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吴山门下出英豪,黑白两子比天高

    (十二)吴山门下出英豪,黑白两子比天高

    湖南东北部有一群山,名叫大围山,它以森林茂密,资源丰富,风景秀丽,气候宜人著称。大围山中,有一座平凡的小山,此山无名,但是因为有一个吴姓老人曾经在这里居住过,所以后来这座山有了它自己的名字:吴山。

    曾经在吴山居住过的老人,号称“吴山老人”,此人乃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下第一隐士。他知生死,洞天机,却从未入世,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开创了江湖庙堂制度。

    江湖中人的是非好恶,他都能秉公论断,每一个具有江湖影响力的人死后,都会有青鸟从吴山飞出,向世人传递其在江湖中的谥号。

    然而,无论官府中人或者江湖中人怎么寻找,都找不到吴山老人的住所,更不用说是窥见他的容颜。

    大围山中的吴山。

    此刻,吴山老人正略带焦急地在门外踱着步子,今天的吴山老人,失去了他平时的沉着。因为今天,他怀孕的妻子正在分娩。

    一想起自己的妻子,吴山老人满是无奈。本来到了吴山老人的这个年纪,早就已经断绝了娶妻生子的念头,但是在一次化凡入世的过程中,他发现有一个女子时刻跟踪着自己,怎么甩都甩不掉。

    后来吴山老人走了不少弯路,多用了十几天的时间回到了吴山。本以为甩掉了那个跟踪自己的女子,却不料几天后那个女子竟然能安然地穿过吴山老人在吴山外围布置的阵法来到他的居住地。

    最后,吴山老人娶了那个女子为妻,通过与妻子的谈话,吴山老人这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妻子具备一种能力——望气,这才能一直跟随自己来到吴山。

    突然,一声惨叫传入吴山老人的耳中,将其从沉思中唤醒,而后,三声婴儿的呱呱叫声再次传入吴山老人的耳中。他急忙快步走入房中,只见妻子正横躺在上,生死不知,旁边躺着两个正嗷嗷大哭的浑血淋淋的婴儿。

    吴山老人急速走到自己妻子的面前,不停地呼喊自己的妻子,却发现始终没有半点动静。吴山老人战战兢兢地把手伸到妻子的鼻子下面,骇然地发现自己的妻子竟然已经停止了呼吸。

    吴山老人一股坐在了地上,心中充满了失落与不甘。我代天守庙堂,竟然救不了自己的妻子。从不流泪的吴山老人流下了自己人生几百年的第一滴泪水。

    猛然,吴山老人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转头看向上的两个婴儿,顿时觉得无比的惊骇,只见两人腿部靠着一些皮紧紧连在了一起,吴山老人急忙用手刀划开了两人连在一起的皮肤,顿时间,两人腿上血模糊,最终吴山老人还是安全的把两个婴儿给分开了。

    歇过气的吴山老人抽空看向两个婴儿的脸部,这一看,吴山老人毛骨悚然,失魂落魄地退出房间,而后发疯似地奔向自己的书房,拿着一些小玩意走到了一片开阔之地。

    吴山老人跪在地上,对着天喃喃数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松开了手中的两个牛角开始起卦,如此反复了六次,结果三个yīn卦、三个阳卦,无一圣卦。

    “天意,天意啊!”

    起卦之后,吴山老人又来到了两个婴儿的旁边。先是和妻子呢喃数语,然后抱起妻子的尸体走进吴山的一个小洞之中。这个小洞,一直向地底延伸,走了将近半个小时,视野顿时开阔了。

    这是一个不小的溶洞,洞里面有一口古井,阵阵寒气不断地从古井中涌出,弥漫着整个溶洞。溶洞的上方,有一面平整的石壁,石壁上面挂满了牌匾,其中大部分都是空白的,只有少部分上面刻有字迹。

    溶洞正中间,有一冰晶灵柩,吴山老人把妻子小心地放入灵柩之中,待了将近一个小时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回到房中,天山老人擦去眼角的泪水,再次认真地注视着自己的两个孩子,这是两个男孩,注定会有jīng彩的一生的男孩。天山老人深邃的眼睛仿若能看到这两个婴儿的未来,他给这两个男婴分别取了名字:吴连天,吴法吴天。

    吴山是个独特的地方,这里住的人不多,总共就吴山老人夫妇俩,外加四个仆人,不过现在要再加上新出生的两个婴儿。

    吴山老人匆匆地给两个婴儿洗了个澡,然后拿出两件袍子给他们盖上,这两件袍子一黑一白,把两个婴儿的全都给遮住了,只留下两只眼睛洞。

    “风林火山!”吴山老人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围山。

    听到主人叫唤的四个仆人一阵哆嗦,赶忙丢下手中的活,急急忙忙地跑到吴山老人的旁,恭敬地弯下子。对于风林火山四个仆人来说,吴山老人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四人对吴山老人充满了敬畏。

    “以后,你们其它的事就不用做了,专心致志的服侍好两位少爷,穿白袍的是大少爷吴连天,黑袍的是二少爷吴法吴天。记住,以后,今生今世,你们都不得摘下两位少爷头上的连衣帽,都给我记住了。”

    “是,老爷!”四个仆人恭敬地说。

    “你们以后就直接听命于两位少爷吧,终此一生,你们的任务就是保护好两位少爷,不让他们受一点点的伤害和委屈。当然了,既然这样,你们四个人就不再是我的仆人了,我现在正式收你们四个人为我的徒弟,传你们我吴山一脉的功法,你们四个人可愿意。”

    “扑”的一声,四个人不约而同地跪下,“我们愿意!”四人喜极而泣。

    作为伺候了吴山老人几十年的仆人,四人深知吴山老人的神通广大,高深莫测。能拜在吴山老人的门下,是他们几世修来的福分。即使是做吴山老人的仆人,四人也是心甘愿,更不用说是做吴山老人的徒弟。

    “你们四人跟随我的这几十年,已经学到了我的不少本领,武艺在现今的江湖上应该是属于顶尖级别的,那我就传授你四人兵书四部吧。”说完,吴山老人从衣袖之中抽出四本书籍,一一递给四人。显然,吴山老人早有了准备。思考了许久,吴山老人又拿出两本书籍递给四人道:“这两本书里面有两种武功,等两位少主长大了之后,让他们学习吧。”

    “谢师父,我们一定不会辜负师父的期望,好好保护两位少爷。”吴山四徒宣誓说。

    “你们带着两位少爷走吧,带他们离开这里,以后再也不要回来了,就算你们回来,你们也找不到回来的路了。记住,以后不要跟任何人提及我的名字,也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们这些人与我的关系,不然会害了你们的。”

    “师父?”四人依旧跪在地上,不解地问。

    “走吧,眼不见为净,不要再多说什么了。从今以后,我的两个儿子,就拜托你们了。”吴山老人无力地挥挥手,再也不多说什么,转走进了内堂。

    “天下,将是你们的天下;江湖,将是你们的江湖。只希望你们这些人能秉承一个“忠”字,我所谓的忠,并不是向皇上效忠的忠,那只是小忠,所谓的大忠,就是忠于自己的本心,忠于这片天地,依照人xìng的鸿蒙之初的状态行事。”

    “我们走吧,不要让师父失望。”风说道。

    四人回到自己的住所整理了一番,把一些应该随携带的东西打包好,然后从自己居住的地方弄来一些布条,把大少爷和二少爷分别绑在了风和林的背上,而后依依不舍地迈着步子离开了吴山。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