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灭李府承畴显能,战明兵连天施艺

    (一)灭李府承畴显能,战明兵连天施艺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rì出江花红胜火,chūn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山寺月红寻桂子,郡亭枕上看cháo头。何rì更重游?

    江南忆,其次忆吴宫:吴酒一杯chūn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早晚复相逢。

    白居易笔下的江南是如此的美丽,然而现在,都变了。

    洪承畴亲率五万大军,包围了江南第一名府,李达的府邸。

    话说这李达也大有来历,祖上正是明朝开国六大国公之首的韩国公李善长。当年朱元璋晚年害怕皇孙朱文驾驭不了这些开国的大将功臣,于是便借口胡惟庸案,诛杀了李善长满门,而李善长的儿子李琪却因为娶了朱元璋的长女临安公主而辛免于难。李琪秘密育有一子,使其持御赐丹书铁卷,潜逃至江浙另立门户。

    旌旗飘扬,战鼓声声擂。五万大军把几百万平方米的李府给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就在明军准备进攻李府时,从东边杀出了一支军队,如鲜血般鲜艳的“闯”字在空中肃肃飞扬。

    奉闯将李自成的侄儿一只虎李过之命,八千闯兵前来支援李达。

    顿时,杀声震天,刀光剑影纷飞。树叶纷纷落下。眼红的死对头,在江南的水乡,展开了轰轰烈烈的大战斗。箭用完了,就用刀;刀砍断了,就用手;手残废了,这才依依不舍地咬着敌人的耳朵死去。

    双方都是训练有素的士兵,洪承畴讲究阵法,闯兵则是作战勇猛。

    不一会儿,红sè的液体慢慢地汇合起来,聚成了小条细流,向低平的地方缓缓地流去。

    突然,几百个武当第三代弟子从西方杀了出来,看见明军挥刀就砍。喊声正浓,杀声正烈,鼓声正爆之时,又有几十个少林武僧奉方丈慧贫之命前来助阵。

    “杀,给我杀!”洪承畴在后方马背上面无表地吼道。

    洪承畴这一吼,使得明军士气急速膨胀,士兵们个个如蛟龙出海一样,勇不可挡。

    双方你来我往,你砍我杀,上刺下,左shè右闪,东奔西突。战马发出一声声惨叫,惊起了无数栖息在树上的海鸥。

    黑云压城城yù摧,甲光向rì金鳞开。

    这时,闻讯赶来的昆仑,峨眉,崆峒,点仓,华山的弟子从南边,北边杀到,本来弱小的势力瞬间强大了起来。

    洪承畴可是大人物,一点害怕的表都没有。

    “弓箭手准备。”还没有派上多大用处的弓弩兵一阵欢喜。一万多支竹箭像翱翔在空中的苍鹰一样,以排山倒海的绝对优势,密密麻麻地奔向李府。

    护府卫士们,丫鬟们,发出一声声惨叫,仿佛在人的心窝子上面插上了一把冰冻三尺的利剑。

    鲜血在涌涌地流。

    “洪承畴,看剑。”武当第三代弟子们的大师兄李龙连挑几个护卫,一剑劈向正在关注战局的大将军——洪承畴。

    洪承畴没有动,但是他边的一个银甲护卫副将拔出了剑,趁着李龙劈向洪承畴的当头,一剑刺向李龙。

    一阵寒意近了李龙,李龙空中反手一剑,两剑相碰,冒出了耀眼的火花。在落地的那一瞬间,他使出了武当的基本剑法—太乙剑。时而刺骨,时而刚烈,时而慢,时而快。平淡的太乙剑法,在他的手上却威力无穷。一招“横扫千军”就把那个护卫的马砍倒了,不等那个护卫反应过来,李龙就踏风而前,急yù取之xìng命。突然,横倒在地的护卫大叫一声,猛的出剑。

    被护卫的大叫乱了心神,李龙迷茫了一两秒,仅仅是一两秒,在高手的面前,那就是无数个人的xìng命。但是那个护卫显然并不属于绝顶高手这一类型,在寒剑离体几寸的那一个瞬间,李龙猛地一个寒颤,突然一个侧,护卫的剑从李龙的前刺透了他的白衣。

    “看招!”在同门师兄弟面前,竟然被一个小小的护卫刺透了自己的衣服,李龙感到羞耻。太乙剑快如雷电,飞驰向护卫。

    血sè骤现,护卫的右手如腾龙般飞出。李龙不由得一阵高兴。然而,突然,血光又现,李龙的人头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洪承畴藐视地看了看李龙慢慢倒下的体。“哼!不堪一击。”原来,洪承畴趁着李龙得意时,一剑砍下了他的头颅。

    “铁甲骑兵!”洪承畴充满威信地大吼。

    “轰,轰。轰!”无数声山崩地裂般的铁蹄之声骤响。

    这帮江湖之人太厉害了,仅仅一个小小的武当第三代弟子就能把自己的一个副将护卫打败,洪承畴想速战速决。

    “撞开大门!”洪承畴下了决战的命令。

    五万人对九千多人,五个打一个,结果不言而喻。

    “冲啊!”杀声在四面八方响起,不过这些都不是属于明军的。几千个农民,拿着铁锄头,扛着铁铲子,背着竹箭,提着竹竿,木棍,推着土车,木椅,呐喊着杀将过来。

    这是附近十几里的村民自卫队,平素里,他们多受了李达的保护和救济。

    官军,那是jīng神统治的象征,是天权,是皇权,是神权的象征。自古就是民怕官,官管民,即使是现在这个乱世,农民也不是官军的对手,就算有李过的八千农民军。更何况他们的对手还是名扬天下的洪承畴。

    官军,农民,江湖中人,都战得很猛。但是,人数上的差异,jīng神上的枷锁,使得洪承畴所率领的官军占了优势。

    明军已经近了李府大门。

    外面,下起了小雨,红sè的液体随着流水,奔到长江,涌入无边无际的大洋。

    突然,府门大开,护府卫士们终于要到尽到他们的责任了。

    不过片刻,官军便涌入了李府。

    天地黯然失sè。一个白sè的影突然出现,官军顿时只感觉脖子上面一阵凉意,用手一摸,鲜血喷涌而出。须臾间,就有几十个明军首异处,死不瞑目。

    “铁甲骑兵,弓箭手,步兵,上!快上!!”洪承畴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厉害的对手,只看见白影飘飘,却不见半个人影。

    又有几个副将战死了。这些副将都是洪承畴的亲兵护卫,跟随着洪承畴南征北战。攻八大王张献忠,敌闯王高迎祥,战曹cāo罗汝才。个个经百战,却不料在白袍人的面前如此的不堪一击。

    士兵们都很震惊,换做是别人的部队,肯定会掉头就跑。但是,他们没有,因为他们的主将,是洪承畴!

    又死了几百个士兵。

    洪承畴终于看见了那道人影,一个白发披肩,白袍加的,大约九十岁的面容被遮的老人。但是即使这样,洪承畴也能感觉到他上所散发出来的浓浓的杀气。

    他全白袍,手中的利刃太寒而使人不敢正视。普通人一见到那把剑就会被剑气所伤。但是洪承畴却看见了那把剑,不过他更加的惊讶了,那是几十年前就名扬天下,甚至于万历帝想得都得不到的征天剑,而那个老人,赫然就是几十年前协助戚继光抗倭的十大天干之首——不死战神。江湖中人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只知道他武艺直达天霄,为人打抱不平,英俊潇洒。幼年时,便有许多的媒人前来为自己的小姐提亲,不过都被他拒绝了。就连“天媒”也被他拒绝了。

    后来,他有缘得到天下第一利刃—征天剑,并自创了征天剑法,跟随着戚继光将军,平倭寇,守北疆,名扬四海。但是和天魔吴法吴天长白山一战之后就失去了踪影。至于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洪承畴也百思不得其解。

    明军退后了几十米,那不是士兵们害怕,而是洪承畴下的命令。

    老人已经老了,这一点被洪承畴看出来了。也难怪,一个快百岁的人,一口气杀了成百上千个人,他能没有一点儿虚脱的感觉?

    “李公,有心杀贼,无力回天。我去了!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女儿的。”白衣老人又转投入了战斗。

    “连老,你走吧!这是天数,强求不得。”李达的声音猛然响起。众人被他的声音所震慑,都拿着武器呆呆地站在那里。突然,距离李府很近的明军都一个个口吐鲜血。

    “君子吼。”洪承畴的心再次被深深地刺激了一下。

    江湖传闻君子吼是一门很奇异的功夫,天下没有几个人懂得使用。许多人都认为那只是一种传闻,没有想到今天被洪承畴所见识。

    一百年前,江湖上横空出世两个绝顶的天才,俩人一男一女,一正一邪。男的练就了千古奇功君子吼,而女的更是大有来历,她是当代的明教,也就是白莲教的教主。后来,两人结为夫妇,跟随戚继光将军远征倭寇,名列十大天干之位。最后一战后,两人杀入倭国,从此生死不知。

    四周都安静了下来。不久,从李府飞出了三道影。一红影,一白踪,一青迹。

    明军如梦初醒,纷纷呐喊着冲杀过去,却哪里还见什么人影。但是冲在最前面的几十个明军却像被摄了魂一样,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了。

    “喂。”后面的明军冲了上来,用手推了推自己的弟兄,但是那些中招的弟兄们却一个接一个地倒下。

    “好厉害的武功。”

    突然,不远处又传来无数声惨叫,白衣老人一招开天辟地,杀出了一条长达百米的血路,双脚一跃,就消失在了人海之中。

    “众军听令,冲!杀!”失去了强敌,洪承畴和众军都如释重负,顿时来了jīng神。

    农民自卫队,闯兵,护府武士,江湖中人构成的防御网顷刻间被破,李府的男女老少在明军的铁蹄下发出了一声声凄惨的尖叫。

    李达和妻子一起遇害。

    明军冲入李府,大肆搜查一番,除了几十万两白银之外,丹书铁卷已经不见了踪迹。

    霖雨下了很久,很久。。。。。。

    雨过天晴,大地被染成了红sè。

    不久,江湖中人联手发出了江湖格杀令和江湖救济令。格杀洪承畴,救济魔女红莲,侍女青衣,天女白雪。

    因为那次战斗,除了白衣老人和三仙女,没有一个人逃出了明军的魔爪。

    几大门派,闯兵,农民自卫队,无一幸免。

    但是洪承畴也不乐观,五万明军,死伤竟然多达两万,仅被白衣老人杀死的人就快上千了,这可是洪承畴领军多年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英雄血巾帼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