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仙洞庭临凡世,二老江南筑巾才

    (二)三仙洞庭临凡世,二老江南筑巾才

    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chūn水碧如天,画船听雨眠。垆边人似月,皓腕凝霜雪。未老莫怀乡,还乡须断肠。

    江南第一名府—李府就坐落在洞庭湖畔。千里渔船,万里水乡。

    李达是李府的主人,他是明朝开国功臣韩国公李善长的后代。祖上传下来的丹书铁卷像护符一样保护着李府。这丹书铁卷,是当年朱元璋钦赐给李善长的,它就如同尚方宝剑一般“如朕亲临”,同时,这丹书铁卷之内,还有着诸多的秘密。

    当年朱元璋钦赐丹书铁卷给李善长时曾说过,凭借此卷,本人免两死,子孙免一死。不过后来朱元璋大肆诛杀功臣时,这丹书铁卷也就成了无用之物。

    李达有三个女儿,李红莲,李青衣,李白雪。

    虽然生在乱世,但是李达并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舞刀弄枪,而是教其琴棋书画。然而令李达意外的是,三个天资聪慧的女儿对琴棋书画竟然是一窍不通,反而对刀枪棍棒等十八般武艺有独钟。

    “爹,我想学武功,我不想学什么琴棋书画,我对这个也没有兴趣。”红莲领着青衣,白雪走进了李达的书房。

    “为什么?”李达虽然不愿,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现在是乱世,学文还没有学武好,况且学好了武功也能够保护好自己,同时也能保护好这个家。谁能保证哪一天不会有人攻入我们李府啊!而且学好了武功,将来就可以出去闯江湖了。凭什么只有男儿才能酣畅淋漓地大战江湖,昂首立于庙堂之上。商朝的妇好,不仅能够率领军队东征西讨为武丁开拓疆土,而且还主持着武丁朝的各种祭祀活动;生长于山东穆柯寨的穆桂英,阵前招杨宗保为婿,归于宋营。在抗击辽的入侵时,她飒爽英姿,跃马横刀,与杨家诸将领一道,所向披靡,屡建战功。年至五十仍然锐气不减,挂先封印,一马当先,力战番将,真乃巾帼英雄也!我辈人物,生于天地之间,自当头顶天,脚立地,创不世之功,方能不输女子本sè。”红莲说得头头是道。

    “那你们呢?”李达扭头看向青衣和白雪。

    “我听大姐的。而且我也觉得乱世该有一番作为,这样才不枉人世來一遭。”青衣高昂着头说。

    “我、我听大姐和二姐的。”白雪呢喃细语。

    “我知道凤凰终究不是池中之物,她总是能乘雷上青天的。也罢,既然你们都喜武不喜文,那我就请人教你们一些防的武功吧。”李达思考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

    从此,李达就请那些护府卫士们教三个女儿功夫。岂料还不到半年,那些个武士竟然没有一个人能够胜过她们三人了。

    “爹,我也要学诸葛亮,学万人敌。”红莲晚上偷偷地跑到了李达的书房。这些天来,她每天都在看以前朝代的人物传记,沉迷于金戈铁马之中。

    “说什么昏话,你一个女孩子家的,让你学武艺已经是不伦不类了,学男儿的万人敌干什么。”李达既吃惊又好奇。

    “现在天下局势已经大乱,自从王二起义以来,天下云集响应。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纷纷奋起反抗,明王朝迟早要被推翻,我现在早点学一些知识,将来也能用得上。”

    “我就知道你不会安于现状的。”李达叹了一口气,“当年太祖朱元璋诛杀我满门,天佑我祖留下了李琪一脉,这才免过了灭族之劫。后来,我李氏一脉苟延残喘,东躲xī zàng,历经近200年,这才有我李达啊!我这里有当年徐达将军送给我祖上的《岳飞兵法》和九宫八卦阵法演习图,你想学哪一样?”李达盯着女儿。

    “两样,我都要。”红莲高兴地笑着说。

    “你拿去吧!自己学!”李达也付之一笑。

    从此,红莲每天都拿着兵法,阵法研习。不到一个月,她就基本上了解了这些兵书的主要内容,不过却始终没有实践的机会。

    天下局势瞬息万变。

    闯王高迎祥被孙传庭杀死后,新闯王李自成接替了他的位置,继续抗击明朝。

    “青衣,今天我叫你来,是想传你一门功夫。”李达严肃地对李青衣说。

    “真的,爹?”青衣高兴地说,“但是你为什么不把功夫授给大姐和三妹呢?”青衣高兴之时又有一丝疑惑。

    “莲儿学的是万人敌,你不用担心,而且我还会为她找一个好的师傅;至于雪儿,已经有了一定的武功基础,而且我相信以后她步入江湖,会找到她的伯乐的。哎,就是雪儿的xìng子太过于懦弱了。”

    “那我学的是什么功夫啊!”青衣高兴地问。

    “君子吼。”

    “没有听说过。”青衣不以为然的说。

    “当然,这是你爹我自创的功夫,它是根据狮子的吼叫而创造的,来zì yóu,去也zì yóu,君子一吼,泰山一抖。学了这门功夫,不仅可以锻炼自己的气魄,更重要的是,它还能用来自卫,杀伤那些武功不高的人。而且,只要你能多多练习,使全的君子气能zì yóu运转,那样,你就能到达一个更高的境界了。”李达解释了一番,“想当年,有天下第一奇人之称的天地书生就练就了君子吼这不世奇功。在抗倭的最后一战中,倭寇不敌戚将军,准备从海上返回倭国。当时所有人都毫无对策了,这时,天地书生而出,君子一吼,海水顿时翻滚,被淹没的倭寇不知道有多少。好了,现在该告诉你方法了。记住,要气结一处。这里是君子吼的秘籍,你拿回去自己研究吧!”李达如释重负。

    “谢谢爹。”青衣兴奋得跳着离开了。

    “相公,你这样对我们的女儿,让我如何是好啊。”李达的妻子连叶从内堂中走了出来。

    “夫人,现在是人逢乱世啊!我们李府是江南第一名府,难保不出什么差错。现在教女儿们一些功夫,我也可以放心了。”

    “相公,那我也教雪儿一门功夫吧。”连叶依偎在李达的怀中。

    “如此甚好!”

    院中的树叶像受到攻击一样,纷纷落下,漫天飘香。

    “雪儿,我的这门功夫叫做漫天飘香,是当年名闻天下的十大天干之一所创。能用树叶,细针等微小之物杀人于无形之中。你看好了!”连叶一个旋转,地上的落叶纷纷扬起,形成了一个漩涡。忽暗忽明,忽紧忽松,忽大忽小;时而狂风大作,时而漫天黑云,时而萧萧木落,时而风转叶千里。漫天落叶,煞是壮观。突然,树叶儿抱成团,聚成山,像箭一般奔向一棵大树,惊起了无数麻雀。“轰”的一声,树倒,鸟散。

    “娘,你真厉害。”白雪愉快地拍着手掌。

    “这还不算厉害的,传说当年的那位用出漫天飘香时,天地都为之变sè。而她也凭借着这个帮助平倭大将军戚继光斩杀了数以千计的倭寇,成就了十大天干的威名。”连叶接着和蔼地问,“雪儿,你都记住了吗?”

    “嗯,大概知道了。”白雪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武功秘籍,你拿去吧。雪儿,学功夫是为了自卫,为了帮助好人对付坏人的,不是为了耀武扬威,记住了。”

    “好的。”白雪虽然不是很懂,但是内心里面却有一团火在剧烈的燃烧。

    这一天,连叶正在内堂休息,突然丫鬟来报,一个自称是来传授武功的白衣老人正在门外求见。

    连叶让丫鬟把白衣老人领了近来。

    一见到这老人,连叶便浑剧烈地颤抖了起来。老人平淡地看了一眼激动的连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那双明亮的眼睛此刻更加的炯炯有神。

    “莲儿,快来拜见你师父。”连叶急忙招来红莲。

    李府后院的土地被红莲深一刀,浅一刀地砍得面目全非。开天辟地,女娲补天,三皇五帝,jīng卫填海,夸父逐rì,嫦娥奔月,牛郎织女,大禹治水,唐尧虞舜。老人把征天九式都传给了红莲,红莲也认真地学着。

    这天,红莲在练剑时,突然从后门闯进来一个农民打扮的人。

    “救。。。我,救我,救我。救我!”那个年轻男子刚说完这些话就晕倒了。他浑上下都是血,所幸伤得不深。

    红莲把那个男子扶到了自家的柴房,用清水帮他把伤口清洗了一遍,再用纱布缠住了伤口。

    突然,只听见门前一片喧哗。红莲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几百个明军,拥着县太爷前来。白雪,青衣,李达等人都已经到了门口。

    “爹,这是怎么一回事啊?”红莲疑惑地问。

    “听说闯王李自成的侄儿李过逃到了我们这里。”

    “啊!”红莲吃惊不小,“爹,我刚才救了一个浑是血的年轻男子,会不会是。。。”

    “别瞎说。”李达瞪了一眼红莲,“一切有我。”

    “县太爷,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李达明知故问。

    “噢,没什么,我们追寻一名逃犯来到了这里,但是突然之间那个反贼就不见了。”县太爷小声地为李达解释。

    “那县太爷要不要进去搜一搜?”李达高傲地向旁边走了走。

    那个明军领头的见状就要上前,却突然被县太爷一把给按住了手。

    “误会,误会。李公是什么样的人,难道我还会不知道吗?前几年,我们这里闹粮荒,李公拿出了几十万两银子救济灾民,这才使我们县安然地度过了粮荒;去年,天降大雨,把我们这里的一座大桥冲垮了,又是李公主张出钱,出力修桥;几个月前,有强盗趁夜偷袭本县,还是李公派出了护府武士,三位小姐也大显手,终于打退了强敌。况且李公手上可还有着当年太祖钦赐的宝贝啊!谁敢搜李府啊!而且我也相信李公的为人,李公是一个深明大义的人。将军,我们走吧!”县太爷带头,明军缓缓地离去。

    “爹,你为什么不告诉县太爷真相呢?”红莲终于抓住了时机。

    “难道你想他被抓?”李达反问道。

    “当然不想了,闯王反明,那是顺应天命。”

    “而且我们还多交了一个朋友,以后你们行走江湖就方便一些了。”李达想的很是周到。

    “行走江湖?”三女不约而同地吃惊地说。

    “对!你们以后要离开这个地方,江湖才是你们的天地。而且我们是韩国公李善长的后代的事估计圣上也已经知道一二了,凭当今圣上的xìng格,估计是不会放过我们一家子啊,这也是我同意你们习武的原因。不过江湖险恶啊!我已经从祖上的天书中窥到了一丝我们李府的未来。”李达哀叹说,“天下大乱,群虎噬龙。”

    几天后,外面又传来了呐喊。护府武士打开了大门。

    只见一个衣衫褴褛,头发杂乱的道士跑了进来。就在武士们发愣的当头,那男子已经冲进了李府。

    突然,武士们感觉到一阵寒风袭来。“刷,刷”众武士铁剑出鞘。但是一瞬间,武士们都被打翻在地。

    “璇玑子,出来受死!”来人狂妄地大叫,丝毫不把那些护府武士们放在眼里。

    武士们重新拾起了地上的剑,挥剑杀来。只见那人一闪,瞬间就不见了。“好心放过你们,竟然还这样不知死活。”眨眼间,几个武士发出声声惨叫,鲜血从他们的脖子上,口中喷出。

    不久,县太爷就率领着差人前来助阵。

    但是衙役们岂是那人的对手,瞬间就倒下了一大片。

    红莲扶着璇玑子从大厅里面走了出来。那人见状,挥刀杀来。红莲把璇玑子交给了白雪,青衣,挥剑对阵。

    来人的刀法不似中原刀法,诡异,多变,忽进忽退,忽攻忽守。如同轻风一般从红莲的边掠过,挥刀如闪电。红莲从容的应对,一剑朝对方的膛刺去。那人吃了一惊,侧用刀隔开,反凌厉的一刀,本以为红莲必死,不料被红莲识破诡计,反手一招“开天辟地”堪堪避过。那人一计不成,又生一计,凭借着自己绝对的力量,侧一跃,一招东方苍龙七宿之蛟斗使了出来,空气似乎被斩成了几块,一个刀气形成的“斗”字像远古恶魔一样,凶猛地扑向红莲,得红莲毫无还手之力。

    “爹,那些倒下来的人的上怎么没有伤口啊!”青衣好奇地问。

    李达没有说话,只是提了一把剑,走近一个倒下的衙役,用剑轻轻挑了一下他的脖子。顿时,血shè如剑。

    “啊!”青衣和白雪都忍不住尖叫。

    “这就是他的刀法的高妙之处。杀人之后,脖子上的细小的刀痕因为血液的作用而自动闭合,但是他的脖子上的动脉已经断了,致使他全的血液到处窜动。如果没有人去碰动他们,那么他们全的血液就会因为能量耗尽而流尽,枯竭,只剩下一具干尸;但是如果有人去碰动他们的话,那细小的伤口便会因为震动而裂开,积累了很久的血液便会像喷泉一样地大量喷出,最后也一样的会变成干尸。”

    “啊!这么厉害!!!我去帮大姐。”青衣提剑yù试。

    “不用了。”一个充满着霸气的声音猛然在天地间响起,地上的落叶像是被这声音吓住一样,纷纷后退,方圆一百米之内,片叶不留。“哎,怎么不是他呢?”声音的主人又是一声长叹。

    红莲和那个追杀璇玑子的人都被这个霸气的声音震慑,不过很快的,那人就清醒了过来。好强的实力啊,那人心中暗道。突然,他趁着红莲失神的瞬间,一刀刺向红莲的膛。

    “师父?!”红莲望向出声的人。

    “莲儿!”“大姐!”急促的声音从李达和青衣的口中不约而同地响起。

    千钧一发之际,百米之外的一片叶子急速shè来,阻住了木蛟刀的来势。那人双手一麻,虎口一震,但还是勉强握住了手中的木蛟刀。

    “你是天魔吴法吴天的弟子吧!”一道白衣影从天空中落了下来。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那人一震,“是又怎么样!”

    “你是哪方哪宿?”白衣老人又问。

    那人虽然不想回答,但是嘴里却还是说道:“东方苍龙七宿,角宿,角木蛟。”

    白衣老人满意地点点头,“你走吧!你还不是我的对手。”白衣人淡淡地撇下一句。

    “你以为你是谁啊!”角木蛟的气焰因为这句话而莫名的高涨。

    “你以为呢?”白衣老人笑笑。

    杀气!空气中弥漫着杀气。

    角木蛟突然一个转,消失在了地平线。

    “师父!”红莲刚想说一些什么,却已经不见了白衣老人。

    “这位道兄是哪里人?因何受人追杀。”红莲无奈,只得转移了注意力。

    “我是武当的大弟子,璇玑子。因为我反对天魔的人干预我们武当的内事,所以遭到了天魔门下之人的追杀。”璇玑子缓缓道来。

    几天后,璇玑子的伤好了,走了。

    洪承畴领军对抗李自成。

    “终有一天,我要去闯江湖,脚踏天山,足踩昆仑,长白山在我的下,太行山在我的眼前。”面对洞庭湖,红莲不由得发出感慨。

    终会有那一天的,三人都相信。

    不幸。

    李府救李过,帮武当,以及李府的背景被人所悉,告与了思宗崇祯。

    “太祖时,李善长被斩首,却不料有漏网之鱼。现在,他们占着有丹书铁卷,在地方上作威作福,丝毫不把朝廷放在眼里。”皇上一声大喝,“兵部侍郎何在!领兵踏平李府!”

    “臣洪承畴领旨!”

    领兵踏平李府,夺得丹书铁卷回。

    战火纷飞。

    “孩子们,现在已经大祸临头了,你们快走吧!”李达严肃地对红莲等三女说。

    “爹,我们不走,我们在一起。”三仙女坚定地回答。

    “快走!这次皇帝派了几万铁蹄,明显是要灭我们一门。这里是丹书铁卷,里面有一惊天大秘,你们以后慢慢参详。”

    “爹,要走一起走。”老大红莲也发话了。

    “傻丫头,多一个人就多一个累赘。况且皇帝要的是我的人头,不是你们的。连你的师父都挡不住这几万铁骑,我们这些人怎么行呢?你们快走吧!记住,以后步入江湖,要步步为营,多交一些朋友,尽量不要和人结仇。江湖仇怨太多了,你们要注意多多行侠仗义,你们快走吧。”李达流着泪说。

    “连前辈,我的三个女儿就拜托你照顾了。”

    君子一吼,泰山一抖,三仙女顿时化作三道光芒远去。

    门外的明军死伤惨重。;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