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六)求赎罪指挥出兵,共商议四将破敌

    (二六)求赎罪指挥出兵,共商议四将破敌

    距离倭寇入侵风林火山等人居住的村镇已经过去将近十天的时间了,这十天,风林火山四人一直都在悉心的照顾着二少主吴法吴天,上次与倭寇战斗时,吴法吴天受了比较重的伤,幸好火及时赶到,替吴法吴天稳定了伤势,而后,风林火山四人一起运功为吴法吴天疗伤,这才使得吴法吴天的伤十天就差不多好了。而大战过后,火就照着吴法吴天的吩咐为吴连天带去了众多倭寇的耳朵,吴连天看后,又是一阵剧烈的呕吐,紧接着,火将吴法吴天所经历的一切悉数告诉了吴连天,吴连天听后,一阵沉默。

    我不该这么懦弱的,我还要保护二弟呢,吴连天振作起来。

    此时,倭寇已经围困琼州府长达二十天了,这二十天,不断的有倭寇从他们的营地出去,又不断的有倭寇从外面回来,不同的是,出去时倭寇基本上都是只随携带着武器,而回来时却是满载而归,每个倭寇,或提,或扛,或背着不少的东西,玲琅满目。

    回来的倭寇还带回来了一样东西,他们把这样东西统统都扔进了琼州府内,而琼州府上至将军,下至黎民百姓,在看过这样东西后,一个个义愤填膺,纷纷请求出城与倭寇决一死战,不过这个提议很快的就被琼州卫指挥使否定。但是,随着事愈演愈烈,城内的人无不满腔怒火,局势岌岌可危。

    这样东西,就是周围村镇居民血淋淋的耳朵!

    终于,就连琼州卫指挥使都受不了了,要求主动寻战。

    晚上,琼州卫指挥使的府邸。

    “各位,本将军决定,今晚率领两千人马夜袭敌营。”琼州卫指挥使开门见山,这些rì子,他承受了巨大的压力,如果还不主动出战,等到倭寇将琼州岛屠戮完毕了,他这个指挥使的好rì子估计也到头了。不说倭寇接下来有可能直接强攻琼州府,单是朝廷的问罪就是他承受不起的。

    “好!憋屈了这么久了,总算可以痛快的大干一场了。”众将纷纷附和。

    “将军,这不妥啊,我估摸着倭寇现在时时防备着我们会趁夜劫营,我们还不如正面跟倭寇大干一场。”指挥同知犹豫着说,有几个副将纷纷点头。

    “李大人,你多虑了,当初要主动出战的是你,现在我要主动出战了,你怎么反而反对起来了呢。再说了,正面大战,你认为凭我们这三千人能干得过倭寇那五千的豺狼虎豹吗?”

    姓李的琼州卫指挥同知顿时语塞。

    琼州卫指挥使力排众议,将晚上偷袭敌营的计划给定了下来。

    当天晚上,两千琼州府的所卫兵悄悄地从侧门出发,人衔草马衔环,杀向倭寇营地。

    等众人来到倭寇营地外时,只见整个营地灯火通明,倭寇们载歌载舞,一片欢欣。

    指挥使向后招了招手,自有几个手矫健的黑衣军士匍匐着上前,潜伏到倭寇外围的岗哨附近,同一时间,几名军士不约而同的暴走,直接从后面捂住站岗倭寇的嘴巴,一刀将其捅死。然后,这些军士向后面的明军挥了挥手,示意没有问题。

    指挥使瞧见前方传来的消息后,顿时高兴得跳了起来,“兄弟们,跟我一起杀,为死难的同胞们报仇雪恨!”指挥使用的“跟我一起杀”,而不是“给我杀”,从中不难看出,琼州卫指挥使还是有一定的血xìng的。

    明军突然杀入倭寇大营,令得众倭寇惊慌失措,抱头快跑。琼州卫指挥使分派大量的士兵去砍杀那些慌乱的倭寇,而自己却带领着少量的jīng锐亲信士卒驰马奔向中军大营,眼看就要冲进倭寇的大营了,就在这时,突生变故,只见冲在最前面的指挥使的战马突然一声痛叫,将指挥使直接甩下马来,而后面紧跟着的战马也受伤痛叫,将马上的士兵掀了下来,后面的战马践踏着前面的战马以及被战马甩下来的人,不过好在这些士兵手都比较矫健,经过了最初的惊愕之后,一个个回过神来,纷纷躲避后面冲上来的战马。

    缓过神来的众人定睛向地上看去,只见倭寇大营的前方地面上布满了荆棘,铁钉。原来这倭寇首领害怕有人趁夜偷袭他,便让人夜里在营地的前面布上了障碍,明军不明就里,纷纷中招。

    “撤,撤!”见今晚的目的完成了一半,指挥使挥手让众人回撤去帮助那些正在砍杀倭寇的士兵。

    不过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明军的士气有所下降,而指挥使又没有抓住这有利的时机回撤,渐渐的,明军陷入了战争的泥潭,等到指挥使发现这一状况想要回撤时,放眼望去,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倭寇。

    “将军,我们陷入包围了,除开最先被我们杀死的倭寇,现在这里估计还有三四千的倭寇,人数是我们的两倍。”一个副将走到指挥使的旁,低头说道。

    “杀出去!今天就是我们杀成仁,报效皇恩的时候。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指挥使猛地提气,一声大喝。

    “杀!”明军士气如虹,勇不可挡。

    这场厮杀从深夜开始,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最终,就在明军将要全军覆没的时候,又一支明军杀到,将疲惫不堪的指挥使等人救走。这一支赶来接应的队伍,正是由姓李的指挥同知率领的琼州府剩下的一千士兵。

    这一战,明军死伤惨重,随指挥使出去劫营的两千士兵,活着回来的仅仅不到两百,死亡率超过了九成;相对于明军,倭寇死亡的人数则是更多,仅仅是明军一开始的偷袭,就有上千的倭寇死在了明军的砍刀之下,随后的战斗,双方的死亡比基本上是一比一,所以倭寇也死亡了将近三千人。整体来说,这次战斗,如果不是明军指挥使最后贪功,将会以明军大获全胜而结束,但是后来双方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所以明军的有生力量损失了一半以上,仅仅只剩下一千多人。

    双方谁也没有占到便宜,只是战场上的士兵减少了一半以上。

    倭寇再也不敢分兵去劫掠周围的村镇了,而明军也安稳下来了,他们在等待着附近赶来的救兵。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出场啊!”火大口地咬着牛说道,“听说前几天琼州府的明军偷袭了倭寇的大本营,双方平分秋sè,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风没有说话,只是将眼光看向山。

    “这倭寇也确实讨厌,找我们的麻烦也就算了,关键是他们还打伤了二少主,这个仇不可不报。以前他们有五千人,我们还稍微有点忌惮,现在他们仅仅只有两千人了,我们四个人完全可以将他们杀败。”山自信地说。

    “我的乖乖,我们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如果是两百个倭寇,我还勉强可以应对,但是两千个……四弟,你也太看得起我们四个人了吧。”火摇摇头说,他虽然勇猛,但是他不傻。

    “三哥,不要妄自菲薄,我们只要将倭寇首领给杀了,那他们就不攻自破了。”

    “四弟你有计策了?”火闻言眼睛一亮。

    “附耳过来。”山在火的耳旁喃喃数语。

    “四弟就是牛啊!把我当枪使我都不能有半点的意见。”火赞叹说。

    倭寇围攻琼州府已经整整一个月了。

    这天,倭寇首领正在营地之中休息,忽然有手下来报,说是一个小孩押着一个明军将领扬言有重要的事禀告。

    倭寇首领正烦闷着,“让他们滚,哪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要是再敢来,直接将他们杀了。”

    “大人,那小孩说有办法能攻入琼州府。”

    “哦?”倭寇首领顿了顿,“那让他们进来,不过进来之前要仔细的搜,我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死了。”

    “是!大人。”

    白袍吴连天押着五花大绑的火进入了倭寇的中军大营。

    “是你说有办法让我攻入琼州府?”倭寇首领盯着吴连天,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他实在想不出,一个小孩凭什么能有办法让他攻入琼州府。

    “就凭我手中的这个明军将领。”吴连天不卑不亢的回答。

    “哦?那你说说你的办法。”倭寇首领明显来了兴趣。

    “在我说出我的办法之前,你要先答应我一个条件。”吴连天想想说道。

    “什么条件!”倭寇头领不耐烦的说。

    “我要亲手杀死一百个倭寇!”吴连天说了一句令倭寇头领骇然的话。

    “你说什么!”倭寇头领怒气冲冲地跑向吴连天。

    就在这时,吴连天旁边的火猛然一声大喝,浑用力,瞬间就绷断了捆绑着他的绳子,而后一只大手直直地伸向倭寇头领的咽喉。

    急速前进中的倭寇头领浑一颤,连忙后退,但是火岂会浪费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见他一步踏出,欺向前,双手紧紧地扣住了倭寇头领的脖子,不等倭寇头领抽出上的佩刀,吴连天一剑刺向他,倭寇头领被火控制住,动弹不得,硬接了吴连天的这一剑。

    顿时,倭寇头领口吐鲜血,体软软地倒下。原来倭寇在搜时,重点放在了火的上,而吴连天,他们只是随便摸了摸,毕竟在倭寇的眼中,他还只是一个小孩。征天剑是一把软剑,被吴连天当作腰带别在了腰间,不仔细搜查的话根本看不出来。

    这时,营地外面的风和林也骑马杀了进来,他们一边冲杀,一边放火,整个倭寇营地顿时陷入了一片火海。

    “大人,不好了,外面杀进来了两个骑马的人,他们一边放火一边屠杀着我们的武士,我们抵挡不住。”一个倭寇闯进了倭寇首领的营地大声叫道,但是入眼处却是早已死去的倭寇首领。

    “不好了,不好了,大人让人给杀了。”

    整个倭寇营地顿时大乱。

    而正在这时,明军在琼州卫指挥同知的带领下杀了过来,指挥同知旁边的一匹马上,正坐着满脸笑容的山。

    倭寇大败!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