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杀敌无形谋士计,大展拳脚将军功

    (十六)杀敌无形谋士计,大展拳脚将军功

    自风林火山四人上山寨以来,天水寇的势力越发的壮大,而与地水寇的冲突也越来越多,战火不断地燃烧,矛盾不断的升级。

    转眼间,风林火山四人来天水寇已经有整整的三年了,而黑白两位少主也已经学会了说话和走路。

    黑白两位少主看见风林火山四人后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爹”,使得四人哭笑不得。足足纠正了几个月,黑白两子才肯叫风林火山四人为叔叔。

    这短短的三年时间,风林火山四人基本上已经将吴山老人传授给他们的书籍上面的知识学会了,这洞庭湖两大帮派的火并,正是他们实践的机会。

    这三年的时间里,发生了不少的事,主要是十二骁将和二十水鬼的大量死亡。三年来,天水寇和地水寇的交战不下百场,总的来说,天水寇在每次交战中都占有较大的优势,但是不好的况是,每次和地水寇交战,天水寇总要阵亡几个中高级人物,这些人都是天水寇的顶梁柱,其中主要以十二骁将和二十水鬼居多。

    而接替这些位置的人能力明显的比上一任弱,这样恶xìng循环下去,天水寇中高层人物的实力越来越弱。

    这天上午,风林火山四人正在陪两位少主玩耍,突然听到九声急促的钟声。

    “九声钟响,看来山寨是死了头领了。”山听得钟声说道,“我们也带着两位少主赶过去吧。”虽然黑白二子已经能够走路说话了,但是风林火山四人还是时刻守在他们的边。

    “死得好,死得好啊!”火拍着手说,“最好是一次xìng死四个,这样就有我们四兄弟的位置了。”

    “火,你怎么说话的呢,记住不要锋芒毕露,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好两位少主,在两位少主没有长大chéngrén之前,你就别想着出人头地吧。人怕出名猪怕壮,一旦我们有了名声,麻烦就会接踵而来,我们四个人是不怕,但是两位少主呢,他们是不能受一点伤的。”林呵斥道。

    “二哥,我不知道你怕什么。当初我们杀了地十,就已经初露锋芒了,麻烦迟早会找上门来,你难道没有发现吗,现在山寨里面的十二骁将和二十水鬼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了,我敢打赌,下一个就会轮到我们,我们已经沉寂太久了,现在想沉寂都已经是不行了。”火反驳说,“要是按照我的想法,我们直接杀了山寨的前四个头领,然后我们自己上,有不服气的,统统杀了,直到他们都服气为止。只要我们杀得够狠,够坚决,我想麻烦自然就没有了。”

    “三哥,别胡闹,你这样滥杀无辜,和那些强盗有什么区别。”山不同意火的想法。

    “三弟,四弟说得对,你不该那么嗜血好杀的,这可不是我们四兄弟的xìng格。不过,我们是不主动找麻烦,但是如果麻烦找上了我们,那就另当别论了。沉寂了三年,也该我们出去玩玩了。走吧,去议事大厅看看。”风率先迈开了步子。

    “大哥好样的!”火也跟着走了上去。

    林和山无奈地牵着两位少主的手跟了上去。

    议事大厅,此刻正人山人海,比三年前不知道壮观了多少倍,整个议事大厅,挤了不下千人。

    大厅的正zhōngyāng,摆放着两副担架,担架上面,躺着两具浑盖着白布的尸体,尸体周围几米都没有一个人。

    “发生了什么事?是哪位兄弟不幸遇难?”这时,天一快步走到尸体面前,一把掀开遮盖着尸体的两块白布,“啊!是八弟和九弟。”天一悲呼说。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谁最先发现八头领和九头领的尸体的?”闻讯赶来的天三环视众人问道。

    “是小的,三当家的。”一个年轻男子从众人之中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快快说来。”

    “今天早晨,我们几个陪八当家的和九当家的出去逛逛,正当我们在酒店吃早饭时,一个陌生人突然闯了过来,扬言有天大的事要禀告两位当家的。于是两位当家的就把他放了进来。那人在两位当家的耳旁嘀咕了几句,然后两位当家的就撇下我们跟着那个陌生人走了。我们刚跟上去没几步,突然就听到前面传来两声惨叫,当我们赶到的时候,两位当家的早已经倒在血泊之中了。”年轻男子解释说。

    “谁!是谁?是不是地水寇的人杀了八弟和九弟。”天一突然冲上前来,一把抓住年轻男子的衣服,厉声喝问道。

    突然,只见年轻男子从口掏出一把小刀,趁着天一恍惚的当头,一把刺向天一的口。

    “大哥!小心!”旁边的天三看得真切,急声大呼。

    然而天一正值伤心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听见天三的提醒,就算是听到了,如此近的距离,天一想反应也已经来不及了。

    “当”的一声金铁交鸣之声响起,持刀的年轻男子不由得愣了愣,而这时,天三的手刀已经砍在了年轻男子的肩上,年轻男子瞬间倒地不醒。

    “把他绑了。”天三吩咐道,“大哥,你没事吧。”

    “呼”天一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幸好我时刻穿着金丝软甲护,不然今天又有血光之灾了。地水寇的人真的是越来越放肆了,看来大决战得提前了,吩咐下去,时刻准备着和地水寇一决生死。”天一不想再拖下去了。

    大厅里面的风林火山四人目睹这一幕,眼神也渐渐凝重了起来,地水寇竟然如此的放肆,看来大决战不久后就要展开了。

    “大哥,那八头领和九头领的位置怎么办?”二头领天二跟在天一的后问道。

    “留着!等到大破地水寇的那天,论功行赏。”天一决定说,“以后与地水寇决战,谁的功劳大,这头领的位置就归谁。”

    议事大厅里面顿时炸开了锅,头领的位置,这惑太大了。

    八头领和九头领死后几天,就有麻烦找上了风林火山四人。

    “四位将军,现在地水寇的人正在大肆屠杀一个村镇的人,山寨里面经过商议决定派你们四个人率领几百人出寨去营救他们。”二头领天二亲自来到风林火山四人的住所前说道。

    “好的,我们这就率人出寨去营救他们。”风答应了下来。

    “大哥,你怎么这么草率的就答应了啊。”天二走后,林略带不满的说。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们兄弟四人来到这个山寨也有三年了吧,虽然挂了个四大将军的头衔,但是却从来没有做过什么对山寨有好处的事,今天就权当是练练手吧。”

    “我同意大哥的话,我们早就应该出去玩玩了,我都快闷死了。”火很是支持风的决定。

    “出去一趟也好,我们这次出去,说不定会遇到什么贵人。”山神神秘秘的说。

    “那就这样决定了,一会我们自带兵马出去,两位少主由我和林负责,火和山负责外围的jǐng戒,再有个仈jiǔ年,我们就能轻松一阵了。但是现在,我们主要还是负责两位少主的安全。”

    风林火山四人向天一禀明了一声,就率领着自己的八百兵马出发了,目标:永和镇。

    众人先是坐船,然后骑马飞驰了将近一个小时,离永和镇尚且还有两三里路,众人远远地就看见了天空中滚滚的浓烟。火一马当先,快速冲进永和镇。

    等到风等人赶到时,正看见火在地上持剑与百来个人拼杀着。

    “畅快,畅快,好久都没有这么畅快过了。”火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利剑,一边大声高呼着。在火的旁,横七竖八地躺着不下十具尸体。

    风后的八百骑兵不等风的命令就持刀杀向围攻火的地水寇。

    “大哥,你们来那么快干什么,我还没有杀过瘾呢。”八百骑兵的一个冲锋,就把百来个地水寇的人杀得落荒而逃。风分出几百个骑兵继续追杀地水寇的残兵败将,而剩下的人则下马来收拢永和镇幸存的村民。

    不消片刻,就有骑兵来报:“启禀风将军,幸存的村民收拢完毕,整个永和镇,原有村民三千一百二十八人,现存三百一十二人。”

    “哎,这班天杀的,就只知道屠杀手无寸铁之力的村民。”风不由得一声叹息,“三弟、四弟,你们下去看看吧,也算是给这些可怜的人一个安慰吧。”

    “好的,大哥,你们看护好两位少主。”火和山下了马,快步走向幸存的村民。

    “感谢众位大人的救命之恩。”山和火还没有走到村民的面前,这些村民就在一个人的带领下跪拜了下来。

    “别拜别拜,赶紧起来。”山赶忙上前扶住领头之人,对于这些繁文缛节,火是不屑一顾的,因此他没有上前。

    山扶起了领头跪拜之人,“你们大家都起来吧,是我们来晚了,才害得大家受苦了。”

    “谢谢。”领头跪拜之人开口说道。

    就在“谢谢”这两个字刚说完,一颗银针骤然从领头之人的口中shè出,直直地飞向近在咫尺的山的脑袋。

    就在飞针离山的脑袋仅仅只有几毫米的那一瞬间,一只手凭空的冒出,死死地夹住了银针。

    “你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吗?”山心有余悸地问向对面之人,“你选错了攻击对向。”山还想接着问些什么。

    突然,反应过来的火一刀暴走,生生地将偷袭山的人劈成了两半,鲜血顿时喷涌而出。

    “大人饶命,大人饶命,这不关我们的事。”余下的众村民急忙再次跪下焦虑地说道。

    “山,你怎么回事?怎么这么不小心。”后面的风和林急忙下马,牵住黑白两位少主来到了山的面前,“你不要以为自己是无敌的,一旦大意了,一个小孩都能杀死你。”风教训说。

    “嗯,这次幸好师父救了我。”山颤抖着说。

    “师父?”火不解地问。

    “吴山预言,它使我提前预料到了危机。”山小声解释说。

    “四弟,这就是你所预言的出门遇到贵人吗?”火笑着嘲笑说。

    山不再多说什么。

    “你们不用跪了,这与你们没有关系,你们赶紧各自逃生去吧,我们只能救你们一时,但是却不能救你们一世。”风并不打算救这些村民,在他看来,富贵在天,生死由命。

    “这位大人,我们能跟着你们吗?”这时,人群中有人小声问道。

    “我们是洞庭湖水寇,你们确定要跟着我们?还愿意的人就跟在我们后一起走,不愿意的人就赶紧逃生去吧。

    有几十个青年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咦!”山突然一声惊叹。

    “怎么了?”另外三人问道。

    “我想我看到我们的贵人了,你们看我们正前方在逃命的那个中年妇女,她的手上有一个女婴,而那个女婴,命中注定就是我们的贵人。”山解释说。

    “你就吹吧,你是刚才算错了贵人,所以才随便拿一个人来凑数的吧。”火明显的不信。

    “这世间的人分为九等,像我们师父那等高人自然是一等人物,而我们四兄弟都是三等人物,两位少主都是二等人物,而刚才的那个女婴,却是如同师父一样,是一等人物。”

    “啊!这么厉害,那我去把她们给追回来。”火闻言冲了出去。

    “不用了。”山一把拉住火,“她有自己的命运,而且,我们还会再见面的,真期待。”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