤展翅飞过滕王阁的离众人仅仅只有百说时迟那十一支羽箭“嗖嗖”地shè了不过出手还是有羽箭的速度也各不相同。

    红衣少女和石建功shè出的箭几乎是在同时shè中了中箭的白鹤一声在箭的冲向上飞了几米才飞速坠地。

    后面跟过来的数支仅仅只有腾武的shè中了白鹤的这个幸运的家伙。

    “怎是谁shè中的?”冷水易急忙刚才空中的箭矢他的眼力又因此并没有看出是谁的羽箭shè中了白鹤。

    石腾武。”红衣少女淡然她又继续盯着阁楼之外的天空。

    “真是个怪骑马shè箭样样皆行啊!”

    天空之中又飞来了不少的十一人纷纷都有所斩获。

    到了众人都是有所但凡是有大的飞禽红衣少女和石建功等人都果断地而剩下的人则是等到他们shè中天空中的飞再瞄准急速下坠的飞禽shè箭。不过这样也有不好的下坠的飞禽速度众人很难shè中。但是有时候人的智慧是无慢众人发现了一个被shè中的飞禽先是往上飞然后才是急速的这样在飞禽飞得最高的时候shè中它就显得比较容易了。不过这也只能第一个人因为箭矢shè中飞会使飞禽的下坠轨迹有所从而使后面的人shè空。

    总的不管怎么样只要能shè中天空中的就算箭法不错了。

    一个小时很快就要过去了……

    暂时领先的是石其次才是红衣不过两人的差距不大。

    又一只麻雀从高空石建功看最后无奈地放下了距离太目标太小了。

    “嗖”的他的耳旁响起羽箭破空的石建功第一时间看向了冷但是后者无奈地向他摊然后嘴角瞥向红衣少女。

    羽箭气势直直地撞向飞过来的终究是距离太羽箭还没有shè中麻雀就失去了向低空坠下。

    众人忍不住的一阵失望。

    就在冷水易将要收回目猛然看见那只飞来的麻雀竟然生生地撞到了下坠的羽箭羽箭shè穿了麻雀的带着麻雀一起下坠。

    “我靠!这样也行?”冷水易忍不住爆粗口。

    在接下来的几分红衣少女连续的一口气shè下了三只一只终于追平了石建功。

    “最后让我们一箭定胜负。”石建功开他郑重地从箭桶之中抽出了一支张弓而后看向红衣少女。

    “好啊!这样玩下去也怪无早该结束了。”红衣少女故作轻松地说。

    最后目标依旧是一只麻雀。

    两人同时羽箭飞到空中不到五就在众人目瞪口呆之下撞到了一支羽箭像是yu火重生以胜利者的姿态吞噬了天空中的至于另外一支则是被拦腰折成了两段。

    “姑娘好箭法啊!我想当世已经没有几个人的箭法在姑娘之上了。”石建功放下手中由衷地赞叹。

    “侥幸承这第二场的小女子我又赢了。”红衣少女谦虚“不为了堵住某些人的这第三场比试还是要继续进行下去的。”

    在场的人自然清楚红衣少女口中所说的有些人是谁。

    “这第三场举重的还是由姑娘你来定下规则。”云飞龙再也不敢小觑眼前的这个文弱女子了。

    “正该姑娘来定这举重本来就是我们男儿占便宜的。”石建功也点后面的一众人自然也没了意见。

    “这举最我一将你们十个人一一这样我就赢了;如果你们十个人当中有一个人能将我那你们就赢了。”红衣少女诺诺大方地说。

    “这不是摆明了让这十个汉子欺负吗?”冷水易愤愤不平地说。

    “姑娘还是换一个规这个规则姑娘太吃亏了。”云飞龙好心提醒。

    “废话我可是修练过一门不错的功夫的。”红衣少女一点也不昂首叫道。

    “我先来!”腾武赶紧从人群之中钻了一把跑到红衣少女的左右不停地盯着红衣好香啊!”

    “废话赶紧运功!我这样运着功很累的。”红衣少女皱着不悦地说。

    “好好!”腾武摒弃运功储力于一把掐住少女的纤纤作势就要将其举起。

    腾武尝试了老红衣少女依旧伫立在不曾挪移半步。

    腾武面红显然已经运功到了极致。

    “好硬的好重的体!”腾武败下阵来。

    接其他九个人依次上前从不屑到无奈再到震惊。无论众人怎么红衣少女就是岿然不动。

    “我想我差不多已经赢了一半了。”红衣少女呵呵一笑。

    “我还不信凭你这小板能将我举起来。”腾武挑衅道。

    比试的结果令众人很是红衣少女一一地将众人举到了不管众人如何的发力运功。

    “我还就不她有这那以后谁还敢娶她啊!”冷水易就不信这走上去想要举起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拦住了想要上前的四个“让他我要让他彻彻底底的失败。”

    冷水易一把抓住了红衣少女的入手处一片坚硬。“你的体是石头啊!”冷水易不双手在红衣少女的腰间、背上摸来摸去。

    不到冷水易就感觉到红衣少女的体软了“看我将她抱起来。”冷水易一手搂住红衣少女一手抱住她一下就将红衣少女抱了起来。

    全场一片哗然!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