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实战经验总结

    几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算的上是难得的大休息了,大部分战士们难得的进入了梦乡,炊事班的战士却要负责在这有限的时间里备制出尽可能多的干粮来,有时甚至不得不靠桥头庄村民帮忙。幸好这个银元还没有被美国人大规模收购造成抗战解放战争时期长达十几年金融问题的年代,后勤问题对于师旅级别的中**队都不算问题,更别说加强连了。连里班长以上的指挥员及几十名骨干却照例在这休息时间聚在一起总结最近及过去一段时间内的战斗经验。

    “渡河及渡河战斗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是这一次非常不成功。我还是想当然的高估了包括自己在内的我们。如果今天河对岸的敌人不是匆忙赶分批投入的排级单位,而是有完整防线的预设防御之敌,我们即便凭借远远优于敌人的战斗力强渡成功也要付出严重代价。我应该想到在渡淮之前充分准备更充分的渡河工具的,至少应该有绳索相连的短木,以防上岸队形严重散乱和失去建制。”张文自我批评一般的首先谈谈了所想到的。一般来说,所谓“批评与自我批评”在寻常的组织内只是最高领导或领袖用于强化权威的一种方式,因为一把手或最高领导与领袖是肯定不会自我批评的,主要是下面的人自降权威。严重的甚至发展为上级利用下属的相互揭发而产生的清洗。当然,这种后来成为惯例的庸俗作风不会发生在风气比较单纯也基本没有多少矛盾的像一连这样的jīng锐连队内。

    指导员老王很少在战斗指挥上插话,但还是决定针对一连自参战以来的况提出早就想说的看法:“我们好象自上次根据地内反围剿的时候开始,作战队形就太过于分散了。这次不过是在不算成功的渡河中暴露的比较明显而已。我没有上过军校,不知道外国人教材上对于连级阵地和进攻线宽度兵力密度的看法,我却以为不能因为我们连的装备和战斗力都不逊sè于列强了,就要列强的那一原则。从上次董庄之战的战斗力来看,就算遇到十倍于我们跨两级以上的敌人,他们的曲shè压制火力因为弹药有限也不并猛烈。单纯的步兵间大规模战斗,理想攻防队形的基准原则,我们换装以前老部队的做法仍然适用的。”

    张文无意中望了望窗外雨雾中的大平原,想起这里应该离历史上的淮海战场并不算遥远,歼灭黄百韬兵团之战的时候国民党在华野主力的迫炮和炮火面前依然敢于采用远超教条的密集防御阵地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这的确是个问题,以前我们经常也在具体战斗部署上做调整,但基本框架还是摆脱不了军校教条的那些条条框框。如果我们在进攻和防御中都不拘泥于分散教条,以间隔一米的单列散兵线的范围为基准原则做灵活调整是比较恰当的。”

    “如果遭遇到敌人的暗火力点或机枪侧shè火力怎么办?”褚建新提出了疑问:“军阀部队那里倒是经常搞什么‘集团冲锋’经常吃这种亏。”

    “我们红军过去在武器条件比较落后的时候也常有超密度的‘集团冲锋’是不是每次进攻都因此遭受重大伤亡呢?”张文问道。

    “有过,但极少。总的看起来,进攻中的队形也应该比现在更密才能取得良好效果。至少在进攻敌人筑垒地域和碉堡群以外的战斗中应该这样。至于敌人的侧shè火力,在我们掌握了主动权的野外进攻当中,敌侧翼本来就是我们包抄的对象,恰到好处的部署在我们的侧面的暗火力点不能完全排除,但这个风险值得一冒。几个在一连建立以前参加过更多战斗的排长都做出了类似的结论。”

    虽不是老战士,以往的战斗中表现较优秀的赵阳也提出新的问题:“连长,给我们一排一班也是和侦察排一样优秀的群体,还往往执行攻击任务,给我们班也至少一人一支自动手枪吧?用栓动步枪进攻,往往上带着上百发子弹,有用的也只有弹仓里那五发。”

    经这一提醒,包括张文在内的很多骨干都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换装前的红军作战中基本不用考虑重新压子弹的问题,上的弹药算是总家底,一场战斗每个人就是枪里的五发子弹,两三发做冲锋前或冲锋中的排枪火力压制,另外两三发做攻击敌人时的应变。在通常集中了两三倍兵力的况下平均每战士一次进攻消耗两三发步枪子弹,再加上一些机枪火力,按几十发杀伤一人的效率足够杀伤对手三分之一兵力将其击溃之。同样条件大大改善的长津湖战役或是孟良固战役,因为有优势兵力,我军也很少面临重新换弹夹重新压子弹的问题。排除机枪弹药消耗,虽然三四万名步冲枪兵平均整个战役每个持有武器的人打了三四十发子弹,但这不是在一次一鼓而下的冲锋中,而是几天到数天激烈交战rì内多次战斗和对峙的消耗量。当一连开始凭借优势战斗力进行以少敌众甚至以少歼众的战斗的时候,不要说步枪手,包括轻机枪与自动手枪换弹夹的问题也显现出来了。

    想起伊拉克战争中2003年4月12rì一名因缺乏经验而在巴格达的枪战中终残疾的海军陆战队士兵的严重教训,张文问到侦察排的几个骨干:“用完的空的弹夹,你们一般都放在那里?”

    几个骨干也是董庄战斗以来才第一次遇到这种问题,以前没有说一支枪一次战斗的消耗量能达到一个弹夹的:有的说上衣口袋里,也有的说后背包里。

    张文表示默许:“那战斗中为了保险起见,半空的弹夹一般放在哪里?”

    沉默了片刻,普通战士没有人立即回答。一排长褚建新忽然想起了军校教导队师一位教员的说法便回道:“如果右手使枪,按离枪远近的距离半空的弹夹放在左衣下口袋。满弹夹放在右下口袋里。这个战术课程上似乎提到过。”

    张文想到了这个从20世纪到21世纪持续在军队教育中的错误便说到:“所有半空的弹夹也应该放在比较不顺手的地方上:而不是左下口袋那个战斗中对于右手使枪者最下意识的地方。”

    接着经过进一步的商议,全连按照这段时间以来普通战士们的具体表现状况—这也是实战最大的意义。建立了不同于游击和运动作战全连集体攻防作战时的第二编制:在第二编制体系中,各排侦察班与连侦察排联合形成一个攻击加强排,拥有四个班,每个班拥有两带副shè手的轻机枪及一名班长共十五人,这样全连一半左右约八轻机枪都集中到了攻击排中。攻击排战士们普遍装备了自动手枪,多半的还人拥有自动手枪和步枪两武器。全连投弹能力最强的人包括指导员在内都被编入了攻击排中。

    而做为补偿:全连除了连排干以外在shè击能力上表现最突出的人集中替换到了赵阳所在的一排一班里,做为防御牵制和对峙中的“临时特等shè手班”。特等shè手班和连排干的jīng确火力齐shè完全有能力针对重机枪火力点进行中远距离拔点任务。从包括红四军那张集体合影的大量这年代的照片还有张文的实际经验来看,中国的重机枪普遍没有星际无畏所说的安装防护板的习惯,大概那是地形平坦交通便利的俄国特有的产物。

重要声明:小说《无双劲旅是怎样炼成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