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北疆天山生十子,东方苍龙出七宿

    (九)北疆天山生十子,东方苍龙出七宿

    “师姐,别生气了,为了这种小人,不值得。这世道就是这样,从不真心对待别人的人总是认为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四师弟月圣勇开口劝道,“想当年师父他老人家对月腥星是多么的好,现在师父不在了,他就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出卖我们天山派,算是我月圣勇瞎眼了。当初师父把天山派的掌门之位传给大师兄时,我还为二师兄打抱不平呢,论谋略才华,论剑法武功,二师兄月腥星都远胜于大师兄。要不是其他师兄弟都支持大师兄,而且师父也一口咬定要大师兄接位,我肯定会闹意见。”说完,月圣勇扭头看向大师兄月逸尘,不好意思的说道:“大师兄,我可没有丝毫要贬低你的意思哦,你是知道我这个人的,我xìng子直,有什么就说什么。”

    “四师弟说的是,我这个大师兄当得确实是不称职,要不是我早入门几年,说不定这老大之位就归二师妹依依了。真要论起谋略武功,依依是我们十师兄弟里面最厉害的了,要不然当初师父也不会把去东瀛寻找老友上泉信纲的任务交给依依了。不过既然师父他老人家选了我来接任天山派的掌门之位,那我就要让天山派发扬光大,我决不许任何人欺负我们天山派!哪怕是天魔也不行!”月逸尘掷地有声地说。

    “大师兄,你也不用妄自菲薄了。当初师父把天山派的掌门之位传给你时,除了四师兄不同意,我们其他的师兄弟可都是举双手赞成的啊。其实我们都明白,大师兄虽说武功不是最厉害的,但是大师兄为人却是最正直的,是我们所有人中最具有领导能力的。而师父老人家也是知道这一点的,所以才在仙游之前把掌门之位给定了下来。”这时,月缘站出来维护大师兄。

    “师父,师父他老人家逝世了吗?”月依依颤抖着问。

    “这、、、”月逸尘抬头看了看月依依,又转看了看众师弟,“我们也不知道,当初师父他老人家说他时rì不多了,便想去外面看看。师父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离开过天山了,这一走,我们就再也没有看见过师父了。”

    “唉。”月依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没想到当年我这一走,和师父竟然成了永别了。”月依依又依次看了看众师弟们。

    众人都沉浸在与月依依的阔别重逢之中。

    “哎呀,我差点忘了,我还有一个叫菲雪的姐妹,她此刻正在山脚抵御天魔的人呢,我们赶紧去看看。”说完,月依依也不管其他师兄弟的反应,一个人率先向山下跑去。

    等到月依依跑到菲雪打斗的地方时,只见地上满是黑衣人的尸体,整整不下百具,而菲雪却已经不见了踪影。当月依依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时,猛然瞥见山下不远处的石头后面赫然站立着一个黑衣蒙面人。

    生死大敌!月依依顿时紧张了起来,手也不由自主地放在了剑柄上。

    俩人谁也没有动,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

    不久,追赶而来的天山弟子也到了,一个个都默默地站在了月依依的背后。

    “这个人很强,很强,比刚才的那三个蒙面人强了不止一倍。”月逸尘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月依依的旁,“恐怕我们这些人当中也只有二师妹你能够和他抗衡一二了。”月逸尘的眼中充满了忌惮,但是更多的却是一种莫名的狂

    月依依突然扭头看了看站在自己旁边的师兄,在刚才的那一刹那,她竟然在她这个武功平平的师兄上感受到了一股惊天的战意,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很好,人都到齐了,也不用我一个个的去通知了。”这时,黑衣蒙面人开口了,“你们是在找一个使白绸的女孩吧。”黑衣蒙面人首先把目光看向月依依,但是眼光却不经意间瞥了一下月逸尘。

    “你们把她怎么了!”月依依十分关心这个救了自己的姐姐。

    “也没怎么的。你们想救她的话就到天山天池旁的最高峰来吧,我们在那里等着你们。”说完,黑衣蒙面人也不过多的解释,转就消失在了山林之间。

    “呵呵,东方苍龙七宿好久都没有一起出动了,不知道今番是一个怎么样的场景啊。”黑衣蒙面人一边向天山天池掠去,一边着舌头嗜血般的说,“好期待啊!”

    黑衣蒙面人一走,天山派众弟子便炸开了锅。

    “各位师弟,你们怎么看?”大师兄月逸尘率先问道。

    众人不约而同的把头扭向了月依依,毕竟菲雪是她带上山的。

    “菲雪姐我是救定了,是我把她带上天山的,我就要照顾好她。而且菲雪姐还救过我的命,我不能见死不救,江湖上最讲一个“义”字。”说完,月依依依旧一个人跑在了最前面。对于师兄弟们的不作为,她或多或少有点意见。

    “我们怎么办?”月圣勇问道。

    “我看我们没有必要趟这滩浑水吧。”月缘小心翼翼的说,“我们还不知道对方的深浅呢,还是等等再说吧。”

    “怎么是浑水了。人家菲雪姑娘可是在关键时刻帮助了我们天山派。而且说不定月腥星那叛徒也在那里呢!”月圣勇不满地辩解道,“再说了,二师姐已经赶过去了,难道我们不管二师姐的死活了?”

    月缘哑口无言。

    天山派众弟子对该不该去救菲雪,莫衷一是。

    这时,所有的人都把目光转向了掌门人,大师兄月逸尘。

    “救!”月逸尘斩钉截铁的回答。

    这还是那个一心一意为天山派考虑的大师兄吗?月缘惊讶着想。

    “我们不该这么苟且的活。”月圣勇突然说道,“想当年,师父也是和长白山天魔平起平坐的大人物,现在师父不在了,什么小猫小鱼的都敢欺负我们天山了。我愿光荣的战,也不愿苟且的活。”月圣勇把目光投向天山之巅,目光之中,充满了坚定。

    “四师弟,六师弟,七师弟,八师弟,你们四个人和我一起去天池救人。”月逸尘下决定说。

    “大师兄,那我呢?”月缘突然问道。

    “你?”大师兄略微有些惊讶,“你和九师弟、十师弟留守山门,一旦我们失利了,你们,你们就率领着天山派剩下的弟子遁入天山吧。”月逸尘痛心而又无奈的说。

    “不!”月缘突然大声说,“大师兄,我要和你们一起去。留守的任务就交给九师弟和十师弟吧。他们还年轻。”

    说完,月缘扭头对向月武和月籁,很严厉地说道:“你们的任务很重要,一定要保护好天山派的传承,特别是天山派的武功和年轻的弟子。大师兄,我们走吧。”

    等到月逸尘等六人赶到天山天池旁的博格达峰时,正看见月依依与众多的黑衣人对峙着。

    看到自己的同门师兄弟没有让自己失望,总算还是赶了过来,月依依如释重负,松了一口气对赶过来的师兄弟们道:“对面总共有七个黑衣蒙面人,首先围攻我们天山派的三个蒙面人和那个报信的蒙面人都在。”

    众人定睛望去,果然如同月依依所说,对面也是七个人,和天山派到此的人一样多。

    “你们果然都来了,先往那儿看看。”其中一个蒙面人指着不远处的雪海对着七人说道。

    天山博格达峰居群峰之首,它由古生代的辉长岩和辉绿岩体构成,峰顶并立三座山峰,主峰,号称“东部天山第一峰”,其余两峰分别“灵峰”和“圣峰”,三座山峰海拔都在五千米以上,并称“雪海三峰”。四壁陡峭,满布雪崩槽谷,极难攀登,山顶冰雪一年四季都不会融不化。

    山路蜿蜒曲折,伴随一条奔腾的溪流。蓝天衬着高矗的巨大的雪峰,在太阳下,几块白云在雪峰间投下云影,就像白缎上绣上了几朵银灰的暗花。那融化的雪水,从高悬的山涧、从峭壁断崖上飞泻下来,像千百条闪耀的银链。这飞泻下来的雪水,在山脚汇成冲激的溪流,浪花往上抛,形成千万朵盛开的白莲。天池水绿,群山皆白。

    站在山顶,俯瞰天下,一股豪迈之不由而生,使人引吭高歌。

    一池浓墨沉砚底,万木长毫笔端。

    七人顺着对方手指方向望去,只见山顶上摆放着一根石柱,石柱上面五花大绑着一个人,不出众人所料,就是菲雪。而在石柱旁边,站立着一个充满邪yù的人——天山派曾经的第二代弟子中排行第三的月腥星。

    “叛徒,拿命来!”月圣勇不待众人有所反应,率先持剑杀向月腥星。

    “四师弟,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月依依一把拉住冲向前的月圣勇,“你们想怎么样,说说。”

    “很好,很好。不愧是天山月神最看重的弟子,可比这个冲动的傻小子强多了。我们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免得你们到了阎王都不知道是死在了谁的手上。”

    “长白山天魔座下,东方苍龙七宿。角木蛟。”

    “亢金龙、氐土貉。”

    “房rì兔、心月狐、尾火虎。”

    “箕水豹,呵呵,我给你们传信的哦,来的速度还不错。”

    “天山派祖师天山月神大弟子月逸尘,二弟子月依依,四弟子月圣勇,五弟子月缘,六弟子月威,七弟子月盅,八弟子月毅。”

    “不错不错,我们七兄弟,你们也是七个人,哈哈哈。”角木蛟大声笑道,“我们来做个游戏吧,我们赢了的话,嘿嘿,你们天山派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要是你们赢了,这个女孩和月腥星就归你们了。怎么样?”

    “什么游戏?”月逸尘脸sè凝重地问道。

    “这样吧,我也不欺负你们。我们七个人,你们七个人,一对一,每个人找一个对手,然后互相商量该怎么比试。怎么样,够公平的吧,江湖人就该用江湖人的方式解决问题。”

    “你们怎么说。”月逸尘转问向众师弟。

    “还能怎么样,只能战!”月依依坚定地说,她斗志昂扬。

    天山清凉的风吹拂着万物,蒙蒙的瑰丽的彩sè水雾徐徐升起。放眼望去,白雪皑皑,绿水汤汤,鳞光闪闪,浪花滔滔。

    “战!”一首激昂的音乐飘在群山之间。

    激昂,而又凄惨!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