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八)放荡不羁闯江湖,意气风发入京都

    (二八)放不羁闯江湖,意气风发入京都

    “几位如此的了得,我当申请朝廷为你们请功啊!”卢镗满脸的兴奋,似乎眼前的几个人比消灭了倭寇还让他高兴,而在他的面前,风林火山四人随意的站立着,吴连天和吴法吴天两人盯着卢镗,满脸的好奇。

    “卢大人言重了,我们还要感谢卢大人相信我们呢,不然的话,我们这些人恐怕早已经是死人几个了。”风感激着说,红润的脸上充满了庆幸。正是他率先一步到达明军军营,将倭寇的况悉数告诉了卢镗,而卢镗更是毫无保留的相信了风所说的话,这才使得他们这些被倭寇驱赶前来送命的人得以幸免于难。

    “这位,不知有没有兴趣在军营为国家效力。”卢镗抛出橄榄枝说。

    “我们先谢谢大人的好意了,不过先前琼州卫指挥使也有意让我们兄弟几个加入军队,但是我们四人习惯了江湖上的无拘无束,恐怕加入军队会给将军们带去很多的麻烦,而且我们少主还小,还需要我们四人的照顾,所以只能对将军说不好意思了。”

    卢镗见风等人无意加入军队,只好作罢,但是想着他们活捉寇首李光头等人的功劳,便要赏赐一百两白银给风等人,但是风连忙推辞说不需要,后来还是风拗不过卢镗,这才象征xìng的收了十两银子。

    “我说大哥,你也真是的,都不问问我的意思就拒绝了卢大人的好意,先前在琼州府我就不说了,毕竟我们迟早是要离开的,但是现在为什么要拒绝人家的好意呢?况且我们现在居无定所的,本来就是要找个地方好好的休息一下。而且,我们以前就是天水寇的四大将军,现在再搞一个将军玩玩,多爽啊!”刚一离开卢镗等人的视线,火就迫不及待的埋怨风。

    “三哥,我看还是算了吧,不是我说你,就凭你那样,也想当将军?军营里面一般都不许喝酒,不许随意生事,不许随意到处乱跑,这些你都能做得到吗?还有,当将军的,不仅要有一定的武艺,更是需要一定的眼光与谋略,上要能迎合揣摩上司的意思,下要团结亲士兵,这些你又能做到吗?再说了,我们还要照顾好两位少主呢。”山慢悠悠地打击火说。

    “好了,三弟,你也别埋怨了,我也觉得大哥做得对,你看我们现在这个样子不是好的吗?带着两位少主四处闯,无拘无束,大口喝酒,大块吃,完全不必在乎那些繁文缛节。”林白皙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但是显然,他不想加入军队。

    “我就这么一说,你们又何必如此的激动呢。”火无奈地摇头,“大哥,那我们接下来干什么?”

    “接下来……”风两眼放出闪亮的光芒,“我们吴山六人该真正的闯江湖了。”

    吴山,这个不为世人所知的名字,将闪亮登场。

    接下来的几年,吴山六人一直在江湖上面闯,倒也闯下了不小的名声。吴山二子,吴山四将,这便是他们的江湖称号。

    每次六人缺少银子花时,就会到百姓群中去了解一番,看看城里面哪个官员最为富不仁,晚上,吴连天和吴法吴天两人便会偷偷地潜入这户人家,偷取一点值钱的财宝出来。如此一来,六人的生活倒是过得滋润的。

    不过马有失蹄,人有失手,黑白二子就有几次差点yīn沟里面翻船。

    两人一次偷偷地潜入江南第一富豪——善慈的府邸,从他的书房里面偷出了一块美玉,就在两人将要全而退时,突然从旁边的一间房子里面窜出来一个红衣少女,这少女二话不说,直接持剑杀向黑白二子。

    “两个蒙头蒙脸的小贼,看剑。”红衣少女根本不给黑白二子任何解释的机会,无奈之下,吴连天和吴法吴天只好拿起武器一起对付红衣少女。

    不过越是打斗下去,吴连天和吴法吴天就越是惊讶,两人的功夫已经算是不弱了,但是在红衣少女狂风暴雨般的攻势下,依旧是毫无招架之力。

    “那女孩,别打了,再打我们可要认真了。”吴连天趁着吴法吴天抵住红衣少女的空档,开口道。

    “有什么好说的,我平生最讨厌盗贼了,今天不把你们这两个蒙头蒙脸的家伙抓住,誓不罢休。”

    这时,三人打斗的声音惊动了善府的护卫,一队距离这里最近的护卫匆匆赶来。

    “不能这样下去了,我们速战速决。”吴法吴天开口道,说完,他高举手中的长刀,“烈火贪狼!”

    “jīng卫填海!”旁边的吴连天也知道局势危机。

    虚空中,一头狰狞着的巨狼,驾着一只黑鸟,急速奔向红衣少女。

    红衣少女眼神一寒,略微有些忌惮。

    但也仅仅只是有些而已。“漫天飘香!”红衣少女的话语刚刚结束,只见半空中的气流急速的转动,几丈内的树木纷纷沙沙落叶。数以万计的落叶,在空中不停地旋转着,逐渐的形成一把虚幻的巨钻,这把巨钻携带着无数的锋利落叶,轰然撞向黑白二子。

    “砰砰”两声巨响,虚幻的巨钻和黑白二子的攻击所化的黑鸟巨狼狠狠地撞在了一起,撞击处的虚空一阵剧烈的动,仿佛这天空要被撕裂了一样,数道冲击波从撞击中心飞速的扩散,冲击波所到之处,树木被震断,房屋从中间被生生拦腰劈开。

    虚幻的巨钻和黑鸟巨狼皆是一阵剧烈的颤抖,而后在三人眼中慢慢地泯灭消失。

    不过,虚幻的巨钻虽然消失了,但是紧随其后的无数的锋利落叶却借着余势shè向黑白二子,而此时的黑白二子都是处于旧招已出,新招未成的尴尬状态,不过幸好两人都不是什么刚出茅庐的新手,赶紧运功护住体的重要部位。

    树叶呼啸而过,很快就淹没了吴连天和吴法吴天两人,等到这一余波过去,再看黑白二子,只见两人的上,衣服尽数破碎,伤口密密麻麻地布满了全,鲜血一滴一滴的从伤口处流下来。

    好在这些树叶仅仅是漫天飘香的余招,不然黑白二子不死也要掉层皮。

    “圣姑娘,你没事吧。”赶到的护卫一分为二,一部分护卫将红衣少女围起来保护住,一部分护卫将黑白二子团团围住,然后这些护卫虎视眈眈的盯着被围住的吴连天和吴法吴天。

    “小贼,你们是这些年来第一个能挡住我漫天飘香的人。”红衣少女从众护卫的保护中走了出来,点点头赞扬说。

    “圣姑娘,怎么办?”护卫头领低着头恭敬地问道。

    “你们自己想怎么办就怎么办,我不会再插手了。”红衣少女淡然说。

    “是!”护卫头领抬起头,“将这两个小贼抓起来,竟然敢偷盗我们善府的东西,我看你们是不想活了。”

    吴连天和吴法吴天此时已经完全没有抵抗的力气了,不过他们毫不畏惧。

    四道影从善府之外越了进来,抓住黑白二子,再一个跳跃,六人就消失在众护卫的视野中了。

    “不要追了,后面的四个人太厉害了,你们不是对手,他们是我师父那个层次的高手。”红衣少女脸sè凝重,拦住了想要追出去的护卫头领。

    “四位叔叔,你们怎么不早点来啊,你们要是再晚来半步,我和大哥估计就要横尸当场了。”吴法吴天很是不满。

    “大哥他们也是想看看两位少主这些年的武功练得怎么样了,不想遇到了这么一个煞星少女。”火直言说,刚毅的脸上略带凝重,“刚才那煞星的招式,我接起来估计都会很费力气,更不用说是两位少主了。”

    “要是我没有看错的话,这位姑娘应该是明教的人,而且在明教当中的地位还不低,现任的明教教主,有一招绝学,叫做‘漫天飘香’,这一绝学在江湖上都有着不小的名声。而刚才那位姑娘所使用的武功招式,就是漫天飘香!”知识渊博的山解释说。

    “这小妖女,以后谁娶了她谁倒霉,这么厉害,谁镇得住啊!”吴法吴天心有余悸地说。

    “管谁娶她,这都不是我们的事了,四位叔叔,我们接下来去哪儿玩。”吴连天好奇地问。

    “去京城吧,大江南北都逛过了,现在我们就差京城没有去过了。”风决定道,“出京城后,我们直接去东部沿海协助官军击杀倭寇,这些年倭寇越来越放肆了,我们虽然是江湖中人,但是也该尽点自己的力,况且两位少主也需要用鲜血来激励他们的斗志。”

    běi jīng,明朝首都。

    六人一进入běi jīng城,就被这繁荣昌盛的景象震慑住了。以明之强大,不征列夷而重译至,御控天下而极西洋;以明之繁荣,一rì不贾而损亿兆,一rì不为而哀万国。这是当时明朝繁荣强大的最有力的证词。

    无最是京城柳,东城渐觉风光好,湖皱波纹迎客棹,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chūn意闹,京都的风景一片独好。

    六人随意找了一家酒店坐下,一边吃着喝着酒,一边品味着京城的风土人

    “小二,来壶酒!”这时,六人旁边坐下了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

    ;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