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七)回山寨突遇惊变,拒拉拢骤遭觊觎

    (十七)回山寨突遇惊变,拒拉拢骤遭觊觎

    风林火山四人带领着八百兵马早上出的山寨,等到他们坐船回来时,已经是下午时分了。

    离山寨还有几十里的路,山就皱着个眉头,手中在不停地掐算。

    “我说四弟啊,你这又算出了什么啊!”火看见了山怪异的举动,打趣地说。

    “总之不是什么好事。”山只说了一句话就不再多说了。

    “我靠,山寨竟然起火了,人都死了吗,也不知道来救火的。”船在急速前进着,不一会儿就看到了山寨所在的小岛,此时,岛上一片火海。

    风、林、山三人远远地看着山寨,面sè略带凝重。

    “咦,不对,不是起火了,是有人在故意放火,岛上有呐喊声。”火也看出了一些端倪。

    船只离山寨越来越近,众人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杂乱,有火燃烧的声音,有呐喊的声音,有刀剑碰撞的声音。

    “不好,看来是地水寇的人攻入了山寨,大哥,我们赶紧去帮忙。”火大声惊呼着。

    风、林、山三人纷纷白了一眼火,具是不说话,只是默默地观看着场上的局势。

    “火将军,这山寨周围没有几艘船只,所以不可能是地水寇的人攻入了我们山寨,他们总不可能从水里面游过来吧,那样的话,还没有开战,他们基本就输了。所以现在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山寨内乱了。”见另外三位将军丝毫没有理会火,刚加入山寨的一名村民小心地跟火解释。

    “小家伙不错,比那三个臭东西好多了。”火拍着那个村民的肩膀说。

    “大哥,我们怎么办?”山在风的后面问道。

    “先上山寨看看况再说吧。”

    众人纷纷弃船上岸,刚走了没几步,就有几十个卫兵围了上来。

    “你们没有长眼睛啊!不认识我们四位将军。”火大大咧咧地跑上前去,一剑砍断了几根刺来的长矛,“想和我打架不成!”火一声爆喝。

    卫兵们面面相觑,然后纷纷看向他们的小头领,而火也顺着众卫兵的目光看向那个小头领。

    “你想和我打一架?”

    “哦,不,不!”小头领闻言退后两步,一副yù言又止的样子,着实尴尬。

    “那就赶紧让开,别挡了大爷的道。”火一把推开小头领,快步走向议事大厅,后面的风等人也跟了上去。

    小头领眼睁睁地看着众人从自己的边穿梭而过,一筹莫展。

    众人赶到议事大厅时,大厅里面已经围满了人,总的来说,这些人分成两个派系,一边是以二头领天二为首的派系,他们这边人数众多,十二骁将和二十水鬼基本上都围在了他的边;而另一边却是以三头领天三为首,令人吃惊的是,此刻天三的怀中,正抱着天水寇的大当家——天一,他嘴边流着鲜血,像是死去了一样。除此之外,天三这边还有为数众多的头领。此刻双方正在议事大厅里面对峙着。

    “天二,你为什么要对大哥下死手,就算你想要当天水寇的首领,你也用不着杀了大哥啊,他可是你的大哥啊!”天三抱着死去的天一,哭泣着说。

    “嘿嘿,谁叫他总是拦着我的路,我想和地水寇合并,他迟迟不肯同意,所以没办法啊,我只能先下手为强了。我知道他穿金丝宝甲,不过我还是一掌就了结了他。”天二兴奋着说。

    “你想和地水寇合并?天二,你在干什么!你难道忘了祖上的遗言,你这是在与虎谋皮啊!”天三震惊地说。

    “不,你们都不明白祖上遗言的真正意思,我们天水寇和地水寇合并,不就刚好实现了祖上的遗言吗?统一洞庭湖江湖势力,多么美好的愿望啊,就要在我的手中实现了。”

    这时,天三猛然看见了人群中的风林火山四人,“四位将军,赶紧拿下天二这个叛徒,千万别让天水寇数百年的基业毁在了他的手里。”天三突然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风林火山四人。

    “大哥,我们要不要帮天三?”火没有直接冲上前去帮天三,反而问向风。

    风在天三等众人中巡视了一番,而后低头说:“天三人群中没有看见天七,我想他是安全的,我们就作壁上观吧。”

    “喂,那四个人,你们是外来户,别插手我们山寨的内事,不过如果你们站在我们这一边的话,我可以考虑让你们彻底的在天水寇中立足。”天二似乎并没有把四人放在眼里。

    “艹,**想死不成。”脾气暴躁的火顿时生气了。

    “三弟,别闹了。”风教训道,“你们这些人争权夺势与我们四兄弟没有丝毫的关系,我们也不屑去管你们,但是有一点,我们希望你们不要找我们的麻烦,否则别怪我们无。”风说完这句话就领着自己的人马走出了议事大厅,回到了自己的住所。

    风等人刚一走,天三这边就议论开了。

    “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也不想想当初他们没有地方安的时候是谁收留了他们,这么快就忘记了,我呸。”四头领振振有词的说。

    “当初我们并不是收留他们,而是拉拢他们,况且这也不是我们这些人的功劳,是七弟慧眼识明珠,就是可惜现在七弟出去了,不然七弟肯定是站在我们这边的,那样的话,四位将军也会站在我们这一边了。”天三叹息说。

    “这天二也真不是东西,赶在这关键的当头害死了大头领,这是天要亡我天水寇啊!”众人当中年纪最大的五头领忧心忡忡的说,“我算是看出来了,这三年来,不断的有十二骁将和二十水鬼阵亡,这估计也是天二的“杰作”了,你们看看他边的那些人,哪个不是近几年上去的,肯定是天二在背后搞鬼,说不定是他联合地水寇,存心想要灭掉我天水寇。”

    老者把话一说完,自己都吃了一惊,而其他头领就更加的惊讶了。

    “众位兄弟,看来天二是存心想要把我们赶尽杀绝了,一会儿打起来了,你们各自找机会逃生吧,不要恋战,保存好实力,说不定将来还有能回来的一天。”天三鼓励说。

    天三这边的人还在说话,天二那边就开始进攻了。

    这场内战,使得天水寇数百年的基业基本毁于一旦,众多的头领、骁将、水鬼阵亡。天三在天一的旁边自刎亡。

    内战之后,天水寇实力大降,不说阵亡的众多高层,仅仅是趁乱逃走的帮众就接近一半。只不过这些跟风林火山四个人都没有丝毫的关系,他们说到底也只是暂住户,迟早是要出去闯的,所以对于山寨的变化,他们丝毫不在意。

    不过,树yù静而风不止。

    “大哥,你们还有闲在这看书啊,你们到外面去看看,我们现在还是什么将军啊,连兵都没有几个了。”天水寇内战后的一天,火突然冲进了风的房间,发现林和山也在,三人正在教两位少主认字。

    “你也发现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风打趣地说。

    “那你们还不想想办法,难道你们要束手待毙?”火不相信的问。

    “三哥,你先坐下,我们刚才正说到这里呢。我们六个人估计还要在这里住上仈jiǔ年的,不能把我们的安全交给其他人,所以我们决定主动出击。想一想,自从几十年前我们四兄弟跟随了师父,虽说学到了很多的东西,但是却再也没有快意江湖了。其实不仅仅是三哥你闷的慌,我们三个人也闷的慌呢。”山拉着火坐下,慢慢说道。

    “真的!大哥。”刚坐下的火一把跳了起来,“大哥,你说怎么办,我全都听你的。”

    “我们先想办法谋取天水寇,然后再攻取地水寇,一举统一洞庭湖上的所有江湖势力。”

    “启禀四位将军,门外有一个头戴斗笠的人求见,他说是四位将军的朋友。”正在风林火山四人商议应该怎么谋取天水寇时,一个手下进来报告,这个手下,就是那个当初在永和镇受到火的表扬的村民,自从风林火山失势以后,原本跟随着四人的众多村民纷纷散去,只有这李进洪留了下来。

    “朋友?我们在天水寇有朋友吗?”火自言自语。

    “我想我应该知道是谁了,进洪,你去把他带进来吧。”山对着李进洪吩咐说,“有了他的加入,我们谋取天水寇的希望更大了。”

    “你是……天七兄弟!竟然是你,我还以为你已经死了呢,原来你还活着啊,你不知道,这些天,我们可找了你好久。”虽然来人戴着斗笠,但是火还是一眼就将他认了出来。

    “唉,火将军。”天七慢慢地摘下斗笠,“别来无恙。”

    “天七兄弟,这些天你都跑哪去了,我们可是找了你老半天了。”山高兴地拍着天七的肩膀。

    “几天前,我奉大当家的命令外出调查一件事,没有想到竟然yīn差阳错的使我捡回了一条命。这几年,外出执行任务的骁将和水鬼接二连三的死亡,大当家感觉到了事的诡异,于是便秘密让我外出调查一番。我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先下手为强,杀害了大当家,而现在我又势单力薄,根本就起不了什么作用。”

    “那七当家的可差出了结果?”山问到了重点。

    “嗯。”天七点了点头,“问题就出在了天二的上。”

    “二当家的?”火疑惑着问。

    “他现在已经不是我们的二当家了,而是地九。八年前,二当家外出执行一项重要的任务,却不料走漏了风声,被地水寇的人围殴致死,紧接着,地九乔装成二当家的,上了我们天水寇的山寨,这个换人的计划,是地十在几年前就策划好了的。地十、地九、地八三人为孪生兄弟,三人各有一技之长,地十jīng通谋略,地九jīng通乔装打扮,而地八则jīng通暗杀之道。这几年,山寨中陆陆续续死去的骁将、水鬼,甚至包括两位头领,都是被地九装扮的天二叫出去执行任务,然后被地八暗杀的。四位将军还记得在永和镇遇到的那次飞针偷袭吗?那施放飞针的人,就是地八,不过也活该他倒霉,被火将军生生地劈成了两半。现在山寨里面的骁将和水鬼,基本上都是地水寇的人了,众头领死的死,散的散,我们天水寇数百年的基业就要毁于一旦了。”天七悲伤地说。

    “不是还有我们四大将军吗?”这时,山突然说道。

    “山将军这话是什么意思?”天七略带兴奋地问道。

    “是这样的,天七兄弟,我们四兄弟有意谋取天水寇的首领之位,然后整顿一番,再攻取地水寇,统一整个洞庭湖。”风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不知道天七兄弟肯不肯帮一帮我们。”

    “这没得说的,只要能给几位当家的报仇,让我干什么都行。”天七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铛——铛——”突然,房间外面传来了钟声。

    “十二声钟响!!!”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