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回大陆六人陷敌,围双屿卢镗立功

    (二七)回大陆六人陷敌,围双屿卢镗立功

    “四位壮士,来来来,本将敬你们一杯。”琼州府卫指挥使的府邸里面,觥筹交错,一片祥和的景象。

    “指挥使将军说笑了,杀敌卫国本就是我们江湖中人应该做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中国的一份子,中国的土地上,怎么能容忍外国人嚣张。”风连忙带着林火山三人站了起来,回敬指挥使一杯。

    “不知道四位壮士可有兴趣加入我们琼州卫所军,以四位的本领,如果加入我们琼州卫,在里面当个副将肯定是绰绰有余的。”指挥使的旁边,指挥同知也端起酒杯,真诚地敬了风林火山四人一杯。

    “我想还是不了,我们四人本是江湖中人,不太适应官场的生活,我们已经习惯了刀口血的rì子,况且我们还想带着两位少主去见识见识外面更加美丽的世界。”风转过头,看向旁边一桌的两位少主,眼神渐渐柔和。

    “四位壮士,我们琼州卫所现在还缺一名指挥佥事,如果四位壮士肯留下来的话,我可以代为奏请朝廷,将这个官职授予给四位壮士其中一个。”

    “真的谢谢指挥使大人的好意了,不过我们兄弟四人过惯了闲云野鹤的生活,实在是无心致仕,况且我们上还有不小的任务需要我们去完成,所以还请指挥使大人见谅。”山也站了起来,拒绝了指挥使的美意。

    “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强求各位了,毕竟人各有志。来,我们喝酒。”指挥使放下了这件事。

    风林火山四人最终还是没有选择留下来,虽然琼州府的一些将领百般挽留。

    回到琼州岛的住所,风吩咐大家收拾一下行李,准备离开琼州岛。火咧着嘴一阵欢呼,黑白二子也跳跃着拍着手。

    黑白两位少主已经长大了,是时候见识一下更加广阔的天空了。

    六人乘着小船,行驶在琼州海峡上。

    海面宽广无垠,湛蓝sè的天空,湛蓝sè的海水,飞来飞去的海鸟,还有偶尔袭来的一阵阵的海波。

    在大海中整整航行了两天,众人视野之中,没有看见一艘其它的船只。

    这天,天刚刚亮,风林火山四人就被不停地欢呼着的两位少主吵醒。远方的天际尽头,众人看到了一艘巨大的船只。

    吴连天和吴法吴天这下可高兴了,吵着嚷着要上那艘大船玩玩,毕竟在这大海上面航行是一件无聊的事。

    风林火山四人面面相觑,不过最终还是拗不过两位少主,只好划船向那艘巨轮靠过去。

    “什么人?!”还不等众人靠近,那艘船的船舷内侧突然冒出了十几个弓箭手。不等众人回答,只见那艘巨轮的前端,一个庞然大物正在缓慢的被挪动,不一会儿,一个黑森森的东西对准了风林火山几人所乘的小船。

    “我的妈啊,是火炮!”火惊讶着看向那艘巨轮,眼神开始变得凝重起来,“这艘巨轮恐怕不简单啊!”

    “没办法了,逃是逃不掉了,在这茫茫的大海上,如果没有船只,就算我们四人武功再厉害,也是寸步难行。”山无奈地看向两位少主,真是两个惹祸的小家伙啊。

    “众位别担心,我们只是想返回大陆而已,我们这艘船太小了,经不起什么风暴,所以我们想要搭乘你们的这艘大船。不过你们别担心,我们不是什么坏人,我们会支付一些报酬给你们的。”山赶紧对着巨轮上的众人拱手说道,他可不想被这黑森森的大家伙轰成碎片。

    “等等。”说完这句话,大船之上就没了动静,显然是有人去禀告上级了。不过虽然大船之上没有了动静,但是风林火山几个人可不敢轻举妄动,那黑森森的炮口,正默默的对准着众人,这东西可不是吃素的。

    不到片刻,大船之上甩下了绳索,很显然,船上之人是想要风林火山等人顺着绳索爬上去。

    “走吧。”风红润的脸上满是无奈,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多余的选择了。

    风林火山四人在前,吴连天和吴法吴天在后,六人一起顺着绳索向大船之上爬去,好在六人都功力不弱,并没有发生失手掉下大海的况,众人不由得轻松一口气。

    不过还不等众人缓过气来,十几把长刀长剑就抵在了众人的脖子上:糟糕!遇到倭寇了。

    明朝中后期的倭寇,虽然没有严格的统属关系,但是大致是这样构成的,在幕后工作的是rì本九州的大名,如盘踞平户的松浦氏,为倭寇集团提供基地、人员和装备;倭寇的首领则大多是明朝的不法走私商兼海盗头目,如盘踞在双屿港的福建jiān商李光头等;而倭寇的主力则是少数的真倭,九州沿海的rì本浪人、流民、商贾、无赖等;这些倭寇的附从大多都是明朝的不法分子,而其中又以福建、浙江人居多。

    炫耀百年的朝贡船被锁进了历史的仓库,大海之上,取而代之的是成群结队的走私船和海盗船。一股一股在rì本混不下去,又怀着财富梦想的rì本人,如同贪婪的贼鸥,乘着太平洋的季风,在每年的chūn天或者秋天登陆富庶而又软弱的明朝。

    抢金银,抢丝棉,抢人口,时而攻城陷寨,时而飘忽游击。他们鬃毛鸟音,相貌狰狞;他们暴戾无比,狡诈无双。

    “真倒霉,竟然碰上倭寇了。”火向来刚毅的脸上此刻也满是不乐,轻声叹道。

    巨轮上面的倭寇足足有好几百人,风林火山四人准备不足,一上船就被制服住了,倭寇把他们随携带的武器都给搜走了,然后用结实的麻绳将四人的手捆绑起来,再将四人带到了一个仓库;而吴连天和吴法吴天则被带到了仓库旁边的一个房间里面。

    中途,一个倭寇见吴连天和吴法吴天都蒙着头,忍不住好奇想去揭开两人的袍子,不过当他揭开吴连天头上的袍子时,不由得大失所望,吴连天相貌平平,并没有什么特别和奇怪的地方。但是当他想去揭开吴法吴天头上的袍子时,吴连天却死死地护在了吴法吴天的前,那倭寇见吴连天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理所当然的认为吴法吴天也差不多,便没有再去揭开吴法吴天头上的袍子看了。

    这是一个很大的仓库,等到风林火山四人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密密麻麻地挤了几十个人了,这些人,一个个面容憔悴,jīng神萎靡,浑上下满是伤痕,显然是受了很大的苦难折磨。

    不久之后,风林火山四人终于知道了为什么仓库里面的那些人会是这般模样,因为这艘船上的倭寇害怕这些人聚众闹事,于是便每隔几天都来痛打一顿仓库里面的人,不仅如此,仓库里面的人每天仅仅只能吃到一个馒头,并且还是那种充满了馊臭味的馒头。火xìng子烈,抱怨了几句,就招来一顿毒打,好在火的底子厚,倒是不在乎这些拳脚。

    令四人放心的是,仅仅只是仓库里面的人遭到了这种待遇,而仓库旁边小房间里面的小孩却没有遭到什么虐待。

    风林火山等人是要被当作奴隶来交易买卖,而那些小孩显然不是。

    大船在海上航行了整整六天,众人终于到达目的地了,舟山佛渡岛上双屿港。

    嘉靖十九年开始,福建jiān商李光头,勾引倭奴结巢于双屿港,余党有汪直、徐惟学等。倭贼以双屿港为巢,时而私运商货入口,时而分路剽掠,倭患rì益蔓延。显然,众人都被带到了倭寇的巢

    众人被倭寇押送着送入了牢房,众多的小孩也跟在了一起。

    还不等倭寇将风林火山等人当作奴隶卖掉,就生了变故。

    当天,明朝都御史朱纨委派卢镗与海道副使魏一恭等,率领战船向双屿港倭贼挑战。不过这些倭寇也知道明军的厉害,并没有主动出战,只是坚壁不动。

    傍晚时分,关押风林火山等人的牢房里面突然来了一个倭寇:“你们听着,现在你们有一个活命的机会,想要活命的人就跟我走。”

    风林火山四人艺高人胆大,率先就跟着走了出去,而后,吴连天和吴法吴天也跟着走了出去。

    “这项任务异常的危险,你们两个小孩子就不要参与了。”领头的倭寇皱着眉头说。

    “你刚才可没有说小孩子不能参加。”吴连天反驳说。

    “既然你想死,那我也管不了了。”倭寇淡然的说。

    夜间,众人被带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而在他们不远处的前方,有着一大片的营地,灯火通明,旌旗飘飘。

    “你们的任务很简单,呐喊着往那片营地里面冲,我们会给你们松绑,并给你们每一个人一件武器,不过,你们别想着能回头,我们后面有弓箭手盯着,谁回头,我们就shè杀谁。”

    说完,就有倭寇上前给众人松绑并发给每个人一件武器,火刚一拿到武器,就想直接开杀,不过被风死死地拉住,风朝后面看了看,火顺着风的目光望去,只见在他们后方五十步左右的地方,成百上千的弓箭手正张弓搭箭瞄准着他们。

    “好了,你们可以冲了。”倭寇喝道。

    “二弟,你们照顾好两位少主,我先行一步,将这里的况告诉明军将军。”风吩咐说,说完,风展开法,像风一般地掠向明军营地。

    众人呐喊着,慢吞吞地冲向明军营地。

    风雨交加,海雾迷目,倭贼倾巢而出,乘机攻击。明军官兵在卢镗率领下,奋勇夹攻,顽强拼杀,把倭贼打得大败,俘斩溺死者数百人。

    而令倭寇没有想到的是,起先他们放出去冲向明军营地的人竟然被明军统帅卢镗没有丝毫怀疑的接收了。风林火山四人更是在此次的战斗中大显威风,活捉了贼首李光头及大窝主顾良玉等14人。而后,卢镗率军进入双屿港,烧毁倭贼所建的天妃宫及营房、战舰,救出被倭寇关押的平民。贼巢从此平,停泊在附近的倭船,也狼狈逃离。

    几个月后,明军追攻李光头的余党于福建沿海,倭船被四面包围,慌乱中又触暗礁,倭贼被迫把另一贼首许栋及其弟杜武遣送到小船上,被官兵擒获。为了加强防守,朱纨、卢镗亲率官兵,聚木石筑寨双屿港,使倭寇的船只进不去,二十年的双屿港倭寇之乱,终于平定。

    ;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