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龙貉往事惊梦魇,男女柔情共缠绵

    (六)龙貉往事惊梦魇,男女柔共缠绵

    “好功夫!”亢金龙不由得为之一震。“真想不到江南竟然还有这样多的奇女子。”

    来人正是准备远赴天山的红莲三姐妹。

    见到三个武艺高强的女子前来助阵,四女心中不由得大喜。“你们这些个邪魔歪道,就知道残害我们弱小的女子,今天,就轮到我们女子显威风了。”善琴大吐心中的不快。

    “邪魔歪道?”亢金龙脸露痛苦,肌无声地抽搐着。许久许久,他才抬起灰暗的头,“我们和四鬼是兄弟,他们有难,我们自然要来帮忙。”

    “一派歪理。”善琴怒道,“他们杀我全家,掠我金银,烧我房屋,抢我仆人,这种人是罪有应得,死不足惜。”

    “你们这些人,就是喜欢说自己是好人,就是喜欢别人不忤逆自己,和你们讲理是行不通的。整个就是一个邪魔歪道!”善棋也说道,“还是手底下见功夫吧。”

    “邪魔歪道!你们这些小丫头片子知道什么是正,什么是邪吗!你们为什么就那么肯定我们夫妇是坏人,是邪魔歪道。”亢金龙不顾氐土貉的眼神,怒气冲天的说道。

    “反正和四鬼称兄道弟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善琴弱弱的说。

    亢金龙不顾七个女子的话语,一个人慢慢地讲述着他们夫妇的故事。

    “我本出生在一个小官人家,原名胡天,自小就接受了良好的教育,十六岁时拜了当时名震天下的十大天干中的一个人为师,习得了一好武艺。文静是我儿时的好朋友,我们俩个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我从小就有一个愿望:长大后要用大花轿把文静给迎娶过来,文静当时也高兴地答应了。谁曾想,一场大水将文静的家给冲毁了,而文静的父母也生死未卜。后来,我央求我爹,让他答应文静搬到我家来住,我爹起初不答应,后来拗不过我,只好答应让文静做我的丫头,仅此而已。

    我们经常会在黄昏的时候到河边去散步,河边只有我和她,而小河却在暮sè中喧嚣。

    ‘文静,我去和我爹说,我要娶你过门。’我兴奋地对文静说,她没有说话,但是脸却红了,在黄昏淡淡的月光中。

    不料爹没有答应,他说过几年再说,并让我去读了私塾。但是我却又自作主张,让文静女扮男装,陪我一起读书。我们过得很快乐。但是不久,我就发现了一个问题,私塾里面有我一个同窗,姓许名客,他十分的好学,博览图经地志。文静对他心生恋,而许客也对文静颇有好感,两人就这样走到了一起。每当我看见他们在一起说说笑笑时,我的心都在隐隐作痛。但是我知道是不能强求的,是你的躲都躲不过,不是你的求都求不来。文静不是我的,她不是那个在寻常巷陌等着我回家吃饭的人。有时候,文静也会跑过来和我说说话,许客和我也玩得很好。不过最后却只有我一个人去河边散步了,小河也慢慢地安静了。文静走了,留下了一个静谧的空间和一颗颤抖的心。我又回归到了最初的rì子里面,那一片静静的和谐,又重新到来。

    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却令我始料未及。许客走了。听人说是他父亲去世了,他为父亲守了三年的孝。因为当时政治黑暗,许客无心仕途,遂以‘问奇于名山大川为志’。最后,在他的母亲的支持下,他开始抛却红艳,旅游天下。

    许客就这样的走了,他还不知道有一个女孩在苦苦地等待着他的归来。当然,他也不知道文静是个女的。

    文静伤心了,她失去了她的希望,她的未来。她又开始去河边散步,我也去了河边。轻风不经意间刮开了杨柳的绿衣,露出了一副白嫩的笑脸。我和文静像是第一次邂逅一样,互相倾诉着柔肠。没过多久,文静就走出了悲伤,但是她依旧在苦苦张望。

    不需要张望,当你遇上的时候,就要坚定地站在她的边。等到最后文静全部放下后,我勇敢地开始追求她。文静也被我感动了,答应嫁给我。于是,我又说服了我爹。

    婚后,我们过着举案齐眉的生活,鸾凤和鸣,十分惬意。却不料一场更大的灾难突然到来。

    我清楚的记得那一天,县太爷带着几百个衙役,拿着明晃晃的长刀,突然煞气冲冲地来到了我家。

    ‘来人,给我搜,一定要把朝廷钦犯给我找出来。’两个门差一听,愣了。这不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吗?两人当场跳出来进行阻拦。

    ‘反了,反了。反了!还敢拘捕。’其实那两个门差不过是在尽自己的责任,却不料太阳光的照shè下,两道白光一闪,门差顿时首异处,两个衙役擦了擦手中的刀。我一见这形,顿时怒不可遏,挥起两拳就把那两个衙役打翻在地。‘拘捕者杀!’这时,县太爷在人群后面叫道。

    ‘出了什么事啊!’这时,爹竟然傻乎乎地跑出来了,那些个衙役同时挥刀砍向我爹,爹爹躲闪不及,瞬间毙命。”亢金龙哽咽着继续说,“我一见爹爹遇害,放声大啸,同时抓住旁边的一个衙役,往人多的地方砸,几个衙役口吐鲜血。

    就在这时,其他衙役抓住机会,挥刀砍向我。我当时头脑一片混乱,一把就抓住了一个衙役的刀尖,他明显一愣。我用力一抽,再反手一拿,那把刀就到了我的手里,可是我的右手却已经血模糊了。我用左手一刀砍下那个衙役的头,顿时,血水漫天飞舞。我杀红了眼,见人就杀,逢人就砍,终于还是被我杀出了一条血路。我丢下了我的家人,一个人逃走了。剩下的官兵抢劫了我家的财物,杀害了我家的家丁,掠夺了我家的女眷。

    我又来到了那条河边,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垂钓者。‘师父!’我跪下来哭道。‘怎么回事,起来说。’师父关心地问。于是,我把我的遭遇告诉了师父。‘听说几天后将在法场把你们胡家剩下的人全部斩首示众,好像有一个女子,叫胡文静,是你老婆吧。’‘师父,你一定要救救我和我妻子啊!’我二话没说又跪下。因为我知道只有师父才有那个本事去劫法场。当年十大天干大战倭寇,威名海内,那可不是吹的。‘好吧,那我就收你做我的正式弟子,赐名东方苍龙七宿之亢,全名亢金龙。’‘谢谢师父。’我知道文静有救了。‘从明天起,我就教你龙斗!龙决!龙杀!希望你能自己救出自己的妻子,不要让我失望。’师父说得很坚定,我也学得很认真。

    仅仅六天的时间,我就学会了龙斗的招式,只差领悟了。可是时间却已经来不及了。

    第二天,我单枪匹马闯进了法场,并且救下了文静。但是那狗官竟然下令处死了我胡家的其他男女老少,我怒发冲冠,竟然在瞬间打出了龙斗。一把刀就这样轻松地架在了那狗官的脖子上。我问他为什么要杀我胡家满门,那狗官胆战心惊地说出了几条理由:一是垂涎文静的美sè,想要得到她,却不料抓到她后她又宁死不从,那狗官只好把文静也一同斩首。这时,我看见文静用害怕的眼神看向我。我知道她是怕我说她是红颜祸水,可是我并没有这样想。如果说破釜沉舟是男人的决绝,人生自古谁无死是男人的壮烈;那看花满眼泪,不共楚王言则是女子的坚贞。我不怪她,长得美丽并不是她的错。文静看见我温柔的眼神之后,也慢慢地放下了心。那狗官叹了一口气,失望地继续说,二是贪恋胡家的金银,三是由于胡家在县里面也算是大富人家,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于是狗官时时想着怎么拔掉胡家这颗眼中钉,中刺。恰好此时,有人举报说胡家私藏钦犯,于是那狗官便大举入侵胡家。我听完那狗官的话后,果断地一刀砍下了他的头,然后又拽住文静一起杀出了重围。师父还在河边垂钓,我们两拜谢了师父。‘我收你的妻子为徒,教她功夫,怎么样?’师父突然对我们说。‘好啊!’我妻子有这么好的运气,我也就替她答应了。说完师父就走了,师父从来都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

    但是令我痛心疾首的是,第二天竟然又生横祸。我早上一起来,竟然发现文静不见了。我在客栈里里外外都找了个遍,就是找不到文静。我问店小二,小二说他也不知道,不过他说他看见一个和尚扛着一个麻袋出去了,而且还神sè匆匆地运用了轻功。如果不是小二没有睡着,他也不会知道。我一听,大吃一惊,连忙朝店小二所指的方向奔去。但见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在我的前面飘着,我不由得加快了步伐。对方早早地就听到了声响,回过头来定在那里。‘施主,不知所为何事?’看他面善的样子,我也拿不定主意了。‘请问大师,背上的麻袋里面装了一些什么东西?’我也不好意思大打出手。‘没有什么,就是一些生活用品,寺里面赶着用。’那个大和尚说完就想走,但是我却突然听见麻袋里面有女子的呻吟。‘好个贼和尚,偷拐良家妇女。’我心里开始有了主意,不管是不是文静,先抢了再说。‘什么?你也不去打听打听,我了sè,少林寺方丈慧贫的大弟子,你说我会去干那种事吗?’那了sè和尚一副盛气凌人的样子。我当时心中就犹豫了,不过当我发现那个麻袋又动了动时,我不再犹豫,开始出手抢麻袋。心里想着就算是错了,大不了再向了sè师傅道歉,人家好歹也是得道高僧,自然不会和自己一般计较。那和尚见我要硬来,只好把麻袋放下,全心迎战。不过我却看见了从麻袋口钻出来的那个小脑袋,赫然就是我的妻子!

    ‘yín和尚,受死吧!’我不再听那和尚的解释。挥刀杀向那秃驴。‘谁说和尚就不能圆房了?’那和尚一声jiān笑,‘小子,你破坏了我的好事,而且你还将破坏我在师父,武林同道面前的声誉,所以留你不得。’那秃驴轻轻一闪就从容地避开了我的攻击。我一见大怒,心想还是早一点结束的好,于是我暗运功力,龙斗现!那秃驴没有想到我会这一招,很惊讶。不过他毕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禅杖轻轻一挥就挡住了我自认为最厉害的一招。我心中开始不安,又接连三个龙斗,分刺对方头,,手。那秃驴也被我打出了汗。不过还是躲过了我的三龙斗。‘小子,武功不错,不过可惜了。一是练功不到家,二是内力火候不够,三是轻功步法太差,所以你今天注定要死在我的手里。’那yín和尚也不再说什么,提起禅杖就往我的头上打来,我连忙用剑挡住,虎口却震得发麻。秃驴的全都暴露在我的眼下,如果我能分一下,或者有人从背后给他一剑,他都抵挡不住。可惜我没有那种能耐了,自然也没有那种yīn险小人。他的禅杖忽左忽右,忽上忽下,我只有抵挡的份。他越战越勇,但是我却渐渐不支了。他一招‘菩提心’直取我的口,我连忙横剑一挡,不过口中却一阵腥味传来,鲜血慢慢地从我满是怒气的嘴中溢出。贼和尚一看有戏,根本不给我任何的机会,‘明镜台’又至,我终于吐出了一口鲜血。他每打一下,我都感觉自己的心似乎在碎裂。我又望向文静,眼睛无力地闭上。

    很久,我都没有感觉到危机的近,在那一瞬间,我只觉得我的心似乎在复活,我睁开眼睛一看。‘师父!’再看那yín和尚,喘着粗气,明显的体力不支。‘你是谁?从哪里冒出来的!’那贼和尚sè厉内荏的说。‘我是谁你还不配知道。徒儿,刚才这位教训你的三点理由,你要记住了,这也是为师所要说的。’师父和气地对我说。‘你。。。你。。。一直躲在这儿?’‘是啊!我一直在这树上。’师父不以为然地说。‘那。。。我怎么没有感觉到呢?’对方胆战心惊,反就想逃。‘你的使命已经完成,留你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用了。’师父的剑一闪,我定睛一看,剑还在腰上啊!但是那个秃驴已经站在那里不动了。我救起文静,从此我两终跟随着师父。我们一走,那贼和尚的尸体才轰然倒下。”亢金龙终于把他的故事说完了。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邪魔歪道’吗?”亢金龙看看红莲等三人,叹了一口气,“算了,今天就到此结束吧,改rì我们一定会卷土重来,一决高低。”亢金龙带着天魔的弟子从容地退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