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刀枪出鞘破敌寇,百年洞庭终统一

    (二十)刀枪出鞘破敌寇,百年洞庭终统一

    “弟兄们,他们的重甲骑兵只能冲锋一次,现在已经废了,该是我们大显手的时候了。”地二在人群的后面振臂一呼。

    众人不由得往重甲骑兵最后离开的方向看去,只见岛边一片银光,九百重甲骑兵把地水寇的退路封得死死的。

    “弟兄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不想被人全歼的话,我们就只能打败天水寇,将他们统统杀光,成就地水寇千古伟业。”地一也适时的在人群中惑说。

    地水寇众人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又呐喊着往山上冲去。

    等到地水寇众人冲到山顶天水寇议事大厅之外的开阔之地时,遇到了严阵以待的风、林、火三将以及他们率领的士兵。整齐的军容,统一的武器,令地二心头莫名的一跳,好一支雄军!

    “地九呢?他怎么没有来。”地一站在地水寇的前端,问道。

    “你是说那个冒充天二的假货吗?他挑起我们山寨的内乱,使天水寇损失惨重,这种人死不足惜,已经被我一刀给砍了。”说话的是大大咧咧的火。

    “混蛋!”地一骂道,也不知道他骂的是地九还是火。

    “地一,天水寇和地水寇数百年来的恩怨,也到了该了解的时候了。”风望着地水寇前面的地一,走出来说道。

    “是啊,数百年了,也该早早结束这种纷争了。你们这些外来人员还不知道吧,数百年前,天水寇和地水寇的创始人本是亲兄弟,他们受一个叫吴山老人的高人之命,创建了天地两个帮派。原本的天水寇和地水寇,都是整齐的十万人的军队,他们这几十万人存在的价值,听说是为了镇压什么,不过后来他们这些人似乎没有排上用场,所以天水寇和地水寇慢慢地衰败,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喜欢落草为寇,受尽世人的冷嘲讽。

    哈哈,几百年了,前辈高人们没有完成的统一大业,终于要在我的手中完成了。”

    “我们还是手底下见真功夫吧,嘴上说说谁不会。”风嘲讽道。

    “嘿嘿,或许你们以为赢定了,但是你们不知道我们是地水寇吗?什么是地水寇,就是整天在刀光剑影中砍杀的人,就是每天都需要从血泊之中爬起来的人。哪像你们天水寇啊,杀人的功夫不行,拼斗的本事也不厉害,唯一好点的就是你们钱粮比较多,这还是你们世代种植积累下来的。”地一打击说。

    “就算我们是世代种植,那也比你们这班强盗畜生好啊。百年之后的人们,只会说我们天水寇是正义的水寇,而你们地水寇却是实实在在的牲口。”李进洪突然从人群中站出来,义愤填膺地说道。

    “好好,嘿嘿,历史是属于强者的历史,还是靠这个说话吧。”地一邪恶地握紧拳头。

    “杀,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地水寇。”地一果断地下命令说。

    几千地水寇争先恐后地涌了上来,一边奔跑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等到离天水寇只有几百步时,不少地水寇收起手中的武器,从背后抽出弓箭,飞速地边跑边shè,一千多支羽箭虽然不至于铺天盖地,但是也把天水寇众人吓得够呛的。天水寇主要以种植为主,还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大规模的拼斗。

    “步兵起盾!”风在骑兵中间指挥说,“弓箭兵回shè!”

    前面步兵轻巧的盾牌挡去了不少shè过来的羽箭,因此后面的轻骑兵和弓箭兵损失比较小。

    而天水寇这边的弓箭兵镇定下来后,也开始了回shè。

    不过正如地一所说的那样,天水寇的实力确实不如地水寇,一千支羽箭,仅仅只有两三百支shè到了地水寇人群之中,其它的纷纷在途中坠地。

    地水寇哄然大笑,冲得更加的起劲了。

    双方的距离在不断的拉近,弓箭兵都能发挥作用了。地水寇的帮众,能用刀,能用箭,但是却没有什么防御工具,而天水寇虽然说有防御工具,但是弓箭兵shè出的箭矢威力不大,杀伤力不够,所以双方总的来说半斤八两,谁也没有占到便宜。

    战争的气息弥漫着整个天空,双方的距离不断的缩小,五百步,四百步,三百步……

    这时,站在天水寇前端持盾的步兵突然让开了一条道,由火率领的五百轻骑兵出现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我的妈啊!又是重甲骑兵!”显然,刚才的那一波重甲骑兵的冲锋将地水寇众人吓得不轻。

    五百轻骑兵的冲锋虽然没有重甲骑兵的冲锋那么有气势,但是却比重甲骑兵的冲锋更加的迅速、敏捷。

    “不是重甲骑兵,是轻骑兵,快放箭。”火率领的轻骑兵刚一开始冲锋,就被地二开出了端倪。不过,轻骑兵的速度何其的快,还不等地水寇众人shè出几箭,火就一马当先杀入了地水寇阵营当中,后面紧跟着的轻骑兵也如同饿狼般地扑了上来,地水寇好不容易才冲上了山顶,又被痛击了一下。

    火挥舞着手中的大砍刀,如同灭世的恶魔一样,一刀了结一个地水寇,如入无人之境,五百轻骑兵也不甘落后,专门往人多的地方冲杀。刚一入敌群,火和他的轻骑兵就杀敌几百,而自己仅仅损失了几骑。

    不过轻骑兵终究是轻骑兵,没能像重甲骑兵那样将地水寇的阵营完全的撕裂开,冲锋了不到两百步,轻骑兵就后劲不足了,只能和地水寇胶着在一起,不能再往前冲杀了。不过好在后面的一千步兵在林的带领下杀入了敌群,才使得火带领的轻骑兵压力减小了。

    场面一片混乱,四千多的地水寇和一千多的天水寇胶着着厮杀在一起了。天水寇的士兵明显的少于地水寇,所以场上的局势对于天水寇来说有点糟糕,不过好在火和林两人勇猛无敌,仅仅是被两人所杀死的地水寇就有好几百,其中还包括了几个地水寇的头领。

    火和林都异常的凶猛,地水寇众人自然不会主动上前去找麻烦,剩下的地水寇纷纷将目光对准了失去保护的一千弓箭兵,几百个地水寇一起向站立在远方的弓箭兵发起了冲锋。

    等到离弓箭兵仅仅只剩下三四十步时,天水寇的弓箭兵仍然没有动静,地水寇众人不由得心头一喜,看来天水寇的弓箭兵是被吓傻了,四十步,三十步。二十步!地水寇众人离毫无防御的弓箭兵仅仅只剩下二十来米了,就在这时,弓箭兵飞快地娴熟地上箭,出手。如此近的距离,弓箭兵基本上用不着瞄准都能shè中敌人,一千的弓箭手分两批不停的shè箭,仅仅是四轮箭过,天水寇弓箭兵前面就再也看不见一个站着的地水寇了,而最近的地水寇的尸体,离站在最前面的弓箭兵仅仅只有两三米的距离了。

    战争就是一个巨大的绞机,虽然几千人不多,但是也还是有可以绞。

    “醉来长袖舞鸡鸣。短歌行。壮心惊。西北神州,依旧一新亭。三十六峰长剑在,星斗气,郁峥嵘。古来豪侠数幽并。鬓星星。竟何成。他rì封侯,编简为谁青。一掬钓鱼坛上泪,风浩浩,雨冥冥。”议事大厅的后面,风看着战场上不停的流着的鲜血,不由得一声轻叹。

    双方的拼杀已经到了最为关键的时刻,风抽出随便的佩剑,看了看后的五百骑兵,这一场战打下来,不知道这五百骑兵还能剩下多少。

    “跟我一起杀!”风果断的下令。

    骑兵,骑兵。又是骑兵!

    地水寇众人感觉自己像是要崩溃了一样,又是五百的轻骑兵,而且他们所过之处,扬起一层厚厚的灰尘,让人猜不透这里到底埋伏着多少的骑兵。

    风刚一率领着骑兵从议事大厅后面开始冲锋,地水寇众人就直接扔下武器,转逃跑,他们已经被层出不穷的骑兵弄得狼狈不堪了。

    风率领着这五百轻骑兵,越过疲惫不堪的天水寇众人,追在逃跑的地水寇后面不断的砍杀。

    地水寇兵败如山倒,随着后面的人不断的死亡,整个地水寇都被一股惨淡的气息所包围。

    “我投降,我投降。”一个地水寇小兵再也忍受不住这种煎熬,一边举起双手,一边高喊着向天水寇众人跑去。

    血光骤然出现,小兵的头颅飞了出去。

    “谁敢投降!他就是下场!”地三高举着手中的长剑,狠狠地说道。

    附近的几十个地水寇小兵你望望我,我看看你,纷纷呆立在那里。忽然,一个小兵持剑刺向地三:“大家一起杀了他,不然谁都要死。”

    地三很快的就被淹没在了人群之中。

    地一地二在两三百名亲卫的拥护下,退到了岛边,不过,早已严阵以待的一千重甲骑兵将路封得死死的,地水寇众人逃生无望。

    很快的,火和风就率领着六百多的轻骑兵赶来。

    “地一,你们已经没有退路了,投降吧,这样我还能留你个全尸。”风轻叹一声说。

    “想要我投降,没门!想我地一也算是江湖上的一条汉子,想不到今天却落得个要人留全尸的下场,哈哈哈哈。弟兄们,有没有胆量跟着我再冲锋一次。”地一昂首说。

    回答他的是地水寇众人决绝的冲锋。

    “好兄弟,我们来生再聚首。小辈,你们也别太得意,江湖不容于庙堂,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你们迟早会首异处的。”

    火带领着六百的轻骑兵迎向地一等人,火主动找上地一,大砍刀果断横扫而去。令火始料未及的是,地一竟然放弃了抵抗,直接被火一刀砍下了头颅。

    “大哥!”后面的地二急忙踉跄地奔跑过来,抱住地一的无头尸体,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匕首,深深地刺进了自己的口。

    两百多的亲卫一一效仿,不到片刻,地水寇众人全都自杀亡,天水寇众骑兵瞬间呆立在原地。

    大战过后,天水寇众人休息了几个小时,然后风留下林和山收拾残局,自己和火带领着几百轻骑兵、几百步兵火速赶往地水寇大本营。

    没有经过什么战斗,风和火就攻入了地水寇的山寨,一举冲进地水寇议事大厅。

    至此,地水寇除了地太不知所踪,其他的重要人物纷纷被杀,地水寇搜刮多年的财宝物资都让火叫人给带走,然后火一把火将地水寇山寨给烧成了灰烬。

    百年洞庭,终得统一。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