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三)(将论斩黑脸壮汉,扑箭矢忠于再坤

    (三三)将论斩黑脸扑箭矢忠于再坤

    “听说朝廷几天后要在西市斩首几个人。”冷水易等三人刚刚踏入就见整个京城都在议论纷纷。

    “要我这朝廷派去江南抗倭的两位佥都御史也真够倒打了一个大得不到皇上的嘉奖也就竟然沦落到处死的地步。”

    “jiān相误国啊!jiān相严嵩及其干儿子赵文华、党羽胡宗宪诬陷左右佥都御史嗜酒皇上就将二人罢免了。不过后来严嵩jiān党变本又诬陷二人纵容倭寇、养寇皇上又将二人左右佥都御史详细奏明进兵为自己而皇上竟然听信了jiān相严嵩的认为左右佥都御史两人是在抢夺赵文华等人的下旨秋后将两人斩首于这真是本朝历史上的一大冤案啊!”听到这件事的人无不纷纷为左右佥都御史两人叹息。

    “jiān相!jiān人!总有一天我要手刃他们。”夹在人群听着旁边人的冷水易只觉得怒火整个人仿佛要爆炸了一样。

    “两位我们怎么办?”冷水易很快就冷静了他知道愤怒解决不了便寻求于再乾和于再坤两人的意见。

    “我们找个好点的地方商这里不是个说话的地方。”于再乾提刚才冷水易怒吼了旁边就有不少人盯着他。

    我们找个地方好好商量不管怎我一定要救下就算是与全世界为敌我也不在乎了。”冷水易紧握着清秀的脸庞上满是看得他正变得越来越成熟。

    三人在京城西交附近找了一家要了一间上房。

    “小你说怎我全都听我这条命是老爷就算要我上刀山下我也不皱一下眉头。”武将的xing格一般都很豪爽于再坤也不例外。

    “这……再你有什么办法。”冷水易的双眼充满了毕竟于再乾是他爹手下最厉害的一位谋臣。

    “这些ri子属下一直在想营救老爹的其实说来主要就两种方法。”于再乾沉吟着说。

    “都是什么方法?”冷水易振奋地清秀的脸上充满了希翼。

    “第一种是比较好的一种方法。少爷想老爹是怎么样下还不是因为老爷得罪了严嵩及其只要少爷想办法让严嵩他们高说不定他在皇上面前美言皇上就法外放过老爷了。”于再乾试探着说。

    “什么!要我去求严嵩他们。这狗贼害我爹害得还不够你认为他们还会放过我爹吗?”冷水易坚决反对说。

    “难道少爷就眼睁睁地看着老爷死于非命而不管?”于再乾循循“其实说还是因为老爷不肯和严嵩党羽同流所以才会遭到他们的打击只要少爷去面见严嵩就说老爷愿意和他们我想凭老爷如此大的严嵩他们不会轻易放跑这样的肥羊的。”

    “再你这是要陷我爹于不义啊!”冷水易微微“不过只要能将老爹救怎么样大不了我们以后隐居再也不管朝廷的那些个破事了。我明天就去见赵文华。”冷水易决定说。

    “麻烦这位大哥进去禀告赵大人就说是右佥都御史、闽浙总督的儿子求见。”赵府冷水易低下了头。

    “有什说。”一个中年人走出了赵府。

    “赵文华呢?他怎么不亲自出来!”冷水易的怒火突然冒了出来。

    “小你一个罪臣的还妄想见赵真是好笑。”中年人蔑视我知你是想来为你爹求的。不严大人已经将胡宗宪大人连升了本职由正七品的监察一跳而成为正四品的右佥都御史。现在胡大人已经是严大人在江南的代言所以不管你爹投不投靠严都已经无足重要了。”

    “你!”冷水易憋着一肚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小赶紧说不定你还能在刑场上见到你那倒霉的爹爹最后一面呢。”中年人嘲笑说。

    “我跟你拼了!”冷水易突然失去了一把冲到中年人的对着他拳打脚踢。

    “来人!”中年人气急败坏地叫“将这个无赖小孩轰出去。”

    冷水易到底只是一个十一二岁的文弱怎么能斗得过魁梧强壮的护冷水易就被护卫抬着扔了出来。

    冷水易灰头灰脸地回到了失魂落魄地走进了于再乾两人所在的房间。

    “小你没有事。”冷水易才刚刚踢开于再坤就迎了心急地“你怎么被打了?”

    “严嵩这条路行我们得另外想办法。”冷水易满眼的他将目光投向于再乾。

    “怎么回事?”

    冷水易将事一一道来。

    “早知道我就陪少爷一起这样少爷也不会挨打了。都是说什么少爷一个人去更加的有你也不少爷还是一个他们会拿正眼看少爷吗?”于再坤抱怨说。

    “现在怎么办?再你上次不是说还有一个办法吗?”此时冷水易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软弱与无能。

    “想不到事会到了这一步啊!”于再乾的言语中充满了辛酸与“现在只能靠这个了!”

    冷水易和于再坤不约而同地看向于只见于再乾双手这个文弱手上的青筋都爆起来了。

    “老爷在京城里面还是有一点人我可以联系到几个完全忠于老爷的人。”于再乾紧握拳头不松。

    “再乾叔的意思是?”冷水易眼神死死地盯住于轻声问道。

    “劫、法、场!”于再乾一字一顿地说。

    冷水易猛然向前走了在他的印于再乾和于再坤完全是两于再乾事事都要考虑不敢去挑战未知的也不敢打破一些已有的在冷水易的他就是一个因循守旧的人;而于再坤刚好和他于再坤做事完全是依照自己内心的他不想干就算是冷水易的爹命令他去干他也会反对。

    “两位请受我一拜。”冷水易突然再上前然后单膝对着于再乾和于再坤站立的方向扣了一个头。

    “万万使你这折煞我们两兄弟了。”于再坤一个箭步跑了蹲下单膝跪地扶起冷正“就算大哥我也准备劫法场将老爷给救下来。

    “罢了以前老爷总是说我太过于现在我就勇敢我们两兄弟的命都是老爷现在轮到我们报效老爷的时候了。”于再乾一声然后迅速坚毅“我这就去联系忠于老爷的旧部。”

    五京城法场。

    太阳火辣地面上冒出了一股一股的lg。法场前面的广成千上万的百姓默默地站立着。

    “这冷大人是个好本朝抗倭的第一场大胜仗就是他朝廷为什么要杀害这样的大功臣啊!”混在人群冷水易高声喊道。

    “冷大人不冷大人不该死!”人群于再坤也适时嚷他内功声大这声音就像是水波朝着四周漾开来。

    “冷大人不冷大人不该死……”混在人群中的于再乾也指挥着十数人喊道。

    “冷大人不冷大人不该死。”刑场前面的百姓不明但是他们看着有人又觉得冷大人确实是无便跟着喊道。

    不消刑场前面的数千百姓便统一了人们拥乱哄哄地向前走去。

    “反了反了!这群刁民。给我将犯人斩了!”监斩官丢下了令牌。

    人群中的冷水易瞧见这睚眦疯狂地挣脱开人群向前然而此时的人群已经彻底的失冷水易置走脱他有点作茧自缚的感觉了。

    就在于再坤突然从人群中间一把跳到黑脸壮汉的伸脚踹开了作势yu砍的刽子手。

    “老爷!”

    黑脸壮汉睁开了“你来这里干快快带少爷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黑脸壮汉心急地因为漆黑的大脸略微显得有些泛红。

    “什么也别我一定要带你离开这里。”倔强的于再坤并没有选择听黑脸壮汉的话。

    数百个士兵围了在监斩官的命持矛刺向于于再坤不得不撇下黑脸转与士兵厮杀起来。他武艺如入无人普通士兵在他手下撑不过三招。

    “弓给我将犯人先shè死。”于再坤一个人挡在众犯人的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监斩官不由得心中冷声命令道。

    从刑场后台走上来上百个弓人人张弓娴熟地将羽箭shè向被敷的一众这种事他们没少干。

    于再坤还在前面抵挡一众长突然瞥见数百支羽箭shè向黑脸壮汉他一个飞扑了长剑在手中挥舞。不过他终究只有一而且还离得比数支利箭绕过于shè在了黑脸壮汉不过黑脸壮汉始终不吭一声。

    “老爷!”于再坤悲从弃剑跑向了黑脸壮汉。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