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上五)鄱阳湖里现烟波,滕王阁上闻丝竹

    (三五)鄱阳湖里现滕王阁上闻丝竹

    天大竟然没有我的容这是冷水易的辛酸感慨。

    将黑脸壮汉和于再乾、于再坤兄弟埋葬了冷水易就在思考自己的出今年他已经十二也已经是不小的年纪了。明年的乡试我就要去我要实现自己的考取入朝为官。

    对于乡试和冷水易还是充满了信早在几年他就已经有了这个只不过他爹嫌他年纪太不让他上考场。

    从刑场出冷水易的第一站就是湖广承宣布政使司不过他大失现在的湖广承宣布政使司已经换了主甚至连大门前的侍卫也冷水易不得其门而入。

    罢了现在是真正的孤闯天涯了。

    冷水易是个自然有着书生的而能畅怀书生意气的自然是名山、名水、名楼。

    烟波水域辽阔的鄱位于江南水乡长江中下游是明朝比较大的湖泊。秋冬枯水季节鄱阳湖水位州滩水流候鸟觅食形成唯美的湿地景观。鄱阳湖又被称为“白鹤世“珍禽王国”。

    冷水易泛着一个人zi you自在地遨游在鄱阳风阳光他感觉自己仿佛是在湖面上飞行一样。游玩了冷水易又换了一艘小船游内湖给冷水易的感觉是很外湖给他的感觉是很因为其中有很多的有还有很多的奇珍猛兽。

    洪水枯水秋冬原本汪洋一片的成为野蒿遍地的却同样的一望让人感觉到大自然的高深莫测。一到鄱阳湖的冷水易就看见了铺天盖地的天鹅、他们相互嬉戏打闹着在草洲上面玩耍、数以万计的飞禽同时展翅天空顿时都yin暗了起来。无数的唱着欢快的满载而归。

    渔舟响穷彭蠡之滨;雁阵声断衡阳之浦。

    鄱阳湖给冷水易一种很很舒服的感觉。

    游玩冷水易又到了含含鄱口屹立于庐山的东由于正对着鄱似乎张开大有一口汲尽鄱阳湖湖水故为含鄱口。含鄱口观景台也是观赏ri出的最佳站在观景白雪点缀着一大片美景尽收除了是一番视觉更让人有种豁然开朗的感受到大地就在自己脚下的浩气与舒坦。

    独自站在观景看着下面的芸芸看他们忙忙却听不见冷水易觉得他们很而自己感觉却很孤独。

    不知道那个恶婆娘现在在冷水易一阵仿佛又看见了红衣少女的一颦她花枝招正慢慢地走近冷水易。

    “问迎绿上怜黄叶飘零。老波潋滟菡鸳鸯相濡以沫心。

    踏殇魑魅旖旎残风逝。男儿人间走持戟银发攀凌云!”

    悲尽站在山顶一览众看着脚下渺如烟波冷水易又产生了一股豪迈书生挥斥方遒。

    “听滕王阁那里有一个红衣少女正在大摆广邀天下名士、江湖豪杰前去吟诗指点江山。”

    “嗯?红衣少女?”冷水易突然心头难道是……她?滕王阁也是一处倒是可以去看看。

    一座古sè古香的气势昂首伫立在南昌城西赣江这正是江南三大名楼之首的滕王阁。公元653年唐高祖李渊之子滕王李元婴任洪州都督时故称滕整个建筑充满了古sè古韵的飞檐雕梁极为滕王阁亦因初唐才子王勃一篇《滕王阁序》而名扬天下。那一句“落霞与孤鹜秋水共长天一sè”使得整个滕王阁名扬令很多没有来过滕王阁的人都可以从诗句当中感受到滕王阁的壮美和魅力。“渔舟雁阵惊尽管时过但是山水风月蔚蓝的天空和雪白的游云俯下摸摸脚下古朴的似乎触到了先人的耳边响起琴音佳词妙句的吟诵声仿佛在微风中回。冥冥冷水易感受到了唐朝的歌舞河清海晏。

    此时的滕人声觥筹一片冷水易隔得远远的就能感受得到阁上的闹。会不会是那个恶婆娘呢?她有如此大的本事?冷水易心头脚下却迈开步子向滕王阁走去。

    “站住!此处今天被我家圣大人包闲杂百姓不能进去。”冷水易离滕王阁还有十几步的就被主动上前来的两个白脸黑衣大汉叫住了。

    “不是说广邀天下名士、江湖豪杰的吗?”冷水易疑惑着问。

    两个白脸黑衣汉子盯着冷水易看了“我看不既没有穷酸书生的那股子穷也没有天下大儒的儒更没有江湖豪杰的豪气味。这年龄也太小对我们有用吗?”两人的声音越来到冷水易都听不到他们再说什么了。

    “我可是湖广承宣布政使司的不信你们可以去礼部上面查查。”冷水易听得滕王阁上面的闹心里面直再次开口道。

    “既然他那我们也没有办圣大人吩凡是有功名在的青年都可以放进去。”两个黑衣汉子嘀然后让开“请!”

    冷水易上得只见阁楼之上泾渭分明地坐着两其中一拨人皆是儒生都有着儒雅风度;而另外一拨人的服饰就五花八什么样的穿着虽然冷水易的江湖阅历但还是知道他们都是江湖中人。

    冷水易向着文人那一波不过细心的他很快文人这一波竟然也隐隐分成了两个正如滕王阁前的那两个黑衣汉子一为穷酸一为名士大儒。这一下冷水易就发要是这事在冷水易的老爹被害他一定毫不犹豫地走向名士大儒的那一可是现在要他跟一班穷酸书生混在他又觉得怪不好意思的。

    老爹都已经不冷水易重新迈开步子。

    正在从阁楼里面传出来一缕一缕的丝竹众人无不jing神纷纷侧目看去。

    只见八个娉婷的女子正轻挪着从帷幔后面翩跹地走了她们穿得都很透过白sè的能隐约地看见冰肌令得场上不少人面红呼吸不过也有几个老儒轻呸了一声。

    帷幔后面竟然响起了古琴的琵二鼓声络绎不绝的各种乐器的声音交错在但是却并没有一丝的嘈杂一缕一丝沁人那几个老儒也收起了轻视的心。

    八个女子从容形舒意广。她们的心仿若遨游在无垠的zi you地远思长想。开始的像是又像是仰望;像是来、又像是往。是那样的雍容又是那么不已的实难用语言来形象。接着舞像是又像步行;像是又像斜倾。不经意的动作也决不失手眼法都应着声乐。纤细的罗衣从风缭绕的长袖左右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曲折的段亭亭楚楚。丰肌香令人心猿意马。

    轻步曼舞像燕子伏巢、疾飞高翔像鹊鸟夜惊。美丽的舞姿闲婉机敏的迅飞体轻如风。她们妙态她们玉洁冰清。修仪容cāo行以显其独自驰思于杳远幽冥。志在高山表现峨峨意在流水舞出。光可曼理皓齿。

    曼妙清颜青丝彩扇若仙水的jing灵般仿佛从梦境中走来。天上一轮月开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时而轻舒手中扇子合拢似笔走游龙绘玉袖典雅矫健。乐声清泠于手中折扇如妙笔如转、甩、开、合、拧、圆流水行云若龙飞若凤舞。

    良久音乐女子们也停下了她们的倩舞。

    “腕弱复轻由回纵。可谓写方与心期共。舞转回歌愁敛翠钿。满堂开分座俨婵娟。”一位老儒从最初的鄙视变成了现在的由衷可见音乐魅力之大。

    “蕊宫阆苑。听钧天知他几遍。争似一曲采莲新传。柳莺舌啭。逍遥烟lg谁羁绊。无奈早已催班转。却驾芙蓉斜盼。愿陪此宴。”一位穷酸书生不甘也站起来高声和道。

    不过是拿前人的诗赋来显摆显摆冷水易心头有本事自己写去。

    “你们这班书说话都透着一股子的你们直接说这舞跳得好不就行了?”一个体格彪捍的江湖汉子不满地鄙他叫云在江湖上面也算是小有虽然他武艺并不算但是他极为的很讲侠义之道。

    “君子不失sè不失口于人。”最先说话的老儒摇摇头道。

    正在双方准备争执的帷幔后面又传来了众人纷纷驻目正主要出场了!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