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求立足山寨谋生,为破敌酒店杀人

    (十四)求立足山寨谋生,为破敌酒店杀人

    风和林两人先行到了镇上,找了一个大酒店住下了。然后,两人在镇上找了两个nǎi妈给两位少主喂nǎi,不过喂nǎi的时候两人都特别的小心,仅仅只是把两位少主的嘴巴给露了出来。近距离的观察两位少主,风和林发现二少主吴法吴天的头明显的比大少主吴连天的大。

    给两位少主吃过nǎi后,风和林打赏了一些银子给两位nǎi妈,然后把继续两位少主背在了背上,回到了酒店。

    “大哥,这样下去不行啊。我们每到一个地方都要找nǎi妈给两位少主喂nǎi,又麻烦又费银子。”林忧虑地说道。

    “嗯,现在有两种解决办法,要不我们另外找食物代替rǔ汁给两位少主吃,要不我们跟紧安定下来。”风想想说。

    “我觉得这两种办法都可以尝试尝试。”

    “还是等三弟和四弟回来了再说吧。”

    两人在酒店等了几个小时,正心急的时候,火和山两人匆匆地从外面赶了回来。

    “大哥、二哥,查到了。”还没有落座,火就大大咧咧地说。

    “怎么样,具体是怎么回事?你慢慢地仔细说来。”风递过茶水给火。

    火喝了一口茶,方才慢慢地说道。

    “我和山两个人跟踪着那些人留下的足迹,足足跑了两个多小时,方才远远地看见前方大约有一千人左右。他们大都手持利刃,腰上都装着满满的金银,少部分人满是血,一路上说说笑笑地往洞庭湖的方向走去。当时看到这一幕,我就忍不住了,直接持剑杀了进去。呵呵,四弟也被我拉下水了,不过后来我们看他们人多,我和四弟两个人拼不过,就杀了出去。不过真的太爽了,杀了百来个狗娘养的。后来四弟说要调查调查,于是我们就偷偷地跟着他们,摸上了他们山寨。我的天啊,好大一个地方啊!足足有上万的盗贼。我们查看的结果是,他们一班人是洞庭湖的两大水寇之一的地水寇。洞庭湖总共有两大帮派,说白了,就是两大水寇,分别是刚才的地水寇和另外的天水寇,这两大水寇是死敌,都想称霸整个洞庭湖。”火一口气说道。

    “那他们为什么要杀那些老百姓呢?”风问道。

    “这主要是地水寇的“杰作”,他们都是一群嗜血好杀的人,最近他们帮派手头比较紧,发下来的银两不够下面的人吃喝玩乐,于是就有小头领带队下山抢劫财宝,而且他们以杀人为乐。对于这些,他们山寨的大头领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是惹到不该惹的人就行了。”山跟着解释着说。

    “这班该死的东西,真够丧尽天良的。不过他们实力太强了,仅仅是凭我们四个人的力量还不足以对付他们。”风先是愤怒,而后惋惜着说。

    “四位兄弟可是要对付地水寇?”正在这时,旁边一桌人中的领头侧问道。

    “你们是?”风jǐng惕地说道。

    “我们是天水寇的人,我是天水寇的七头领,我们天水寇世代与地水寇为敌,双方都以统一洞庭湖水寇为目的。近百年来,我们两大帮派一直在不断地吞并弱小的势力,不懈的壮大自己。到现在,整个洞庭湖区只剩下我们这两大势力了,双方水火不相容,迟早会要爆发一场惊天大战。”天水寇七头领介绍说。

    “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好东西,万一你就是地水寇的人,正想着把我们引进你们山寨,然后一把拿下我们。这样我们四兄弟连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会知道。”火依旧是那么大大咧咧的。

    “这位兄弟说的是什么话啊,你去问问方圆千里的人,谁不知道我天七是天水寇的七当家啊。而且我们天水寇和地水寇完全不同,他们地水寇干的是杀人越货的勾当,而我们天水寇干的是劫富济贫,是侠义之举。我们天水寇自己都有种地的,所以基本上能自给自足。并且我们天水寇的人数是地水寇的两倍,毕竟这世上好人还是比坏人要多的。”天七诚心诚意地解释说。

    这时,风向山使了使眼sè,山会意,不动声sè地走了出去。

    等到山回来时,天七依旧在向风介绍着天水寇和地水寇。

    “几位,凡是有本领的人,我们天水寇都欢迎之至,我们天水寇总共有十把交椅,其中前面三把交椅是固定不动的,而后面的七把交椅则是用来奖励有功之臣的。只要几位能在对付地水寇的过程中立下大功,这几把交椅迟早是几位的。有个安之地总是好的,不然像几位兄弟这样拖家带口的也不是办法啊。”天七显然已经看见了风和林背上的婴儿。

    这时,刚回来的山趁机向前,在风的耳边嘀咕了几句。他刚才出去调查了一番,况基本上如天七说的那样。

    “好吧,那我们四兄弟就去助你们天水寇一臂之力,不过如果我们立下了大功,这报酬可是少不了的。”风不由得不为两位少主考虑,他不想两位少主年少漂泊。

    “这是当然的。”天七乐呵呵的说。

    正当风林火山四人和天七等人准备出去时,一句不合时宜的话响起。

    “你们帮助天水寇,胆敢与地水寇为敌,真是不知死活啊!”

    众人不约而同地转看向说话之人,火心中微怒,开口说道:“遮遮掩掩的,算什么英雄好汉。”

    刚才说话之人穿青袍,用头巾遮住了脸。听得火的话语,他慢慢地摘下头巾说:“和我们地水寇为敌真是一个不明智的选择。”

    “地十!竟然是你!?”天七惊讶地说着,然后不动声sè地退后了几步。

    “他是地水寇的头领之中数一数二的人物,虽然武功不是最好的,但是他为人yīn险狡诈,反复无常,而又嗜血好杀,基本上地水寇与其它帮派的矛盾都是他一个人策划挑起的。

    虽然他这个人不怎么样,但是他足智多谋,投地水寇短短的十年,就使地水寇成为了整个洞庭湖区数一数二的大帮派。而且一般的,只要他出门,地水寇中的第一高手总是会跟在他的后。”天七小声地为四人解释着说。

    风林火山四人相互看了看,火和山不动声sè地相互点了点头。

    “大哥、二哥,我们出去给少主买点东西。”说完,火和山迈步走出大门。

    地十并没有拦着他们,在他看来,这四个人都是可有可无的小角sè,根本就不成气候,还敢放言与地水寇为敌,真是不知死活。

    却不想,地十在此时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天七,想不到会是我吧。我此次出门,主要任务就是将你斩杀,想想都很开心,不知道当天大他们听到你的死讯后,会是怎么样一副表,真的好期待啊!”地十着舌头看向风林两人继续说,“两位壮士,你们何必和天水寇为伍呢,来我们地水寇多好,无忧无虑,快意江湖,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你们足够强大,直接杀了地大他们,我们这些人二话不说,直接奉你们为主。何况跟地水寇为敌真的是不明智的举动,我们地水寇奉行的是只要是朋友就真心对待,但是如果是敌人的话,嘿嘿,不管你们逃到哪里,我们都会派人不停的追杀。想当年,有一个江湖豪杰,我们也不记得他的名字了,哎,死在我们地水寇手中的江湖豪杰实在是太多了,不过他现在的名字你们应该都知道,少林寺首席大弟子慧贫的弟子了sè大师。当初,他拒绝加入我们地水寇,并且还杀了我们不少的人,我们都拿他没办法,毕竟他武艺高强,打不过还跑得过。不过呢,哈哈,他能跑得过并不代表他的家人都能跑得过,我们把他的家人都杀了,包括一个一岁的婴儿,剑刺进他心窝的感觉太爽了。不过真正爽的还是他的老婆,被我们**致死,真他妈爽死她了,哈哈,我第一个上的,那种感觉,我至今还在回味啊,太美了。听说后来了sèxìng大变,杀人如麻,幸好得到了少林寺慧贫大师的点化,这才放下了屠刀,不过我想他并没有那么的虔诚,估计是想借助少林寺的名声来躲避自己的仇家的吧。怎么样,两位壮士,考虑的怎么样了,就算你们不为自己着想,也该为你们背上的两个婴儿着想吧。他们还想多多享受人生呢,估计他们不想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地十yīn森森地说。

    风林两人彻底的愤怒了,千不该万不该,地十不该拿四人的少主来威胁他们。

    这时,刚才出去了的火山二人直接从背后持剑杀向地十,地十旁边一人有所感应,瞬间抽剑对向火和山,但是火和山两人似乎事先商量好了一样,山留下来挡住来人的剑,而火却不理睬来人,没有收剑防守,直接一剑劈向地十。猝不及防的地十被火这突然的一剑生生的从背后劈成了两半。

    还在和山纠缠的那人一见到地十被火杀死,竟然不加理睬,猛然一剑退山,然后直接逃走了。

    “点子太硬,先撤了。”

    地十带来的那些人一听这话,顿时绝望了。而从这突然的变故当中反应过来的天七等人丝毫不给地水寇的人逃走的希望,在天七的带领下,很快就全歼了地十带来的手下。

    而从始至终,风和林两人仅仅是默默地站立在那里,丝毫没有上前帮忙,因为在他们看来,两位少主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

    “两位兄弟好胆识,竟然能如此轻松地斩杀地十这厮,小弟佩服佩服。凭这战功,四位兄弟在天水寇也可以有一个不错的地位了,估计仅仅只会在我们十个当家的下面。”天七收拾完残局,走过来羡慕地说。

    “仅仅是这样,那太没意思了,我还以为能搞个头领当当呢。”火垂头丧气地说。

    “兄弟,别不知足了,我们这几个头领,哪个不是入寨十年以上,用命拼了无数次,这才有了如今的地位。你们一入山寨就能有此地位,实属罕见啊!”天七语气当中没有丝毫的嫉妒,“不过,只要你们能在接下来的与地水寇的交战之中有所功劳,当个头领那是肯定的。实在不行,我把我的位子让给你们。”天七豪气地说着。

    “那我们能不能像刚才地十所说的那样,直接杀了你们那个什么天大的,不对,要杀四个,这样才有我们四兄弟的位置。”火突然说。

    “不行,不行。万万不行!我们天水寇与地水寇不一样,我们讲究的是江湖道义,如果你们那么做了,即使你们成功了,我们这些人也不会承认你们的,相反的,我们会群起而攻之,替几位死去的头领报仇。我们天水寇前面的三位当家的是世代相传的,是他们三人的祖上建立了天水寇,这才使我们这些人有了容之地。所以对三位当家的,我们都充满了感激,即使他们能力不行。”天七再次为众人解释。

    “腐朽的制度。”山突然冷哼了一声。

    “好了好了,我们先上山吧。这个地十的人头就当是我们四兄弟的投名状吧。”风出来圆场说。

    “好的,我带你们上山。”天七也不过多的跟山计较。

    “那这个地十的人头就归我们了。”火一把从天七的一个随从手上夺过地十的人头,别在自己的腰间。

    “你这人……”天七哭笑不得。

    “你是一个好人!”山突然又说。

    天七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默默地在前面带着路。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