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白驹过隙苍狗逝,弹指年华垂髫春

    (二三)白驹过隙苍狗逝,弹指年华垂髫chūn

    从湖广承宣布政使司衙门出来后,风和林汇合火和山,一起带着两位少主开始了漂泊的人生。

    “我这次真是亏大了,你们都是软兵器,能随携带的,而我的大砍刀却落在了天水寇大寨里面了。”一路上,火不停地抱怨。

    “你还好意思说,那天晚上就你一个人睡得最死,要不是李进洪兄弟舍命的保护你,你早就首异处了。以后我们都要吸取教训,居安思危,千万不要重蹈覆辙。”风训斥说。

    “哇………呜呜………”火突然停了下来,放声大哭,“进洪兄弟,我对不起你啊!”

    风走上前,想去安慰火,但是一时半会又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好任由火一个人慢慢地哭泣着,众人也停下了前进的步伐。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会让自己白白留下遗憾,再也不会白白流泪了。”火信誓旦旦的说。

    “火叔叔,以后我们两个人会好好保护你的。”吴连天从背后拍着火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

    众人再次启程。黑白两位少主已经三岁多了,风林火山四人准备先带黑白二子将整个中原大地游览一番,然后再找个地方定居下来,等到两人五六岁时就开始教两人武功。

    六人从武昌出发,经过余杭,扬州,北上洛阳,开封,京都,出关塞,到达满族圣地长白山,而后众人一路向西,经河西走廊入西北,到达长城最西端嘉峪关。

    “叔叔,我们出关去玩玩吧。”吴连天抓着风的手央求道。

    “那我们就出关一次吧,毕竟来一次这里也不容易,但是这次玩过之后,你们两就要好好地开始学习了,你们也长大了。”风难得的高兴一次,几年的时光,六人将中原大地游览了个遍,而在这过程之中,黑白二子也不知不觉的长大了。

    “啊!天山,天山,真壮丽!”黑白二子在雪地中不断地跑着、跳跃着。而风林火山四人笑呵呵地跟在后面。

    “大哥,两位少主都差不多有八岁了,可以让他们开始学习武艺了。”山走在众人的后面。

    “是啊,不知不觉,我们已经离开吴山八年了,时间过得真快啊,白驹过隙,忽然而已。等这次入关后,我们在东南海边找一处地方定居下来,好好的培养两位少主。”

    “啊!叔叔,这里有人。”走在前面的吴连天和吴法吴天突然大叫道。

    风林火山四人赶紧快步走上前去,只见雪地里面躺着一个蜷缩着的小孩,他浑上下伤痕累累,衣裳破碎得不成样子。

    风一步踏上前去,伸手探了探小孩的鼻息,发现小孩竟然没有被冻死,这时,另外三人也围了上来。火二话不说,直接探出双手抵在小孩的背上,源源不断的运送功力帮小孩驱寒保暖。

    “他的体好强壮,竟然比我们四个长期修炼的人都要结实,而且他这弱小的体,居然能容纳下火几十年的功力。”山握住小孩的右手,连连称奇。

    “他妈的,见鬼了,我输送了那么多的内力给他,他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既不排斥我的内力,也没有看见他醒来。”火脸sè惨白,他已经连续为小孩运功一个多小时了。

    “三哥,没用的,就算你将你所有的内力都输送给他,他也能全部接受,他的体仿佛是一个无底洞。”山摇摇头,制止了火继续输送内力的行为。

    “那山顶上好像有房间,我们赶紧去看看,说不定这位弟弟就是从那房间里面逃脱出来的。”天山顶上,竟然有几间房子,眼尖的吴法吴天发现了它们。

    火抱起了雪地中的小孩,迈步向山上走去,其余人紧紧地跟了上来。

    这是一间冰雪房!整个房都是用冰和雪堆砌起来的,浑然天成,看不出一丝雕刻的痕迹。

    “好强,好强,这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厉害的人物,能用大神通将冰雪融化建造成如此雄伟的建筑。”火看着眼前的冰雪房间,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我们进去吧,都小心一点。”风和林护着两位少主,小心翼翼地走进了房间。

    刚一进入房间,火怀里面的小孩突然就醒了,挣扎着从火的怀中跳了下来,一把冲向房间正中间的石椅。几人顺着小孩的步伐看去,只见石椅上正坐着一个死去多时的白发老人。

    在看见白发老人的那一刻,风林火山四人突然浑颤抖着,双眼之中充满了惊骇。火偏头看了看风林山三人,发现他们也是一脸的茫然,只好暗暗压下了心中的疑惑。

    “师父!”突然,一声悲呼将风林火山四人从疑惑之中拉了出来,小孩正伏在白发老人的腿上嗷嗷大哭。

    “咦,这里有东西。”林从旁的石桌上拿起一张纸,纸上有不少的文字,林慢慢地念了出来。

    “吾徒姬雪寒,吾不久将于人世,故特此留书一封,以明汝之惑。我,天山老人,岁两百,有经天纬地之才,与吴山老人于百年前共创江湖庙堂制度,使江湖中人得以有所归宿。六年前,我最后一次下天山入关,回天山的途中,在雪地中捡到了你,所以给你命名叫姬雪寒。前三年,我一直以我深厚的内力喂养你,使你健康快速的成长,后三年,我一直用棍棒鞭笞你,每次都等到你昏死过去才肯罢休,从最初的绳鞭,到牛鞭,到竹板,再到木棍,最后到铁棒,你一次又一次的通过了我的考验。几年来我输送给你的内力也慢慢地被你消化,一直温润着你的体,让你的体变得匪夷所思的强悍。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像我们这种老人,完全是按照天地的旨意存在着,当有一天这世间再也不需要我们时,我们就将灰飞烟灭,而这一天,也来了。

    吴山二子,门下四徒,帮我好好照顾我的徒弟吧,你们都是有缘之人。

    吴山老鬼,不知道我死后,你又能赐予我什么样的称呼呢,好期待啊…………”

    “原来是和师父一样的高人,我说怎么我一进入这个房间,就感觉自己快要闯不过气来了一样,就好像是在师父面前的那种感觉。”山惋惜道,“这种前辈高人,都终究避免不了死亡的命运,何况是我们啊!”

    “四弟,就你多愁善感,人活一世,只要能堂堂正正的做个人就可以了,至于其它的东西,你管那么多干什么,管了也没有用。”火最不喜欢看到山这副多愁善感的模样。

    “小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知道你师父对你的好的吧,只是你不想亲眼看见你的师父死去罢了。”山听过天山老人的遗憾后说道。

    “嗯,我就是不想看见师父离我而去,所以才在师父用铁棒敲打我之后断然离开了天山,不过我伤势还没有好,所以才会昏倒在雪地中。”

    “小孩,我们一起帮你将你的师父安葬了,然后你跟着我们一起走吧。”火好心地建议道。

    “不!我不需要你们的帮助,我一个人能行。你们走,我师父喜欢安静,我不希望你们打扰到他。”姬雪寒拒绝说。

    “好心当驴肺,我说你小子可别不知道好歹。”火生气地说。

    “三哥,我们走吧,人家小孩子正处在悲伤中呢。小孩,以后如果你想来找我们的话,可以来东南沿海,我们会在那里定居。”山拉起正嗷嗷不休的火走出了房间。

    “祖国的大好河山我们都游历遍了,是时候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了。东南沿海我们还没有去过,就去那里吧。”风决定说,众人自然是没有什么意见。

    五年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这五年,风林火山四人带着两位少主四处游历,领略不同的风土人,欣赏不同的异样风景。最后,六人偏洋过海,在最南边的琼州安定了下来。

    到琼州之后,风林火山四人开始正式的传授吴连天、吴法吴天两人武艺,两人学的都是吴山老人留给他们的功夫,都是九招。

    白子吴连天用的是剑,他自己将这九招命名为征天九式,分别为:开天辟地,女娲补天,三皇五帝,jīng卫填海,夸父逐rì,嫦娥奔月,牛郎织女,大禹治水,唐尧虞舜;而黑子吴法吴天用的是刀,刀法名叫烈火贪狼,也是九式。

    这天,两人练功时,黑子突然对白子说:“大哥,你说我们整天用袍子遮住自己的脑袋干什么呢?”黑子好奇地看向白子。

    “我也觉得很奇怪啊,我们两个人好像从一开始就用袍子遮住了自己的脑袋,而且四位叔叔从来不敢轻易地触碰我们的头。”

    “要不我们把袍子摘下来,我看看大哥长什么样子。”黑袍下面的吴法吴天,双眼闪烁着光芒。

    “好啊!”白子吴连天率先摘下了遮住脑袋的袍子。

    黑子目不转睛地看着白子的一举一动,等到白子将遮住脑袋的袍子全部摘下时,黑子一愣,猛然站起来。

    “这不公平!”黑子突然持刀砍向白子,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白子只得举剑格挡。

    黑子胡乱地砍了几下,然后猛然将刀往地上一扔,哭喊着跑向远方。白子赶紧将黑子的刀捡了起来,然后也跟着黑子跑了过去。

    黑子正独自一个人坐在一块石头上面低声哭泣着,不远处的海水不断地翻涌,拍打着岸边的岩石,激起一朵朵的浪花。

    白子走上前,一把搂住黑子的肩膀:“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你是什么样子,你都是我的弟弟。”

    黑子挣扎了几下,但是白子却怎么也不肯松手,反而越抱越紧,挣扎无果的黑子抬头看向白子的脸,却发现白子已经用袍子再次将自己的整个脑袋遮住了。

    “大哥,我不服,我不服,这不公平,不公平啊!”黑子慢慢地在白子的怀中睡去。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