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寒潭六老磨玉剑,罗霄四鬼射天弓

    (三)寒潭六老磨玉剑,罗霄四鬼shè天弓

    三月的江南,正值草长莺飞。

    洞庭湖畔,一座豪宅似从天而落,默默地伫立着。大门的左右各自站立着一只玉麒麟,门上雕刻着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门旁站着两个护卫,各自手持白玉剑。打开大门,一条金光闪闪的大道便映入了眼帘,大路的两旁栽种了许多的树木,白芷,香薰交映生辉。内堂的石柱上镀上了一层琨,整个内堂空的,只是在墙壁上偶尔能够看到几把锟铻。

    外堂则是人来人往,丫鬟们一个个花枝招展的,绿的像草,红的像火,白的像云,充满着生机与活力,态浓意远淑且真,肌理细腻骨匀;护卫则是荧光闪闪,一金蚕丝宝甲,内衬龙鳞连衣,一个个高大魁梧,黑脸壮臂,走起路来铿锵有力。

    这豪宅比起李府也丝毫不落后。

    翡翠琉璃瓦下,住着一个衣着轻裘,手戴艳瑙的男子,他正是江南第一富豪——善仁。

    他有四个女儿,善琴,善棋,善书,善画。善仁希望女儿们有所才华,所以他高薪聘请了许多的迁客sāo人来教女儿们琴棋书画。四个女儿也都很聪明,一点就通。

    和普通人家的千金大小姐不同,善仁总是让女儿们去外面玩耍,他时常派人护送四个女儿到城外去踏青玩耍。

    四人都好久没有出过家门,一走进大自然就再也无拘无束了,娉婷地跑了起来。

    这是标准的江南水乡。绿油油的小草迎风漾,艳丽的花朵傲气张扬。不远处有一个小池塘,初chūn的寒气从池塘中阵阵地散发出来。

    美丽的蝴蝶在四人的旁绕来绕去,不远处寒潭中的白雾阵阵袭来。

    突然,寒潭中间猛地钻出了六道白sè的影。护卫们还没有来得及上前就已经被点翻在地,金光闪闪的,散落一地,十分壮观。

    几个武艺稍微好一点的护卫凶险地躲过了那六道白光。“咦!”其中一道白光发出一声轻响,“武功不错。”

    几人正在疑惑这六道非人非鬼的白影是什么东西,突然只觉得腋下一阵yīn凉,这股yīn凉之气在气海,大包,腹哀,期门,鸠尾,神阙,歩廊,极泉八道位之间游走,不一会儿就消散了,但是几名护卫却同时感觉到自己的双手双脚,甚至是大脑,都不能动了。

    “这几个奴才武功不错,接了我们一招。”众护卫这时才看清楚了那六道白影:六个光头白衣的老和尚。虽然六人都用白衣包裹全,但是护卫们还是能够隐隐约约地看见白衣下的森森白骨。几人心头一凉,却不知道江湖上何时冒出来了这样几个人。想到这六个和尚的可怕,众护卫们都不由得看向了不远处正处在恐惧当中的四位少主子。“完了。”众人头皮发麻。

    六个和尚慢慢地走近颤抖着的四个女子。

    老和尚们互相交换了眼sè,突然发难,把四个女孩一把卷进了寒潭。

    护卫们彻底的绝望了。

    就在这时,那六个和尚也跳进了寒潭。不一会儿,潭面开始冒烟,先是一缕一缕的,然后是一股一股的。随着烟雾的增多,众护卫突然间都被解开了道。他们连忙踏着烟雾奔向潭边。可是,随着离寒潭的距离的减少,众护卫都感觉到灼无比,有几个武艺稍好一点的护卫一马当先。但是突然,他们上的金丝宝甲竟然着了火,他们也只好退了回来,微微一运功,上的火立马熄灭。

    寒潭已经变得火红一片,周围的树木也噼里啪啦地呻吟,最后无奈地倒下。众护卫原来躺着的地方也燃烧起来了。

    护卫们面面相觑,退到了十丈开外,静静地等待。

    突然,潭中的水开始旋转,就像龙卷风一样,潭面顿时如风起云涌一般,寒水涌起十多米,把潭面上的火尽数扑灭。最后,它又无力地落下,溅起无数的浪花。

    不一会儿,潭面安静了下来。众护卫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只见潭面露出了四个小小的脑袋,众护卫不由得心中一阵暗喜:原来是四位少主子。

    四女在寒潭中任意地游着,一边慢慢地靠岸,一边翻起阵阵白浪。

    这是怎么了?又是水又是火的,四位少主子竟然安然无恙,而且原本不会游泳的少主子现在竟然能像浪里白条一样在水中来去zì yóu了。

    四女游上了岸,众护卫连忙上前查看。这时,水中突然钻出了四把剑,准确无误地落入了四女的手中。

    那是玉女四剑。主体是用玄铁做成的,六位和尚在寒潭底部集二十年的光yīn,用微小的植物所分泌的物质,加上贝壳分泌的五颜六sè的珍珠粉,用自己的内力加以熔铸的。

    众女拿着四剑,感觉到了一阵温暖。不一会儿,剑柄上凸显出四个字,各自是:天、地、玄、黄。

    “功德圆满了!”水里传来声响。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sè不异空,空不异sè,sè即是空,空即是sè,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sè,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意,无sè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无智亦无得。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盘。三世诸佛,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是大明咒,是无上咒,是无等等咒,能除一切苦,真实不虚。故说般若波罗蜜多咒,即说咒曰: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萨婆诃。”

    “《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众护卫大惊,那可是少林寺的心经,难道这六个其貌不扬的老和尚会是少林寺的高僧?

    “多谢前辈。”四女谢道。

    就在这时,突然间,寒塘中的水位急速下降,不消片刻,寒塘就见底了。众人一眼望去,哪里还有什么六个老人啊!只见塘底到处散落着根根白骨,六个骷髅头堆在一起,异常显眼。

    “师父!”看见这一幕,回过神来的四女痛哭流涕,跪倒在地上。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空中飘来声声低吟。

    众人回到了家。

    善仁听说了这件事后,叫来了四个女儿。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六位前辈应该是二十年未涉足江湖的少林六老。他们是慧贫,慧富,慧贵,慧的师父。老大慧唵,能断除堕落,变异之苦;老二慧嘛,能断除斗争之苦;老三慧呢,能断除生老病死,贫苦之灾;老四慧叭,能断除喑哑苦;老五慧,能断除饥渴苦;老六慧吽,能断除寒苦。自慧能建立南禅以来,经一百六十几代,六字大明咒这一代是最有出息的,他们将少林武功发扬光大,并收了贫富贵这四个有天资的弟子,但是随后,他们便消失在了江湖之中。江湖传闻他们是在煅炼几把玉女天剑,但想不到竟然被你们寻到了。”

    从那以后,也不知道怎么的,四个人都上了游泳,她们总是跑到洞庭湖里面去游泳。善仁没有办法,只能在家中修建了一个几百平方米的游泳池,四个人总是喜欢泡在池子中。

    江湖采花大盗江yín在江湖中做尽坏事后,躲到了洞庭湖中,本以为无事,却不料在四女的帮助下,县衙很快就抓住了江yín。从此,四女名声大振。

    翻江善琴,倒海善棋,麟后善书,龙妃善画,合成“江南四枝花”。

    令四人没有想到的是,正是这一次的出名,使得她们家破人亡,从此开始了漂泊的一生。

    “君住洞庭头,妾住洞庭尾,rìrì思君不见君,共饮洞庭水。江南四鬼礼聘江南四枝花上山当压寨夫人咯。”善府的四周响起了震耳yù聋的呐喊。

    护卫们冲出了大门,顿时惊呆了。四面八方,漫山遍野的,到处都是刀光剑影,太阳底下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旌旗蔽空,黑压压的一片都是山贼。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无数支利箭像苍鹰一样。哦,不,像蚂蚁一样,把天都遮住了,迎面扑来。这些可怜的护卫顿时都成了靶子。

    这是江南一带的第一大匪,他们平时盘踞在罗霄山脉,过着打家劫舍的生活,江湖人称罗霄四鬼。他们手下有几万的喽啰,而且个个心狠手辣,死在他们手下的人没有一万也有八千。

    “兄弟们,冲啊!多杀多得,抢了女人就是自己的老婆了。”大鬼当众大喝,四面八方的绿林小将便如黄河决口了一样,舞着刀,挥着剑冲杀了下来。

    这时,院内传来一声暗哑,突然,一颗大黑圆球从院内shè了出来,砸在一名小喽啰上,当场将其砸死。但是似乎这黑球还不解恨,又怒吼着,竟然把自己当成了武器,爆了!哎哟之声不约而同地响起。

    “拿穿天箭来!”大鬼怒火中烧。

    “大哥,不会伤了自己的兄弟吧!”二鬼劝道。

    “不会的,这次我们四个兄弟一起开弓,两个扛弓,两个开箭,用这一丈二的穿天箭穿过善府大门,也让兄弟们开开眼界,同时也算是我们送给这善大老爷的第一份大礼吧。”

    这时,几十个喽啰抬着穿天弓,扛着穿天箭踉跄着走了过来,四鬼连忙上前接住。只见二鬼三鬼分别扛着穿天弓的两端,而四鬼则站在弓的前锋位置,大鬼把箭搭在了四鬼的肩上,而箭头却压在了弓上。二鬼三鬼体一沉,深深地跪进了地里。

    “二弟三弟,你们还能坚持住吧。”大鬼手持箭尾。

    “大哥,给他们一点颜sè看看!”

    “好的!”大鬼鼓足了劲,在三位老弟的帮助下,终于拉开了弓。他满脸红光,脸也涨得越来越大,就像气球一样,大了,就要爆炸了。而那把弓也被他拉得像十五的月亮一样了。

    突然,他大喝一声“破!”箭已经出手。他也重重地砸在地上,而二鬼三鬼也累得满头大汗,一股坐在了地上,恨不得长了两个嘴巴呼吸。

    离弦的箭既然已经shè出,就只有勇猛地闯出去。它像飞鱼,更像苍鹰,仿若长空突然钻出了一道闪电,猛烈而又迅速。善府的铁门应声而破!

    无数个像吸了血似的虾兵蟹将狂叫着想要瓜分善府。可是,善府又岂是他们想象中的那么简单,虽然损失了一些护卫,但是那又算的了什么,好歹也是江南第一名府!

    山贼们shè出去的箭,此时又回到了他们上。不过shè出去时是干净的,回来后却已血迹斑斑。

    “兄弟们,就算全部牺牲了,我们也要攻进善府,这可是江南第一名府啊!”大鬼充满惑的声音从山顶上传来。

    这一句“江南第一名府”一传入这些喽啰们的耳中,顿时,金钱、美女、权势、地位、好rì子喷涌而来。众人更加卖力地向前冲去,其气势如同黄河决堤,势不可挡。

    善府这座孤院正在被嗜血的蚂蚁一点一点地腐蚀。那一声声呐喊铿锵有力,排山倒海。终于,善府的人受不了了,打开了大门,冲杀了出来。天空时不时的散发出血雨,有的像喷泉,有的像烈雨,有的像细针,都是那样的鲜红,红得耀眼,仿若盖住了太阳的光芒,地上的黄土平白无故地惹上了一的红浆。

    “小美女,陪哥哥玩玩吧。”四女刚刚冲出来,就惹得几个不知死活的小兵抛下他们的对手冲了过来。

    “找死!”善琴手中的天剑一挥,那些小喽啰的脖子上顿时多了一道细如针线的伤口,鲜血从伤口上慢慢地渗透了出来。但是奇怪的是,仅仅是这细小的伤口,就使得那几个拦路狗不约而同地倒下,至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狂风暴雨般冲杀过来的小兵顿时顿了顿,但就在这时,天剑,地剑,玄剑,黄剑,四剑同出,无声无息,飘逸而又迷人。顷刻间,四女的边就出现了一个一米来宽的圆。但是四人没有多想,只是双脚轻轻粘地,一跃,又跻于山贼众多的地方继续杀敌,保家。

    山顶上的四位大王早就看见了这四位如入无人之地的美少女,口水早已能将山下的人全部淹没。

    “让开,让我们来。”四鬼猛然大叫,提起刀狂奔向四女,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而且中途还把刀举过头顶。这一刻,好似全世界都只剩下他们四个人。

    四女严正以待,四鬼杀将过来。十米,九米,八米。。。。。。近了,更近了!等到距离只剩下五米时,四鬼像中了邪一样,双脚一软,都跪在了地上。突然,他们又同时睁开了他们那恐怖的双眼,四刀出手!不过他们的刀shè去的方向不是四女的上,而是她们的脚!真令人始料未及。不过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他们的刀最终并没有砍在四女的脚上,而是插在了她们脚下的泥土中。四鬼控制着刀,按下机关。只见那shè出去的刀突然分成两节,中间用铁链连着。但是他们的刀并没有缠住四女,早在他们的刀shè进地下的一瞬间,四女就猛然跳出了包围。试想,在真正的高手面前,时间是什么?那是生命!有时仅仅是一瞬间,就会让你因为慢了半招而命丧黄泉。而四女只是因为从未涉足江湖,所以给了四鬼偷袭的机会。不过,他们已经没有收刀的机会了,因为四女的玉足已经踢近了他们的口。四鬼不愧是久经江湖的老将,就地打几个滚就摆脱了四女的攻击。

    四鬼挥一挥手,那些小兵小将又如同浪花一样翻滚了上来。喊声卡擦卡擦的震动大地,杀声哗啦哗啦的摇撼乾坤。那些小鬼拼起命来,就像是食人的鳄鱼。顿时yīn风瑟瑟,烈火熊熊,善府周围,游鱼沉底,飞鸟上天,禽兽归,一片火海。

    刀剑相碰刮出的火花竟然燃烧了周围的树木,熊熊的大火,正在剧烈的燃烧着。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