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议事大厅死天七,洞庭湖畔灭地九

    (十八)议事大厅死天七,洞庭湖畔灭地九

    “十二声钟响!山寨遇到生死存亡的大事了,各位兄弟,我先去山寨议事大厅看看,你们随后赶紧跟来。”关心山寨的天七听得十二声钟响,顿时慌了神,匆匆留下几句话就往议事大厅火速敢去。

    “我们也赶紧跟过去吧,看看山寨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不定今天就是我们的机会呢。”山摸了摸别在腰间的长剑,快速跟上了天七的步伐,火也不甘落后的跟在了山的后面,风和林也抱起两位少主,运功飞了过去。

    一路上,陆陆续续的有人往山寨议事大厅赶过去。

    等到山就要追上天七时,正看见天七一脚踏进了议事大厅。

    “小心!”山突然莫名的一声大喊,此时,山寨外面人声鼎沸,议事大厅里面却鸦雀无声,放眼看去,竟然是一个人都没有。

    只见天七进入议事大厅,转了一个弯,人就彻底地消失在山的视线中了。

    山在议事大厅的门口停了下来,静静地等待着其他人的到来。

    不一会儿,火、风、林三人就到了,片刻后,数以千计的帮众赶到了议事大厅外,看见四位将军站在了大厅的外面,众人也不敢越雷池半步,安静地在风林火山四人的背后等待着。

    突然,大厅里面传来一声惨叫。

    “是天七兄弟!”说完,火作势就要往大厅里面冲过去,但是却被稳重的山一把拉住。

    “四弟,那是天七兄弟,他受伤了。你们可以忍心不顾天七兄弟的生死,但是我看不下去,我要去救他。”说完,火果断地挣脱山的拉拽,一把抽出腰间的长剑,快步冲进议事大厅。

    门外的众人都聚jīng会神地看着火,特别是当火转过一个弯,即将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中的时候。

    此时,火刚转过一个弯,即将步入内堂。骤然,两根绳索从地面飞将过来,一把住了火的双脚,火猛然感觉两股牵扯之力从绳索上面传来,看来是下子的人想将火给绊倒,然而绳索拉扯了老半天,火依然岿然不动。

    “一群小人,就只知道使下三滥的手段。”火不屑地说,说完,他双脚猛然向两边趴开,骤然使力,只见内堂黑暗处突然跌出两个影,火就地一个翻滚,持剑从下往上砍向那两个措手不及的人,瞬间,血染大地。

    火一把将在自己脚上的绳索砍断,继续向内堂深处走去。

    走了没几步,火就看见了天七,此刻的天七,浑上下满是伤痕,衣服碎成了琐屑,口更是被人生生地挖出了一块,鲜血汩汩而流,其状惨不忍睹。

    火顿时义愤填膺,只觉得有一团烈火正在自己的口燃烧着。

    还没有等火从愤怒之中清醒过来,内堂房梁之上突然窜出来几个手持利刃的蒙面之人,他们从房梁之上落下,手中的利剑直指火的脑袋。生死危机的那一刻,火本能地卧倒,然后侧翻滚一圈,避过了凶险,而这一场偷袭,也使得火彻底地从怒火中清醒了过来。

    还没等火有所动作,蒙面人又持剑刺了过来,火举起手中的剑,在空中挡住了蒙面人的攻势。

    “老子不发飙,你们当我是病猫啊!”趁着这难得的空档,火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然后双手持剑,自左上往右下砍过。

    见火发起了攻势,几个蒙面人只好回剑格挡。“铛……”的数声,只见蒙面人手中的长剑节节断裂,碎剑散落一地。再看那几个蒙面人,纷纷倒地,火的剑震碎了他们手中的长剑后,攻势依然不减,只见那几个蒙面人有的头部中剑,有的部中剑,有的腹部中剑,还有的腿上中剑。火一步走到腿部中剑的蒙面人面前,还不等他爬起来,就从背后刺了他一剑,蒙面人抽搐了几下,片刻后生机全无。

    “大哥,你们快进来,我找到天七兄弟了。”从火步入内堂,到他斩杀蒙面人,救下天七,其实也就十几个呼吸的时间。

    听得火的呼唤,议事大厅门外的众人纷纷大步走了进去,进入内堂的第一眼,众人就看见了血模糊的天七以及抱住天七痛哭的火。

    “四弟,都是你,要是你早点进来,天七兄弟就不会遇害了。”火责怪山说。

    “我……”山哑口无言。

    “火,你怎么能这样说你四弟呢,他是个xìng子谨慎的人,凡事谋定而后动,从不打没有把握的战。”风替山辩解说。

    “谋定而后动,有什么用啊,能救回天七兄弟的命?想当年是谁把我们四个拉进山寨并给我们安排好住所的,想当年是谁极力维护我们四兄弟的。”火恨恨地说。

    “唉,是我们负了天七兄弟啊,我们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却因为不想管他人的闲事而弄得天水寇死的死散的散。归根结底,是我们四人太过于懦弱了啊,看来要想在乱世之中求得生存,就要持剑而立。”山醒悟说。

    “嗯,只怪我们明白得太晚了,才害得天七兄弟无辜惨死啊!”风回应说道。

    “哈哈哈,说的好啊,你们四个人就是太过于懦弱了,所以才给了我可趁之机啊,真得谢谢你们。”这时,从内堂走出来十几个人,为首的正是说话的天二。

    “天二,你为什么要杀害天七,难道你不知道他和我们四兄弟的关系吗?”火愤怒着问。

    “没办法啊,本来我们以为听到十二声钟响后第一个冲进来的会是你们四位将军中的一个,没有想到第一个冲进来的竟然是失踪了几天的天七,我们想收手也来不及了。你们还不知道吧,我们在外厅进内堂的yīn暗处布置了十几个刀斧手,任你们武艺再高,也要折戟而归。想不到啊,这么丰盛的午餐,却白白便宜了天七那小子。”天二玩味着说。

    “那天七的惨叫又是怎么一回事。”山看向跃跃yù试的火,用眼神示意他稍安勿躁。

    “我也很佩服天七这小子,虽斧钺加,但是仍然没有立即死去,也没有叫喊一声。我看山将军在外面焦虑不安,迟迟不肯进来,便让人用剑割下了天七前的一块,他这才忍不住痛叫一声死去。而我们也如愿以偿地将火将军给引进来了,不过火将军不愧是火将军啊,即使面临着生死危机也毫不畏惧。”天二走到风林火山四人前面几丈处停了下来,接着说:“四位将军,只要你们能全力支持我,你们仍然是我们天水寇的四大将军。”

    “如果你能让天七兄弟复活过来,老子就不妨碍你,不然,哼,这个山寨首领的位置还是让我们四兄弟来坐吧。”火持剑一步踏上前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将他们四人拿下。”天二对议事大厅外刚刚赶来的帮众命令道。

    却不料此刻的天水寇帮众纷纷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皆是举棋不定。

    这几年来,山寨里面不断的有骁将水鬼死亡,令众人痛心,而几天以前的山寨大火拼更是使得众人对内部的拼斗完全的散失了兴趣。虽说大部分的忠义之士都在山寨大火拼之后离开了,但是留下来的人也是以忠义之士居多,毕竟天水寇本就是一个讲究忠义的帮派。

    “反了,反了,你们难道不听我这个首领的命令了,还是你们都想背叛山寨不成!”天二喝问道。

    听得天二的喝问,站在众人前面的一个帮众突然大哭了起来,然后他丢下了手中的兵器,一股脑地往外面跑去。

    后面的天水寇帮众看见这一幕后,纷纷效仿,一时间,兵器落地的声音不绝于耳。片刻后,议事大厅的门外再也看不到一个帮众,只留下满地的兵器。

    “我是该叫你天二呢,还是该叫你地九。”风看着落魄的天二,淡然说道。

    “你说什么,什么天二地九的,我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就叫天二,乃是天水寇的二首领,你们四个人难道想犯上作乱不成?”

    猝然,天二边的两个人猛然将手中的剑掷向风和林,其剑锋所指,赫然就是站立在风和林旁边的黑白两位小孩。天二选择了先下手为强。

    时刻关注着场上局势的风和林沉着地挥剑震开了刺向两位少主的剑,而后将两位少主拉到自己的后,面sèyīn沉地盯着天二众人。

    还不等风开口说话,旁边突然传来一声爆喝,“啊!竟敢伤我少主,拿命来!”其声响彻云霄,伫立在议事大厅前面的两只石狮子“轰”的一声,尽数震碎。火这次是真正的怒了,前所未有的发怒。

    火直接持剑杀进了人群之中,火的剑下,没有三合之敌。一盏茶的功夫后,天二众人被火杀得狼狈不堪,一个个纷纷用震惊的目光看向火,没有和火交手过,永远不会知道火的凶猛。

    天二这边十几个人,被火杀得仅仅只剩下四五人,此刻,他们正围在天二的边,一个个的用看怪物的眼神看向火。他们不是没有和高手交过手,就算是和洞庭湖第一高手地太交手,他们也还能坚持十几个回合才落败。

    而火,衣袖多处被剑划破,肩上更是被刺了一剑,但是他好像没有任何的感觉一样,怒火使他忘记了伤痛,他依旧持剑走向天二。

    “九头领,你赶紧逃回地水寇山寨,这里我们帮你挡住片刻。”地九装扮的天二旁,一个紧紧地抓着剑的中年人对着地九说道,“把这里的况告诉大当家,让他不要轻易地来天水寇商议合并之事。”

    “我,这,你们……”地九犹豫着说。

    “你的任务最重要,赶紧走。”中年人一把将地九推出人群。

    地九回头看了看众兄弟,然后一狠心,撒腿向岛边跑去。

    “四弟,赶紧的,那边跑了一个。”山对着人群中不断冲杀的火说道。听到地九等人的对话后,山的心里产生了一个念头。

    “唉,算了,你赶紧了结了他们,我去追地九。”山不想错过这千载难逢的良机。

    “山将军,饶我一命吧,我愿意誓死追随四位将军。”等到山追上地九时,地九突然跪在了地上,不断地对着山磕头。

    “好,我可以饶你一命,但是……”山突然挥剑砍向地九的脑袋,而地九此时听得山的话语,正抬起了头,口中正死死地咬住几颗小石子,然而还不待地九发难,山的快剑已经斩下了他的头颅。

    “这种小手段,也就对三哥那种人有用,对付我,你算是踢到了铁板。”山蔑视的看着死去的地九说。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